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吸血鬼右手五指戟张,射出五条诡异森森的血线,猛烈交织缠绕,灿烂如烈日,铿锵如钢铁,声势骇人至极,对梁飞的眉心探去。

锵!

又一条吸血鬼牙尖一咬,张口吐出一道血箭,如同一柄血色战矛般,轰隆隆刺破苍穹,带起一道血色气浪。

“恶灵诅咒!”

一条吸血鬼身上的大氅猛地一抖,阴寒彻骨的血雾滔天而起,仿佛一道地狱之门打开了,无尽的恶灵咆哮,一起涌向梁飞。

……

这是何等强势的攻击,便是宗师在这里都得饮恨。梁飞也没想到自己出任务遇到的第一战就这么惨烈,太吓人了。

“杀!”

他虽然心里非常害怕,但是也不得不出手了,因为叶天没有出手,还在对着天上的极光神游四海呢。他很无语,极光虽美,但是命就不重要了吗?

他很想吼叶天一嗓子,薛之谦出轨没让叶天清醒清醒,但是没这个胆,毕竟他只是一名战侍,一个小跟班,替主人分忧是他的职责所在。

他将法力催到了极致,尺长的雷劈枣木跟一颗小太阳似的,万道雷光汹涌,澎湃激荡,轰隆隆声震四野,让整片苍穹都在跟着战栗。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薛之谦和高磊鑫的故事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入口处,一样戒备森严,站着不少护卫。

叶凡随便扫了眼他们,犀利的眼神,淡然的气势,都让人明白这是高手中的高手。

皇无极还是很在意自己安全的。

柳知心带着叶凡走入进去,踏上阶梯,穿过石亭,过桥登廊。

通过第二重的院门,眼前再度豁然开阔。

尽端处是一座宏伟五开间的木构建筑。

一株高达十数丈的凤凰树立在庭院中心,开枝散叶的迎天高撑,像罗伞般把建筑物和庭院遮盖。

它与主建筑浑成一体,互相衬托成参差巍峨之状,构成一幅充满诗意的画面。

暖风拂过,树叶飘曳,叶凡顿时心旷神怡,薛之谦为什么出轨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几口清新空气。

随后,他才跟着柳知心走上三十六根白玉台阶,站在一个牌匾写有‘君临天下’的大殿入口。

偌大的空间里,一人背门立在中间,身上没有任何首饰,体型像标枪般挺直。

他身穿一袭白色的服饰,屹然雄伟如山,苍白的头发干净有序,两手负后。

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薛之谦出轨过吗

一帮人顿时醒悟了过来,纷纷替林羽鸣不平,随后有人拿起石头和手里的杂物朝红鼻头等人砸了过去。

红鼻头等人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躲都不敢躲,任由石头和杂物砸到自己身上。

“军队特供?你蒙谁呢,你说是军队特供就是军队特供啊?!”浓眉男这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扫了卢绍靖一眼,“再说,你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没事跟着瞎掺和什么?”

“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有证据吗?再说,就算是军需特供,也得军需处来管吧?告诉你,我父亲可是给军需处处长看过病的!”万维运也赶紧附和着浓眉男的话反驳道,意思是让这俩人别想蒙他。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帮着林羽解围的。

再说,就算真是军队特供,也没这俩人说的这么夸张吧,还什么军事机密,吓唬谁呢。薛之谦出轨事件

而且就凭自己父亲认识军需处长这一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

不过可惜,他父亲认识卢绍靖,他却不认识卢绍靖。

“你杀了公主,你杀了公主!”

“我说过已经结束,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她气得差一点都要扣动扳机,真恨不得乱枪把叶凡打死。

几个近卫军也是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王室子侄,对明心公主感情不浅。

现在明心公主被叶凡一枪爆头,他们也是充满着杀机。

“你已经犯了一次错,没有劝好明心公主,让她对我开枪丢掉了性命。”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掏出纸巾擦拭鱼肠剑:

“如果你再开枪攻击国主要召见的我,你这个队长今天就是不死也到头了。”

“我不当场杀掉你,国主也会撂掉你。”

他淡淡开口:“好自为之!”

“你——”

柳知心气得手腕发抖,好几次想要扣动扳机。

她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威胁过。

但想到满地尸首以及皇无极指令,她又只能按捺住心底怒意。薛之谦的女朋友出轨

此言一出,那七八个教官面露狂喜之色,显然心动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以他们的级别,每个月的津贴约莫四五千,虽然在这儿包吃包住,但在华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得显有些捉襟见肘!

崔志豪承诺的十万块钱,相当于他们两年的收入!

而且,他们也毫不怀疑崔志豪所言的真实性。

毕竟,能让马勇刚亲自出面打招呼的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不可能差他们这点钱!

想到这儿,那八七个教官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狞笑,凶神恶煞地望着王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此刻,王震浑身绷紧,汗毛竖起,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盯住似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虽然身材魁梧,自幼习武,但也只是普通人里的高手,薛之谦的前任老婆远远无法与叶凡那般“妖孽”的存在相比!

现在,他赤手空拳,在这个狭窄的大通铺内被包围起来,敌人是七八个手持防爆棍的教官。

他的胜算,微乎其微!

“哒哒哒——”

就在这时,远离的八重山顶传来了密集又疯狂的子弹声。

接着又是越来越远,却依然能够捕捉的凄厉惨叫。

这个动静,让人心惊胆颤。

柳知心身躯一颤,下意识偏头望向八重山位置:“发生什么事了?”

“如果城卫军他们不阻挡我的人离开,他们屁事都不会有。”

叶凡淡淡开口:“一旦他们想要留下我的女人和兄弟,结果就是全部死光光。”

柳知心眼皮一跳:“什么?”

“柳队长,不好了,不好了。”

这时,副驾驶座上的近卫军接通了一个电话,聆听后对柳知心悲愤喊出一声:

“城卫军和上官子侄他们想要拿下叶少主手下给明心公主他们报仇。”

“结果被三堂的人杀了一个片甲不留。”

他拳头止不住攒紧:“城卫军和上官子侄全部被屠了。”

柳知心喊叫一声:“这怎么可能?他们才几十号人啊。”

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