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张小飞和王元一都一副劫后余生之感,王元一眨巴眨巴嘴,对我一阵鄙视:“我看你鲁莽是改不了了。”

我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冷气,这快破木头,难道还是什么厉害玩意不成:“快说说,那什么鬼?”

“道劫砸过的东西,残留有其中力量。所以触之皆死。”李庆和淡淡的说道。

“无量量劫?你精神出问题了吧?那东西你就这么背在后面!?你想害死大家么!”我脸色大变,这天地大劫砸而不灭,甚至残余下来的鬼东西,就这么背在后面,简直是疯子。

“嘘。你体内还带着只恐怖龙呢,比我还危险。”李庆和阴险的笑起来,做出了个噤声的手势。

一旁的言师兄和圆慈、孙重阳全都脸色大变的看着李庆和,都认定这家伙就是定时炸弹了。

“师兄,你也别怪庆和哥。他也迫不得已啊,你说那块道劫木咱们能用什么装着?无论什么装都得化作飞灰呢,所以一直用无根无萍的办法养着,关键时候引出来唰一下而已,别说,那威力,就是天皇老子给刷一下都要给唰没了。”张小飞笑嘻嘻的说道。

“李庆和,你简直是超级大腿呀!以后有什么难解决的敌人,我把你叫上得了!适合跟女朋友讲的笑话”我两眼发亮,心中对这道劫木是喜欢得猛咽口水。

“你又有什么馊主意了?”李庆和鄙视我说道。我笑嘻嘻说道:“馊主意什么时候没有?就看你配不配合了。”

“行吧,到时候再说,现在这里还那么多敌人,总不能在这商量吧?”李庆和也爽快,这家伙是不当大腿好多年,给我这么重视,两眼都神采飞扬的,可见我在他们心目中也是高的不行了。

王元一看大家伙把目光都投到了道劫木上,又看我眼光盯着死死的,顿时轻咳两声:“咳咳。都在秀宝贝,一天,你可知道我背后背着的……”

“好了,大家赶紧走吧,现在还不到时间铲灭他们。这只是一只附属部队,主要的部队应该还隐藏在暗处。”我没理会王元一,毕竟他看起来是最弱的。

“喂……我还没说完呢!”这顿时让王元一气得是火冒三丈,但看我跑了,他也只能追了上来。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啥!都往后退,把路给峰哥让开!”鲍三当即的便宜卖乖的喊了一句。

“既然事情出现在你门口,适合跟女朋友聊天的话题你就自己处理吧……林苗,把人送医院去!”孙峰对鲍三扔下一句话,又对身边一个小青年吩咐了一句,随后在司机的普通下,迈步走向了宝马740。

当天晚上,发生在曼声歌厅的一场斗殴,最终被定性为集体性的聚众斗殴事件,而双方的主犯,却全都是鲍三手下的人,其中一人因为非法持枪和故意伤人,被砸了十年有期徒刑,其余参与的人,也被判了六七个实刑,至于缓刑和蹲治安拘留的人,更是不计其数,至少牵涉到了三四十人,而杨东他们这边,因为有孙峰打了招呼,又有人把事扛了,所以压根没人追究。

同时处理这么多人的案子,对于鲍三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他仍旧没有一句怨言,因为近年来铁矿行业的利润已经江河日下,他也急需有一个转行的契机,对于之前的鲍三来说,他选择硬扣住杨东等人,是因为他必须要跟平国华捆绑在一起,去从事行地产行业,而孙峰选择让一块地给他,已经足够他与拉单帮了,在已经见到利益的情况下,鲍三肯定不会再去为了平国华,讲给女朋友的套路笑话傻逼逼的跟万红仰和孙峰这些人掰手腕。

……

杨东一行人,自从当天晚上被孙峰带走之后,就送到了当地的一家医院进行治疗,索性众人当天所受的都是些皮肉伤,除了腾翔胳膊的贯穿伤和张傲腿部的刺穿伤之外,众人也都恢复的不错。

眨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左右,杨东经过六七天的恢复,除了胳膊上裹着绷带,而且脸上仍旧有着未消的淤青,已经大体恢复,也在这天中午,找时间约孙峰出来吃了一顿饭。

当地一家比较出名的火锅店里,杨东和罗汉,还有孙峰及他手下一个叫做王林苗的兄弟四人,一起坐在了桌边。

“峰哥,最近这些天,多亏你照顾了,我们出事那天,如果不是你到场,可能我现在都躺坟里了!我敬你一杯!”杨东端着白酒杯,对林峰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你客气了,我和老万已经是很多年的朋友了,他张嘴,我自然得帮忙!”孙峰微微点头,语气平稳的回应道。

“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你帮忙,给女友讲笑话大全短句我们肯定不会这么顺利从鲍三手里走出来!以后你如果路过沈Y,一定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杨东点头回应。

“很好。”

罗宇现在是真的满意了,当年他也是从副导演、导演干起的,算是曾经战斗在一线,手底下出过好几个不错的节目。

但唯一的遗憾就是从来没有真正地击败过苹果台这个国内娱乐节目的巨无霸,这是他们这一代云海台员工共同的遗憾。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有希望了啊。

从冷门档开始,打击苹果台的嚣张气焰,再慢慢把战场转移到周末热门档,这是一场“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役!

《花儿秀》碾压《憧憬的生活》,这就是坚实的第一步!

……

……

“天海公司同意修改续约合同的条款了?”

晚上九点多,《憧憬的生活》第二期就要播出了。

节目组今天刚录完了第五期,最近高强度的工作让大家都很疲惫,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聚在橘子屋的院子里,一起等着看自己的节目。

方小乐则稍稍远离同事们,给女朋友讲笑话简短的坐在凉亭里和林瑶聊微信。

只要不是太忙,两人每天晚上都会聊一会儿天。

只是有一点比较奇怪,方小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给了林瑶错误的暗示,林瑶总会讨好似的时不时地发一两张自己的“玉腿照”过来。

等会他们可能就只会觉得,这一套针法就是逆天改命、驱除瘟疫的神奇针法呢。

他轻松地拍了拍手,然后就回到了玻璃门内侧,看着玻璃门外的叶博士和梁先生,道:“已经治好了。”

“这……这么快?”梁先生惊讶道。

梁先生听完这话,沉默了数秒,点了点头,又道:“那你能确定已经完全治好了么?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

“呃?”梁先生表情一紧,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难道还会复发么?”

梁先生愣了一下,道:“呃……你说的是这个意思?那……我所说的复发是,如果他不再接触到其他的感染者,适合给对象讲的睡前故事只是自己的话,会不会再出现复发的状况。”

梁先生顿时有些惊喜。

……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李医生终于是醒了过来。

而叶博士、梁先生也又来到了小实验室门口。

“不试了!既然旧的没用,咱们就来新的!”言师兄冷声说道。

“哼,你以为我刚才开始带你们绕了这么多圈是干什么的?就是为乐消化你们所有人所有的能力,否则怎么能做到十拿九稳?”器灵轻哼一声,手指快速的掐算,不一会,无数的攻击顿时朝着言师兄打去,我急忙引六道业火过去扑救,下一刻攻击尽数消弭,但也吓得言师兄脸色惨白许多。

言师兄咬牙切齿,浑身顿时颤抖起来,而他双目很快赤红,头发也都竖了起来,身上的血气如烈焰一般熊熊燃烧:“很好,既如此,咱们就用一些没法想的!烬意赤血剑!”

“言阿肆!你没事吧?这就被激怒了?”海师兄急忙拉住言师兄,给女朋友讲的幽默笑话但下一刻,言师兄瞬间出剑,一道血红顿时贯通前方,好几头冲过来的鬼兽直接被这一剑贯透,而下一刻,在言师兄往回抽剑的时候,这些鬼兽溃散的能量全都给他强行吸收了回来。

轰!

如同能量爆发一般,这一剑竟带着爆裂的威力,而且似乎第一剑是在燃烧自己的能量和意志而来,但第二剑开始就不好说了,因为我发现现在他的能量复杂无比,甚至还远胜刚才数倍都有!

“这阵法果然厉害,我脸色微变,在这迷雾中转久了如果出不去,非疯癫了不可。”我的感慨的说道。

张小飞嘿嘿的说道:“师兄,这是最初级的大阵,我随手就能弄出来,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和仙晶,我还能布下各种引导自然力量的大阵,那些个才厉害呢!见过飞沙走石?雷霆万钧?冰暴漫天?没吧?嘿嘿,回头有机会给你演示下!”

我嘴巴都张大了,看着张小飞就仿佛不认识他了似的,结果一路只能跟着他继续跟着队伍走。这一路上,张小飞拿出了一套阵盘,四下里丢出,似乎真要做什么厉害的埋伏的样子,我只能看看,并不明白会发生什么事。

结果浓雾散掉一些后,一群的黄泉杀道修士在耿国老的带领下直接追了上来!

毕竟对于高阶修士而言,仙气和**阵的效果持续并不会太久,给追上来是难免的,不过张小飞似乎刚才临时又放了什么阵法上去,这肯定能够又抵挡一阵。

轰隆!

还没等我想出到底会是什么阵法,结果天空一阵的炸雷,随后数之不尽的冰暴就砸落了下来,这些冰球都如同手掌大小,轰隆隆落下时,把一些低阶修士坑惨了,有的直接就把命交代在了这里,就算好的,仙力俨然也不会剩多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