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有事。”钱村长放下茶杯连道:“其实让我抓杨永信的是一个叫刘星的老板,他是从湘南省过来投资的,说是要买下这个国泰鞋厂,他的旗下有一个百货商店,还有什么美食一条街跟水果批发市场,好像还新开了一家医院,我今天找您就是为了他而来,怕他是一个骗子。”

“你说什么?”董步文瞪大了眼睛。

“我说我怕这个刘老板是一个骗子……”钱村长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董步文给打断了:“我问你这个买下国泰鞋厂的人叫什么。”

“刘星啊!”钱村长回道。

“你确定?”

“你确定他是湘南省人士?而且旗下有医院跟水果批发市场?”董步文惊的站了起来。

“确定啊!这个应该错不了。”钱村长连道:“他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我看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牛高马大的,就是他自己,我滴个娘,那身高至少也快两米了。”

“你这样说的话,分手时不吵不闹的女人这个刘星肯定是我知道的那个刘星。”董步文闻言大笑了起来:“哈哈哈……钱村长,你走大运了,这个刘星他不简单啊!”

“好吧!”刘星讪笑了一声:“那在我接手这国泰鞋厂之前,我能提几个要求吗?是关于你们福田村的。”

“请讲。”钱村长连道。

其他村干部也屏息听着。

“第一个要求,说实话我对你们福田村的治安挺失望的,这样的环境除了我敢投资,只怕其他人早就被吓跑了,不对,是被坑跑了,所以我要求你们在国泰鞋厂重新开张之前,能好好的整顿一下福田村的治安吗?包括哪些对外开放的饭店。”刘星认真的说道。

这话一出,钱村长跟一众福田村的干部。

那是一个个脸红了起来。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刘星的话。

多少揭穿了他们想掩盖的‘伤疤’。

刘星看着一愣,接着问道:“怎么……就这点要求,都有难度吗?”

“不是有难度,不吵不闹的女人最可怕而是福田村的治安根本就管理不好,因为外来人员太多了,而派出所警力又不够,所以才会演变到现在的局面。”钱村长轻叹了一声,当下就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对了,现在杨永信被抓了,咱们什么时候来是商谈买下国泰鞋厂的事情?”钱村长见该说的他都说了,当下直接问出了最关心的话题。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是纷纷看向了刘星。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们看着国泰鞋厂现在就头疼不已。

那么多的员工追问他们福田村要工资,还有好多材料供应商要找他们福田村要钱,这样下去,那只怕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所以尽快将国泰鞋厂卖掉。

那是势在必行。

刘星一愣之下就看出了这里面的关键。

他笑了笑道:“商谈买下国泰鞋厂的事情可不能急,你不纠缠他他反而想起首先你们得将有关证件给我准备好,而我也的去准备钱啊!放心,之前说好的十万,一分都不会少。”

这话让钱村长顿时放心下来:“不知你家是哪里的啊?旗下有什么产业?”

“别误会啊!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到时候上面的领导问起来,我也好有一个说法。”顿了顿,钱村长又补充了一句。

“我家在湘南省的樟木乡,至于其他的产业,有一个百货商店,还有一个美食一条街跟水果批发市场,最近还开了一家医院。”刘星也没有隐瞒,笑了笑就随口回了一句。

“你在地球上,在人族之中,应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吧。”

玲珑并没有直接,回答萧云南的问题,反而是对着萧云南问道。

玲珑如此怪异的行为,更加让萧云南感到疑惑。

萧云南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可是玲珑连忙补充到。

“你如果回答我这个问题。”

“你今后对我提的问题,我都知无不言,我绝情分手后她消失了言无不尽。”

玲珑看着萧云南的眼睛,尽显真诚。

“嗯。”

“没错。”

“有不小的影响力。”

“话语权不敢说绝对。”

“但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这么多头战兽,那将是多么恐怖的战斗力?

至少海原派足够被灭几次的了。

“夏天,我们回去吧,我刚才已经吩咐下去了,叫人准备好了酒宴。”双胞胎的妹妹说道。

“酒宴就算了,你们海原派的酒太清淡了,不适合我,我已经知道传送阵在什么地方了,我们这就走了。”夏天推辞道。

“这么着急干什么,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啊。”双胞胎的姐姐说道。

“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夏天之所以帮她们化解这里的危机,就是因为小元的缘故。

“好吧,那办完了事就回来,我们海原派随时欢迎你们的到来。”双胞胎的妹妹也没有强求。男人分手最怕你不纠缠

她也来,夏天是真的有急事。

而且夏天他们也是海原派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波被邀请的人,而且大门也是为他们敞开的。

如果是别的男人来到海原派,那结果是非常惨的。

“嗯嗯。”夏天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毕竟他要买下这国泰鞋厂,那多少也的需要一些资质。

而资产的多少,就是这些资质的前提。

“哦!”钱村长闻言点了点头。

但心里面却是犯了嘀咕。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是有些不愉。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在他们眼里,湘南省那个穷乡僻壤之地,所经营的产业只怕根本就不值多少钱。

当然了,这话在心里面想想就可以了。

他们也没有去揭穿。

毕竟这样多少有些不礼貌。

再者,他们也不知道刘星的底细。

万一这个刘星真的有买下国泰鞋厂的能力。

那到时候岂不是要闹一个大笑话了。

所以在接下来的聊天里。男人怀念不纠缠的女人

钱村长跟几个村干部总是拐着弯的问刘星资产情况。

这让刘星察觉了出来,多少有些苦笑不得。

但也没有在意,更加没有回答。

因为他相信只要能拿出十万块钱来。

……

双排座后座上。

青莲这次也跟着前往了国泰鞋厂。

瓜子跟小不点也在。

之所以这样,那是为了防备这人都走了。

留在三德饭店中会出事。

当然了,青莲跟着来,也是为了防备在国泰鞋厂出事。

然而等他们这一行人来到了国泰鞋厂才知道。

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大门是敞开的。

之前闹事要工资的员工。

此时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就是偶尔遇上的几个。

那也是和善的很。

这不正常的一幕。

让刘星、王昆仑、赵构等人不由警惕了起来。

其中刘星在来到了杨永信的办公室后,就开门见山的问道:“钱村长,这个国泰鞋厂的环境,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了?”钱村长笑了笑。

“以前可是乱的很。”王昆仑插嘴说了一句。

好像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恶人一般。

至于再烟云阁下面的人。男人女人断联谁更难受

此时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的观察着萧云南,和玲珑之间的战斗。

萧云南和玲珑之间的对话,在场之人。

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当他们听见,玲珑竟然打算自爆。

和他们同归于尽时。

一个个的都慌了神。

他们虽然讨厌妖族,但是心中更怕死啊!

此时,一个个的,都焦躁不安。

“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我现在还年轻呢!”

“我怎么能死呢?”

“而且我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我能够在地球上过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死呢?”

“我不能死,我绝对不能死。”

人群之中。

有一些心理素质不够的。

此时已经接近了疯狂。

朝着自己身边的人,大声的吼叫着。

这个刘星,当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他旗下的产业。

他还以为也就那样,现在才知道每一样都不简单啊!

要是这些产业能有一样在福田村,那可就不得啊!

“别发呆了,赶紧回去好好陪着刘星,他不是要买下国泰鞋厂吗?那就给他一路开绿灯,他这样的人才,要是能留在福田村,那可是整个深港县的福气,要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董步文伸手拍了拍钱村长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好!”钱村长连点头。

“只是你是怎么这样清楚的知道刘星的底细?”顿了顿,钱村长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有大领导在会议上提起了他啊!并且详细的介绍了他旗下的产业。”董步文轻叹了一声:“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管理的集市,现在比咱们深港县的经济特区还要繁荣昌盛。”

“真的假的?”钱村长震惊的都有些麻木了。

“当然是真的了。”董步文背着双手看向了窗外的夜景:“他在这个时候来福田村投资,肯定是因为集市的发展已经饱和了,你可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好好善待他,大领导对他的评价是商业奇才,而且有但当,将来长大了绝对是国之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