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我跟小不点说这话的意思,绝对不是将难题推卸给你,而是只要你答应,我真的愿意免费教她读书认字,因为她真的很聪明。”王老师看着刘星的样子一笑,然后连解释了一句。

这样的例子又不是没有。

杜老师的儿子今年才五岁。

就在解放路小学读了两个一年级了。

而且学费什么的都不要,还可以让杜老师照顾儿子。

当然了,让两岁多的小不点来解放路小学读书。

可不是为了照顾小不点。

而是小不点不是一般的聪明。

她想重点培养一下。

也算是为自己以后结一个善缘。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要不……我等下回去打电话跟他爸妈说一下?”刘星在回过神来后,连忙表态道。

在几十年后,小不点这个年纪读书根本就不算什么怪事,反而是一种趋势,要是不读反而还会被看不起。

但是在八二年,那就得必须好好掂量掂量一下了。

“嘟…嘟……”

大孟语罢,前任突然说想你怎么回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三条线路,是从哪走的?”杨东等马蛇子挂断电话之后,语速很快的问了一句。

“哈达镇的粮食加工厂,乘坐拉玉米颗粒的货车,人藏在有透气孔的箱子里,被玉米填埋之后,沿高速出省,然后换乘其他交通工具去云N,最后跨国境到越N,然后在当地用假身份,跟随该国旅游团到马来西Y!”马蛇子眨巴着眼睛回应道。

“都准备动身,往哈达镇走!”杨东说话间,对着马蛇子继续吩咐道:“现在给闫海哲打电话,让他去咱们提前约定好的地方!”

“什么地方?”肖发伶听完杨东的话,登时蹙眉看向了他。

“咱们要抓刘浩,必须把闫海哲调走。”杨东开口解释了一句。

“如果闫海哲没上当呢?”肖发伶微微点头。

“如果闫海哲感觉到事不对,我的人也会想办法拖住他!”杨东摆手回应。前任说我想你了怎么回

“你的人?”肖发伶看着杨东,目光中的警惕一闪而过:“这件事,你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

可是刚才那种咀嚼声在传的出来之后,林辰与此同时抬起头来,刚好看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怪物竖立在自己的面前,而这个怪物正是之前将鲜血肉球抓起来的那个可怕的家伙,而目前为止。

这个家伙正坐在地上,嘴里咀嚼着什么东西,林辰仅仅只看了一眼,就看到一条小小的触手,从这个怪物的嘴巴落了下来。

摔在了地上,而看着这个触手已经是完全属于那种,好像是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感觉林辰整个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这个怪物就好像是一个野人,但是却是一个巨大的野人,身高至少在5米以上,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栋小楼,一般的夸张,而且当林辰把自己的目光向着这个野人看过去的时候,我想你了经典回复只见这个巨大的野人。

他将嘴巴里面的东西塞完了之后,刚好将那巨大无比的眼睛向着林辰这边看的过来,而当林辰看着这个巨人向着自己这边所在的位置看过来的时候,顿时就好像是被死神盯住了一样,而在看着对方立马站了起来。

并且迈动着脚掌朝着自己的位置靠过来的时候,林辰连忙向着之前逃跑的地方冲了出去,而且林辰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完全没有像之前面对鲜血肉球的时候那么的悠闲自在。

秦歆甜听得津津有味,美眸看着施清海,波光潋滟的瞳孔里泛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色彩。

作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秦歆甜调查过施清海,她搜集到了所有可能搜集到的施清海的资料,并且反复观看数十遍。

这其中,不仅仅有想要了解男人的这个想法,前任突然联系怎么回复也有施清海太过神秘的原因。

施清海在福市是一位颇具传奇性的富二代。

但是此时从他嘴里所阐述的,秦歆甜感觉得,施清海分明是一位阳光开朗的普通青年。

普通,就不正常。

富二代会亲自下手做红烧猪蹄吗?

富二代会给小孩子补习代打王者荣耀吗?

好像,施清海所述说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生!

而关于商业、金融方面的一些事情,施清海却只字不提。

或许,施清海在这样有限的世界里,过上了不止一个人生呢?

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会炼丹,为什么他车技这么好,为什么他在经商的同时武道境界又这么高?

秦歆甜觉得,自己似乎逼近真相了!

最后,施清海看着秦歆甜那精致无暇的脸庞,勾了勾她琼鼻。

“我说的这些,你相信吗?”

秦歆甜抿嘴一笑:“没有任何怀疑。”

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刘星最近交的作业让她有些不满意。前任说我想你了怎么拒绝

这样下去,要想考到好的大学可是有些难。

这要是换做其他学生,她可能会不去多管。

但是刘星,是他最看好的学生。

所以在这时候必须严厉一点。

刘星不傻,一愣之下就听出了徐艺话中的意思。

他在缩了缩脖子的同时。

连忙查看起来了语文试卷上的内容。

在发现有些简单后,那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眼见同学们都在埋头写试卷,他当下也认真的写了起来。

而同桌牛盾,则是伸长脖子在抄。

徐艺虽然发现了这一幕,但却是没有去多管。

毕竟牛盾的学习成绩摆在那里。

这不抄的话,她这个做老师的都有些不习惯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四十分钟。

刘星早就将语文试卷给写完了。

但是第一时间却是没有交卷。

“也对。前任回头只有两种情况”徐艺点了点头,脸上有着开心的神色:“那你赶紧回教室去吧!我去找童校长说辞职的事情去。”

“您答应去砖厂上班了?”刘星追问道。

“也不全是,看看再说,毕竟老丁一个月的工资这样高,我一年不做事他也能养得活我。”徐艺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了。

刘星目送徐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突然间脸上出现了揶揄之色。

他这才发现,徐艺今喊他来操场。

只怕就是为了辞职去集市找丁大力的事情。

不过童校长会让徐艺辞职吗?

只怕有些难。

……

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四点多钟。

刘星因为挂念小不点的缘故。

一放学他就背着书包离开了八中,前往了解放路小学。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点整个解放路小学居然都还没有放学。

大门口也是关着的,不让任何接孩子的家长靠近。

刘星没有办法,只得在一旁的枫树下等着。

郑强现在也不知道做错了啥,也不太敢去捡地上的被辱,地上还有水,很快就给打湿了。

“这是空床,当你的前任说想你时候他放上面怎么了?”周小昆实在看不得郑强那窝囊的样子,帮他问了句。

“你他妈……”

“嘴巴给我干净点!”周小昆冷着脸打断那瘦猴。周小昆现在一发火其实挺吓人的,那瘦猴猛丁也不敢说话了,他还琢磨,这年轻人是谁啊,说话咋这么有气势?比自己跟工头说话都吓人。

“我是小王总那边的人,你嘴巴再脏一个试试。”周小昆现在不想暴漏身份,又扯着王谭谭的虎皮来了。

“嗨,我说呢,这小哥身上带着那么一股劲,原来是小王总那边的人,今天怎么来我们这边了,是不是小王总有啥吩咐啊?”瘦猴讨好的说。

“他他是我哥们,过来送我的!”郑强一看周小昆身份这么厉害,赶紧攀关系。

“嗯我同学今天入职,我过来送送他,这空铺能不能睡啊?”

瘦猴这时候为难的看了一眼那边的大头,大头其实没说话,但斜着眼瞅了郑强,郑强赶紧说:“那啥,住那不是住,这边还有个空铺,我去那边。”说着,郑强弯腰捡起东西,把被褥放在最外面的上铺,那地方乌漆嘛黑的,关键是离着风扇暖气窗户都远,算是最差的位置。

其实钱不钱不重要。

这点谁都知道。

因为读小学没有几块钱。

重要的是态度。

态度好了,那小不点在解放路小学读书的事情,一切应该都好说。

“迁户口你不用找其他人,我跟我父亲说一下就行。”王老师伸手摸了摸小不点的小脑袋:“但今天只能先这样了,明天你爸小不点送到学校的时候再说吧!”

“好!好!”刘星点头。

“那明天见!”王老师朝刘星挥了挥手,推着一旁的自行车骑着就走了。

刘星目送王老师离开,杵在原地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因为他这才想响起,小不点要是来解放路小学读书的话。

那刘冬菊只怕在家里面会很孤独了。

毕竟赵东魁整天要忙砖厂的事情。

根本就没有时间陪她。

也许刘冬菊不怀孕还好一些。

但是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只得先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