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影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不过,新电影沈浪大致倒是有一个框架。

《我们的青春啊》的尝试让沈浪明白了一条路子,而新电影,沈浪打算走另外一条路子。

是恐怖悬疑片,但是,这恐怖悬疑片,却又能够过审,当然,又不可能和目前市面上的一些网剧,和院线电影一样,整了半天的,那个恐怖的存在竟然是人扮演的,或者干脆是精神病人幻想出来的幻觉……

这有难度。

不过……

沈浪大概倒是有一个思路了。

只是,这个思路又缺少一个切入点。

到底怎么才能切入这个电影?

沈浪眯起眼睛的。送前任女友什么礼物好

不知怎的,莫名的,沈浪又想起了之前跟赵宇一起吃饭时候的那个姓张的大叔……

以及那家装修复古,又感觉阴郁的咖啡厅。

他给那个大叔递过名片!

…………………………

下半夜的时候,所有人都醉醺醺地回自己房间了。

“哎!”张若兰不由无语的摇了摇头,暗道剥开任清霜冰冷的外表,暴露其真实的内心,那简直比之自己还不如,索性直接分析道:“首先,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不可能让一刀一个人去扛的对吧?”

“嗯……”任清霜回过神来,缓缓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些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想些什么。

“行吧!”张若兰这就索性总览大权的道:“昨晚的事情重点的部分我们算是都知道了!剩下的细节方面,一刀和龙军虽然不说,什么适合做分手礼物但是你那些保镖应该已经给你消息了吧!”

“这……是的!”任清霜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翻看了起来,也赶紧说道:“幸好他们昨晚躲入了阵法当中,目前没有人丧命,不过还是有几个人退了,该给的钱已经按流程汇入他们账户当中了,足以保证全家这辈子衣食无忧。这也多亏了龙军,及时将他们送往医院照顾!”

“另外,第一批人员已经补足,第二40位保镖已经就位守在别墅那里,第三批同样30人,在公司负责安保,合同我会为新人员续上,目前就这么个情况!”

“还愣着干啥,还不给救命恩人磕头谢罪?”

钱富贵还算孝顺听话,二话不说,扭头就扑通一声跪在了陆天的面前。

陆天也没拦着,像这种糊涂鬼,让他跪跪也行!

明知自己的老婆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还放心让她一个人把老娘带到农村来,送女友什么礼物最贴心这不是找打吗?

“陆大夫,我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

陆天也没说话,一句你错了就完了?

但他也没打算跟钱富贵计较,毕竟看着他还有几分孝心,便只是轻轻摆了摆手。

王艺见事情解决,便说道:“今天的事人证物证都有了,我们派出所也会秉公处理!”

说罢,她又看了一眼神色淡然的陆天,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王艺前脚刚走,钱老太就朝陆天伸出手去,说道:“陆大夫,你说我这腿还有希望站起来?”

陆天微微点头,说道:“如果由我来医治,再加上专人的照顾,应该不出七天就可以站起来!”

“什么?七天?”钱富贵前一刻还对陆天感恩带德,这一刻就满脸疑惑起来。

毕竟当初钱老太摔伤之后,送前任什么礼物有寓意也去过省城的大医院,无论他花多少钱,那些大夫也无能为力。

所有的专家都说恐怕钱老太后半生就这样了!

可眼前这个陆大夫,居然说七天就能站起来?

这牛皮不要吹的太大。

而此时的钱老太,也在心中对陆天的话产生了怀疑。

所以,这一刻,屋子里的空气是十分安静的。

半晌之后,陆天淡然一笑,说道:“你可以不信!”

说罢,他转身就朝外走去。

眼看着陆天就走到了门口,母子二人互视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质疑和犹豫。

一直看着陆天出了屋门,钱老太突然说道:“陆大夫,我信!”

她是不得不信!

全当是死马当做活马医。

就冲今天陆大夫能把她从郑梅花的算计中救回一命,送前任什么生日礼物好她也应该相信他。

埃德绷着脸。他以为自己成功地做到了漠无表情高深莫测,却被白鸦看出了更多。

“……你知道更多。”她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闪烁的光芒颇有些危险,“谁告诉你的?伊斯?”

埃德本能地意识到他不能承认……何况也的确不是。

“萨克西斯。”他干脆坦白,“我去过白石岛。”

他们全都看向了贪狼。

没有人认识贪狼,因为这一路上贪狼只跟夏天交过手,其他的人他压根就没去招惹。

可是现在他居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了。

而且他是全副武装的出现。

“夏天,你在哪,给我滚出来!”贪狼大喝一声。

夏天这个名字这里的人可是非常熟悉的,虽然他们不认识贪狼,但他们都认识夏天,因为夏天在巫蛊门宝藏里面实在是太高调了,分手的最后一个礼物他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夏天是什么人?”二师叔看向那个三师叔问道。

“是一个所有人都想杀的可恶家伙。”三师叔也是恨的牙根子直痒痒,血老怪听到夏天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恨不得生吞活剥。

共同的敌人!

“喂,你也是夏天的仇人?”血老怪看向贪狼问道。

“那是自然,血老怪,你不会忘了是谁给你们通风报信的吧。”贪狼看向血老怪说道。

“是你?”血老怪疑惑的看向贪狼。

“没错,就是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咱们合作吧。”贪狼直接说道。

“你来这里干嘛?”埃德抵抗着美色的诱.惑,问得很不客气,“既然已经逃了出来,建议你还是逃得更远一点。”

他没问她是怎么逃出来的。突然升起的月亮对她这样的私语者而言大概就像是涌入荒漠的水流……上一次见面时她虽然还能维持年轻的容貌,却已经明显得看得出枯萎的痕迹,仿佛一幅快要褪色的画,这会儿却鲜嫩如初开的花朵,偷偷给前任送生日礼物俨然还是个真正的少女。

“你以为我想的吗?”白鸦反而抱怨起来,“好不容易从那老头子死了都不肯松一松的手指缝里逃出来,又被一群牧师和圣骑士围在他们见鬼的神殿里……你该问的是,为什么远志谷居然能直接通到你们圣者大人的地盘儿……难道他们有一腿?”

埃德刚弱下去一点的怒火瞬间爆开。

永恒之杖发出的光芒从未如此明亮。那光芒凝聚成利箭疾射而出,带着凌厉的杀意直指白鸦的胸口。

光箭穿胸而过时白鸦的眼神凝固在难以置信的茫然之中,又渐渐涣散开来。她软软向后仰倒,埃德却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扑了过去。

“好吧!”那些人点了点头。

“能拿多少拿多少,别客气。”夏天十分大气的说道,随后他们五个直接向前面走去。

“都记住了吗?”夏天看向身后的四人说道。

“恩。”除了大将军以外,所有的人全都点了点头。

夏天的目光看向了魂王,魂王对他点了点头,刚才他们两个已经进行了交流,巫蛊门的宝藏就要结束了,现在夏天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

正在等待的三方联军,看到夏天的时候,脸上一喜。

他们用同样愤怒耳朵目光看着夏天。

“***换***,越换越***。”夏天看向了三方的人说道。

“夏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贪狼愤怒的看向夏天。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找到命中注定的这么一个人了,更是才确定了自己的心,就已经是这样的局面,给他带来这样的大.麻烦,昨晚他一身伤回来,特别是那种穿透丹田,堪称致命的伤,他虽然不在乎,他的灵力功法体魄虽然很逆天,但着实已经让她心惊胆战了!

但,这个人,自己才确定,才找回来,却已经是别人的了,或许是这样,她不舍得,也对张若兰的一切,都毫无怨言,不然以她本身的性格……

而张若兰如今这么对她,她是说什么也……

“你先听我说!”张若兰却是强自打断道:“首先你要弄清楚第一点的是,无论是你也好,雪颜果也罢,我和一刀都不可能坐视不理的!所以麻烦你收起你的天真!”

张若兰说着也不管任清霜是作何感想,接着道:“第二!你以为我帮你就只是纯粹的为了你?!我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和你实际上也好不到哪里去,顾家顾浩天,张家为我选定的未婚夫,目前已经在武特战当指挥官了,他们随时会动手架开龙军,来找麻烦也是迟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