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一直到现在过去这么长时间,杜龙却连一道元神之剑的能量都没能完全恢复过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想要恢复如实需要多长时间?!

心中带着这样一个隐忧,杜龙在锁定下一个目标展开攻击的时候,开始下意识地节省动用元神之剑的能量,努力寻找加速恢复过来的办法。

这样一来他灭杀下一头蝎子怪的效率也就降低许多,宁可多耗费一些时间与精力去跟剩余的蝎子怪纠头,也不愿意耗费更多的元神之剑去灭杀它们。

毕竟,他并不知道战魂殿的考验还有多少关,倘若在考验还没有结束以前损耗了太多的元神能量,鬼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嗖嗖嗖。。。九四好书网

五行风雷时空步法全力施展开来,杜龙在不断地避让开蝎子怪的一次次攻击,同时也在操控着两把元神之剑对其中一头蝎子怪展开全力追击。

明明可以运用更多的元神之剑杀死目标,情人找了新女朋友怎么办可他为了节省元神能量只能像现在这样,用最少的元神之剑来攻击那些蝎子怪!

“魂王虞姬姐姐!”如此持续了许久以后,一直没有找到快速恢复元神办法的杜龙只能大声疾呼道:“元神多分之后发动攻击,我要如何才能快速恢复消耗掉的元神能量?!”

静!

耳边除了蝎子怪快速奔窜攻击的声音,半晌也没有听见魂王虞姬的答复,这让杜龙的老脸微微一红,就在他以为魂王虞姬不会应答之际,那道熟悉的女声终于缓缓响起。

“元神多分展开攻击以后,消耗掉的绝大多数能量都会游离在这方天地之间,正常情况下它们都会缓缓回归本体,只是这个自然回归的过程相对比较缓慢一些。。。”

“罢了罢了!既然你都喊姐姐了,那我就教你一套快速回归元神本源能量的功法吧!”魂王虞姬最后做出一个让杜龙惊喜万分的决定。有钱老男人找情人要求

便见广场之上突然闪现一片字幕,赫然是一套跟恢复元神能量有关的口决,除了口决以外还有针对神魂的运转功法。

这套功法的原理很简单,那就是要杜龙在战斗过程中,将自己神魂空间内的神魂力海洋运转起来,通过运转的过程形成强大吸引力,将那些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元神本源能量快速吸收回来。

“多谢虞姬姐姐!”

惊喜地道了声谢以后,杜龙立马迫不及待地开始在暗中修炼起这套跟神魂有关的功法,让神魂空间内部的动力海洋沿着玄妙的轨迹运转起来。

“胡月老人那里有什么传人,你想要骗我带你进入神国,说,有什么阴谋?”

青月气息爆发,周围木界之力急速扩张,让叶凡周围空间压缩,他感觉到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梦见情人和别人很亲密

叶凡没有反抗,而是忍受这一切。

“青月大人,你应该明白,神女对于神国的重要性,我这消息可是价值千金!”

“可笑,一个人族的废物,居然敢和我如此讲话?”

青月大怒,再次释放威能,不断地压制叶凡所在空间。

“青月大人,你看来是真的不在乎神女的消息啊。”

“嗯……”

青月内心纠结,她很怀疑眼前之人的话,但是神女的消息,确实太过重要。

“哼,给你仅有的一次机会,你拿出证据,证明你有神女的消息,否则,让你惨死当场。”

“好!”

叶凡微微点头,荒石之力爆发,释放出了一丝的神女气息。

“这!”

青月大惊,这气息确实是神女的气息,一个人族之人,怎么可能有神女的气息,女人找到下家的表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樊利梅就是一口牙咬定,“她就是喜欢天凡哥,不信你问问她!”

余玉兰有些为难地看着唐小涵,正要开口问时,唐小涵自己先开口了。

“对,我就是喜欢杨天凡。”

这话一说,余玉兰也惊呆了,立即呵斥她,“小涵,你胡说什么!”

唐小涵眼神坚定,“我就是喜欢杨天凡。”

杨天凡本来就是她老公,而她也非杨天凡不嫁,承认了也没什么,反倒可以公平竞争。

“看吧,您的女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说这么不要脸的话,脸都不红一下!”樊利梅咄咄逼人,说的余玉兰脸色更加难看了。

唐小涵就这样不卑不亢的站在樊利梅面前,对于她的说辞不为所动。

“小涵啊,你这是说什么呢?”余玉兰对于唐小涵实在有些失望,但更多的则是担心。

唐小涵一步一步靠近樊利梅,最后问道,情人找对象了我心里难受“没错,我喜欢杨天凡我承认,但你为什么就是不承认杨天凡不喜欢你呢?你非要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何苦呢?”

而此时的敖军处,刚踩在韩三千脸上的脚,忽然被什么东西一抬,接着身体失去重心,踉跄的连退数步,等他稳定身形后,却发现之前离自己很远的老头,此时却在韩三千的身旁,正用笤帚轻轻的扫着地。

“地上,太多血了,不好,不好。”老头一边头也抬的扫着,一边轻轻的摇头。

很明显,敖军刚才脚上被人一抬,分明就是老头的笤帚所抬。

敖军被老头打断,顿时愤怒不已:“死老头,你他妈的敢多管闲事?”

话音刚落,敖军提着脚直接就踹向老头。

老头一笑,却只顾着扫着眼前的地,丝毫没有闪躲,可是敖军这看起来必中的一脚,却差之毫厘的空了。

敖军更加恼羞成怒,又提起脚,对着老头连续又是几脚,发现情人又找了一个男的但另人惊奇的事发生了。

即便敖军离那老头非常之近,最近的时候,甚至两人隔着不过几厘米,可就是这么近的距离之下,那老头也丝毫不躲不闪,甚至连头也不曾抬起来一下,只是扫着地上的地,敖军却无论如何也踢不中。

每一次,明明都可以中的,但却每一次都差那么一丝毫。

这让敖军大为光火,但连续几脚空,整个人也累的气喘吁吁。

韩三千看在眼里,惊在心中,老头看似什么也没做,却又似乎什么都做了,这种极至的功法,显然,不到一定的程度,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他妈的,死老头,你他妈的敢耍我?给我放下你的烂笤帚,站好了。”敖军怒声吼道。

如果早知道是自己女儿先惹事,他就不会过来了。毕竟他也是这十里八乡有头有脸的人。

樊利梅哪里肯这样放过唐小涵,她还在苦苦坚持道,“就算是我先动手,那也是我受伤比较严重,你必须要赔偿我!也让我打你一顿!”

唐小涵轻声冷喝,“你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人人都要听你的?你在自己家作威作福作惯了?”

唐小涵一连串的逼问不仅让樊利梅难堪,密会情人为什么删了这下让樊胜脸上也有些过不去了。

可恰恰唐小涵说的都是对的,让人无法反驳。

“好了,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正常......竟然是误会,那就这样吧!”樊胜拉着樊利梅就要走。

樊利梅急的几乎跳脚,对着樊胜闹,“我不走!要走你走!今天我就是不放过唐小涵!她要抢走天凡哥,我不会放过她!”

余玉兰听到有人这样污蔑自己家闺女,这下无论如何也要参与进来了。

“利梅......你说我们家小涵要抢走你的天凡?这话怎么说啊?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害的我家小涵嫁不出去啊!”余玉兰对于唐小涵的声誉是最看重的,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她的女儿。

唐二成每天拉着牛在石磨场是来回的走,烈日炎炎之下浑身大汗。

唐小涵实在心疼的不得了。

“爸,来喝点儿水吧!”唐小涵端来水给唐二成,再递给他一块手巾擦汗。

唐二成此时汗如雨下,浑身衣裳都湿透了。

“爸,您歇会儿吧!”

唐二成还是一刻也不曾休息,“这些谷子今天就要脱完,耽搁不得。”

唐小涵想了想,说道,“爸,要不咱家买个脱谷机吧!”

唐二成稍稍停了下来,最后想了想,似乎是在犹豫,“算了,也是一大笔钱,别买了。”

唐小涵知道唐二成心疼钱,但是买了脱谷机就能省好多力气活,不用遭这么多罪了。

“爸,咱家买了脱谷机还可以帮乡亲们脱谷,收点儿钱,就又赚回来了。”唐小涵眼睛珠子轻轻一转,已经找到让唐二成同意买脱谷机的方法了。

果然,唐二成一听这个提议,动作就停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

唐小涵趁热打铁道,“爸,你还能不信我吗?您进屋歇着去吧!我明天买了脱谷机,这些稻谷就脱出来了。”

唐二成用手在脸上摸了一层汗,再往地上一甩,似乎也是累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