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此,杜龙剩下的就只有一脸苦笑了,当初在星辰大陆被两位公主厚爱,她们俩的脸皮比较薄,根本不可能像红鳞这般穷追不舍,这个新情况他真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龙宫太子殿,莲花宫!

还是在前几天饮宴所在地,杜龙与莲花三太子及四位美女再聚于此,虽名为用膳,实则是在继续饮宴,只不过却没有像前几天那么疯狂拼命地猛喝酒了。

“呵呵!让金龙兄及嫂夫人见笑了,敖天许多年未曾像这次那般宿醉了!有什么失态之处,万望见谅!”此话虽然显得有些客套,可敖天现在面对杜龙夫妻时明显自在随意许多,这就是酒的力量!

“哈哈!敖天兄客气了,金龙与你一般宿醉至刚才方醒,这么多年来,我也从未如此放肆过,这正应了那古语――句酒逢知己千杯少!”杜龙摆了摆手大笑道。这就是爱情男女合唱

“好一句酒逢知己千杯少!哈哈,来!咱们再为这句话干一杯!”莲花三太子大笑举杯,众人皆从。

重新放下杯子,莲花三太子这才略显尴尬地望着杜龙道:“金龙兄!前些天光顾着喝酒了,令咱们獬豸宫之行推迟了好几天,原本还想继续与兄弟放肆饮宴,然则。。。”

秦依依调整了水姿,枕头下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秦依依随意的接听后触碰到了扩音毽。“喂!”雄厚的男人的声音从手机的听筒传了过来。

顿了一下,顾寒挪回了脚步,眼神示意着就这般聊天,双瞳隐隐的吃醋应运而生。

“喂!秦总!”秦依依查阅了来电显示是白主管汇报工作的事情,心立马松了一口气, 手摆着门口的方向,示意顾寒出去。

男人在吃醋这方面似乎也是天生的,这就是爱情颤音他正坐在大床边,盯着秦依依像是抓到了什么出轨的证据似的。

秦依依用手拨弄了一下他凑近的耳朵,干脆移到卫生间里接通。“是这样,生产链上需要加工的产品已经超负荷了,如果可以的话,需要进一步新产品。”

公司财务运转正常,为了扩大生产,白主管的要求似乎也不过分。“行 !”秦依依听筒里久久吐露出一个字后,走出了卫生间。

“唔!”秦依依条件反射的被吓了一跳。从顾寒的身侧旁钻到一半,就被横空抓着脖领子给拎了回来。

“说!为什么要背着我听电话?”顾寒一大早就莫名 的吃醋,可秦依依压根就没有睡饱,根本不配合顾寒的询问。

杜龙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立即不以为意地摆手打断道:“无妨!獬豸宫之行,金龙并非志在必得那朱雀之钥,而是想去凑个热闹罢了!至于饮宴嘛。。。来日方长,咱们有的是机会!

金龙想问一问敖天兄,这就是爱吗男女合唱关于那朱雀之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在獬豸宫一带,既然出现了,为什么没有立即被獬豸宫夺走,反倒是将各方势力给吸引过去了?!”

终于谈到正事上来了,三位活泼的小女生倒也知道轻重,安静地开始倾听在座两个大男人在那里谈论正事!

经过莲花三太子大概解释一番后,杜龙他们这才明白过来,那朱雀钥出现后,为何没有立即落入某方势力,而是吸引了各方势力前去争夺!

众所周知,各方势力都有在其宗派内设下寻找青琅洞天之钥的重奖任务,包括杜龙当初在紫云宗第一次接任务时,也见过这个任务!

各方势力全力追寻青琅洞天之钥,自然引起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灵修强者的注意,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寻找着仍然未出世的两把洞天之钥!

虽然平时也爱饮宴,却从未像这次任由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连最后是怎么来到这个床上睡觉的都给忘记了!

‘嘻嘻!你也知道呀?!我见你长期精神高度紧绷对修炼也不好,就不提醒你这个酒鬼要注意保持清醒啦!这就是爱情电影不过,此次一醉对你还有不少好处呢!’戒灵美女灵儿的娇笑声适时在他脑海中响起。

‘噢?!’杜龙眉头一挑:‘有什么好处?!’

‘其一,至少看清这个莲花三太子敖天并无害你之心,其二,嘻嘻,你可以感受一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同之处?!’戒灵美女灵儿调皮地娇笑应道。

‘不同之处?!’杜龙纳闷地盘腿端坐,运转玄天决瞬间将身上因为酒精引发的那点不适驱除干净,这才将心神缓缓沉入丹田之中,开始观察自己身上有何不妥之处!

丹田空间内,在正中间位置悬停着一座灵鼎,正是神器火云鼎!

鼎口熊熊橙色火焰上下翻腾燃烧,橙色火焰之上悬浮着一颗九纹灵丹,正是达到灵丹阶圆满的九纹灵丹!

‘哇!这。。。这罡火自己升阶啦?!’杜龙惊喜若狂地轻呼道,要知道,并非有足够相应品阶的火莲珠,就一定能够提升罡火等阶的!

教务处主任齐春生正在给丁校长汇报一学期一度的重要总结工作。

“教师队伍建设方面,如果这就是爱情里的长跑我们这学期从全国各地高校招揽了一共6名教授,博士生、研究生前来应聘讲师的数量也逐渐增多......”

关于教师队伍建设,齐春生作为重点给丁校长进行汇报。

教师队伍的建设,一直都是雾城文理大学的重中之重。

因为雾城文理大学每年都会招收数万名学生,目前还只是有两个年级的情况下,教师队伍的数量才勉强够用。

这学期结束之后,九月份就又要开始招收新生了,到时候雾城文理大学的师资队伍肯定要跟上才行。

而且除了基本的教师之外,雾城文理大学还要不断的招聘更多教授级的老师。

很久之前,丁跃亲自出面招了几名教授。

随后雾城文理大学开出丰厚的条件,而且随着雾城文理大学的综合实力,科研影响等不断进步,也开始招收到越来越多的教授了。

目前为止,雾城文理大学的教授人数,已经有两位数了,副教授级别的更多。如果这就是爱情张靓颖歌曲

“怎么样?”小周师傅很注定客户体验。

“你这动作是新学的?”

“对。”

“舒服的。”红染嗯咛了一声,像是伸懒腰时发出的声音,“不过你老是在肩上、腰背上按什么?我又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得腰酸肩颈痛。”

“唔……”

周离顿时有些窘迫。

主要是楠哥喜欢打游戏,打游戏就容易久坐,一坐半天,很容易腰酸背痛。他之前想着红染也经常久坐,却忽略了这是一位大妖,她人类的外表下并没有人类的生理结构。

周离余光瞄了眼前边。

槐序盘腿坐在小沙发上,拿着一个奇特的果子啃着,啃得咵嗤咵嗤响,目光则紧盯着他们。

他已经数次欲言又止了。

周离早就察觉到了老妖怪的不对劲。

往常他来找红染玩的时候,槐序也经常跟着,但基本是为了红染的游戏室而来的。一来他就会钻进游戏室里,这就是爱情李代沫男女版沉迷于各种昂贵的外设中。

至于老妖怪的想法……

“哈哈!我记得红鳞昨天那个飞天舞非常不错,就像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遨游,什么时候有机会再来上一段助助兴?!”杜龙笑呵呵地转移了话题调侃道。

“行呀!”小龙女红鳞玉面微红,却不甘示弱地昂起脑袋瓜娇声挑衅道:“只要你娶我做第三个妻子,别说舞上一段助兴,就算要我一辈子为你跳舞助兴都没问题哟!”

噗!

正用清水漱口的杜龙,当场将满口清水狂喷了出来,虽然早就知道红鳞这妮子一向敢于直接示爱,却也没料到她会随时随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咳,咳。。。

假借咳嗽,拿起青莲笑盈盈地递过来的毛巾擦嘴掩饰自己的尴尬,红着一张老脸将毛巾递还给青莲的同时,杜龙立马识相地改变话题:“那个。。。我睡了多长时间?敖天兄这会也差不多醒了吧?!赶紧让人去将他请出来!前两天光顾着喝酒了,还有许多正事没谈呢!”

“切!没出息的男人。。。人家不管!反正我已经和青莲、火凤姐都沟通过了,二位姐姐都愿意接受红鳞这个妹妹,人家这辈子跟定你们啦!”红鳞不满地撇嘴说道。

两人就因为绿豆大点的小事儿,也要相互置气,像极了刚恋爱的情侣一般,酸酸甜甜的。

准备出门时,顾寒又开始新一轮的盘问。

“站住!”顾寒眼神炙热的看着秦依依光着的长腿,“你就穿这个出门?”

秦依依想了想,确认了一下外边的温度,很坚定的回道:“是啊!”

“换掉!”顾寒特意加重了命令的口吻,三宝站在一旁看了一下流逝的时间,相互也是一脸无奈。

在顾寒的眼里,秦依依不许裸落半分的肌肤。“顾总!“秦依依在几番辩论之后都无奈了,”您能看看外边的温度嘛!我真要是穿那么厚,我会热的!”

闻言,顾寒了然,“你可以开着空调,也可以不上班,我养你!”

奢华的走廊里,三宝独自的走着,对着门口的南特助,回身看着依旧在争论的父母。

南特助一边开车,一边确认一下老板的行程,真没想到自己现在也成了小少爷的专职司机,对比老板的沉闷,三宝就活泼可爱的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