“谁用你多管闲事了。”那名师妹咆哮道。

“师妹。”陵玉也是真的生气了。

“师兄,你居然也吼我了,你以前从来都不这样对我的。”那名师妹说道。

“算了,算了,都是小事。”小四急忙打圆场。

夏天也是彻底的放弃了。

“走,回山,我们回去,不再探险,我现在就带你们回去,这辈子我不会再带你们下山。”陵玉擦掉了嘴边的血迹,他的脸色也真的是非常的不好看。

“师兄,为了他们几个散修,你怎么这么对待我们啊?”那名师弟喊道。

“上吧!”小石头也看情况不好了,随后直接冲了上去。

嗖!嗖!嗖!

三人的身体在同一时间动了,他们的速度都是非常的快,转眼间就已经冲了上去。

夏天直接挡在了最前面。

“是你们,多谢了。”陵玉看到了夏天和小四的时候,点了点头。

此时他的师弟和师妹也是脸色非常的难看,不过他们还是那么硬气:“谁用你们装好人了。这是爱歌词是什么意思”

啪!

小石头上去就是一巴掌:“再bb就把你扔他们中间去,老子看着你死。”

恶人!

小石头充分的表现了一个恶人该怎么当。

其实陵玉的师弟和师妹就是这种人,欺软怕硬,他们之前看到夏天和小四好欺负,也就一直都在欺负这两个人,现在看到小石头如此暴力的时候,瞬间就蔫了。

什么都不敢说了。

陵玉也谁知道小石头和夏天他们是一伙儿的,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了,而且确实是他的师弟师妹们不对。

“不是说想要来屠杀我吗?”

“怎么这就跑了?”

青蛇朝着,萧雯雯所在的方向,呐喊了一声。

随后便追了上去。

送上门的来的食物。

青蛇又怎么可能,放她离开呢?

正在前面奔跑着的小雯雯,自然感受到了。

后面的青蛇站追着她。

萧雯雯看到这情况,嘴角之中笑了。

她倒是并没有,跑的有多快。我们都一样

总是和青蛇,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一边奔跑着。

还时不时的挑衅着青蛇。

青蛇跑得快的时候,萧雯雯就跑得快。

青蛇跑得慢的时候,萧雯雯也并不会加快速度。

只会和这一条青蛇,一直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萧雯雯的速度,谈不上快。

但是。

萧雯雯的身法,确实非常的玄妙。

能够不怎么花费力气,能够快速的变化身形。

“这也是为何如今天王殿一蹶不振的原因!”

如果那些老一辈的人物没有死,天王殿绝对不会如今这样!

“洛兄是对这件事情有什么发现?”纪子开口问道。

因为他对这件事情也极为感兴趣,也派人暗中调查过的。

这是个奇怪的现象,天王都归来了,他带领的大军,尤其是那些登陆过葬仙星的人,张杰我们都一样回来之后,无一例外,全部死了!

“这应该是天王设下的一个局!”洛尘叹息道。

他已经知道了天王遗留的一个后手和手段了!

这也是帝尊自杀的最直接原因!

因为帝尊看到了真相!

那个真相虽然和其他纪元有关,但是也和天王有关系!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真相,帝尊才会自杀!

或者说,他不得不死,非死不可!

“洛先生,有些听不懂你们说的了!”当河开口道。

“现在不能说,等事情发生了,你一切就想明白了!”洛尘叹息道。

看萧雯雯如此难缠的样子。

就算最后。

它能够把萧雯雯给吃了,恐怕也要费老大的一番劲。

如果能够加萧雯雯给糊弄住,这倒是可以给它,减少不小的负担。

可是。

萧雯雯,听见后面青蛇说的话之后。

却并没有理会它。

反而是继续的朝着前面跑。

这倒是让身后的那一条青蛇,苦闷不已。

如果雯雯,能够在奔跑的时候分心。

这倒是,也可以加快他抓住萧雯雯的时间啊。

在青蛇看来。

无论萧雯雯的身法多么的玄妙。

在这一个,天云山脉里面。这就是爱歌词

萧雯雯是逃不掉的。

这是他们妖兽的天下。

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女孩给逃走呢?

吃掉小雯雯,只不过是一个,或早或晚的问题而已。

只是。

青蛇,不知道的是。

萧雯雯奶声奶气的说。

此时。

萧雯雯的身体之中,还存在着萧云南的封印。

现在萧雯雯的修为,也不过是炼气初期而已。

仅仅只是练气初期的修为,竟然敢挑战练气后期的妖兽。

这可谓,不得不说,萧雯雯的胆子真大。

“口舌之利!”

青蛇朝着萧雯雯大吼了一声。

紧接着。

青蛇朝着萧雯雯,远远的吐了一口毒液。

想要先麻痹萧雯薇的行为。

可是。

从青蛇朝着萧雯雯游过来的时候。

萧雯雯的注意力,就已经全神贯注的,这就是爱介绍注意在青蛇的身上了。

青蛇所吐出来的这一口毒液。

还没有吐出来。

萧雯雯,就已经预测到了,这一口毒液的方向。

一个闪身。

直接躲避。

“来呀,来呀!”

因为这个局,目前来说,就他一个人猜到了。

或者说,除非唐玄策的记忆恢复,否则就只有他一个知道。

但是即便猜到了,现在也不能说出来!

“那行吧,我们还是说说怎么面对这个局面?”当河开口道。

“据我们这边的情报,盟军那边,至少有一股一千渊薮组成的大军!”当河直接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不是一个,也不是十个或者一百个。

而是一千个!

这是一只铁骑!

一千渊薮!

这个数字颜宓和岳麓听到了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就拿岳麓这边的朝庙来说,也不过就五位掌座!

渊薮有且只有一位,这就是爱张杰原版而且已经在很久之前,解体了!

这太可怕了!

“难怪四大古族不愿意参战!”岳麓深吸一口气。

单单是一千渊薮大军,就足以吓得各大势力直接闭门不出了!

在仙界,渊薮都是论个的,何曾出现了这种上千的?

可以说,知道了盟军的这个实力,一般人根本不敢打,直接就投降了!

这还怎么打?

一千渊薮横压而来,直接就摧枯拉朽了,哪个大宙挡得住?

这个底蕴太强大了!

说起云南美食,她总是会想起那一年在香格里拉,也是在一条小巷子上,一家由三个女人开的小饭店,她吃到了一盘苦瓜炒腊肉。

那家小店正如此时身处的这家老店一般,提供着美味食物,生意看着很不错,店里的陈设却都是简陋不讲究的。

苦瓜炒腊肉,苦瓜片切得有点厚,苦味却并不浓,腊肉溢出来的油香渗进了苦瓜里,洒上了一些晒干了又被揉碎了的不知名的自制干香料,看着极普通的一道菜,火候掌握得却堪称完美。

第二天,她又拉着宁慧心和赵玫一起再次光临了那家小店,这就是爱高音多高又是点了这一道菜,私下里本是抱着要来挑心病的心思,最后却发现味道就是一模一样,她是服气得很。

小饭店里是敞开式的后厨,厨房的天花板上已经被油烟熏成了漆黑一片,三个女人按照分工各自忙碌着,她们对待客人没有丝毫的刻意讨好,却又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太过冷淡。

显然是认出了她们三人,负责掌勺的个子很瘦小的女大厨站在厨房灶台前面,对着她们投以了一个邻家大姐姐那般的笑容,明明并不是热烈的,却还是让人感觉到了暖意。

“况且,我扶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那家伙这时候还敢跑来送死不成?我看,应该是沽名钓誉之辈,靠自己有点本事,所以装装逼,给这些有钱老板当当下手,混点饭吃而已。”

一帮高管听到这话,这才稍微放松了不少。

看台上,大山却并没有其他人那般放松,相反,此时的他额头已是冷汗直冒。

被韩三千握住的拳头,突然之间变的很是剧痛,防佛要被韩三千那只手给握成渣一般,他试图抽回,可使了很大的力气却根本是于事无补的,韩三千的手,如同老虎钳一般死死的卡住他的拳头。

“这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力气?”大山不可思议的看着韩三千的手。

下一秒,他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直接使出全力,试图将自己的手给抽出来。

随着他用力,他的脚甚至将石台都踩出裂纹,足以见得大山的力气有多么之强,可即便如此,他的手也被韩三千卡的分毫不能动弹。

豆大的汗珠顺着大山的额头不停的往外冒。

难,实在是太难了。

“这么想出去?好,如你所愿。”韩三千突然一笑,左手一松。

荡!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