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提醒了几句,虽然说的有些严重,不过说的也是事实。

北老有一些面红耳赤,整个东土古武界,已知的先天古武者就只有三个,他就是其中之一。

平常他可以说是德高望重,就如古武界的老祖宗,一直受人尊敬。

今天却是让林木这么一个青年教训,这脸可真的丢到了家,他瞪了一眼自己的徒弟,恨不得亲手把他给毙了,省得让他在这里丢人现眼。

青年被一巴掌给抽昏了过去,不然指不定还要跳起来指责林木。

“林木长老,你我都是先天古武者,相见就是有缘,不如我们私底下切磋切磋,一起印证一下武道如何?”

北老忽然相邀,这摆明了就是要找回场子,以这种方式来挽回自己的面子。

他是北老,是先天古武者。

面子可以丢,但是气势不能丢。

他的反应完全在林木的意料之中,这个就是爱情是谁说的毕竟上梁不正才会下梁弯,肯定是这老家伙平常也嚣张惯了,不然不可能会有一个这么嚣张没有脑子的徒弟。

“被人欺负到这份上了,你不会还天真地期待和解吧?我告诉你钱茜茜,我没把她们几个送进监狱,已经很仁慈了好吧?”

“我不是想替她们说话,我是担心你这样做,会对我们辅导员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们辅导员人很好的!”

那倒也是,钱茜茜的妈妈想了想,说道:“那个我倒是忽略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打个电话就解决了——这两天你先到你张叔叔家的酒店住着,我给你打听打听房子,然后找个黄道吉日搬过去。”

于是,在寒假来临之前,钱茜茜结束了宿舍生活,正式搬到了学校外面。在搬家之前,佟童打趣道:“你住在外面,你妈妈能放心吗?她会不会过来陪读?”

“担心是肯定的,但陪读却不至于。不过我在宿舍都过得那么惨了,说不定宿舍比外面还危险,黄渤这个就是爱情是啥电影万一我室友把我杀了呢?”

佟童忍俊不禁,又摸了摸她的头:“这段时间辛苦了,钱大小姐。”

就算过得再辛苦,被他摸摸脑袋,辛苦也就治愈了。

搬家那天,钱茜茜的妈妈又回来了,本来想看一眼对女儿帮助颇多的那位佟掌柜,如果他是个可靠的青年才俊,跟钱茜茜交往也不错。至少女儿在港城有个照应,她也能放心一些。

宁采儿是什么人物,傲娇女王,如今受到这样的屈辱,只是断他一只手臂,依然让她无法解气。

因为以后他依然可以逍遥法外,这让她无法忍受。

“付东之?青州第一书记?”

金爷瞪大了眼睛,忽然想到了曾经付书记对他们这种地头蛇的一个警告。

随之他感觉内心拔凉拔凉的,有一种脑袋不在脖子上的感觉。这个就是爱情

他虽然在西川市可以耀武扬威,那是付书记不动他,如果说要动他的话,分分钟就可以把他干掉。

想到自己惹了这样的大人物,他无法淡定下来,心中想着到底该怎么化解这场误会。

“看你年纪一大把,竟然还有这么年轻的儿子,真是让我意外。”

宁采儿神色冷漠,她继续说道:“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敢打我,你儿子不错,看他这副样子,应该做了不知道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是自己把他送到警局去,还是我打电话叫我爷爷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宁采儿给了他一个选择,眼前就是要把青年关进去了,让他不在祸害她人。

钱茜茜也为同样的问题担忧过,差不多两个月期间,她看不到佟掌柜算账的样子了,也或者说,寒假期间,佟掌柜用不着算什么收入了,只算房租的支出就行了。

身边的人都在担心他的生计,这让他感到很郁闷,他好歹是两个店的小老板,这就是爱情真能饿死不成?不过,周围人也知道,他好像是个“微商”,因为他有一个微信号,专门用来“做生意”的。可能这份副业,也带给他不少收入。

钱茜茜对他的副业十分好奇,在她的幻想中,佟掌柜就是我党培养的卧底,或者是情报人员,他那个微信号就全是机密。佟童说道:“钱大小姐,你确实入错行了,你想象力这么丰富,真的应该去写剧本的。”

“那你做什么生意,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我卖的是黄色影碟,岛国电影。钱小姐有兴趣吗?”

佟童不怀好意地开着玩笑,钱茜茜却羞红了脸,甚至操起一本书,殴打起了老板。佟童一边躲闪,一边大笑道:“哈哈,我还以为你生性洒脱,能豪迈地说,给我来两盘呢!”

简而言之,这次就算了。

难怪孟雨看到他吃她给的雪糕时都是小口小口的吃的,这个就是爱情 我爱你麻花感觉像吃很难吞下的东西一样。

这次换孟雨纳闷了:“你为什么不吃啊?这些东西都很好吃的。”

陈深说:“是因为家里从小就规定的,而且我吃多的话就会肚子疼。”

孟雨“哦”了一声,难怪拉他去超市他没有想吃的。

原来他家挺保守传统的,而他也是墨守成规。

也是,估计是大户人家吧。

难怪有少爷和大小姐脾气,这可不是孟雨损他,而是发自内心的觉得,陈深真有这样的气质。

孟雨有些担心地问:“那你吃这个雪糕会拉肚子吗?”

陈深摇了摇头:“一个不会。”吃多了才会。

孟雨这才放心,她说:“那我把这些零食拿回去吧,留水果干给你,哎?等等,我记得我还买了水果捞的,都是新鲜的水果呢!这么热的天吃这个最舒服了!”

她继续在袋子里捞了捞,可是半天也没有找到,纳闷了:“咦?怎么不见了?奇怪了,我记得我拿过来了的!这个就是爱情壁纸

钟清作为炎黄第二守护者,平时一直都待在办公室里,杨振林直接就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钟清,你果然在,我们……”

还没等杨振林把话说完,坐在茶几前喝着功夫茶的钟清抬起头对他们笑道:“李云想要买一把高品兵器是吧?我已经知道了。”

李云和杨振林同时一愣,他们才刚刚来,钟清是怎么知道的?

李云倒是还好,杨振林眉头一皱,突然眼珠子一瞪,难以置信地盯着钟清:“你特么偷听我和李云的对话?!无耻之徒!”

杨振林此言一出,李云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修炼者的灵魂一旦形成灵识后,的确可以用来听别人的对话。

但是这是有局限性的,除非灵魂力量远胜被偷听者,否则不仅会当场被对方发现,而且还容易被对方直接用灵魂进行反击。

举个例子,钟清要偷听李云的话很容易,哪怕李云用灵识传音,他也可以轻易偷听到。

但是如果钟清偷听张赫的话,哪怕张赫只是普通的对话交流,也会当场被张赫发现,并且张赫随意一反击,就能重创钟清的灵魂。

如果说真的撕破脸皮的话,接下来只怕一颗丹药都得不到。这个就是爱情电影名字

“师傅,跟这种人客气什么,他就算是先天古武者,但是能够和你相提并论吗。”

“犯不着跟他低声下气的,实在不行我们去找龙组的人,到时候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青年一如既往的狂傲,这摆明了就是来砸场子的。

他的眼睛时不时的瞟向美女经理,之前来到酒店的时候,就对这个美女经理一见钟情,原本还想着一会儿好好的发展一下感情,没想到竟然是林木的女人。

这也是他针锋相对的原因。

美女经理厌恶的看了一眼青年,她依然抱着林木的胳膊不放手。

“林木,这家伙之前来酒店的时候想要骚扰我,是一个坏人。”

美女经理小声地说道,她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在场的人都是高手,自然都听到了她的话。

瞬间,林木脸色一变,一个大耳刮子直接抽了出去,把青年给抽趴在地上。

他正找不到一个出手的合适借口,既然这家伙还骚扰过

孟雨找不到后,站在原地想了想说:“该不会是刚刚他们拿走了吧,不行我回去问一问。”

正说着,孟雨准备返回去了。

这时,陈深很适时地拉了她。

孟雨回头看到他拉着她的手腕,陈深见此收回了手说:“不用了,这些就够了,我刚刚的意思是下次你别买这些零食给我了,至于这次我可以吃的。”

也就是说这次她买的东西他收下了。

孟雨懂了,也不再计较。

……

一班的一群人吃完喝完也就继续训练了,下午的训练直到结束都一切正常。

只是孟雨想到要换教官的事就有些难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换,是明天还是?

她已经被现实给屈服,她知道她舍不得石教官,只是这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有太多的太多就算是她想却也不能做到的。

在现实面前很多事我们都无能为力。

她想如果是明天的话她好想最后跟教官说一说话。

而就在大家准备解散离开的时候,石教官叫住了孟雨:“女班长,你留下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