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脑子里乱糟糟的,浑身一阵阵地发冷。

“有点失望,是吗?”萨克西斯看着他,似乎仍能轻易看透他的灵魂,“这个种族并没有你所憧憬的那么美好,连那位你视之为友的银叶王,也不过是想趁机把力量控制在自己手中……而他明知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不觉得自己蠢得有点可笑吗,埃德?你心急如焚地来到这里,竭尽全力想要救你的朋友,全然不顾自己会遇到怎样的危险……可作为一个人类,你——连同你那条没长脑子的冰龙,对他们而言,从来都只是个工具。”

他轻缓的声音里透着讽刺,却也似乎带着一丝惋惜与怜悯:“离开这里吧,埃德,法阵已经启动,你无法改变结局……你曾帮助我获得自由,我也愿意给你这一线生机——如果你跑得够快的话,或许还能逃离被法阵波及的危险。”

柯瑞尔迅速转身,肌肉已绷紧。那声音就在他背后——可他完全没有察觉到他是何时出现的。

一个陌生的精灵,悠闲地坐在他身后的台阶上,只穿了件样式堪称古老的暗绿色衬衣,褐色长发披在双肩,笑容平和,随意得像是坐在自己家的花园里,迎接着相知已久的友人。

他的相貌在精灵之中算不得突出,如果这就是爱情的毒药但他有一双奇异的眼睛……一双金黄色的眼睛,黑色竖瞳仿佛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缝隙,在明亮的光芒下收缩成细细的一线。

以及……他没有影子。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柯瑞尔忍不住后退——精灵当然不怕鬼……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鬼!

埃德心情复杂地看着萨克西斯。初见时他觉得这个强大的灵魂几乎符合他所有美好的幻想——命运悲惨,却依旧坚韧而宽容,甚至拥有两个种族都缺乏的美德……那对“异类”的仁慈之心,即便是因为感慨自己的身世,仍是相当难得的。

可惜幻想破灭得太快。那样一个值得敬佩的萨克西斯或许也是真的,却已经不复存在。

一股强大气息,猛然沈风身体里涌出。

这股气息,在快攀升,只是几个呼吸间,便越了之前沈风所展现出来的筑基五层初期气息。

在感觉到修为顺利跨入筑基五层中期之后,沈风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继续融合着身体内武天宗等人的能量。

刚刚停顿下来的气息,如果这就是爱情梅子再度不停的往上攀升。

这让一旁的于百苍和段衡严等人是心惊不已,如果他们能够获得这种功法,那么说不一定很快就能够恢复修为。

眼下看来沈风还死不得了。

一晃之间。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在突破到筑基五层中期之后,沈风又是势如破竹的跨入了筑基五层后期和巅峰。

此刻,他身体内的能量融合的差不多了,不过,根据他的推测,将体内剩余的最后一点能量融合完毕,说不定可以一举跨入筑基六层初期。

身体里帝王诀运转不停,在他想要一鼓作气,将最后的能量彻底和自己身体融合时候。

从宴会厅外密密麻麻的掠进来了有数百人。

“这次的事情算是结束了,以后希望你能让后商帝国变得更好。”夏天拍了拍向久明的肩膀。

“定不负所托。”向久明看了一眼现在的都城。

此时的都城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之前的都城非常繁华,可现在,都城却一片死寂,到处都是粉碎,夏天他们的大战,彻底的毁掉了都城。

现在的都城就是一片废墟了。

“后商帝国的子民们,愿意陪我一起重现都城吗?”向久明拿出了一个大传讯符,如果这就是爱情免费阅读随后将他的声音扩散到四面八方。

之前都城的那些人虽然全都出城了,但并没有跑多远。

他们都在都城外面看这边的战斗。

当他们看到夏天和龙神等人的战斗时,一个个都是非常的震惊。

包括最后战斗的结束。

虽然他们没有听到具体的话,不过后来他们看到龙神大帝的势力离开的时候,就明白了,夏天赢了。

而此时。

看到向久明归来的时候,城外的那些人也全都跑了过来。

他的话非常的直接。

伴随着夏天知道的事情越多,他也就越疑惑。

众神坟墓到底要干什么?

他们要那么多死去的尸体,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啊?修炼嘛,当然是成仙了。”守墓人说道。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夏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守墓人。

“你也知道我不会回答你。”守墓人微微一笑,随后他的身体也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没有回答夏天。

夏天虽然问了,但他并没有去回答夏天的话。

直接离开了。

“果然,没那么简单啊。”夏天之前想过,难道这就是爱情是什么歌自己的问题对于守墓人来说,也是非常大的秘密,所以守墓人如果说出来,那就是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夏天。

夏天不认为自己和对方那么熟悉。

不过他还是要问的,万一守墓人肯告诉他呢。

“老大。”大将军看了一眼夏天。

“恭喜你,成为灵界第五王了,以后灵界的那些高手看到你,肯定会毕恭毕敬,甚至还会绕着你走。”夏天开着玩笑说道。

可他其实该猜得到的。

斐瑞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前,即使看不到他的脸,埃德也能感觉到那快要爆发出来的愤怒与焦躁——他们离佩恩只有一门之隔,这扇门却显然没那么容易打开。

当他举起手杖时,埃德硬着头皮再次阻止了他:“等等!”

“……你的那些小东西并非无所不能。”斐瑞头也不回地告诉他。

埃德当然知道……他甚至还不能完全控制那些“小东西”——他连这会儿它们到底跑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它们的兴奋。

“……萨克西斯!”他深吸一口气,大声叫出那个名字,“我知道你在这里。”

斐瑞猛然回头,眼神里猜忌远多过惊讶。歌词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埃德瞬间明白过来——他知道的。

他知道那条半龙的幽魂就在这座塔里。

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回应了他:

“好久不见,埃德。”

一如记忆中最初的印象,温和而亲切,像拂过海面的微风,犹带着金色阳光的温暖。

“这里没你们的事,都给老子安静的坐着。”

就这一句话,李伟锋的那些朋友全都呆立原地。

“人家生日,就别来破坏人家的心情,成人之美是龙国传统美德之一,明白么?”林知命一边说着,一边单手提着李伟锋走向了门口。

李伟锋的那些朋友赶忙跟了上来。

来到门口,林知命将门打开,而后把李伟锋往外一丢。

李伟锋的身体飞过七八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后直接吐出了一口血。

“年纪不大,别学人家仗势欺人,这年头有许多人是你得罪不了的。”林知命说完,将门一关,随后转身走回大厅。

“林总,太帅了!”经理激动的鼓起了掌。

其他人也纷纷鼓掌,他们许多人都听说过林知命,但是还是第一次看到林知命动手,那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利落,歌曲这就是爱情表达什么那言语那叫一个威武霸气。

这根本就是小说里的男主角啊。

林知命笑了笑,对经理说道,“把田主厨叫出来吧!”

“哎,这不是来了一桌客人么?”经理对着李伟锋那一桌努了努嘴。

“客人?不是说今天不营业么?”林知命问道。

“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人家非得要吃上一顿,还说海峡市龙族特勤处处长是他的大伯,我们也没办法。”经理委屈的说道。

“哦?”林知命挑了挑眉毛,随后走到了李伟锋这一桌边上。

“谁的大伯是海峡市龙族特勤处处长?”林知命环视了一下在场的几个年轻人后问道。

“我是,怎么了?”李伟锋翘着二郎腿,面色狂妄的问道。

“听你口音,外地人?”林知命问道。

“对,这一个月才来海峡市的,跟着我大伯一块儿来的,有什么意见么?”李伟锋问道。

“意见倒是没有,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餐厅不营业,还请诸位能够去别的餐厅就餐。”林知命淡淡的说道。如果这就是爱情我可以离去

“又来一个?”李伟锋鄙夷的看着林知命,忽然抓起桌子上的水杯朝着林知命泼了过去。

林知命站在原地,不闪不躲,被泼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