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通向武道第三步的钥匙啊!

杨风都没有突破武道第三步。

他怎敢说自己是无敌呢?

但就算是这样。

区区一个风家,还没放在杨风的眼里。

风家想要杀他?

呵呵。

简直是一个笑话!

就算是最终。

倾尽了整个风家之力,杀了杨风。

但最终的结果,风家也将不复存在!

闻言。

风清扬沉默了。

因为杨风说的很对。

如果动用风家最后的底牌。

那个一直隐藏在风家祠堂的老祖宗,或许可以杀了杨风。

但最终呢?

自己真的可以不要风家了嘛?

而且......

莫非杨风已经感受到老祖宗的存在了?

想到这里。

风清扬猝然一惊。

风家老祖,是风家最大的依仗!

他第一回当导演也这样,所以很明白彭向明在焦虑什么。如果这就是爱情钢琴谱

事实上呢,这只是一部MV,来的又都是老手,完全不必要发力那么猛,这次拍摄的最大难点,其实是在男女主角身上的——整支MV的立足点,或者说后面泪点的爆发的支撑,都落脚在男女主角的演技上。

这也是他主动要求来客串执行导演的原因。

虽然不是导演,但彭向明的所有戏份,都归他掌镜。

终于,彭向明安排完,松了口气,工作人员过来把石膏给他装好,他坐到了凳子上,回头看向了徐精卫。

徐精卫笑眯眯地坐直身体,喊:“无关人员,退场了啊,全体都有,预备,咱们先走一遍!哎,打板的呢?建元?”

“嗳!在呢!预备,《追梦人》第一场,啪!”

…………

老旧的诊所里,白日里那灯管也亮着,穿着脏兮兮白大褂的向山装作手上使劲儿,把石膏拆了下来,其实石膏当然没动,他阴阳怪气,“别那么拼命啦!”

彭向明张了张嘴,卡壳了。

向南点了点头,这种激励和淘汰机制,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员工的积极能动性,并不是说一定要淘汰谁,但如果没有这种你追我赶的紧迫感,光靠大家自己的自觉性来进步,这就是爱情钢琴简谱数字效果实在太感人了。

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向南啊。

……

第二天一早,向南和江易鸿、孙福民、夏振宇等老爷子一起,乘车赶到魔都陵园,参加了闫思远的下葬仪式。

随着仪式的完成,闫思远的葬礼算是正式结束了。

一些从大老远赶到魔都来参加葬礼的宾客,也开始纷纷准备返程,毕竟,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

朱远舟、夏振宇两人也准备离开了。

走在依然有些潮湿的马路上,朱远舟看了看路边怒放的五颜六色的野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笑道: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来魔都了,还记得二十年前,我为了一件成化斗彩碗,专程坐了一天火车赶来魔都,等到了闫思远的家里时,都快半夜了。后来,两个人一边就着灯光鉴赏古董,一边吃着卤菜就酒,那滋味,这辈子都忘不掉。可惜啊,老闫现在走了,估计我也快了。”

“好好的,说这些干嘛?”

刘其正皱了皱眉,大声说道,“现在交通那么便利,你想来魔都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实在不行,在魔都安个家嘛!”

“安家就算了,这就是爱情李代沫钢琴简谱魔都再好,哪有我大长安待着舒适?”

朱远舟笑着摆了摆手,不再提这些事,他转头看了看向南,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向南啊,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真是多亏了你不嫌弃朱熙,带着他学这个学那个,要不然的话,他现在也不会这么懂事。以后啊,还要再辛苦你多带带他,我老朱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可不能让他长歪喽。”

“朱老爷子言重了,其实我也没什么可教的,都是朱熙自己慢慢学会的。”

向南回头看了一眼朱熙,这才笑着说道,

“朱熙其实是个挺聪明的人,不过是因为年纪小,所以贪玩一些罢了,他还是知道轻重的。”

向南他们和朱远舟在闲聊,夏振宇和孙福民他们也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如果这就是爱情歌词张靓颖

一群人一路聊着,很快就来到了停在路边的汽车旁。

不过就在这一期节目结束的第二天时间,严逸却是再一次收到了各大电视台抛来的橄榄枝,而这一次这些人显然更加的求财若渴了,甚至就连一些大型的能够。和芒果卫视齐名的一些电视台也加入了进来。

显然这些人通通都已经看到了网红达人秀后期的潜力。

不过现在的严逸已经和芒果电视台签订了预购合同,即便是现在的严逸想要和这些电视台进行合作,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了,更别说大部分的电视台购买网红达人秀这档节目,更多的还是希望严逸能够加入其中。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大部分的专业人士都能够看得出来这档节目其真正红火的地方并不是他的自身,而是这档节目的背后有着严逸这样的一块金字招牌,还有严逸通过关系找来的这三位特邀嘉宾,这些个元素缺一不可,要是换作别人举办这样的节目。恐怕根本就不会有第一期这么多网红报名参加。这就是爱情钢琴谱数字

而芒果电视台为什么那么坚定不移的想要签下网红大人秀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现在这种节目一直都在他们电视台播出的,即便是没有了严逸,还有这些特邀嘉宾,可是很大的一部分观众却还是会记住芒果电视台和网红大人秀之间的关系,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他们在没有了严逸之后,还能够将这档节目继续如火如荼地办下去了。

“谢啦!我的诊所不许抽烟!”

彭向明还是笑笑,下意识地把烟盒递到嘴边,叼一根出来,随后摸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上,吐着烟,问:“多少钱?”

“唉,算啦,当我积德啦!你走吧!”

彭向明抽着烟,又笑笑,舌头在嘴里扫一扫,尴尬地起身,“谢啦!”

“好!咔!”徐精卫喊:“全体都有,复原一下,预备再来一遍!”

彭向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把手里的烟扔了。

“预备,《追梦人》第一场,啪!”

…………

“别那么拼命啦!这就是爱情简谱古筝

“赚钱嘛!”

“你又没老婆,赚钱干嘛!”

“赚钱娶老婆啊!”

“像你这种人,娶什么老婆,害人呀!”

…………

渐渐的,紧张感略略消退,彭向明自我感觉表现得越来越顺畅,就扭头看向徐精卫,于是,徐精卫宣布,正式开拍。

这次是真的要拆石膏了。

“不过你们几个也不要太骄傲,即便是你们现在已经晋级到了第二轮比赛,不过第二轮比赛面向的可是全国的观众,投票人数也不再将是三个评委老师了,凭借你们现在的实力,我觉得恐怕还有所欠缺。”

虽然语言与说话之间相对的柔和,可是有些事实的事情原因却还是不得不说的。

“老板,接下来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您尽管说,我们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随着严逸的这一句话落下,下面立刻就有人给了他一个坚定不移的答复。

伴随着第一个人如此说道,剩下来的那些人也开始纷纷应和了起来,在尝到了成功的甜头之后,谁又会想在回到平庸的生活当中去呢。

“不错不错,你们现在这个态度相对于一个月之前有了很大的进步,如果这就是爱情吉他谱c调我今天召集你们过来,就是给你们进行一次特训,能够让你们在网红达人秀这档节目里面走的更远,亦或者能够得到更多的收获。”

而自己呢,一是面孔五官更硬朗一些,去诠释这些细腻的表情,和小动作的时候,支撑就显得差了不少火候。而且别管妆化得多老到、多沧桑,二十岁就是二十岁,跟饱经沧桑后那种自然而然的老辣温润,是区别很大的。

于是彭向明在心里提醒自己:这只是一支MV,不是电影,而自己也只是个导演系未毕业的歌手,不是专业的演员!

所以啦,能演出这个样子,已经足够被夸一句演技不俗了吧?

别较真啦!

但是忽然,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躺在病床上时候的感觉,那种心如死灰中仍在渴望救赎的感觉——刷的一下,好像有一股电流在浑身上下飞快地走了一遍。

他沉默许久,忽然抬头,“化妆师,来!能不能帮我把五官再处理得更沧桑一点?主要是,处理得偏……至少是别那么硬朗,饱经沧桑后已经被生活压断了脊梁骨的中年男人,低眉顺眼的那种脸……你明白吧?”

化妆师抿嘴片刻,“好,我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