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见这暗器的铺射面积和力道如此之大,也没硬扛,面色瞬间一变,双腿用力的一蹬,身子灵活的几个侧翻,躲了过去。

虽然他现在的至刚纯体已经几近小成,但是还没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万一这钢钉上淬了剧毒,那么稍微划破点皮,就够他受的。

就在他躲开这钢钉雨的刹那,黑影一捏金属手套,再次冲他扑了上来,招式凌厉霸道,招招直击要害。

林羽倒也没有着急,在躲过刚才黑影的偷袭之后,黑影对他的威胁已经不大,不慌不忙的接着黑影攻过来的招式。

不过跟黑影打斗的越久,林羽内心就越发的惊恐!

像!

实在是太像了!

眼前这个黑影每一招每一式几乎跟已经死去的魔鬼的影子一模一样,而且连出手的角度和力道,都是那么的雷同!

甚至连林羽攻向他腹部时他下意识所作出的格挡动作也跟魔鬼的影子一模一样!

要说装扮一个人好装扮,但是能把一个人的习惯和招式都学到一模一样,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嗯,弹性不错。

而且收拾得很干净。问前男友有没有对象

等到下楼的时候,正好孔泉已经到了。

胖哥笑得满面春风,正在那里跟负责张罗这件事的刘克勇一边闲聊,一边看着工作人员布置现场,看见彭向明,两人都凑上来。

巧了,公司内部,就数他俩最会拍马屁,也最爱拍马屁。

别人就算也拍马屁,却是达不到他俩那么浑然自若的天然境界。

孔泉说:“角儿,别墅不错吧?买一个?”

刘克勇则说:“咱老板买这东西,十个八个的,不费劲儿。”

呵,我特么闲得蛋疼我才把钱都扔到别墅上。

高晶晶还不够前车之鉴么?

我宁可砸给江明妃去烧喽,至少还能博一个明天,博一份暴富的希望。

不过今天确实春风得意。

江明妃应该是的确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居然顺利地低头,接受了一亿的估值,那自己的两亿五千万一旦砸进去,持股比例将会一下子高达71.4%,成为绝对的控股股东——而且,是创始股!

杨威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死了。

狼兵默然地看着这一幕,也没有任何想法。

是的,这样一幕经常发生,对此他已习以为常。

至于自己的安全,狼兵并不担心。合适问前妻现在有对象吗

他有武功,他没家室。

只要他真的想逃,郭胜拦不住他。

“那施清海那边,我们还要继续么?”狼兵询问道。

郭胜将手枪收进怀里,道:“当然要继续,唐妩是我这辈子梦寐以求的女性,特别是今天看见了她之后我就知道,我爱上他了。”

郭胜的声音平静,但这平静之中却有着一种惊悚恐怖的力量。

狼兵深深地闭上了嘴巴,缄默不言。

他心里清楚,这一次的郭胜是打定主意跟施清海死磕到底了。

他清楚这时候的郭胜这平淡如水的一句话背后,蕴藏着怎样的决心与狠辣。

不知为何,以往的狼兵总是毫不担心,并且胜券在握。

但在来到福市,即将要面对施清海这个敌人的时候,狼兵却没有任何的把握了。

“一半对一半,给我们估值两亿,你投两亿,你自己占一半股权。”

彭向明不说话。

“还不行吗?”她抬头,问。

彭向明摇了摇头。

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问男生是否有对象不回答但试探几次,都没能说出口。

彭向明却忽然说:“是这样哈,师姐,我觉得,你可以换个思路想想,不要把我想象成过去摘你们果子的,你们还没结出果子来呢!前路漫漫,黑夜漫漫,黎明在哪里,谁都不知道,我呢,是砸进去一笔重金,陪你走夜路的人!”

“你不能把我当成那些投资者一样防着,不能抵触我,你得接纳我!你得把我当成跟你志同道合的伙伴,亲人,朋友……把我当成是你们中的一员!我,是个创始人,跟你一样的创始人,而不是投资人!”

江明妃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那你说吧,你的底线。51%?”

彭向明摇了摇头,说:“什么六千八千万,都不说了,我给你们估值一个亿!一个亿!可以了吗?除了我之外,有人给你估值一个亿吗?”

“那你要不要再用鼻子去闻一下?”

“额……好提议!”

“呸!不害臊!”

“哈哈!前男友问你找对象了吗谢谢夸奖!”

“……”

看着一左一右躺在自己眼前的两位美娇妻,那雪白的肌肤、丰腴的身材、成熟的气质、绝美的容颜、香喷喷的女人味……

这么近距离的观赏之下,林风的心情就不要再提了,激动啊!眼睛都舍不得眨了!

反观李秀兰和孟婕,她们似乎早就知道今晚逃不过林风的魔爪了,于是两女都干脆闭上了眼睛,然后任由林风随意摆布,反正是新婚之夜,不管林风做啥,这都是理所应当的!

于是,仅仅在片刻之后,林风的手里就多出来两条小裤裤,一黑一蓝,跟之前两件文胸的颜色是一模一样。

就在林风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先去疼谁的时候,只见李秀兰和孟婕突然齐齐伸出一只手,然后就把林风给直接拽进了被窝里。问啥都不回复的前任

想着,廉歌思绪有些繁杂,

他知道他现在的做法是对的,按照系统提示的信息,他现在出去根本就是找死,也是犯蠢。

那样他倒是痛快了,

但杀了他过后,不需要人质的恶鬼杀城里的人只会杀得更快,

可他还是忍不住受到影响,感觉那些哀嚎声,痛哭声,是对他内心的折磨。

“或许是系统这幻境做得太真实了吧……那哀嚎声也过于真实了……”

廉歌自嘲地笑了笑,低声自语了句。

仰着头,睁着眼睛,廉歌整整一夜都没能入睡。

……

次日,即进入这幻境世界的第十一天。

廉歌并没有再待在屋子里,而是直接走进了院子。

“嘭嘭……姓廉的,你算什么修行人,你见死不救,你也是个恶鬼!”

“廉大师,前男友直接说没有女朋友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

“诸神联盟,欺我华夏无人吗?”

人还未到,一道剑光,刺目无比,其上仿佛有白色烈焰腾腾跳动,化作一道白光飞来。

刹那间扫过一名西方高手的颈项,人头斜飞出去,血浪冲天而起。

嗖。

一名身着白色宫装,面部遮着白纱的女子从天而降。

纪宝瓶!嗖。

又是一道残影掠来,手中擎着一把铁剑,面带黑色面具,一双眸子涌现着无限的杀意。

楚山河。

楚山河竟然也来了。

“杀!”

“接下来,我们的财务人员将加班加点的,完成我们的内部账目核算,并且我保证,我们将会在三天时间内,完成与彭向明音乐工作室的账目结算。等到完成结算,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请大家尽管放心。大旗唱片一向尊重每一个创作者的劳动,我们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创作者,在我们这里受委屈……”

啧啧!

何群玉的演讲能力真不是盖的。

而且别管事实上身处的位置如何,他在讲话的时候,问前任有没有女朋友总是会给人一种“没错,抵定乾坤的那个人就是我”的感觉。

牛逼。

如果说原本只是在歌坛内部极有影响力和知名度的话,最近一连串的事件,从大旗被收购,到处理这次结算危机,频繁在电视机上露面,并成为焦点的他,可是已经一跃成为财经圈也大名鼎鼎的人物了。

“嘿嘿!”

孔泉也看得笑起来。

虽然只是个跑腿的,不过赢了这一把,他也算是有功劳的。

剩下的就都是漂亮话了,彭向明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回身,“师姐,坐!”

其二,便是行,即行为,行为需要契合自身想法,需知行合一。

具体到狭义的‘修行’中,便是……”

“第二题,修行一定是法力不断提升吗?请阐述你的观点。”

“错误,根据修行的概念……”

纯白色空间内,廉歌看着一条条浮现出的问题,不断回答着,

嘴里不断吐露着理论性的概念,让廉歌感觉自己是在考药理学。

……

时间缓缓流逝着,廉歌或是侃侃而谈,或是说几句废话就直接掠过,快速对不断浮现出来的题目进行着作答。

终于,当一系列的概念论述结束过后,

如同之前《神秘常识考核》一样,又一道综合应用题出现在廉歌面前。

“第三十一题,综合应用题。”

“古唐二十八年春,南阳县有恶鬼为恶,你挺身而出,试图为天下铲除这妖魔,但无奈法力低微,与这恶鬼斗法过程中,身受重伤,只能逃回家中……”

系统提示音响起,廉歌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