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

付艺伟被称呼的一愣,等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就绷不住了,老板娘,这个称呼好!

等所有店员轮班吃过午饭,易青这才和叶雅娴说明了来意,对于易青将这家店交给付艺伟,叶雅娴当然没有意见,就像刚刚易青对付艺伟说的。

他们是这家店的老板,是主任,叶雅娴是经理,是替老板打工的,这本身就没有任何冲突。

“叶姐!我平时有自己的工作,这家店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精力来管理,你以后对小伟负责就行了,至于未来的发展,等过段时间,我会出一份详细的计划书!”

后面这句话,易青是为了让叶雅娴安心,告诉她,他虽然把店交给了付艺伟,但是,未来发展的大方向不会变,大型购物广场,连锁超级市场,这才是他的目标。

沈风真的距离仙帝境界只差临门一脚了,不想让对象离开我说的话只要他成功突破,真的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仙帝,或者是说在他们那片地域中最年轻的仙帝。

当时想要突破仙帝,还差一样天材地宝。

这样天材地宝只有无生沼泽里才有,这无生沼泽内凶险万分,一般修炼者跨入其中,基本上是走不出来的。

当时蓝冰菡执意要陪着沈风一起去无生沼泽,他们倒是顺利的找到了那种天材地宝。

因为一场意外,所以沈风只能在无生沼泽内就地突破。

可在他突破的关键之际。

他曾经的数个仇人出现了,他们应该是利用某种办法跟踪到了这里,看到沈风要突破到仙帝,他们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那时候,处于突破关键的沈风,根本无法站起身来战斗。

蓝冰菡手持一剑,挡在了沈风的身前。

这个时候的蓝冰菡,已经是天族之主了,可面对这些强者的攻击,她还是有点无法招架。

毕竟这些人全部只比仙帝弱上一筹罢了。

其实如果他们直接跑掉了,那苏瑞雪这一次绝对要吃个哑巴亏。

但是他们竟然没有走,反而是在这里埋伏苏瑞雪,那就说明他们有信心对付苏瑞雪,挽回对象说感动话而且也有信心不留下任何痕迹。

但是他们估计没有想过,如果苏瑞雪把这些家伙全都制服了,那说不定就能从他们的嘴里面撬出来很多的消息。

所以现在苏瑞雪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直接和他们战斗在了一起。

苏瑞雪的家非常大,就算是挤下了七八个人在一起战斗,也并没有太多的阻碍。

长鞭像是一条游龙,这些把所有人都牵制在了一起,而他们在和苏瑞雪的战斗之中,也显得越来越吃力。

实际上苏瑞雪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现在在经历了好几场战斗之后,境界已经提升到了先天后期。

只要在等一段时间苏瑞雪的实力就能够进军到先天巅峰的境界,到时候苏瑞雪也有进军武圣的希望。

这也算是苏瑞雪的一张底牌,除了韩沐栖之外,苏瑞雪谁都没有告诉过。

所以久绅还不想声张,这事他不想打草惊蛇,最关键的还是操纵他们五人的那个背后操纵者,小9居然说跟丢了,天眼系统里没法找到那人的行踪,留给不想离开孩子的话所以久绅就更加打定主意,这事按照正常流程处理。

到时候自己的人来接管这事,钓出背后的大鱼,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麻烦,真把自己当hello kitty了,不打痛这些人,久绅的麻烦就会源源不断,这大大影响了久绅的正常生活。

“我留下来照顾你吧。”听久绅让大家回去,站在一边的梦梦破口而出。

大家也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女人身上,也是在这个时候,蜜姐一行晚上没参加活动的人,才有空关注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路上听黄校长大致讲过一些,现在再看这女人的模样,大致的也就能才出来了。

争风吃醋的事,蜜姐看看梦梦,又转过头来瞪了一眼久绅,“你们都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久董。”蜜姐这话一出,大家自然也就没法说什么了,懂的都懂,梦梦也认识蜜姐,被她强大的气势所震慑,一时之间也没再说什么。

现在的蜜姐,可不是曾经的蜜姐了,久居高位,大交道的也都是大佬级的人物,气势的确很足,让对象珍惜自己的说说哪怕连黄校长都有点怵她。

“行,那就这样,你们先回去,也都累一晚上了。”久绅也直接拍板了下来,他知道劝不了蜜姐,蜜姐在也能有个人照顾自己,总不能让自己这身份的人,还找个护工吧。

“好吧,那九爷,我们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这事我和奋子绝对给你办漂亮了,明天再来看你。”黄校长带着大家走了,病房里总算又安静下来。

“这事真的只是那么简单的争风吃醋?”等人走后,蜜姐坐在病床边,问出了这么一句,让久绅有点吃惊。

“你也不用吃惊,你前几天在北京的事,你真当我不知道啊,反正你也总是把事藏在心里,也不愿意跟我说,说到底,我在你眼里还是个外人。”蜜姐说着说着,眼泪又留了下来。让对象感动流泪的话

久绅知道蜜姐哭,更多的还是因为心疼,“这我反正也好好的,和你说了,反而让你担心。”

“你不说我就能不担心了吗?”

“好好好,别哭了,以后什么事都和你说,行了吧。”久绅想直起身,给蜜姐擦眼泪。

“你好好的别动,唉,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蜜姐连忙按住久绅。

易青的揽客方式显然和店里的导购员不一样,导购员的服务虽然热情周到,可是却不多话,按照叶雅娴的说法,选择是顾客的事,导购员只有推荐的义务,至于如何决定,是买,还是不买,全都交给顾客。

相比较之下,易青就有点儿市井了,活像一个街头练摊儿的社会青年。

付艺伟和何情站在一旁,一脸惊讶的看着易青耍贫嘴,然后看着那个瞧着像五十多岁,实则才四十六的大姐眉开眼笑的拿了衣服去交钱。

这就是做生意?

“小易,你让我做的就是这个?”

易青忙道:“当然不是,我要你做的是管理,让对象不想分开的话跟着叶姐学管理,可不是把你培养成服务员。”

付艺伟听着又开始犯难:“可我真的怕学不会!”

易青笑了,道:“还没学呢,怎么知道自己学不会,放心吧,我回头和叶姐说。”

“别!”付艺伟道,“你和叶经理说了,她会不会以为我是来抢班夺权的啊?”

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陆陆续续的,我算是来得晚的,其他人最早的应该住了有五天吧。”江望枫说。

住这里的都是各府的头名物首,五天时间,岑小衣就能在周围形成这样的关系,真的还是很有点本事的。

“你俩关系不好?”江望枫敏锐地感觉到了,斜眼看他。

“有仇。”许问只说了两个字,简明扼要。

不是有怨,而是有仇……

江望枫再次扬起了眉,不过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同考们就已经陆续进了门,偌大的房间里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哟,公所杂役挺勤快的嘛,咱们出去的时候还把屋子打扫了一下!”有个人笑着说,中气十足,声音非常响。让对象感动的现实的话

“不是杂役做的,是许问打扫的!”江望枫帮新认识的朋友解释。

“许问?”那人的目光准确地落在许问身上,笑嘻嘻地说,“桐和新物首?手脚真麻利,果然挺会讨好人的。哈哈哈哈。”

那人笑得很爽朗,但话音刚落,江望枫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不需要许问,他这个旁观者都听得出来,这人话里的意思很不对劲。

易青介绍道:“这是付艺伟,我未婚妻,这个是我在剧组认识的朋友,何情!”

叶雅娴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下,当然重点观察的是付艺伟,这位可是老板娘,很热情的和两人打过招呼。

付艺伟也飞快的打量了叶雅娴一眼,是挺漂亮的,但是比不上她,而且年纪好像也不小了。

瞬间安心!

这个不是对手那一挂的!

“没什么事,带她们过来看看,今天生意怎么样?”

叶雅娴朝着门外看了一眼,笑道:“老板也该看到了,非常好!比昨天还要好,看起来咱们店的知名度已经扩散出去了,也许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像现在这么火爆的场面还能持续下去!”

本来两个人还以为,昨天的火爆只是个别现象,是因为新店开业,再加上有礼品馈赠,这才吸引了那么多客人,不过现在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京城老百姓对美的追求。

聊了两句,叶雅娴吃着易青带来的包子和粥,易青则询问目前的库存状况,有需要补货的,赶紧练习南方的厂子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