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保刚和冯裤子这下都愣了。

“不是,你就因为他的演技好,就打算用他了?可这个形象上~~~~~~~”

“形象问题,可以通过化妆解决,再说了,谁说的朱开山就一定是个粗手大脚,一脸横肉,胡子拉碴,邋里邋遢的粗人?敢一个人闯老金沟,调查朋友的死因,还能顺利带着众人将金字给运出来的,能是个简单的粗人,至少也得粗中有细才行,要不这样吧,我后天还得去京影学院,到时候咱们一起,你也当面试试马老师的戏!”

赵保刚一听就蔫儿了,他算是哪根葱,敢跑到京影学院去给马京武试镜?

“对了!马老师还推荐了他的几个学生来咱们这个戏里客串,到时候,一起试镜!”

赵保刚听了,也没当回事儿,都是学生仔,客串就客串呗!

可易青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赵保刚的脑袋都“嗡”了一下子。同前女友分手送什么好

“知道京影学院的85明星班吗?”

卧槽!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看着挺魁梧的,如果单看长相,易青还真不知道这人是谁,听到马京武在点刘信易这个名字,易青立刻想起来,这人可不就是《快乐的单身汉》里面那个车间班长石齐龙。

拿了剧本,众人便散去了,易青又和马京武聊了两句,临走的时候,还特别强调,开拍前,必须把头发给剪了,还有胡子也得刮了。

别看马京武都都奔五十的人了,可这位却新潮的很,大背头格外洋气,还留着精心修剪的小胡子,看着就跟个旧社会洋行买办似的。

这形象演朱开山?

马京武自然没有意见,为艺术献身都行,别说是头发,胡子了,剪了就剪了。

从京影学院出来,易青直接去了单位,赵保刚和冯裤子俩人正在完善分镜头脚本,见易青到了,俩人连忙放下手里的活。

“怎么样?马京武老师有好的人选吗?”

为了这个男主角朱开山的演员,仨人昨天都没睡好觉,国内的男演员,年龄合适的,基本上都被他们在心里过了一遍,可一个适合的都没有。最狠的分手礼物

“长明灯不是在古墓才有吗?怎么会出现在家祠?”刘悦然把卫生巾捂着口鼻处,样子十分滑稽。

她所问的问题,也正是我所考虑的。

这个地方是家祠,按道理说用不到长明灯。

因为长明灯主要用来祭奠亡灵,绝不能乱用。

我在正厅内踱步,思索事情的原委。

刘悦然则跑去查看长明灯,这对于她来说,实在太新鲜了。

“长明灯真的千年不灭吗?听说秦王地宫里有很多长明灯,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我随口回应道:“据说长明灯的燃料由鲸鱼体内的油脂提炼而成,那种油可以长时间不干枯,因为它的表面形成一层密封膜。”

“好神奇,中间的灯捻子也是特殊材料制作而成吧?不然这么多年过去,肯定烧成灰烬了。”刘悦然继续问道。有什么不一样的生日礼物

由于她嘴上捂着卫生巾,导致说起话来支支吾吾。

我指着灯芯解释道:“没错,长明灯的捻子也不简单,是用麻绳加入秘料撮合出来,如果没猜错的话,灯捻子会自动调解长度。”

此时,檀苏体育中心里的人们被林瑶优美的歌声和精彩的表演吸引,总算暂时从震惊里摆脱了出来。

而观看演唱会直播的网友们因为没在现场,感受不到那种震撼,此刻他们的注意力依然在唐婉公开恋情这件事上。

“我感觉像是在做梦,太突然了吧?!”

“呜呜,我的大婉婉从此就属于别人了啊!”

“这不会就是录节目的时候假戏真做了吧?”

“我就说嘛,怪不得节目里唐婉和程天林那么甜!”

“我家宁歆和刘义还那么甜呢!她俩就没事啊,唐婉和程天林肯定不是因为录节目。”

“我现在就想听听刚才那些黑子们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那些一直在带节奏的水军们全都改了口,质疑《恋爱吧》时便绝口不提的唐婉和程天林这一对,而是把针对对象转向了徐宁歆、刘义和林瑶、方小乐。送给女朋友的分手礼物

不过因为了唐婉和程天林的假戏成真,网友们怕再次被打脸,对这些水军的言论也不那么容易相信了。

听到凌霄想要的竟然是氐土貉和尾火虎,林羽神色顿时一变,眉头皱的更紧,一时间沉默不语,揣摩着凌霄的用意。

莫非,凌霄识破了他刚才的计谋?!

猜到他从氐土貉嘴里问到了有关于玄武象的下落?!

否则,凌霄何必用玫瑰的命换这么两个“无用”的人呢?!

凌霄知道林羽对玫瑰的感情,完全可以用这个筹码换到更好的回报!

“跟他换个屁!”

一旁的严昆忍不住插嘴冲林羽劝道,“跟这种诡计多端的小人做交易,你觉得有把握吗?!”

林羽仍旧抿着嘴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的凌霄见林羽没有反应,顿时有些急了,沉声道,“何家荣,你还在犹豫什么,和女朋友分手送什么好你不必蒙我了,我知道你根本没从这两个人嘴里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什么玄武象的下落,都是骗人的屁话!”

“所以这两个人对你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凌霄沉声说道,“跟我师妹的性命相比,他们两人的命根本不值一提,你现在用这么两个废人就可以换得我师妹的命,你应该庆幸才是!”

电话那头的凌霄冷笑一声,悠悠的说道,“我给你时间考虑,等你决定好了之后,再告诉我就是!但是你可记住了,我不确定我师父什么时候就改变了主意,到时候,你就算想跟我做交易,也没有机会了!”

林羽沉声说道,“那我要是决定好了,该如何联系你?!”

他希望从凌霄嘴里套出一个固定的联系方式,那样便有更大的机会查到凌霄的位置。

罗宇这才想起来,刚才魏伟还信誓旦旦地说如果唐婉和程天林真是一对,他就要把自己的茶杯给吃了。

这乌鸦嘴!

罗宇狠狠地瞪了魏伟一眼,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刚才他也和魏伟一样笑得那么笃定和欢畅。

倒是殷健在旁边继续担忧道:“没想到唐婉和程天林差距这么大的两个人都成了,分手后送女友礼物合适难道《我们恋爱吧》里其他的几对其实也都是真正的情侣?”

“殷导,你想多了吧,唐婉和程天林能成,是因为他们俩的性格互补,而且唐婉本来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她的粉丝对唐婉谈恋爱也没那么抵触,”

魏伟一边打扫地上的茶杯碎片,一边继续说道:

“但徐宁歆和林瑶可不一样,她们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谈恋爱的,就算谈了,也不敢这么公开的宣布!我话放在这里,如果徐宁歆跟刘义都能成,那我......”

殷健看了眼地上的茶杯碎片,连忙劝道:“魏部长,算了,碗里的都还没吃,就别指着锅里了。”

“……”

......

不管外界如何反应,这场注定将被记忆多年的演唱会还在继续进行。

“直播观看人数突破两千万了!”

在后台的芳芳欣喜地看着直播数据。

旁边的肖叶沉默一下,分手后还可以关心她吗忽然问道:“刚才林姐的发言是你帮她准备的?”

芳芳点点头:“是啊。”

众所周知,林瑶在舞台上无论唱歌跳舞都赏心悦目,但让她讲话就会很尬。

金曲、银龙上的获奖感言就是证明。

所以这次芳芳特地帮林瑶准备了几句话,既能帮唐婉宣布恋情,又能给人家送上祝福。

当然,从现场的效果来看,好像比林瑶自己组织语言更尬。

“怎么,不好吗?”

不过芳芳好像并没有这样的自觉。

“不.......好,特别好,很喜庆。”

肖叶张了张嘴,看到芳芳肉乎乎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捏了起来,他及时地改口。

这时,旁边响起一阵匆匆忙忙的嘈杂声。

嗡嗡……

我手腕上的七彩手链再次发出震动。

“好了,咱俩人为一包卫生巾掰扯太多了,你还是老实堵上鼻子吧,泰山诀对于你而言,不知道是不是管用。”

我捡起地上的卫生巾,用力塞进刘悦然手中。

接着我侧身进入了家祠的正厅。

瞬间被里面的景象给惊到了。

正厅的中央供奉着一位贴金塑像,不是佛祖,也不是菩萨,更不是三清大帝。

好像是位书生,一手拿着卷书,一手捋着胡须,面容清秀,不怒自威。

“难道他是朱家村的先人?”我轻声疑惑道。

此时,奇异地香味更浓烈了。

我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看去,一口青花大缸映入眼帘,口径足足有半米多。

大缸上横着一副铁架子,而架子上又有一根筷子粗细的灯芯,散发着金黄色的火苗。

“那是什么?”刘悦然问道。

我想了想,说:“难道是长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