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与李静波当初跟古长澜那伙人打架的事,如果按照常规程序处理,双方都是过错方,加之没有了古保民的掣肘,所以解决起来也容易了许多,在孙建勋的帮助下,案子被起诉至检察院,开始等待开庭。

半个月后,维修厂的二号船被修葺一新,重新下海,在渔船出海的前一夜,杨东再次约尤出海出来吃了一顿饭。

一家面积不大的廉价餐馆里,杨东和尤出海相对而坐,桌上是两个简单的炒菜,二人面前的玻璃杯中,装着廉价的散装白酒。

“尤叔,前一阵子的渔船事故,闹出了人命,除了保险之外,我什么赔偿都没给,这件事,让你心里不舒服了吧。”杨东递过去一支烟,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开口。

“没有的事。”尤出海看见杨东的神色,坦然一笑:“我们这些跑船的,这么多年见惯了生死,也见惯了海吃人,记得咱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行船走马三分险,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当年跑船的时候,也闹出过这种事,等人没了,分手后前男友又送礼物老板就是推脱着不管,有时候一条人命也就值个五六万块钱,你这次给他们都上了保险,能赔个大几十万,就算不错了,而且你最近的情况,我也看见了,你挺不容易。”

“韩三千,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控制局面吗?你现在可以威胁我,但是你有能耐承受住我以后的报复吗?”江富咬着牙对韩三千说道。

“以后?江富,你太天真了,你不会认为江河集团还有以后吧。”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江富气急而笑,这个废物,竟然还想在云城打垮江河集团,简直是痴人说梦,即便是云城天家也不敢说这种话,一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

“韩三千,我给你两分钟时间,放了江海。”江富说道。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跪下,不然的话,我可以送你一副上好的棺材。”韩三千云淡风轻的说道。

江富恨得握紧了拳头,他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怎么能够给韩三千这种窝囊废下跪,但是韩三千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态度,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情人节给前男友的祝福

“韩三千,不为自己考虑,你也得为自己身边的人考虑,你能保护苏迎夏多久,就不怕苏迎夏落在我手里?”江富说道。

韩三千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意,道:“江富,你倒是提醒了我,放心吧,我绝不会给你机会。”

“对,对啊,就是就是!”

凌霄听到这话双眼一亮,惊喜万分,心里一时间乐开了花,暗自佩服自己的机智多谋,三两句话又把百里给说服了。

林羽答应过了不杀他,现在再把百里说服,那他就不用死了!

百人屠见百里竟然也松口了,顿时神色一变,急声说道,“百里,你这么轻易就被他给骗到了吗,虽然我们都希望玫瑰能够亲手手刃这个狗贼,可是万一我们带他回去的路上被人给救走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你闭嘴!我们之间的恩怨与你何干!”

凌霄厉声冲百人屠骂道,肺都要气炸了,这个该死的百人屠,怎么话这么多!

“百里,你别听他的,你要是真的为了玫瑰考虑,就应该将我交给玫瑰!”

凌霄急声冲百里说道,“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在路上绝对不会跑的,也不会有人来救我!分手后前男友成了我队友”

“多亏了你提醒我,否则玫瑰一定会责怪我!”

百里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接着掏出了手机,摆弄了摆弄,走到一旁,找了处树枝摆弄着什么。

“没想到叶凡公子居然得到了神碑,他掌控神碑,不就如同神族真王一般,拥有无穷的力量吗?”

“叶公子威武!”

无数的修士都看向叶凡的方向,他们看到了希望。

神碑矗立在高空中,全身散发出无比神圣的光芒,这些光芒照耀天地,可以让任何的邪祟,和魔物都臣服,无法动作。

上面闪烁着无数的文字,这些都是神族万年不易的天道规则,每一个文字都有无穷的力量。

这些光芒中,充斥着大道法则,有的人一生都无法领悟其中的一个字。

而叶凡,掌控了神碑。

他虽然还无法领悟其中所有的法则之力,但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因为它得到了神碑的认可,就等于是得到了神族的青睐。

神碑有灵,在荧惑星之上矗立万年,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天地精华,此刻,正是它展现风采之时。

神族至宝,镇压诸天妖魔。

“啊……”

那些魔族战士,给前男友送礼物合适不都感应到神碑的神圣法则,纷纷跪伏在地,不敢动作。

现在人家美女已经找上门来怎么也要应付一下,包子轩笑着说道:“你好,罗斯柴尔德小姐好久不见。”

在过来香江的时候安吉拉-罗斯柴尔德就已经把香江富豪基本资料调查了一遍,对于同包子轩聊天的男人当然熟悉。开银行肯定需要这些富商的支持,单单靠普通老百姓可是发展不起来。

安吉拉-罗斯柴尔德:“包先生还知道好久没见,我可是一直在等你。银行位置已经选择差不多,现在就缺客户。黑云银行在欧洲应该还没有什么网点,罗斯柴尔德银行可以同黑云银行形成互补。”

看来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很明确,那就是主要做亚洲到欧洲的跨国业务。因为他们也知道目前很难打破香江现有的银行体系,还不如专心做一种业务,那样反而更有优势。

包子轩:“这个方案可以考虑,分手了男朋友还送礼物回头我会让黑云银行负责人同罗斯柴尔德银行对接。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没有理由反对。”

包子轩看到旁边霍英东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毕竟两个人是用希伯来语进行交流;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很是尴尬。包子轩赶紧打圆场说道:“霍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罗斯柴尔德银行的安吉拉-罗斯柴尔德小姐。”

“尤叔,人这东西,没有谁会一辈子顺风顺水,我现在虽然走了背字,但我肯定不会一直这么点背,等我缓过来,那两家人该给的补偿,我肯定会补上。”杨东掷地有声的回应了一句。

“行啊,有你这句话,我们就算没白给你这个老板卖命。”尤出海听完杨东的回答,挺实在的笑了笑:“最近公司的船让古保民讹走了一条,我还想着安慰你,但是你要是有这个觉悟,我也就不说啥了,来,喝酒吧!”

“咚!”

杨东跟尤出海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口辛辣的白酒:“尤叔,明天二号船就该出海了,我……”

“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就回去拢拢人,分手后继续送对方礼物明天不会耽误正事。”尤出海点头应了一声。

“尤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杨东微微摇头:“我的想法是,明天出海以后,除了你和船上的大车,剩下的人,我就全都不用了。”

“杨总,你这是啥意思呢?”尤出海听完杨东的话,微微一怔。

“三合公司的账上没钱了,这么多人的工资,我们已经负担不起了。”杨东直言回应了一句:“现在我的朋友还在看守所里蹲着,运作他们的案子,加上银行贷款的利息,这些都是钱,所以我想只把你和大车留下来,至于那些粘夹子和小伙计的活,由我带人上船。”

“难道说这三年来,苏家故意隐藏了他的身份?”

这时候每个人看向韩三千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不再是不屑,而是非常凝重,分手后 男的还送你礼物他们哪怕心里不愿意承认,但是江富的下跪就在眼前,这个事实是摆脱不了的。

苏迎夏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没有想到江富居然真的跪下来了!

这可是江富,可是仅次于天家的大人物啊!

苏海超和苏亦涵两人这时候满脸愤然,本以为江富来了之后可以逆转局面,没想到结局却不是他们想看到的,把韩三千和苏迎夏推向了风口浪尖,却是让这两人占尽了风头!

“海超,这是什么情况,江富这老骨头,居然给韩三千跪下了。”苏亦涵说道。

苏海超皱着眉头,难道是韩三千动用了韩家的力量吗?可他不过是个韩家弃子而已,怎么可能呢?

还是说,韩三千这个废物,拿着韩家的名声狐假虎威。

苏海超恨不得去拆穿韩三千的假面,但是申翁说过,这件事情不能暴露,一旦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很有可能会引起申翁的不满。

已经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状态,如果说之前美多雅思他给林辰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将死之人的话,那么现在美多雅思他整个人身上充满了活力,就好像是一个战斗狂。

虽然林辰他也是一个纯粹的战斗狂,但是他和美多雅思两个人却完全不一样,林辰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林辰一直都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目标,而美多雅思他之前。

就好像是一个没有目标也没有信仰,只知道在这个世界浑浑噩噩的生活下去的那么一个人,而现如今在见识到了对方强大的力量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辰的三言两语,反正美多雅思他变得就挺奇怪的。

“嘭”

这一次林辰和美多雅思两个人仿佛心有灵犀一样,同时将自己的右脚提起来,并且重重的朝着对方踢的过去,而身后的那些顶级杀手包括索隆布多在内,他们眼睛都看直了,因为林辰和美多雅思他们两个人。

在互相朝着对方踢击过去的时候,他们双方的右脚狠狠的踹在了一起,居然出现了爆炸的声音,要知道爆炸的声音出现,再加上现场的这个画面已经是让他们无法相信了,因为这样的画面恐怕除了电影和小说里面敢这样去写的话,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