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段云点点头。

“那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散会!”秦刚说完站起了身子,示意众人离开。

眼见秦刚最终否决了段云的要求,袁学东等人顿时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

段云见状,也站起了身子,径直走出了会议室。

“段云,你等等!”

段云刚准备离开总厂的办公楼,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他,转头一看,发现走来的正是程常林。

“程叔……”

“你小子怎么这么冲动呢?”程常林将段云拉到无人的拐角处,皱着眉头说道:“我还以为你现在都是当经理的人,这性子能稳重一些,没想到人家刚说你两句你就受不了了,现在倒好,事情黄了吧?”

“程叔,您不会真以为我当面服个软,这帮家伙就能放过我吧?”段云撇撇嘴,接着说道:“事情明摆着的,今天这几个货摆明了就是要把这件事搅黄了的,情侣分手送什么礼物反正说服他们是不可能的了,我干脆痛快痛快嘴,让他们也下不来台!”

“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程常林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就是太年轻,考虑事情不长远,将来你可是还要回总厂这边上班的,这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领导和同事,你以后还怎么……”

王将军王临肃见自己的儿子胜出之后,颇为谦虚的说道:“我儿重小被惯坏了,这次非要参加驸马之争,说是对醉心公主仰慕已久,我拦也拦不住啊!说来真是惭愧。”

徐星华笑道:“王将军,成涛的战力不俗,倒是已经在我之上了,如若这次他笑到最后,那么以后我们也算一家人了。”

赵雅梅点头道:“王将军,以成涛的资质,完全配得上醉心了。”

……

不少人全部开口迎合。

只有齐将军齐万生脸上露出一抹反感,他直到今天也没有回过将军府,一直在外面和老友喝酒切磋,今天是直接来皇宫的,还并不知道沈风的存在呢。

……

擂台上。

王成涛身上气势澎湃无比,语气嚣张的喝道:“我看接下来不要这么麻烦了,凡是今天参加驸马之争的人,分手礼物寓意大全你们都可以一个个的来挑战我。”

“那么下一个是谁?”

他已经得到了这次参加驸马之争的天才名单,里面的人他大部分都听说过,全都称不上是顶级的天才,至于那一小部分没听说过的,他认为完全是来凑热闹的。

很快,他便从背阳面的山坡跑到了山顶,他没急着往向阳面的山坡下追,而是在山顶走了几步,竖着耳朵仔细的听起了林子中的动静。

捕捉到向阳面山坡下林子中传来的细微沙沙声之后,林羽心头一动,猛地转过身便一头朝着向阳面山坡的林子扎了下去。

林羽冲进林子之后隐约看到远处的树林中时不时的闪现着一个身影,移动速度极快,甚至比林羽都慢不了几分,想必定然是相武生。

林羽双眼瞄着那个身影跳动的方向,握紧自己手中的剑,脚下再次加速,奋力的追了上去。

相武生和剑道宗师盟将林羽视作心腹大患,林羽何尝不将剑道宗师盟和相武生当做心腹大患!

他跟相武生交手的时候能够感觉出来,分手的时候送什么礼物相武生的力量和速度在他所遇到过的对手中绝对能排进前三,甚至都能与大秃头严昆一较高下!

而且,更重要的是,相武生已经练就了往生圣体!

虽然只是小成,但是这已经验证了相武生的天资非常好,假以时日,五年、十年之后,难说相武生的实力不会上升到一个更加恐怖的级别!

到时候他再现身祸乱炎夏,势必会形成巨大的祸患,所以林羽万万不能让他逃走!

而且,只有杀了相武生,林才能够重创剑道宗师盟,让剑道宗师盟付出惨重的代价!

吴映秋一声不吭的帮徐源重新处理伤口。

徐源双眼显得有些呆滞,片刻之后,他低声问道:“娘亲,在徐氏王朝内,我们是不是再无翻身之日?”

吴映秋的身体轻轻一颤,让男友感动到哭的礼物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倒是徐醉心脸色恢复了以往,而且在显得越来越冰冷,看着母亲脸上的红印子,看着弟弟狼狈的模样,她仿佛是下定了决定,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让徐展雄后悔,我也要让赵雅梅和徐星华不得好死。”

这一刻。

徐醉心的话语之中充满杀气,不再像往日里的样子了,她的内心在逐渐的走向黑化,心脏里在不停被愤怒给填满。

听到徐醉心的这句话后。

吴映秋和徐源不禁目光看了过来,脸上纷纷浮现了担忧之色。

“咚!”的一声。

一道鼓声忽然在空气中回荡开来,这意味着驸马之争正式开始。

两名仙尊巅峰的天才,同时登上了底下的擂台。

正当这时。

可王成涛脚下的步子再度一动,身影瞬间出现在郑奇的面前,手里的白色长剑,在郑奇身上不停掠过。

空气中剑气四溢,和女人分手送什么礼物锋利的光影闪烁,让不少人的心脏一再紧缩。

“唰!唰!唰!唰!——”

一道道声音不断响起,每挥出一剑,必定在郑奇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刚才在比试开始的时候。

郑奇在王成涛的第一招之下,十根手指头便被削了下来。

两人的修为虽说都在仙尊巅峰,但王成涛在速度和力量上,全部要胜过郑奇不少。

以王成涛的这等战力,绝对在中界年轻一辈的天才中排的上号了。

当王成涛停手之时,郑奇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多处经脉全都被斩断,浑身鲜血淋漓,残存着一口气倒在了擂台上。

王成涛不屑的说道:“既然不愿意认输,那么就要付出代价!”

郑奇很快被人给抬了下去。

……

此刻。

林羽面色一寒,脚步一跨,身子一扭,手中的纯钧剑猛然一挑,自上而下直接将最先冲过来的一名黑衣人斩作两截。

紧接着他俯身一冲,挥舞着手中的纯钧剑大杀四方,剑光流转间,已经是数人当场猝毙在了他的手下!分手送什么礼物给女友

甚至很多死去的倒霉鬼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林羽的出招!

对付眼前这帮体力透支的黑衣人,对于手持纯钧剑的林羽而言,简直宛如砍瓜切菜般轻松!

百人屠和奎木狼两人也迅速的冲了上来,帮助林羽解决起了眼前这帮黑衣人。

“牛大哥,这里交给你们了!”

林羽顾不上多做拖延,吩咐一声,接着手中的剑呛声一扫,直接逼开一条出路,随后他身子快如闪电般的射了出去,直冲对面的树林。

等到林羽冲到树林之后,便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他知道,以相武生的能力,这段时间一定已经跑出去了足够远的距离。

他没有任何的余力,发挥出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前方奋力疾驰,耳边风声呼啸,不过他还是侧着耳朵,极力分辨着树林中的动静。寓意分手的礼物送什么

姜志明在一旁笑道:“这说明王书记对全市的干部教育的好啊,来吧,平生,给大家讲一讲茶山中学的历史吧。”

王安民一看,这个姜志明明显和任平生很熟啊,心思就更加留意这位年轻干部了。

任平生微笑道:“茶山中学建于明嘉靖时期1565年,古称茶山书院,1902年改为茶山学堂。距今已经有超过300多年的历史了,是一所历史悠久、传统光荣、治学严谨、人才辈出的历史名校,古代曾经出过4名进士,11名举人,秀才更是数不胜数,建国后有3名同学先后被清华北大录取。”

根据我到校史馆的考证,实际上茶山中学的面积很大,到1902年改为茶山学堂时面积达到历史最高峰,北至茶山山顶,南至茶山乡大院,东至南泮河,西至茶山水库,预计面积2000多亩。

听到任平生的介绍,众人也是一片赞叹之声,就连校长魏卫东也没想到任平生对茶山中学的校史挖掘的如此之深。

看到大家渐渐有了兴趣,任平生从桌子上拿过一张纸继续介绍道:“根据我对茶山中学的史料考证,我画了一副范围图。

王安民哈哈笑道:“好个小伙子,这时候还不忘了替茶山乡招商引资啊。”

李曼妮走上前道:“听了任主任的介绍,这里有山、有水、有历史、有文化、有资源、有底蕴,我们江东建筑公司还真有意向过来投资建设呢。到时候可以把这些历史古迹恢复过来,打响茶山学堂的影响力,发展休闲旅游资源。”

王安民笑道:“那实在是太好了,高书记,人家江东建筑公司是全省的重点企业,而且不赚一分钱来投资建设茶山中学,可以说既是实力企业,也是良心企业,你们平南县和茶山乡一定要搞好服务。”

市委主要领导发了话,高振山自然是连连答应下来。

李婷婷看了李曼妮一眼,发现这个女子就是不简单,以建设茶山中学的契机,给江州市、平南县的一把手留下了深刻印象,为打开江州市场提供了便利。

在茶山乡这一块有丰富历史文化底蕴、自然生态良好和红色文化故事的这一块“处女地”,眼看就要收入李曼妮的囊中了。

一行人,在茶山乡大院食堂里吃了中午饭,其他省领导们就准备回省城,姜志明私下里打算去祭奠一下他父亲的坟墓,就推脱有事,其他领导以为是他的私事,也就没敢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