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会议的内容袁横便是如何商讨针对妖族的各种策略,布置人手,另外还有针对占据海域的强大海妖。

等到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足足三个半小时以后,裴君临才刚走出会议室,就看到有一名军部的骨干精英大步朝着他走来,显然早已经等候多时。

“裴先生,这里是您需要的东西!”

这名军人递给了裴君临一个保险箱,裴君临道了声谢谢,伸手接过,当场打开,顿时,眼眸中浮现一抹亮光。

旁边站着的王子琼和王子瑜姐妹俩的美眸中,也射出两道异彩。

不愧是国家出手啊,这手笔果真不一般,此刻保险箱里躺着的赫然是两颗通体碧绿,犹如极品翡翠般的珍惜异果。

这异果裴君临认识,名字叫长春果,虽然名字很普通,但绝对是木属性中飞出难得的宝物之一,蕴含丰富无比的木属性能量,乃是天下所有修炼木属性功法之人的圣品。

这样的珍稀异果,一颗已经价值连城,更何况是两颗!分手了问前男友的问题

“代我谢过袁至尊!就说我很满意!”

闲聊一番后,叶无九突然冒出一句:“公司让剑锋打理就足够。”

韩剑锋一笑:“叔,你们要做甩手掌柜?”

“也不是甩手掌柜。”

叶无九看着叶凡笑道:“主要是经历昨晚一事,你妈多少受到惊吓,留在家里对她情绪不太好。”

“我准备带她去沿海一带走一走,看看大海,让她可以不用想着昨晚的事情。”

他补充一句:“再说了,这些年,她太操劳太劳累了,是时候享受享受了。”

“应该的,阿姨勤劳一辈子,是时候享福了。”

没等叶凡说话,韩剑锋一拍桌子:“叔叔,你跟阿姨尽管去旅游,公司我会打理好的。”

“你们放心,我现在已经完全熟悉业务,也知道怎么配制凉茶。”

韩剑锋一口答应了下来:“你们散散心,前男友问你找对象了吗玩腻了再回来帮忙。”

叶凡想了想后点头:“好,爹,你们去转一转,公司的事韩总会处理。”

“不过你们要带上富贵他们几个。”

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连成一片,在座的数百位强者集体鼓掌,表示对九宫真人的热烈欢迎,毕竟对方不仅仅是一位尊者境强者,同时还是来自上古文明时代的阵法大家,这一系列的荣耀都足以值得这些掌声。

“裴君临,有人和你抢饭碗了!”

雷鸣般的掌声中,裴君临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道戏虐的声音,传音的竟然是袁飞。

裴君临好笑道:“有人抢饭碗那才证明这个职业吃香啊!竞争才能促使人进步,否则,我一个人独孤求败,岂不是太无聊了一些?”

“裴君临何在?!”

突然,正在这时,裴君临听到了袁横直接喊他的名字,马上站起身喊了声:“到!”

一瞬间,裴君临就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数百道强者的目光聚焦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领导席位上,袁横打量着裴君临,一双包含日月星辰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前男友问新恋情

“听闻你是我现代文明中最年轻同时也是最具有天赋的阵法大师,这一次攻破泰山的任务,我就交予你和九宫真人了!”

云仙宗还说保护你的势力千年。

现在的云仙宗,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还怎么保护你的势力?

“云仙宗的奖励就不要想了,他们不杀我们都是照顾我们这些人了。”

“没错,以前的云仙宗是高高在上的,我们招惹不起的,根本就不敢抗衡的存在,可现在,他们几百万人的云仙宗,只剩下了十多万人,那还有什么怕的?”

“云仙宗以前可是杀了我不少家人,今天终于可以报仇了。”

现场这些人的情绪也是瞬间被激发起来了。

没错!

他们这些人被云仙宗压迫的太久了。

现在有了反抗的机会。

他们也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而且将就像是夏天所说的。

他们如果扫平云仙宗的话,那云仙宗的所有财富也就是他们的了。

杀!

一时间。

所有人全都向前杀去。

夏天也是带头冲向了前方。分手后最想问的问题

但唐若雪这双腿,叶凡感受到的只有来自生理的强势冲击。

如雪白的藕断一般,又绝不臃肿。

叶凡感觉自己呼吸出来的都是热气。

“你是揩油,还是治疗啊?”

唐若雪能够感受到叶凡气息,止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

“摸了那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难得娇嗔的样子让叶凡微微恍惚。

“马上,马上就好了,刚才在酝酿。”

叶凡打了一个哈哈,没有银针的他,干脆一转生死石修复。

片刻之后,唐若雪的足踝红肿渐渐消退,重新变得红润诱人。

不过叶凡没有马上松手,依然牢牢握在掌心,同时用另一只手捡起资料。

“今天又坐飞机又邮轮冲突,折腾一天你洗完澡不好好休息,还看什么公司文件啊?”

他把掉落的文件捡起来递给女人。

“你以为我来港城就纯粹作证啊?”

唐若雪看着叶凡嘟囔一句:“我还有一个项目要跟进。”

这种情形大概不能算还活着,但埃德仍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出现在那些石板上的名字,前男友问你有没有男朋友无一例外地全都死于非命,而这一个,至少仍以某种方式存在……也许他能告诉他点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个身影浮现在他的意识之中——那是奥伊兰,苍白脸颊被黑色鳞片所覆盖。

叶凡耳边传来沈东星毕恭毕敬的声音:

“我已经拿下沈氏花园还掌控了公司,可太姥姥和沈宝东夫妇连夜跑了。”

他小心翼翼补充一句:“听沈家人说,太姥姥是连夜离开的,一直到早上都没见他们回来。”

“跑了?”

叶凡淡淡开口:“他们身份证和护照已被限制,无法搭乘飞机和高铁跑掉,出入境也会拒绝他们离开。”

“他们跑去哪里?”

叶凡反问一句:“偷渡?天城到境外,一个晚上也不够偷渡啊。”

“我仔细调查了……”

沈东星呼出一口长气:“太姥姥把手头现金好几亿全部砸了出去。”

“他们取得了金豪先生的庇护,想问前任是否有新女朋友了上了金氏旗下一艘豪华邮轮。”

“这艘邮轮不仅注册地是外籍,配备三十名安保人员,上面还有几百号参观访问的华裔富豪。”

沈东星语气很是凝重:“我们没有权限上不了船!”

叶凡微微皱眉:“金豪先生?”

“哼,我会给你凝聚完成的机会吗?”

但叶凡已经找到了解决十八黑影的关键,当然不会迟疑。

“北辰七剑——智剑破万法!”

智剑出鞘,天地清明,剑气瞬间斩碎所有黑影,接着,叶凡站在剑芒之上,直冲薛峰。

“你!”

薛峰的杀意利剑还在凝聚之中,看到叶凡突袭而来,心中大怒。

“斩!”

没有办法,薛峰只能斩出了没有完全凝聚的杀意利剑。

“挡!”

叶凡再次开启仁剑平八方,光明之盾构架在自己的头顶之上,完全挡住杀意利剑的侵袭。

“轰隆隆!”

杀意利剑虽然没有完全凝聚成功,但是靠着和杀意空间之间的融合关系,威能极其巨大。

叶凡的光明之盾逐渐出现了裂痕,此刻,分手必问对方三个问题他高高地举起自己的手掌,云海九印同时出手。

“吼!”

随着龙形真气急速地在这空间中蹿腾,叶凡使用苍龙之印,封住了光明之盾上的那些裂痕。

.

埃德曾经觉得,坐在巨龙的背上飞过天空,已经是一个人能够想象得到的,最美好,最不可思议的经历——除了风总是有点太冷。

然而此刻,他就是风。他不需要翅膀也能飞翔。

他自由自在地穿行于云海,掠过连绵的群山和森林。蜿蜒的维因兹河像一道金色的光芒,静静地指引着他。

当他沉下去,沉入水中,他就变成了水,或一尾逆流而上的鱼;当他扑进柯林斯平原的迷雾,他就变成了袅绕的水气。他第一次相信,斯科特说得并没有错,这些迷雾不是惩罚,不是诅咒,而是保护……它们低低的呢喃细碎又温柔。

他在克利瑟斯堡最高的塔楼上绕了一圈。那破败无人的古堡伤痕累累,苍老又疲惫,却仍发出低沉的声音,像是某种挽留。

可他不能停留。

他穿过巴拉赫依旧繁华的街道,伯兰蒂图书馆的水晶尖顶好奇地向他闪烁,用一串清脆的铃音询问他的去向。

他没有回答,他并不知道。

他在战鹰森林里降下一场大雨,熄灭了刚刚燃起的野火;他飞过一片雪白的沙滩,在茫茫大海上看见一艘漂亮的三桅船。当他用一阵风胀满它白色的船帆,一个褐色皮肤的年轻人抬头发出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