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木桶的药水温度更高,药力更猛。

权相国一放进去,身体顿时响起一阵啪啪声,好像鞭炮一样动静。

最后,竟像雷鸣一般刺激着耳膜。

而权相国体表的皮肤下,也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拱动一样,此起彼伏,情状很是骇人。

随着皮肤下的急剧起伏,权相国红润的肌肤,竟丝丝裂开了。

一缕缕暗黑色的血丝,渗出了身体,流入了浴桶中。

到最后,那血丝竟渐渐地变成了血流,汩汩而淌,也让整个浴桶变得浑浊起来。

权相国的神情也变得痛苦起来,双手死死抓着木桶边缘,差一点都要把它捏碎。

金智媛止不住惊呼一声:“外公!”

“别动!”

叶凡伸手挡住担忧的金智媛:“药水在清除骨髓中的毒素。”

金智媛艰难开口:“这是在洗髓?”

“没错!”

叶凡点点头:“第一桶伐毛,第二桶洗髓,中毒太久,有些深入骨髓,不好好洗怎么行?”

初三的时候文艺汇演,要求全班每个人都要出个节目,就苏颖什么也不会,如果爱情也可以百度原唱dj文艺委员说不行你就跟几个人合唱吧,结果合唱的十个人每个人都有个调子,她实在做不到力挽狂澜,好好的合唱节目就变成了搞笑节目。

高二的时候有个全国青少年绘画比赛,苏颖从来没正经学过绘画,所以也没想报名,但是却被同桌拿了她的画去参加比赛,得了三等奖,本身也没什么,关键是苏颖画的是安逸行的侧颜,得奖的画作一拿回来,大家都说同桌暗恋隔壁班的安逸行,同桌受不了就把她供出来了,然后全校都知道苏颖暗恋安逸行......

大四实习的时候,她跟几个实习生一起去老师介绍的单位,刚去的时候还挺好的,苏颖很勤快,虽然性格比较内向,但是做事还是挺踏实的,后来大家一起去吃了一顿饭,有一种思念叫永远原唱席上同事就让几个实习生表演个节目,结果有表演踢腿下腰的,有唱歌的,有讲故事的,实在不行,还有表演喝酒的,到了苏颖这,苏颖涨红了脸也不知道要表演什么,后来.....实习单位的同事是放过她了,但是后来的实习报告却没放过她.....

“嘿嘿,陈同学,你喝好!”阿旺憨厚地转向张娟,“娟儿,你们同学慢慢聊,我继续干活了!”

“行!你看看我妈那里要不要帮忙!”张娟喊道。

阿旺听话地跑去后厨了。

“陈文,你在沪市还好吧?这次回来,呆不了几天吧?”张娟一边张罗柜台的收银,一边问着陈文。

“我挺好的。这次回来办点事,今天下午的火车,回沪市。”陈文回答,“张娟,我看那个阿旺挺不错的,他对你挺好吧?”

“他是个实在人,很踏实,能吃苦,对我也好!”张娟扭头冲着后厨喊,“阿旺,我同学夸你呢!”

“陈同学,再来一碗豆浆!我们家没啥好东西招待你,豆浆管够!”阿旺端着又一碗豆浆,从后厨出来,你是我唯一的执着原唱递到陈文面前的桌上。

“阿旺啊,你怎么不给我们也送第二碗豆浆啊!”店铺里另外几个喝豆浆的街坊调侃阿旺。

“这个,我说了不算,我们家娟儿说了算!”阿旺红着脸,又跑回了后厨。

张娟的伶牙俐齿,街坊四邻都是知道的,可不敢调侃这个小辣椒,那几个人乖乖地喝豆浆,没说话了。

饕餮从餐车上拿起一把手术刀,先是用拇指指肚试了一下刀锋之后,猛地将手术刀掷了出去。

手术刀插在那团影子上,饕餮的眼神变得锋锐无比。陈江清晰的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哀嚎,接着小岚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陈江紧张起来。

“压抑已久的怨恨在她年幼的心里悄然滋长,最后一头充满了恶意的怨灵在她绝望之时在火焰中诞生。”饕餮转过身来,“我们管这个叫做心魔,而科学对此事的解释则是多重人格。酒醉的蝴蝶 原唱都说不要让孩子天天和玩具熊待在一起,很显然,她把那个玩具熊当成自己的守护神了。”

陈江猛然想起初见小岚时,那只摆在沙发上齐人高的玩具熊,那时,它像人一样,坐在沙发上。

莫名奇妙,他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就是你一直鼓动我收养小岚的原因?”陈江抬起手,他神色更加疑惑:“不对,虐待她的只有她的爸爸,而她妈妈,一直很疼爱她啊?!”

“真的吗?”饕餮反问道。

被饕餮这么一问,他反倒没了底气。

对于向南来说,他也只能提醒刘乙君们,以确保在这次抢救性修复的过程中,不要出现修复效果太过难看的情况,如果他们发现了自身的问题,自然会从此改正,如果发觉不了,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当然,如果他们一直都打算以修复古陶瓷为生的话。

不过,老戴的话对他而言,也是一个提醒,也许在这种场合里,对别人的修复技术进行质疑或者纠正,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那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场景呢?

比如说——古陶瓷修复或者古书画修复进修班?爱情可以百度原唱铃声

或许这种方式还真的可以考虑。

收费过程省驾校也很讲道理,去掉了理论考试的报名费,因为陈文已经考通过了,所以只收了练车费和路考费用。

工作人员告诉陈文,你运气很好,6月中旬就有一次考试,距离现在只有20多天,不用等30天那么久。

陈文问,我人在沪市,很难每个星期都来省驾校练车,我能不能自己在沪市找地方练车,考试时我回洪城考试?

工作人员说,这完全没问题,你只要按时参加考试就行了。

工作人员还交待了一件事,如果陈文第一次路考没有通过,他们还可以安排陈文在15天之后再参加一次路考,第二次路考不用额外缴费,但如果陈文两次都没过,还要再考第三次,就要缴费了。

这位工作人员补充说,第三次路考如果发生,只收取陈文的考试报名费,只要陈文不在他们驾校练车,他们就不会收他的练车费。

陈文心里暗暗赞叹,省驾校就是好,规矩清清楚楚,收费童叟无欺,责权也很明确,考驾照就得找正规驾校!

--------------------------------------------------------------------------------

苏浅浅问:“你另外两个理想是什么?花开来接我原唱是孝顺父母和疼我,对不对?”

陈文笑道:“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苏浅浅骂道:“陈文你个坏蛋,你太坏了,就知道欺负我!”

陈文大喊:“女侠饶命!”

两人拿枕头打闹一阵,苏浅浅化身女王,把陈文给就地正法,最后逼着陈文说了三遍奴才下次不敢了。

……

7月23日,星期四。

今天陈文是没有安排计划的。明天他才会有事情,要陪许美云去房管局办过户。

后天嘛,上法语课,给苏浅浅过生日。

早晨苏浅浅起床,哼着陈文“原创”的《爱情买卖》,穿衣洗漱买早餐。

陈文叮嘱道:“我的好浅浅啊,这首歌你出了门可别哼啊,万一被别人给学了去,拿去卖钱,我可就错过一笔卖歌钱啦!”

苏浅浅冲陈文做了个可爱的鬼脸:“我才不会在外面哼唱呢,我就在家里哼两句!”

没多久,苏浅浅买回来生煎包和煎饼,一家三人坐在饭桌前美美地吃着。

银针一刺,权相国身躯一震,好像全身潜力被激发。

药水随之渗透进肌肤,让权相国身体迸射出一抹抹乌黑液体,相思成灾歌曲俨然就是残留表面的阴寒之毒。

乌黑液体逼出来后,权相国的肌肤多了一丝红润,看起来还比昔日光滑多了。

看到权相国精气神蜕变,叶凡露出一抹笑意,又是嗖嗖嗖八十一针下去。

他尽力激发着权相国体内的阳气。

一来适应洗髓药水的霸道药力,二来,一内一外同时发力,把阴毒逼出权相国身体。

叶凡想法很是不错,只是残留的阴毒也极其顽强。

它像是感受到叶凡要驱毒,一经药水和银针两边刺激,马上变得暴戾起来,急速地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阴毒似乎要找一个合适穴位藏起来,躲避叶凡对它的赶尽杀绝。

没有多久,黑色液体就不再渗透出来,药水温度也开始下降。

权相国皮肤的红润渐渐恢复正常。

“换桶!”

叶凡干脆利落把权相国抱起来,然后放入六十度的浴桶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