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个世界倒是像他几个月前所希望的那样,一片银白,寂静无声,他却又开始怀念五月铺满草地的鲜花,盛夏夜空里浩瀚的群星,短暂的秋季里酸甜多汁的野果……

以及,他想家了。

他想念克利瑟斯堡,想念娜里亚和伊斯,想念诺威,泰丝,阿坎,想念他的父亲……和母亲。

挠心挠肺地想。

――可他没脸回去。

任性地跑掉时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要找到什么……即使到现在也还是不知道。几个月来他独自一人在荒原上游荡,努力不依靠法术让自己活了下来。他学会了很多东西,他得到了一些平静。曾经像岩浆一样翻滚在心底,无止境地煎熬着他的失望,绝望,愤恨,悲恸……在掠过北部荒原的风里,在无声流逝的时光中,渐渐平息。

可他依旧迷茫……而且寂寞。

越来越寂寞。

他曾经试图去寻找他认识的野蛮人朋友们,却无意间见识了一场真正野蛮的战斗。那是在鹿湖附近。远远听见声音,感觉到大地的震动时,他还以为是有一大群驯鹿奔跑而过……

家丑不可外扬,偷偷给前女友送礼物这不仅外扬了,而且还几乎扬的全城尽晓,丢人都丢到了姥姥家。

扶家一帮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全部低着脑袋不敢多说一句,生怕惹怒叶家人,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况且,这件事上扶家本来就理亏,扶家人又能多说什么呢?!

“不是的,你们听我解释,那上面的人不是我,我……我昨天晚上和世均都呆在一起的。”扶媚慌张的解释。

她可以在攀爬其他大腿的时候,将叶世均无情的抛开,正如找韩三千和叶孤城的时候。但是,这两个男人她先后都以失败告终了,她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只能紧紧抓住叶世均。

“是啊,媚儿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别忘记了,昨天叶孤城才和我们闹翻,今天就在天湖城放出这样的画面,不得不让人怀疑啊。”扶天此时急声而道。

扶媚的地位,关系到扶家的地位,扶天必须要保。

“没准这可能就是叶孤城随便找了个什么贱婊子,然后用了什么易容术或者幻术让她看起来像是咱们家扶媚,分手后她还是收礼物目的,就是让咱们家乱起来啊。”

“对,好像是年纪挺大的!”

电话那头的步承说道,“但是听说脑子还挺好的,一点都不糊涂!”

“这个我倒真是意外……”

林羽眯着眼沉声道,“那他既然都出山了,想必也一定知道特情处干的都是些什么勾当吧?!”

“肯定知道啊!”

步承应声道,“特情处的人去请他的时候,是带着这些年所做的人体实验资料过去的,所以他对于特情处和世界医疗协会所做的勾当非常清楚,不过,他之所以答应出山,还因为杜邦家族的人亲自跟他接触过,想必没少给他好处!”

“这个辛科特是典型的有才无德,他虽然在基因学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但是他的风评并不好!做研究的心不那么纯粹,功利性很强!”

林羽冷哼一声说道,“所以现在他出山帮特情处,倒也不让人觉得意外,反正年轻的时候,他就没少干缺德事!”

“何止是缺德……这帮人简直是灭绝人性!前女友送的礼物该不该留着他们竟……竟然”

电话那头的步承声音变得分外低沉,带着一股极为克制的愠怒和恨意,顿了一下,才接着低声说道,“他们在实验的过程中,竟然将成年人换成了一些几岁的婴孩……”

他默默地掉头向东,远远避开了任何一个营地。

努特卡曾说过她的部落在平原的最东边,冰海之沿。他想他也许可以去看看冰海,说不定还能找到伊斯曾经藏身的那座小岛,以及银牙留下的,被冻在冰雪里的宝藏……

一个人的冒险……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但孤独足够抹消所有的兴奋与期待。他一天比一天更加闷闷不乐,无精打采,开始无数次地仰望天空。就像差不多一年前一样,期待能看见一条白色巨龙从他头顶飞过。

上一次是希望能找到伊斯。这一次是希望伊斯会来找他。

如果有谁来找他的话……他就可以回去了。

也许会小小的坚持一下,但他会回去的――他真的很想回去啊!……

他唾弃这样软弱的自己,分手后女友肯接受礼物却又无法放弃这样的希望。

但伊斯并没有出现。

无数次的失望之后他开始怀疑他的朋友们已经抛弃了他……就像他抛弃了他们,不告而别。

――他自作自受。

现在。

他们是真的不明白怎么回事了。

第一个人出事的时候,他们认为可能是有内鬼,或者一些特殊的手段,可丘义这次不同啊,余彪在外面坐了一夜,不可能有人进的来的。

就算是有内鬼在,也不可能成功的。

可丘义究竟是怎么中招的?

众人此时也全都跑了出去。

天脉住处的门口。

所有人全都听说了这件事情,他们全都是第一时间过来看热闹,这一次,就连其他山脉的带队之人也来了,前几次的热闹他们并没有来,他们认为,这样的小事,下面的人凑凑热闹就好了,给前女友买东西她接受他们没必要出面。

可现在。

他们发现。

事情好像真的闹大了。

轰!!

余彪来到天脉住处的门前。

一拳打在了大门之上。

粉碎。

大门直接被他打的粉碎。

“都给我滚出来。”

“是啊,是啊,我们可不能中了对方的奸计。”

扶家人看扶天发话,而且找了借口,一个个顺杆子往上爬,扶媚如何也关系到他们的利益,能发声他们当然要发声。

听到这些话,叶世均的怒火消了不少,如今两边关系,叶孤城搞些小动作也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哼,世均,你可不要相信这些胡话,小心让人戴了绿帽子你还不知道呢。”

“是啊,还易容术,分明就是有些女人水性杨花,奈不住寂寞。”

扶家显然有不少人并不买账,一个个冷声嘲讽,谩骂不断。

扶媚眼巴巴的望着叶世均,用极度委屈的眼神,希望可以得到叶世均的谅解。

叶世均眉宇紧皱,显然也在思量这件事到底该怎么解决。若是怒,女友分手了但送她礼物还收扶媚便会被扫地出门,从感情上来说,叶世均很喜欢扶媚,自然是舍不得。可若是合,万一扶媚真的给自己戴了绿帽,就这么算了,叶世均又咽不下这口气。

“我回来前,你在干嘛?”叶世均冷冷的盯着扶媚。

没错。

灵泉宫在灵脉。

就好像星殿在天脉的地位是一样的。

就算是一些稍微有点实力的势力,也不可能知道的。

其实就算是那些顶尖势力。

也无法知晓。

因为他们就算是平时想要去星殿,也要星殿的人去接。

“算了,随便带我去一个最近的大势力所在地。”人门门主说道。

“大人,我这就带您去!!”

灵泉宫之中。

第二天到了。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结果没敢来是吗?”余彪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他坐在院子里面一夜。

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夏天也没有出现。

这就让他对夏天更加的不屑了,他认为,夏天就是在吹嘘,说大话而已。

根本就没什么本事。

“所有人都给我出来,我们一起去天脉的住处,去看看那个叫夏天的人。分手后前女友还收我礼物”余彪显然是想要趁机好好的羞辱一下夏天。

目光无意识地掠过周围白茫茫的雪地,然后凝固在一片奇怪的痕迹上。

那像是风在雪地上画出的图案。柔和的弧线相对而生,两边的积雪微微向下凹去,近乎完美的对称……

埃德的眼睛越睁越大,而后,渐渐笑开的嘴角几乎咧到耳边。

他见过这个――只有一条龙才能留下这样的痕迹。

一条龙曾飞来这里,正对着他小小的营地,虽然没有落到地面,却在低空停留了很久,缓缓地扇动双翼……

“伊斯!!”

他跳起来大叫,仰起头转着圈看向灰白的天空,几乎忍不住想要召来一阵强风驱散云雾。

他的声音在雪地上传出老远,余音消失之后,四周静悄悄的,他的朋友并没有应声出现。

“伊斯!……娜里亚?”

埃德又叫了一声,但声音小了很多,显得有点怯生生的。

依然没有回应。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意识到伊斯很可能已经不在附近――就算在,也不打算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