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光头男子冲着春雨露出了一个笑容,其中还有一颗镶金的牙。

春雨挤出一个和谐的笑容点了下头说道:“额,周先生,你们还在吃饭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用餐了?”

“不打扰不打扰,费总的到来,可是为我们的晚餐增添了几分雅致啊,哈哈。”周宏冰摆了摆手,询问道:“费总,你喝酒还是喝茶?”

“周先生,我既不喝酒也不喝茶,这次是特意来和您商谈中兴街那幢楼的出租事宜的。”春雨拒绝了周宏冰的喝酒邀请,还刻意提醒对方自己此次到来的目的。

“哦哦,行,那费总您稍等一下,对了这位是我的朋友,张天俊张总,江下那个比较有名的天俊投资,就是他的产业。”周宏冰向春雨介绍着他对面的这位八字胡男子。

“哦呵呵,原来您就是天俊投资的张总啊,久仰久仰。”春雨立即伸手客气道,但是在她内心里却并不把这位张天俊放在眼里,在她的潜意识中,祝福前男友找到女朋友的话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公司,绝大多数都是用来装逼的,没有什么真正的实力。

等到李千珝下台之后,一旁的周辰、沈玉轩和薛沁也都纷纷走上来给李千珝竖大拇指,夸赞他讲得好。

而随着他的演讲结束,这次的活动也就正式的宣告结束,小广场内外的众人也皆都开始疏散。

林羽被何自臻和向南天叫过去跟军委和市里的一些领导合影留念,作为军委一员的楚锡联一脸阴沉,说他身体不舒服,带着女儿率先走了。

楚云薇走的时候不停的回头望了林羽几眼,心中带着满满的悲戚,突然感觉自己因为家族的关系,跟何先生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距离感。

借着林羽的光,李千珝、沈玉轩等人也都纷纷上去跟军委和市里的领导握手交谈了起来,顺带让众位领导加深了下对于他们各自企业的了解,写给男朋友前女友的话为日后的发展奠下了基础。

此时小广场内外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但是小广场外围有几个身影站着一动不动的望着这边,正是严伦和杰克两人!

看到林羽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出尽风头,严伦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要通过一会儿的较量狠狠的挫挫林羽的锐气,到时候林羽输掉约定,成为他的小弟,那他想怎么羞辱林羽就怎么羞辱林羽!

陈管事脸上也是难堪不已,有些没脸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刚才冲人家林羽和李千珝装了半天逼,结果被人家秒的渣都不剩,脸都丢光了!

他连忙转过头快速的朝小广场外面走去,楚云玺见状也急忙跟了上去,现在就是让他上台讲话,他也没脸上去了。

楚锡联此时也是满脸铁青,气的浑身发抖,眼神愤恨的瞪着林羽,怎么哪儿哪儿都他妈有这小子?!简直是阴魂不散!自己家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这辈子派这个小崽子来处处整他们家!

“何先生,既然这次你捐款最多,写给前女友的心酸的话那按照规定,由您作为代表上台来发表讲话吧!”

主持人此时拿着话筒冲林羽喊道,“我听说何先生手下的很多企业也都参与到了捐款!”

主持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示意林羽可以借助这次机会给自己旗下的所有企业都打一打广告,毕竟人家林羽联合旗下的企业捐了这么多钱,一起打个广告也是应该。

不过林羽却摆摆手,笑道,“不必了,我只是想为烈士们尽点心意……”

台上的主持人见楚云玺下去讨论后一直没回话,再次当着大伙儿的面儿冲楚云玺高声询问了一句。

周围的众人满是期待的望向了楚云玺,好奇他到底要不要追加,要是楚云玺也追击到七十亿,那实在就太轰动了!绝对的神仙打架!

再次接受众人注视的目光,楚云玺已然没了先前洋洋自得的模样,讽刺男朋友前女友的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满脸的难为情,毕竟他方才吹出去的牛逼收不回来了!

“那什么,我说的是倘若有……有企业的捐款金额超过我的话,我就会再次追加,但是既然是个人,那就算……算了!”

楚云玺硬着头皮咬牙说道。

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轻微的哄笑声,好多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知道楚云玺这是没钱追加了!

没想到楚大少牛逼吹得震天响,结果到头来脸被打的啪啪响!

其实楚云玺的捐款金额确实挺令人震惊以及敬佩的,但是吹着牛说要继续追加就是他的不对了!

而楚云玺自己也万万没想到,他用来装逼的一句话到头来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话题进入了正题,春雨也就不再保持沉默,她笑着回答道:“周先生,我在市区中兴街上看中了一幢楼,我想将它作为一个新的办公场所,但是中介说一年的租金要30万。这毕竟不是商铺,租金也太贵了吧,所以我特意直接找到了房屋的所有人,也就是周先生您。”

“那费总觉得多少合适呢?”周宏冰微微一笑,轻轻喝了一口茶。

春雨抿了抿嘴,祝福前男友幸福的句子说道:“额,周先生,是这样,我也跟您说实话,我的心理预期是20万。”

“20万,你这是直接砍了三分之一的价格啊。”周宏冰和对面的张天俊对视一眼,转头望向了春雨。

“一个山好水好的地方。”

周小昆开始忽悠了,他说道:“那地方叫玲珑阁,有八十一座山峰,到处云雾缭绕青山细水长流,而且都是古风建筑,反正是采风最佳选择。”

“我感觉你在忽悠我。”秀姑娘很放心的靠在周小昆怀里,很安心。

周小昆一笑道:“去看看,不喜欢随时出来好不好?”

“好吧。”

秀姑娘点了点头,其实画展的事情根本不急,她想离开是觉得自己的位置有点尴尬,而且总不能赖在朋友家不走对吧。

不过周小昆和桃子都这么邀请了,她也不好拒绝。

本心上,其实秀姑娘还是愿意跟周小昆一群人玩的。

谈妥了正事儿之后,接下来便是御剑飞行了,周小昆还给小天地打开了一个小口子,祝别人找到真爱的祝福让秀姑娘感受到了风,她显然是更开心了。

半个多小时后周小昆带着秀姑娘回到了酒店房间,此时桃小夭已经熟睡了。

“你去忙吧,我陪桃子。”

秀姑娘说道:“我感觉你们可能是有事情要做,就不耽误你们了。”

而且还可以替自己的好兄弟张奕鸿报“被打的满地找牙”的一箭之仇,到时候张家肯定亏待不了他!

林羽此时也注意到了站在远处的严伦和杰克,陡然间想起自己与严伦之间的赌约,冲一旁的沈玉轩和李千珝等人说道,“走吧,人家严大哥公子等着我们了!”

李千珝看了眼远处的严伦,面色不由一变,十分谨慎的冲林羽说道,“家荣,真的有把握吗?!”

为了给他们家出气,林羽让百人屠去冒险,李千珝多少有些心怀亏欠,替百人屠捏了把汗。

“放心,我说过不伤他性命,就绝对不伤他性命,有把握!”

未等林羽说话,让前男友看了心痛的话百人屠突然冷冷的回了李千珝一句,接着快步朝着严伦和杰克面前走了过去。

李千珝微微一怔,随后摇头苦笑,随着林羽等人赶紧跟了上去。

“行啊,何家荣,挺有钱啊!”

严伦望着林羽冷声说道,心里不由涌出一丝妒忌之情,虽然他们严家这两年发展不错,但是让他一口气拿出七十个亿还是有些难度,最令人无语的是,这个何家荣这七十个亿拿出来是直接捐掉了啊!定点价值都没产生!

天龟老人此时狰狞一笑:“小子,你真的是找死啊,你居然敢和我对掌?”

“这小子,太傻了,天龟老人防御极强,这得益于他独门的内功心法,功力深厚且异常稳定,这跟他玩对掌,这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吗?”

“有时候,人总要为自己的狂妄和无知付出代价的,只是这小子,现世报来的这么快!”

“真是期待他等下吐血身亡的画面呢。”

两人一交掌后,一帮人此时一个个充满了不屑,在他们的眼里,此时的韩三千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只是什么时候死而已。

面具下的韩三千,此时却丝毫没有慌张,甚至,内心还有些好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对我说这种话?你以为你的内力,可以高的过我吗?”

话音刚落,天龟老人突然感觉韩三千手中的能量猛然加强,然后在瞬息之间直接打破他的能量,直袭他的心间。

“唔!”

天龟老人顿时只感觉胸口一甜,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便直接在嘴中忽起,他不可思议的望了一眼韩三千,接着连忙运起所有的能量朝韩三千的能量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