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旋说完特意看了眼蓝羲玄,他往日本不会做出这么让人下不来台的事情,但是他却已经得知紫云与蓝羲玄做的事情,所以对于二人他都没有好脸色,只是见蓝羲玄从始至终一直盯着自己妹妹,完全没有理会紫云,他这心里倒是也舒服些。

紫云也是没有想到白旋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说出如此让她丢脸的话,当然,其中她也是不知道白幽若跟蓝羲玄很多事情,所以突然掺了一脚在二人中间,还有蓝羲玄这解决问题的态度,让白族的人根本无法对他们二人有任何好感。

紫云的身份虽然高贵,但是却是白帝给的,所以白旋说完之后虽然她的脸色很难看,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此时的白幽若却是头皮发麻,因为眼前这个她想躲开的人一直盯着她,那眼神就好像饿狼见到了肉一样,并且他与自己站的很近,她明显的感受的道他在生气,追回前男友再甩了他只是凭什么他这么生气。

在场的众人都很震惊这位东部族客卿的身份,就是族长还有当初见得长老也很惊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东部族的其中一位客卿竟然是白族的小公主,那位传说中的女子。

之前至高无上的黑绳圣女,此时已经彻底丧失了高贵。

比婢女还要低三下气。

她不想死。

特别是,当知道对方竟然是少魔的时候,她在忏悔,在祈祷,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可怜,乃至愤怒。

能够占据元魔尸的只有三大原始魔族才行啊。

她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

却还在愚蠢,无知的反抗。

“嘿嘿……”

“这才有了一点信徒该有的样子。”

“但是,你做错的事,就该受到惩罚,你的神魂,现在被我烙印了万毒咒,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仆人,若是敢有二心,前任新欢一般多久新鲜你会知道,万毒咒的痛苦,会让你的灵魂都承受最恶毒的折磨!”

魔魂的声音回荡在黑绳圣女的耳畔。

每一个字,一句话的声音,都让她毫无抗拒!

根本生不出丝毫抵抗的情绪!

她本该如此,为少魔效力,卖命。是她无上的荣耀啊。

黑暗逐渐消散!

“什么?!”

听到这话,陆鸣如遭电击,双腿不断发颤,仿佛支撑不住身体,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性。

他才刚满五十,若是运作得当,还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希望,甚至能够成为省里的领导。

但现在,唐志刚一句话,就彻底断送了他所有的希望。

虽然不至于撤职,但八成会被掉往清水衙门养老,即使级别不变,但手中的实权却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而陆家也难以拥有如今的风光,树倒猢狲散,用不了多久就会颓败。

至于陆轩,整个仕途生涯也算是毁了,再无升迁晋职的可能。

多行不义必自毙!

从陆轩选择与叶凡作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落到这个下场,都是他咎由自取!

“唐书记,求求您……求您收回成命啊!前男友有对象了怎么办”陆鸣高声求饶道。

然而,唐志刚却没有多看他一眼,转身望着叶凡道:“叶神医,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咱们进去用餐吧!”

过了大河之后,裴君临才发现那白发老妪和宁宁姑娘仍然在对岸,而且没有丝毫要踏上这条大桥的意思,而那云娘则是嘻嘻一笑,身体猛然一圈,瞬间就化为了人形,站在了裴君临的身旁。

裴君临摇了摇头,满脸都是苦恼的神色,大家本来就是一起的,现在留了两个在对岸这算什么事儿呢?

正当裴君临打算想办法帮助那白发老妪和宁宁姑娘过河的时候,忽然的白发老妪手中的拐杖猛然一抛,在半空中化为一条巨大的根须,瞬间横跨整条大河。

那白发老妪和宁姑娘一老一少,踩着这条巨大的根须,只在眨眼间就度过了大河。

渡河的问题终于解决了,接下来的几天众人都在这片丛林里穿梭好在并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的东西。

在路过一条峡谷的时候,裴君临忽然停了下来,它看到这光滑的崖壁,成功让前任和新欢分手忽然若有所思的样子,其余人都有些困惑,只有安铁双眼晶亮,似乎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裴君临并没有和众人说话,而是陷入了某种神奇的境地,他盘坐下来面对的崖壁,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我有事先走了。”

“你想去哪?”

白幽若整个身子僵住,此时全场的人都震惊的看着蓝羲玄还有那位白族二少主一起出现在这位女客卿身边。

“幽若你竟然在这里,为何不给族里来消息,你知道父亲多担心。”

白幽若叹口气抬起头来,在乌明震惊的目光下站起身“二哥。”

“你还知道我是你二哥,你说你刚刚要去哪?”

“我,我就是想到院子里还晒着,”

“行了,你想什么以为我不知道。”白旋看了眼身边的蓝羲玄。前男友有新欢挽回案例

而这时紫云也过来了,“原来是白姑娘,上次你离开宴会之后就没有了消息,你父亲很担心。”

她这长辈的语气说着这样话,好像白幽若是个多么不懂事的小辈一样,白幽若可不是个可以任她说的人,而且也不看看她的身份,白旋看过去“紫云帝尊最好注意与我白族公主说话的态度,而且幽若出来历练是我父同意了的,我刚刚说她也只是在关心她这几个月没有消息传回白族,而你,以什么身份来说我白族公主?”

要不然闯入这里的域外人早就该死光了,之前的救苦救难传说,也要重新推翻了才对。

果然,这青年也不过是说得厉害而已,而我仍然没有制止囚牛攻击石阵,撩动青年的怒火。

在囚牛破坏了石阵的第四个字的时候,青年终于忍不住,拔出了两把短刀,顷刻间到了我面前!

早有准备的我拔出泰阿剑,挽回前男友的套路哐当一声跟他对击在一起,而这一次力量的碰撞,让我俩都震出去了很远!

在近身战中我并不吃亏,大家都是伪化神境的修为,对方因为不是神的本体,所以灵仙之力也不是很醇厚,而我却因为拥有玄天魔气和时空剑气,并没有落入下风,再加上囚牛的进攻骚扰,让对方处处施展不开,憋屈之极。

而在几次的近身攻击后,我却发现,这青年似乎有意无意的,避开了会攻击到邹薇的路线,使我有了一些试探的想法在里面,就果断的把攻击和防守的位置引向了邹薇那边!

果然我没有猜错,对方对于邹薇,似乎存有一丝的保护在里面,看到我居然有意拿邹薇当挡箭牌,他是气得七窍生烟,对我的攻击更犀利了几分!

安铁再一次拒绝了旁人的好意,甚至拒绝拯救裴君临眼看着裴君临一天一天衰弱下去,始终无动于衷。

到了第一7天的时候,裴君临几乎瘦成了一个骷髅,他全身的气血几乎被耗干了,分手后挽回的最佳时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形的骨架。

不过在这一天,安铁仍然拒绝任何人去唤醒裴君临。

到了第一8天的时候,裴君临瘦弱的已经像一阵风就能够吹走的样子,不过就在这一天的最后一刻,裴君临睁开了眼睛,就在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在茫茫的黑夜似乎划过了一道光,众人都感觉天亮了一样。

裴君临的一双眼睛实在是太亮了,射出的亮光照亮一片区域,犹如两道光束一样。

动物之中苏醒过来的裴君临,第一件事就是大吃大喝摆在他面前的打掉,丹药在极为短暂的时间被裴君临吞噬一空。

成千上万的丹药被裴君临,瞬间吞下,看得几个人都是目瞪口呆。旁边的人亲眼看到裴君临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吞下了至少数万颗丹药,而且这些丹药都是顶级的丹药。

大量的血丹和精神类恢复丹药被裴君临吞噬下去之后,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丰满了起来,到第二天旭日初升的时候,裴君临已经恢复成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了,只不过一双眼睛显得更加有智慧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世外高人。

魔魂随手将人皮扔在了地上!

顿时!

黑绳圣女举起双手,惊呼道:“谢主隆恩!”

叶修在后面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微微皱眉,此时,魔魂已经转过身来!

周围的修士,全都跑空了。

刚才就有很多人被恐怖的战斗波及,丢掉了性命。

没有人在敢停留看热闹了。

“多谢你的帮助了,这个身体,本尊很满意!”

“虽然,完全就是虚有其表,内部根本没有丝毫元魔的血脉,不过这件皮浓缩之后,倒也算是让本尊恢复到了圣王修为!”

“叶修,你有功,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魔魂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口吻,对叶修说道。

当他占用了元魔尸后,就彻底断掉了和叶修的联系。

也算是彻底脱离了对方的掌控。

现在他才算是真正意识上的重生。

少魔血脉!

当初只是一颗心脏,寄养在叶修的身上,如今终于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