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不傻,我买那车干嘛?太招摇了啊,就买个便宜点的奔驰,别人问起来,就说我其实中奖中了50万呗,放心,我之前告诉我其中一个舍友中了50万,这个是能解释得通的,他肯定也会帮我去给其他人解释的。”周小昆想了想,在陈英俊看来,自己身上起码也有三十多万呢,买个奔驰还是能买下的。

只不过真的买回来,人家肯定会觉得自己太败家太挥霍,不过这个就随便去想吧。

“那好吧,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买个便宜点的车,奔驰也太贵了,主要是牌子在那放着呢,豪车品牌啊,还是有点太扎眼了!”

“好了好了,我都决定了,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去一趟!”周小昆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那行吧!”

……

省城奔驰之星4S店。

销售员楚瑶坐在凳子上,前男友都结婚了又来找我神色黯淡的叹着气:

现在是销售淡季,在刚刚结束的7月份销售报告大会上,自己挨了领导的批,因为自己的业绩是所有销售人员里最差的。

新的一月到来了,她很担忧,如果这个月自己的业绩还是最后一名,怕是不得不转行了。

但是林羽的脑后仿佛长了眼睛一半,每次都能借助玄踪步精妙的步伐躲开拓煞掌力的攻击。

反倒是四周一众礁石被巨大的掌力击砸的碎石飞溅,石身上也皆都留下了一个乌黑的掌印。

拓煞内心不由暗暗吃惊,没想到林羽眼睛虽然看不到了,但是耳朵却如此好使,单凭声音就能够躲开他的掌法。

见自己一连数掌都打不中林羽,他脚步便猛地一顿,停止追逐林羽,身子变为快速的横向移动,同时双掌灌力,对准前面一处处耸立的礁石上缘狠狠击出。

相对脆薄的礁石上缘直接被他这巨大的力道轰砸的粉碎,裹挟着巨大的力道急窜而出,铺天盖地的朝着前方的林羽砸去。

既然林羽能够想出这种法子对付他精心调养的毒虫,结婚后媳妇还联系前男友那拓煞自然也能够以相同的法子反制林羽。

听到背后呼啸而来的风声,林羽心头不由一颤,强忍着眼睛的刺痛眯眼回身望了一眼,模糊中看到无数的碎石落雨般朝着自己袭来,顿时脸色大变。

不过很快他立马便冷静了下来,眼睛一闭,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背后的动静,凭借着呼呼的风声判断落石的位置,在碎石飞到他身后的刹那,他脚步灵活的一错,身子灵巧的上下左右扭动起来。

“是啊,熏死人了,平时你都怎么睡得呀。”

段玉龙郁闷了,他真的一点都没闻到“我闻不到啊?”

“他中了巫蛊,闻不到的。”陆阳铭说了一句之后,这才走进卧室去。

在里面看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不妥之处,这才站到床前。

“将床上的所有东西揭开吧。”

立刻有两个人上前,一人拉一边,猛的一掀。

“妈呀,这都是什么鬼东西啊?”

“太恶心了,呕……”

所有人吓得赶紧退到了屋子外面,惊恐万状,就连段玉龙看到眼前这一幕也吓得差点没吐喽。

床上,此刻爬满了虫子,而且是像蚂蝗的那种软体虫子,已婚前男友突然联系你又长又大,带着粘稠的粘液,恶心至极。

一想到自己居然天天睡在这些东西的上面,段玉龙魂都差点飞出来,全身发麻。

陆阳铭一脸严肃站在床前,动都没动,一直盯着床上这些虫子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随后,只见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张黄纸,他手捏剑指,口念法咒,在其上疾画。

“刘家十四少”这次写了两条评论。第一条是最新章节之后的总评论,内容大致是“主角回忆前世那部分内容太啰嗦了”;第二条是在《第7章 珍惜重生的每一秒》评论区,内容是“呵呵,男未婚女未嫁,什么叫做不能睡?区别在于你没有那个能力”。

我是个新人,这是我第一部网络小说,非常重视所有“第一”。想了想,我就不在评论区回帖给“刘家十四少了,专门开一个章节写写我的想法。结婚后前男友微信加你

关于第一条评论提及的内容,那不是主角的回忆,而是小说在交待主角前世做的大错事,花了四章去写。不着急,后面章节还有更“啰嗦”的呢,主角和女主女配们的情感纠葛,我会写得很细致,可能会烦死一部分读者,但那么详细的情感戏也可能会让另一部分读者很开心,这也是我期待的。

关于第二条评论,我必须说明几件事。截止第7章,男主重生后一直在努力纠正前世的一个大错,这就是不去睡张娟,因为前世他把张娟睡怀孕了,随后张娟自杀了,这是主角前世悲剧生活的起源。所以主角重生后,睡谁也不能去再睡张娟。

他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跑到卫生间里冲了个澡,这才感觉舒服了好多。

等洗完了澡,肚子又“咕咕咕”地叫了起来,中午光喝酒了,都没来得及吃几口菜,这要还不饿才怪了。

向南揉了揉肚子,来到厨房里看了看。

厨房里清理得很干净,锅碗瓢盆都洗好了,倒是电饭锅还亮着灯,忘不了前任只有两种原因向南打开盖子一看,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原来里面还炖着一锅八宝粥,正散发出阵阵热气。

想来,这应该是吴茉莉担心自己醒后肚子饿,临走前炖好的。

向南盛了一碗热乎乎的八宝粥,又到柜子里加了一勺糖,一边拿勺子拌着,一边端到餐桌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一会儿,还没开始吃,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是吴茉莉打来的。

“向南,醒了?”

电话那头,吴茉莉笑得很开心,她说道,“你酒量也太差了,才三两酒就倒了。肚子饿了吧?我在厨房里给你熬了粥,晚饭就别吃那么油腻了,喝点粥养养胃吧。”

不过他到也顾不上过多猜测,现在最紧要的,是处理好自己的眼睛。

不管怎么说,拓煞突然停止出招,对他而言是个好事。我结婚了前男友来找我

他借助这难得的喘息时机,几步窜到一旁的海边,伸出手捞了一把海水,作势要往自己的眼睛上清洗,但是手捞到空中一般,他便猛地停住,突然间意识到,他还不知道这浓烟的成分是什么,贸然用海水清洗,倘若二者产生反应,只怕会进一步伤害自己的眼睛。

想到这里他急忙将手上的海水甩掉,摸出一根银针,对准自己的承泣穴一刺,同时渡入灵力,他双眼眼眶顿感一阵温热,泪水刹那间滚滚而出,以此来清洗自己的眼睛。

不出片刻,他的眼睛便感觉舒服了许多,他用力的眨巴了眨巴眼睛,终于能够勉勉强强睁开眼,适应一会儿,视力也有了极大的好转。

一旁的拓煞此时也看出来林羽的双眼好转了许多,但是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出手阻止,而且也没有丝毫再次对林羽出手的打算,只是双眼泛着寒光,男人结婚后依旧找前任直勾勾的盯着林羽,眼神中竟然隐隐带着一丝期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可能还是觉得陈英俊不会相信自己,陈兔最终居然拿出了杀手锏。

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当着陈英俊的面找到了周小昆,然后很果断的把周小昆删掉,接着说:“喏,你看看,我想删就把他给删掉了,压根就对他没意思好吧?你真是会瞎想!”

看着陈兔把周小昆微信给删了,陈英俊心里面倒是有了一丝小欣喜:

看样子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那……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多留意留意我呀?”陈英俊突然话锋一转,又问起了自己的情况。

他追陈兔已经有很久了,虽然没有明确跟陈兔表白过,但他知道陈兔肯定也是明白自己意思的,自己也暗示过陈兔很多次,只不过陈兔一直没有任何回应,有时候他也挺着急的其实。

而陈兔呢,她其实也考虑过陈英俊,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总是觉得差点火候。

陈英俊这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长得特别英俊帅气,而且家里也有点钱,平日里在学校潇洒的很,追他的女孩子也不少,可自己对他只有朋友的感觉,不想跟他谈恋爱。

“怎么会这样。”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内心却始终无法安稳下来。

这时候,一股非常特别的气息出现在费灵生大门处,非常微弱,但是却直冲韩三千而来。

韩三千眉头微皱,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当他来到门外,看到来人是帝尊的心腹时,韩三千便大概猜到了他的来意。

“韩宗主,深夜打扰,还望谅解。”心腹对韩三千说道,虽然是有种道歉的意思,但他的语气和姿态,却绝不像是道歉的,毕竟是帝尊身边的红人,他可不会对旁人卑躬屈膝。

“帝尊已经考虑好了吗?”韩三千问道。

“这件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还望韩宗主能够理解。”心腹说道。

韩三千点了点头,那毕竟是只有帝尊才能够去的地方,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帝尊妥协,让旁人进入藏书阁,肯定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走吧,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对任何人提及。”韩三千说道。

这时候,墙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难道你们还能瞒得过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