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我告诉她你还活着吗?”埃德猜测。

兰斯犹豫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谢谢。”他苦笑,“但我已经死了……在我可以名正言顺地活过来,或彻底死去之前,她最好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他们没有再多说什么。暗道出口是一颗中空的大树,林木间弥漫着淡淡的晨雾。密林的清晨似乎比夜晚还要静谧,刚从隐蔽处钻出来的埃德却不安地觉得四周满是窥探着的眼睛。

一座白色的石塔耸立在不远处,雾气中影影绰绰,竟让埃德想起柯林斯神殿。很容易便能猜到这座肃穆的白塔是什么地方,那么他们现在的举动……实在相当大胆。

石塔门外的守卫目不斜视,宛如雕像。厚重的大门后,脱下华丽的长袍,换上了一身侍卫的皮甲的佩恩向埃德充满歉意地一笑。

“抱歉。”他的解释简单明了,男朋友提了分手还找我聊天“你应该已经很累了,但唯有这个时候,无声之塔内外的守卫才都是我能够信任的。”

“你想让我做什么?”埃德直截了当地问,“只要我能够做到……”

到处都是古意盎然,清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壹号

是一个处修身养道的绝佳圣地!

此间,老者盘坐在蒲团上,微微闭眼,手里持有一本古籍,另一只手持有玉尺!

“仙农之土,可造化苍生,涌泉之命,能以长生!”

老者轻微念叨了一句!

下方,盘坐在蒲团上足有百人,占据了整个大殿之内!

全都是俊朗的白衣青年,柔美女子,身上都散发着纯净,圣洁的气息。

而且,他们的身上都散发着药香之气。

这就是神农门!

炼丹,培植灵草,灵药,修身养性,不擅杀戮的圣门。

虽然神农门在四门内,战斗力最差,最弱,但是地位却是最高的!

甚至于,三宗到了此地,都要客客气气,尊敬无比。

因为神农门传承最为悠久,特别是炼丹一道,那可是上古大道真传!男生分手后还找你聊天

神灵族的炼丹方式,与人族同出一脉,只不过人族以火炉炼丹,而神农门却以神鼎,异火熬着培育丹药!

此时,面对叶修的奖赏,它仿佛极为亢奋,不断发出惊喜的低吼。

而那道百米高度的巨怪人,桃花煞,早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就在小不低伸出黑烟魔手,抓向桃花煞的瞬间!

吼!

桃花煞猛然抬起头,张开嘴巴,发出厉啸,满嘴的利齿獠牙,狰狞无比。

一口就咬在魔手上,疯狂撕咬,发出猛兽般的咆哮!

然而。

下一秒,魔手直接从桃花煞的口中洞穿,从脑后刺出,一把将其头颅拧碎,化作浓烈的桃花煞气!

“嘶嘶……”

魔魂虚影,剧烈收缩,猛然一吸,煞气便被吞噬,席卷!

残空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被挤爆了,满脸活见鬼的表情。

他的桃花煞,被那团魔气生生捏爆,然后当做食物一样大快朵颐着。

而且速度极快!

不到十分钟,叶修都已经远去,不见了踪影。

而魔魂虚影愈加凝聚,仿佛快要成为实质,加速收缩,越是吞噬桃花煞气,就会越凝固。男生和你分手后还能聊天

“整个格里瓦尔没有多少地方是我不能进入的。”佩恩说,“无声之塔下的某个密室是其中之一,而我担心其中隐藏了一些不该存在的东西……记得我告诉过你,斯科特曾经出现在这里,询问安克兰的去向?”

埃德点点头。

“他不会毫无理由地这么做。起初我以为那是因为这里收藏着一些属于安克兰的东西,比如他断掉的手杖和上面破碎的宝石……斐瑞也是这么解释的,但恐怕那并不是全部。”

——他居然想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抚。

芬维突然停了下来,火把昏暗的光芒照亮另外两个身影,而埃德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

他惊讶地睁大眼睛,目光在兰斯?逐日者和……另一个埃德?辛格尔之间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落到了他“自己”身上。

那个黑发的年轻人长得跟他一模一样……连笑起来的样子都是一样的天真无害,一个男生刚刚分手找你聊天让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却也隐约猜到了什么。

“我会跟您解释,大人。”兰斯恭敬地向他微微低头,“但你们需要尽快换下衣服,我们并没有多少时间。”

埃德没有犹豫。但是看着另一个“埃德”穿着他的衣服欢快地向他挥挥手,跟着芬维消失在黑暗中的时候,他还是难免疑虑重重。

这样真的不会被发现吗?虽然他是看不出什么区别……但这里可是格里瓦尔!

“别担心,大人。”兰斯轻声道,“精灵善于观察,却也同样会囿于成见……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轻易被看穿的埃德尴尬地闭上了微微张开的嘴。

“下去两个,给本王抓住这个人类小子!”

虎鲨王眯着眼睛,吩咐道:“记住,我要活的!”

“是!大王!”

顷刻间,立刻便有两名精血合一境界的强者满脸煞气的打开飞船,走了下去。

“小子,你先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是你先撞了我们!”

一名虎鲨鱼强者还企图讲一点道理,分手后让男人主动联系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面那个人类青年闻言直接像是戳了痛脚似得,立刻破口大骂起来:“放你妹的屁,明明是你们撞了老子好不好?!”

“人多就了不起啊!以为老子怕事!艹,看本少爷干死你们!”

话落这个人类青年竟然率先握拳,迎面朝着两个虎鲨鱼一族的强者冲来。

轰!!!

澎湃的气血之力爆发,夹带着还有龙吟之声,这人类青年虽然狂妄无比,但本身实力却很强大,一名虎鲨鱼的强者才刚一对碰,整个人就被掀飞了出去,全身好像散了架似得,剧痛无比!

“嗯?!”

无论如何,兰斯还活着,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兰斯带着他转进了另一条暗道——更加隐蔽而精巧。

“……是人类挖掘了这些暗道以打探和传递消息。”精灵不自在地向他解释,前任找你聊天说明什么“我们只是……借用。”

借用,并加以改造。

埃德默默地补充,倒也无意讽刺。

兰斯安静下来,片刻之后才低声开口:“我应该感谢您和您的朋友救了维奥莉塔。”

“……她是诺威的妹妹。”埃德回答。

兰斯没有问她现在的处境,显然是已经知道——维奥莉塔还没有离开斯顿布奇城就被星夜旅馆的主人穆雷带回去了。那个很少露面的精灵消失过一段时间,回到斯顿布奇后倒是对从前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人类“同行”们友好了许多。

“可以肯定的是,他忠于银叶王。”娜里亚这样告诉埃德,“虽然他好像一直很讨厌诺威……但维奥莉塔在那里是安全的,她大概也更愿意跟自己的同族待在一起。”

“我做了件自以为是的蠢事。”兰斯懊恼地叹息,“却连累了她,如果可以的话……”

“可恶,分手说找你聊聊的男人一定要追上他,好拿回我的东西,等我将那东西拿回来,我这次就一定有办法让它认主了,到时候我就能灭了五行鬼,一雪前耻。”对于他来说被五鬼虐可是非常不爽的事情,明明五鬼任何一个拿出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五鬼联手却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他可是一个有傲骨的人,他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高手了,可是当他碰到五鬼的时候还是差了一些。

“五鬼,你们给我等着。”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此时的五鬼也是刚刚出城。

“老大,他跑哪去了啊?”木鬼问道。

“这个家伙跑的很快,是不是东西已经到手了啊,否则之前他也没机会将东西藏的这么远啊。”金鬼说道。

“那咱们追上去抓住他吧,要不他逃了怎么办?”土鬼担心那人逃了。

“放心吧,他逃不掉的,先不要追那么紧,我就不信他一直不停,只要他停下来,咱们就跟上去看看什么情况,如果发现他在炼化那东西,那咱们就直接干掉他,但是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估计他可能就是用了调包计。”金鬼说道。

顾寒的这一举动,一时间惊动了三个小宝和秦依依,几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顾寒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爸爸……”

小林一脸委屈的看一下顾寒,不知道为何他自己突然就惹爸爸生气了,所以觉得特别的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一会儿便转为嚎啕大哭。

秦依依看着小林哭了起来,连忙跑过去,将他抱在自己怀里,轻轻的用手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好了好了,宝贝不要再哭了,爸爸只是不小心把个玩具丢在地上而已,待会我给你捡起来好不好?”

一边说着还一边用眼神提示顾寒,要他赶快过来哄一哄,可却见男生一脸冷漠的站在一旁,完全没有想过来帮忙的样子。

“顾寒,你看看你现在在干嘛?没有看到小林现在正哭着呢。”

秦依依现在已经有一些些不满了,可却见顾寒一脸阴沉的紧盯着自己,到嘴边的埋怨,却只能默默的咽下去。

“你就是这样教他们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