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像什么时候望过一眼。

“好了没有啊?”

唐若雪看着心不在焉的叶凡开口:“你医术没那么差啊,这次怎么摸那么久?你就是吃我豆腐。”

叶凡回过神来,笑着松开了手:

“我这是给你顶级治疗,马上恢复行走的按摩,自然要久一点。”

他把女人抱了起来:“不把你一次性治好,你明天怎么参加拍卖会?”

“呀,真的好了啊?”

唐若雪发现疼痛消失了大半,脚踝重新掌控力量,惊讶地娇呼一声。

叶凡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笑道:

“那当然,我怎么说也是金芝林坐馆的,区区一个扭伤手到擒来。”

他还拿来女人的衣物和拖鞋给她穿上,如何挽留女朋友不分手的话免得春光乍泄的唐若雪着凉。

“自大。”

唐若雪哼了一声,随后又望向被踢坏的房门,心里多了一抹甜蜜。

自己只是不小心摔倒尖叫了一声,叶凡就第一时间踹门冲进来,可见他对自己是紧张的。

不过云使也告诉他了。

没用的。

法则光弩攻击人没问题。

攻击这样的阵法是没用的。

这就麻烦了。

虽然现在云仙宗的人,大部分都被他们杀死了,但云仙宗里面,至少还有几十万的后备人员,而且云仙宗的宗主和那些高层,大部分还都活着。

他们都是大麻烦的。

云仙宗之中。

宗主靠在那里休息着。

他已经将云仙宗压箱底的东西都派出去了。

所以他认为。

自己只需要等好消息就行了。

叶凡耳边传来沈东星毕恭毕敬的声音:

“我已经拿下沈氏花园还掌控了公司,可太姥姥和沈宝东夫妇连夜跑了。”

他小心翼翼补充一句:“听沈家人说,女友说分手态度很坚决太姥姥是连夜离开的,一直到早上都没见他们回来。”

“跑了?”

叶凡淡淡开口:“他们身份证和护照已被限制,无法搭乘飞机和高铁跑掉,出入境也会拒绝他们离开。”

“他们跑去哪里?”

叶凡反问一句:“偷渡?天城到境外,一个晚上也不够偷渡啊。”

“我仔细调查了……”

沈东星呼出一口长气:“太姥姥把手头现金好几亿全部砸了出去。”

“他们取得了金豪先生的庇护,上了金氏旗下一艘豪华邮轮。”

“这艘邮轮不仅注册地是外籍,配备三十名安保人员,上面还有几百号参观访问的华裔富豪。”

沈东星语气很是凝重:“我们没有权限上不了船!”

叶凡微微皱眉:“金豪先生?”

“哼,我会给你凝聚完成的机会吗?”

但叶凡已经找到了解决十八黑影的关键,当然不会迟疑。

“北辰七剑——智剑破万法!”

智剑出鞘,天地清明,剑气瞬间斩碎所有黑影,接着,叶凡站在剑芒之上,直冲薛峰。

“你!”

薛峰的杀意利剑还在凝聚之中,看到叶凡突袭而来,心中大怒。

“斩!挽留女友最深情的话”

没有办法,薛峰只能斩出了没有完全凝聚的杀意利剑。

“挡!”

叶凡再次开启仁剑平八方,光明之盾构架在自己的头顶之上,完全挡住杀意利剑的侵袭。

“轰隆隆!”

杀意利剑虽然没有完全凝聚成功,但是靠着和杀意空间之间的融合关系,威能极其巨大。

叶凡的光明之盾逐渐出现了裂痕,此刻,他高高地举起自己的手掌,云海九印同时出手。

“吼!”

随着龙形真气急速地在这空间中蹿腾,叶凡使用苍龙之印,封住了光明之盾上的那些裂痕。

他喜欢那灿烂的笑容,于是高兴地向他挥手,即使他不可能看见。

然后,他找到了那座孤悬海上的小岛,无尽湛蓝中白白小小的一点,就像一个精巧又脆弱的白贝壳。

他有些迟疑。这里看起来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安静,事实上却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吵闹。

可那声音愈发清晰——有谁在呼唤他。

没有任何一道门,也没有任何魔法能够阻拦他。他钻进地底,钻进一片水晶的森林。

透明的枝叶在他头顶交错,它们所发出的悠远而恢弘的乐声让他恍惚像是置身于某位神明的圣殿。一句话挽回爱情然而这里没有神圣的祭坛,也没有华丽的王座,小路尽头,闪烁的微光环绕着一个漂浮的影子,褐色长发披在双肩,通透的双眼在灰绿与金黄之间变幻。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影子向他微笑,“很高兴终于能见到你,埃德·辛格尔……我是萨克西斯,也许你听过我的名字。”

埃德点头。

那个不幸的混血儿,斑叶龙与精灵的后代……但他不知道他居然还……活着?

这种情形大概不能算还活着,但埃德仍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出现在那些石板上的名字,无一例外地全都死于非命,而这一个,至少仍以某种方式存在……也许他能告诉他点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个身影浮现在他的意识之中——那是奥伊兰,苍白脸颊被黑色鳞片所覆盖。

但唐若雪这双腿,叶凡感受到的只有来自生理的强势冲击。

如雪白的藕断一般,又绝不臃肿。

叶凡感觉自己呼吸出来的都是热气。给女朋友说不分手的话

“你是揩油,还是治疗啊?”

唐若雪能够感受到叶凡气息,止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

“摸了那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难得娇嗔的样子让叶凡微微恍惚。

“马上,马上就好了,刚才在酝酿。”

叶凡打了一个哈哈,没有银针的他,干脆一转生死石修复。

片刻之后,唐若雪的足踝红肿渐渐消退,重新变得红润诱人。

不过叶凡没有马上松手,依然牢牢握在掌心,同时用另一只手捡起资料。

“今天又坐飞机又邮轮冲突,折腾一天你洗完澡不好好休息,还看什么公司文件啊?”

他把掉落的文件捡起来递给女人。

“你以为我来港城就纯粹作证啊?”

唐若雪看着叶凡嘟囔一句:“我还有一个项目要跟进。”

唐若雪没有出声,只是伸出双手,扬起双腿。

叶凡无奈一笑,只能放下东西,上前把女人扛在肩上,然后才出门去隔壁。

“嗯?”

只是唐若雪刚刚进入叶凡房间,挽留女朋友不分手的话长篇她鼻子就止不住狠狠嗅了几下。

叶凡微微一愣:“怎么了?”

“没什么。”

唐若雪揉揉自己鼻子,她闻到了女人香气,寻思莫非是钱家欣以前住过?

叶凡把她放了下来:“莫非你以为我金屋藏娇?”

“我就是有天大胆子也不可能在你眼皮底下出轨啊。”

他认真地表着忠心。

唐若雪娇哼一声:“在我眼皮底下不敢,不在我视野就敢是不是?”

叶凡很是无奈:“你们女人就是喜欢玩文字游戏。”

“那你说说宋红颜、汪清舞和韩子柒怎么来的?”

唐若雪戏谑一声:“对了,听说袁青衣现在也对你百依百顺?”

“我……”

他们也是在一瞬间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他们想要将自己的攻击爆发出去。

无数的攻击从夏天的身后还有周围打出,挽留女朋友不离开的话这些攻击有强有弱,什么样的都有,也许其中一两道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就算是打在身上,也没什么感觉,毕竟距离还有那么远,伤害力早就不够了。

可几千万,上亿道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完全就是覆盖了一切啊。

看着这么多攻击,他们怎么可能不害怕。

“撤退!”八位真仙自己先跑了。

后面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都傻眼了。

在八位真仙出来的时候,他们还都是非常的强势,非常的有气势,认为到了他们该翻身的时候了,看现在,八位真仙居然跑了,好像忘了身后还有他们这些人一样了。

跑!

他们也都是跟着跑。

可显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无数的攻击砸下来的时候,互相碰撞,巨大的爆炸力将周围全都炸的粉碎。

云仙宗最后剩下为数不多的人,也全都战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