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其余人也都一样,纷纷点了点头,并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

接下来,叶天低声叮嘱了马蒂斯和杰森他们几句,然后就开始做登山前的准备。

几分钟后,他已将安全绳绑在了腰间,随即背起登山包,手里拎着锋利无匹的丛林砍刀,迈步向前方这座宏伟的山丘走去。

来到这座山丘前面,叶天先是抬头向上看了看,然后就挥动手里的丛林砍刀,直接劈向了攀附在山丘上的一根灰色藤蔓。

这根灰色藤蔓大约有成年男人的拇指粗细,夹杂在一片灌木之中,看上去跟周围的其它藤蔓并无两样,只是颜色略深一点而已,很不起眼。

“啪”

毫无悬念,这根藤蔓瞬间就被一刀砍断,断掉的一截径直落向了地面。

就在大家以为,这不过是叶天在清理台阶上丛生的杂草,不足为奇。

突然,从上方一片灌木丛中闪电般窜出了三四根深灰色的藤蔓,直接向叶天的脑袋卷了过来。

米高-嘉道理说道:“这次的确是半岛酒店失误所致,我不求包船王原谅,只要他老人家不生气就好,分手后还能正常聊天看看包生能不能帮忙说和说和,在下感激不尽。”

包子轩:“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两个谈话事情暴露对他的影响很大,需要你们自己去沟通。说实话如果不是郑生相约,我现在还真不敢来你这里,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看着包子轩向郑裕同定的包间走去,米高-嘉道理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包子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多事情只能够意会,谁也不会说出来。

看到包子轩过来,郑裕同站起来说道:“包生,你好啊!我们可是很久没有见面,不过最近总是听到佳佳提起你。”

包子轩:“郑生客气!我还要感谢郑小姐,他是我母亲的忘年交。我经常不在香江多亏有她在陪着,要不然我母亲一定非常无聊,所以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包某能够办到的绝不推辞。”

听到这里郑裕同有些犹豫,毕竟如果用了这层关系那么郑佳佳之前的努力很可能白费。分手后还聊天但不和好女儿对于包家的人情也会在这次交易中被自己用掉,可是自己和包子轩并没有什么交集。到底是牺牲女儿,还是牺牲自己利益他有些拿捏不清楚。

他们现在只能一点点引诱几个人用包霍董矿业公司股权抵押贷款,然后再出现不可抗力因素后收归到银行。现在知道包霍董公司为了拉拢更多盟友居然向华人富豪出让股份,那么他们怎噩么能够错过。

汇丰就成为了这次贷款的主力,只要是关于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可以说一路绿灯。

包子轩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不过郑生最近两年之内企业不会分红。并且不能够把股份卖给外国人,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按照市价回购。希望您有个心里准备,并且4%股份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郑裕同听到两年内不分红有些气愤,不过一想这毕竟不是珠宝和房地产企业。分手后还能聊天说明什么短期内盈利不会很高,都说投资工业是要慢慢回本,看来传言是真的。毕竟前期投入太大,产能还得不到全部释放。

汇丰银行答应他可以提供一笔5年的贷款,所以这些事情根本不怕。现在看来还是要搏一下,郑裕同体现出了鲨胆同的气质说道:“这些都没有问题,只要大家的条件一样就可以,不过4%股份包生想要多少钱。”

包子轩:“40亿港币,或者可以拿一不分周大福或是新世界股票进行冲抵。”

听到包子轩想要一部分自己公司的股票,郑裕同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毕竟能够让包首富看上的企业一些股民也会追捧,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

“耍帅啊,你不觉得我背着它十分帅吗?而且这样别人也能知道我是一个刀客啊。”那个男子自豪的说道:“对了,诸葛王朗,你说的那个羽鹤真的那么厉害吗?他难道比我还聪明?”

“能比吗?”身穿西服的男子名叫诸葛王朗。

“我说也是,这根本就没法比,我承认我洪武的智慧比你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那什么羽鹤跟我确实没法比,我比他聪明一百倍。”洪武一脸笑容的说道。

“别误会,分手还能正常聊天拒绝复合我说的是你跟他没法比,他用脚趾头跟你比你也输定了。”诸葛王朗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看到包子轩过来,米高-嘉道理赶紧走过来说道:“包生,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加强了酒店的安保管理,保证以后绝对万无一失。”

包子轩:“你只要给包船王解释清楚就可以,毕竟是他组的局。”

米高-嘉道理听到包子轩说完心里非常不好受,他早就给包育刚道过歉。不过这件事情让包船王颜面扫地,确切来说是包育刚这次的失误让很多人都不敢和他见面和谈判。尤其是一些外国客户,他们可是非常注重隐私。好在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有很多人要求他,要不然就是江湖地位再高、财富再多很多人和你合作都不一定能够百分百放心,分手后还一直聊天毕竟这是商业谈判中非常大的一次失误。

还好这次只是谈一些没有违规的话题,要不然真的够双包喝一壶的。毕竟商业谈判中很多都不可能完全没有问题,有的时候难免会用一些不是很妥当的方法。没有曝光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曝光就是法律治不了你,但是道德层面也不会好受。

米高-嘉道理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第一时间就去找包船王赔礼道歉。不过这件事情太大,包育刚现在也没有原谅。今天看到包子轩过来,当然把他看成救命稻草。不过包子轩可不会卖这个面子,毕竟他也是受害者。

“你什么时候回去问题都不大,最主要的是冰冰得先回去了,她要去控制一下现在江海市的局面,那些人来了江海市也不全是坏事,至少他们都是需要一个身份的,这个身份就是投资者。”叶婉晴淡淡的说道。

有人投资那对江海市的发展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分手后还聊天代表什么

“好吧,警花姐姐你现在是江海市特别行动处的处长了,先回去忙吧,我这里没事的。”夏天虽然十分不舍,但是他也知道,这个身份对于林冰冰十分重要。

“恩,那我就先走了,你养好伤再回去吧。”林冰冰点了点头。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养伤吧,我们先走了。”叶婉晴说完站起身来,带着林冰冰离开了病房,此时的病房内只剩下夏天一个人了。

此时的江海市之中。

“你个白痴,居然会被人抓起来。”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说道。

“他说他是警察,让我举起手来。”那个男子无辜的说道。

“好吧,你这么说,那我原谅你了,谁让你天生就害怕警察呢。”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郁闷的说道:“对了,你的刀能不能藏的更隐秘一点?”

那边的声音依然清冷,但他可以听出有些音调的颤抖中带着一丝火热,“还行。你呢?”

“我?大体还行,只是偶尔会想你过的怎么样?”

手机中传来“噗嗤”的笑声,想是彭清被自己逗笑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分手了但是还正常聊天”

“我其实在等你的电话。”

“我是女生!”

“...”

一阵沉默后,姜天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就在此时,马蒂斯拿着两部卫星电话走了过来。

来到近前,他就低声对叶天说道:

“斯蒂文,转运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两架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已经从科潘瑞纳斯起飞了,两架直升机上都有咱们公司的员工和安保人员。

美国驻洪都拉斯大使馆代表和洪都拉斯政府代表、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乘坐的另外一架中型直升机,也一同出发了,正向雨林深处飞来。

距离那尊黄金雕像所在位置比较近的几组伙计都已到位,并跟守护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建立了联系,但是还需要你和埃尔南多确认他们的身份。

等你们确认身份之后,那些伙计就会接管那片区域,守护那尊黄金雕像,负责接应两架支奴干直升机,在地面上配合那尊黄金雕像的转运工作”

“好的,马蒂斯,我和埃尔南多这就打电话给那些伙计、以及守卫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确认咱们那些伙计的身份,顺利完成换防”

叶天点头应了一声,随即从马蒂斯手中接过了卫星电话,并将其中一部递给了身旁的埃尔南多。

这明显是白痴的行为啊。

“不过后来我听说那个人又消失了。”叶婉晴说道。

“消失了?怎么消失的?”夏天不解的问道。

“就是在被关押的地方消失的,监控录像也没有拍到他是怎么逃走的。”叶婉晴解释道。

“这么说来是一个高手了,那处里的人是怎么抓到他的?”夏天一脸疑惑的看向叶婉晴问道。

“他在路边吃混沌的时候,正好和咱们处里的人坐一桌吃的,结果他跟咱们处里的人打听你的名字,咱们处里的人就觉得他奇怪了,后来他吃完了之后,站起来的时候走起路来傻子都看得出来,然后咱们处里的人一喊,我是警察,举起手来,然后他就举起手来了。”叶婉晴解释道。

“我凑,这么极品。”夏天也被惊呆了,这种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啊。

“其他的人还都没有太大的动作,不过他们都在找你,在没有找到你之前,他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不过现在的江海市确实是太乱了。”叶婉晴解释道。

“看来我要回去教训教训那帮家伙了。”夏天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