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我想。”陆勋埋着头,眼露凶光的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今天能够活下来。

“杀了他,我给你活下来的机会。”韩三千指着陆峰说道。

陆峰身体一颤,惊恐道:“你说什么,你让他杀了我!”

“你没听错,杀了你,你猜你的儿子有这样的胆量吗?”韩三千笑道。

陆峰咬牙切齿,说道:“他怎么会杀我,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韩三千冷眼看着陆峰,说道:“我和他的恩怨,不过就是永恒项链,而且我光明正大竞拍而来,但是你们却觉得丢了脸,所以把我抓来,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这件事情,是我陆家做得过分,但是你要陆勋杀我,你太小看我们父子的感情。”陆峰坚定的说道。

哐当一声。

一把匕首落在陆勋面前,分手后想复合送什么礼物当陆峰看到陆勋伸出血肉模糊的手时,脸色顿时间大变。

“陆勋,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爸。”陆峰呵斥道。

陆勋表情阴沉,如果只有杀了陆峰他才能够活下来,他只有这么做。

陆勋感受到刀十二庞大身躯而带来的压力,带着绝望的表情对韩三千磕头,说道:“你别杀我,我要是死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在基岩岛,我陆家是名门,我要是死了,肯定会引起很大的波动,你难道就不怕自找麻烦吗?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帮你掩盖陆峰的死。”

“陆峰的死?他是你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我掩盖?”韩三千冷笑着,双手撑着沙发。

林勇见状,赶紧帮忙搀扶起了韩三千。

韩三千继续说道:“在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伤害苏迎夏,任何人都不行!”

“无论是谁,都要死。”

在林勇的搀扶下,韩三千慢慢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惊慌的陆勋看着离开的背影,不断的大声求饶,但并没有换来韩三千的一丝停留,因为在韩三千的心中,求复合送什么花最好任何救赎都不可能让陆勋逃过一死。

这就是为什么大势力之人,会允许那些小势力跟着他们一起寻宝的原因,一旦出现了极端危险,那么,这些小势力之人,就是最好的垫脚石。

所以,在这个宇宙江湖中,孱弱就是最为悲哀的事情,唯有强大,才是真理!

“轰隆隆!”

突然,雷鸣之音再次降临,这次,让很多修士心惊胆战,几乎无法动作。

因为这些雷鸣之音中,蕴含着的可是太古神魔的怒吼,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让众人陷入极端的不安中。

“这,这是什么啊!”

很多修士纷纷后退,不敢前行。

“诸位,如果不继续前行,可能这里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你们都看到天空中的雷云了,那其中蕴含神魔法则,随便演化一个神明或者是魔战士下来,你们都要死!”

此刻,天河老人站出来,对着众人说道。

他的脸上露出严肃之色,同时,语气很强硬,似乎是对那些小势力之人的威胁。

那些人此刻进退两难,他们也想要得到宝物。

终于到了晚上,天公不作美,雷雨交加。

出去吃了顿饭,想复合送什么礼物不知怎的,心里面总是烦躁。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饱暖思淫欲,作为一个18岁的小青年,确实是有点血气为定。

张天心中一阵发痒,关好门窗,爬到了床上,拿起手机又默不作声地打开了浏览器……

一番操作过后,无力地瘫在床上,顿感索然无味。心情依然烦躁,突然,肚子里一阵咕噜噜直响。

“我草!”

“搞不好今天吃了两袋方便面又操作一番身体扛不住了。”

一顿腹诽,骂骂咧咧跑出门上厕所了。

一片哄臭过后,张天大感头晕目眩,在上楼梯回房时“扑通”一脚踩空,摔得晕死了过去……

……

仙界

一个被人称为无耻仙帝的顶级高手正在被数十位同级别仙帝围攻。

这场争斗的原因,还要从前不久的一次宝物出世说起。仙界一个平平无奇荒无人烟的星球居然出现了数千万年未见的宝物出世,和前任和好送什么礼物异象来得很快,覆盖了大半个星球。

“啊哈哈哈,一起死吧!”

恐怖的声音在无耻仙帝空中爆发。

“不好!他要自爆了!”

“快走!我不想死!”

“太无耻了!他原来是想把我们拖下水!”

那五个重伤的仙帝目眦欲裂,声音都在颤抖。

无耻仙帝把他所有的仙器、符箓都一起释放了出来,和他一起自爆了。

“高总!高总!出事了!出事了!”

高崎转过身,一眼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满头大汗,焦急的小跑过来。

一看见他!

瞬间脸上出现一抹失意。

“喊什么喊?不懂规矩是不是?”高崎皱着眉头,冷喝一声。

“不是……不是……高总!真的出大事了!”青年立马开口喊到。

脸上一脸惶恐不安。

“有什么屁事你就快说,结结巴巴没张嘴啊?”高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一脚踹上去。

青年瞬间被踢中腰部,一下子滚在地上,“哎哟”痛嚎一声!

“快说!想和前任复合送什么礼物”高崎脸色冰冷,上去又是一脚。

青年连忙捂着肚子跪起身来,神色痛苦的开口急忙说到:“高总!”

“网上现在铺天盖地都是你的丑闻!”

“连报纸上都是!”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放出去的消息。”

“丑闻?你放屁!我能有什么丑闻?”高崎一听青年这句话。

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可随即一想,自己根本没有泄露出去任何的东西!

肯定是栽赃陷害!

敢他妈的针对老子!找死是吧?

高崎开口连忙矢口否认!

跪在地上的青年,抬起头,脸上因为痛苦一片扭曲,涕泗横流,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

颤抖着急忙举到高崎面前。

“高总!是真的!真的有你的丑闻,就在这个报纸上!”

“现在整个西渝都已经传疯了!求复合需要送礼物吗网络上更是铺天盖地!真的,高总!”

“你看看……”

“你看看……”青年急忙跪走过去,涕泗横流哭着说到。

“什么玩意!”高崎脸色瞬间黑下。

心脏砰砰乱跳。

一把抢过青年手里的报纸:“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来搞我!”

一把展开手中的报纸,一张巨大的报纸,只有一个新闻篇幅!

“西渝省东方传媒富二代高崎如何在一年之内做下众多天理不容之事!”

“啊,二哥,是我,傅友。”

门外一声略尖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傅德闻言,起身透过猫眼往外面开瞄:这家伙来干什么?傅德对自己这个奸诈的四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两个人就不对付,奸诈的老四总是各种阴傅德,而且最近傅德听说这家伙旗下的财产全都亏损,自己碍于情面,没有将他的事情告诉老爷子。找前女友复合送什么礼物

傅德缓缓的打开了门,一夜没睡他有一些脱相,傅德看着眼前的傅友,神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傅友见傅德有些不悦,他也不见外,傅友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心叫人提不起好感:“哎呦,二哥,看你说的,你这不当上咱们傅家的家主了嘛,当弟弟的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吗?”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是巴不得我当不上这个家主?”

傅德抱着胳膊靠着门框,面色不悦的看着傅友,傅友以前可没少坑了自己,当初去五台山也是被逼无奈,也全都是拜这个小人所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傅德可是真的不想和傅友有什么来往。

女鬼一声不吭,只是挂着诡异的笑容露着半边身子在镜子外面冲着傅德笑,傅德真的想现在自己能够晕倒,这样至少自己不用面对这样的恐惧。

兀的,女鬼突然往前一冲,只有上半身的女鬼飞到傅德面前,在僵硬的傅德脸上吐了一口臭到人发晕的气。

傅德的眼睛缓缓闭合,他第一次觉得失去意识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唔,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傅德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外套,后背的冰冷以及极度的恐惧,叫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傅德左右寻找什么似得晃头,发现客厅里面什么都没有后,他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半夜两点多了,原来他之前下班回家,由于身体太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不过这个噩梦可真的是把他吓得不行。

傅德也顾不得洗澡,他扶着墙壁,身上就像是散架子一般,缓缓的走回卧室后,他蜷缩成一团,就这么哆哆嗦嗦的熬了一夜。

嘭嘭嘭,嘭嘭嘭~

“谁啊?”

大清早,傅德刚刚从昨天晚上那个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噩梦之中缓过劲来,刚刚有了一丝困意,就听见有人敲门,他虚弱的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