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愁这么多钱怎么花呢,现在正好,一半留下来用作招手玄术高手的费用,另一半正好捐赠给了这些为国捐躯的军人,也算这笔钱用的有意义了!

“楚总,您刚才说过,如果有比您捐款金额高的,您还会继续追加的,您看……”

讲台上的主持人想起刚才楚云玺补充的那条备注,急忙提醒了楚云玺一声。

众人闻言不由面色一振,皆都好奇的转头望向楚云玺,好奇他到底会不会追加。

楚云玺没有说话,面色阴冷瞪了林羽一眼,眼中说不出的憎恶,接着示意主持人等一下,快步走下了讲台,径直走到了陈管事跟旁,把早已气的面色铁青的陈管事拽到了一旁,低声问道,“陈管事,我们追加不追加?”

“你疯了吗?!”

陈管事怒不可遏的冲他低声吼道,“那是七十个亿啊,我们还差五十个亿啊,复合第二天聊什么你他妈的当我们是财神爷吗?!”

陈管事感觉这楚云玺就是脑子有病!自己一分不出,让他们再补五十个亿?!那还不如杀了他!

五十个亿对于他们玄医门而言,也已经是一笔极大的数字!

再说,要是真补五十个亿,这个名声打的也就不划算了!

“家荣,你真的拿出了七……七十个亿啊?!”

李千诩等人也都惊讶的目瞪口呆,缓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冲林羽问道。

就连江颜和叶清眉也是震惊不已,她们跟林羽朝夕相处,压根都不知道林羽竟然这么有钱!

林羽面带微笑的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沈玉轩咕咚咽了口唾沫,急忙说道,“家荣,你,你哪来这么多钱啊,我记得手头一大部分现金都投到了周辰的店里来着!”

当初林羽入股周辰拍卖行和古玩店的事,沈玉轩可是知情的,知道林羽手里现在的现金其实已经不多,万万没想到林羽一下子竟然拿出来了这么多钱!

“别人给的!”

林羽淡淡的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才七十个亿,如何跟前任正确聊天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要知道,他的手里还有七十个亿呢!

正是当初从地下乐园,从神木组织手里赢来的那一百六十多个亿!

其中二十个亿用来高价替何谨琪收购了市面上的何记凤缘祥散股,手头仍旧剩下了一百四十多个亿,所以他自然不心疼!

一切只不过是简碌给的信息,她的猜测而已。

但简碌不会无缘无故给她这种信息,所以季溪肯定知道顾夜恒在什么地方。

云慕锦软了一下口气对季溪说道,“我只想问你,你知不知道顾夜恒的下落。”

季溪见对方不再趾高气仰,她的语气也恢复到平常,她决定说正事,于是对云慕锦说道,“云女士,其实关于顾夜恒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去找顾夜恒,而是应该调查谁让顾夜恒消失,搞清楚源头才能解决问题。”

季溪的咖啡送来了,她往里面慢慢地加着牛奶,边加边说道,“而关于谁想对付顾夜恒,我可以给您提供情报。”

“谁想对付顾夜恒?”云慕锦冷哼了一声,“这并不需要你告诉我,想对付顾夜恒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夏月荷,跟男朋友刚复合怎么聊天因为她想让她的儿子独占顾家的产业。你好心地想要告诉我不会是想误导我吧?说不准还有你,你跟夏月荷还有顾谨森一直不清不楚,而且你这么多地方不去偏偏回安城来,就很能说明问题。”

季溪坐直了身体,“您的意思是我也参与了对付顾夜恒的行径中?”

台上的主持人看了眼手里的统计资料,随后高声念叨,“昌文科技,捐款五千万!感谢!崇天造业,捐款八千万,感谢!瑞鑫家居,捐款一亿五千万,感谢!……”

台下的众人一听这念名字的顺序是根据捐款金额来的,顿时都侧着耳朵认真的听了起来,在数额区间内注意着自己的企业,每当念到自己家企业的时候,他们都会面带微笑的冲周围的媒体挥挥手。

而楚云玺听清楚主持人念名次的规则后,则淡淡的傲然一笑,百无聊赖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分手后复合怎么聊天满脸的自豪,因为他知道,作为捐款金额最大的主儿,他的名字一定是最后念出来的,所以现在他压根懒得听。

他身旁的陈管事等人也不由打了个哈欠,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压根没有一家企业的捐款金额能与他们匹敌,甚至与他们相差甚远!

等到有七八分钟,名字念过大半之后,台上主持人的语速明显慢了下来,因为捐款的金额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值。

“铭隆汽贸,捐款两亿六千万,非常感谢!”

“顺昌达物流,捐款三个亿,非常感谢!”

“何记·凤缘祥捐款三亿六千万,非常感谢!”

……

“家荣,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沈玉轩嘿嘿笑着说到,虽然何记捐的钱不如李氏集团的五个亿,但是数目也已经很乐观了!

“那看来金额最高的就是我们家了!”

薛沁冲沈玉轩眨眨眼笑道,“我们荣沁美颜这次捐款六个亿!”

周辰的捐款早就念过去了,刚刚复合聊什么好所以薛沁现在可以断定自己是林羽旗下捐款最多的企业。

“你可是清海和京城知名的女强人啊,当然得多捐点!”沈玉轩笑着冲薛沁开玩笑道。

他们说话间,主持人就把李氏集团和荣沁美颜的捐款金额念了出来,随后主持人突然一顿,用力得清了清嗓子,神色陡然间庄严起来。

他这一举动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都知道接下来念的可能是捐款金额最大的重量级企业。

果不其然,主持人庄重的念道,“接下来就是所有捐款企业里的最后一家企业,也是所有企业里捐款金额最多的企业!”

看着我力量恢复全盛,凤道常面带震惊,连用到半途的法术也急忙收回,只能逃之夭夭起来。

“看来,社稷图里的能量转换成了你,让你不死不灭,但你若是杀不了我,我同样能在你身上获得无限力量,和女友复合后怎么聊天在实力超越你的时候,同样不死不灭,看谁先折磨死谁!”我冷笑说道,继续追着凤道常猛砍!

这凤道常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昏晓错星辰,特别是这把剑已经修炼入天道,它要是纯粹意义上的剑,怕九天剑碑上的紫剑都不如它,可惜它现在不是真正的剑器!

嘭砰砰!

再度给直接的凤道常又给我吸收了一回力量,气得他咬牙切齿,而他当然也会改变战术,比如在我使用纳灵法的时候,直接回溯我的法力,可毫无疑问被多脉络中随机的一条承担去了,这让他惊讶不已,要不是切实感受到打中我,都要觉得是不是法术打在了空气里了!

杀了他好几次,我总算是得出了他这能量的成分,对付社稷图,恐怕还要用上碧蓝海神才行,所以我立即传讯宋婉仪,命令她立刻让庚秀把碧蓝海神带过来,毕竟无论是什么力量,跟女友复合了该怎么聊天只要让碧蓝海神吞噬,很快会转换成为可萃取的能量,这绝对是针对社稷图而来的!

“你这是在跟我说教?”

“有机会我确实想跟您说教几句,您也就是有钱,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优人之处,但是有钱并不是横行霸道的资本,就像现在您儿子都不见了您不一样着急上火。”

“你!”云慕锦猛地站起来。

季溪也站起来,“云慕锦,我是看在您是顾夜恒母亲的份上一直跟您用尊称,如果不是顾夜恒我根本就懒得理你,所以不要跟我大呼小叫,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

云慕锦还想发作,身边的秘书连忙过来劝道,“夫人,别动气,现在知道顾少的下落要紧。”

云慕锦这才把气咽了下去。

她十分不爽地坐了下来。

季溪也坐了下来。

“您看!”季溪换了一副语气,“我都这样跟您叫板了,可见我已经不打算跟您成为家人,我呢现在对于顾夜恒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跟您也一样,所以谈事情就要拿出谈事情的态度,一个亿我想您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大家各自退一步,但您总得拿点诚意出来。”

我眉间拧起,剑指再次一点,嘭的一声,已经凝聚不少力量的昏晓错星辰再度将前方一片空间斩成了碎片,凤道常又‘死’了一回,最后变成了一阵稀薄的云雾,云雾中依稀可见一片山海翠色,而接下来,他很快从另一片浓重的云雾中飞出来!

我回身立即一挥袖子,昏晓急闪,神剑又一次斩中了凤道常,这老头捂着剑伤,怒目飞向别处,一路飞还不忘骂起来:“夏首领不愧当世老魔,年纪轻轻,凶名甚炽,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声名远播呀,不过无论你斩中我多少次,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

“呵呵,杀你一次两次,难泄心头之恨,不杀个七八千次,我恐怕腻不了。”我冷冷一笑。

“你觉得老夫还会跟你继续玩下去么?”凤道常嘴里急念咒语,而一层层的云不断的朝我这里汇聚,似乎还真打算把我兜进去。

我朝着他再度释放昏晓错星辰,趁机又一次将躲避不及的他斩伤,结果他这一次似乎要硬拼让我受一些伤的样子,居然还在捻着手指,打算控法攻击我。

“找死。”我对这法仙的法术浑不在意,因为一般的法术对拥有多脉络的我根本不起作用,所以肆无忌惮的五指朝他一伸,立即施展了纳灵法,瞬间,他伤口里的能量直接被我吸到了身后,让我背后变成了两面巨大的翅膀,而力量的转换,很快将力量注入了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