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乐云看来,白枳只是一个小女孩儿。

而乐云自己的心目中,自己已经三十二岁了。

所以,乐云已经尽量离白枳很远了。

留祝福语时,也没留下联系方式。

天下这么大,估计不会再遇到了。

不过乐云并没有对此有什么遗憾,如果看到好人好物,就要占为己有,那叫抢劫犯。

回到大地娱乐,欣小萌立刻上前回报:“乐总。”

“胡言总编汇总了消息。”

乐云接过手机看了一眼。

九州区五大书店,一共三百万本《三国演义》在开售后第四十五分钟,销售一空。

连……第一个小时都没撑过去。

……

大量书迷围着各家书店,群情激奋。

“什么破书店,打这么大的广告,头一天开售,大清早就没了?分手送什么挽回女朋友”

“开什么玩笑!”

“搞什么,居然没了,那你们打什么广告,还在官网宣传新书,有毛病啊!”

回到宿舍,白枳打开了三国演义,读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白枳已经沉入了三国演义的世界。

不过白枳很快就从中抽离了出来,拿出纸笔,开始抄录琴谱。

三个舍友回来后,人手一本《三国演义》,短发女孩儿:“幸亏跑得快,否则就卖光了。”

另一个女孩儿看着白枳的书,惊讶:“哇!白白,你舍得买精装版?好贵的!”

白枳抬头,微笑:“所以我要帮别人多抄录一些琴谱,多赚一点钱。”

“我看看精装版。”

“哇,果然有诗句哎!买了简装版要看诗句的话,还得去天启小说网全订所有章节才看得到。”

“看看这首诗,真精彩,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啧啧。”

白枳疑惑:“对了,为什么这本书每一章回最后,都会有虚拟的其他人物对故事中人物的评价诗呢,好奇怪的写作手法啊。分手了买什么礼物挽回”

“当然是炫技啊!”短发女孩儿:“因为云飞老贼才气斐然,所以故意这么玩儿,要让书迷知道他有多有才。”

豹哥的眼中涌现一抹怒意,很快消失。

他静静伫立此间,一动不动。

而他带来的手下,同样没有人动作。

“你,你竟敢不听我的命令,好哇,你特么死定了!”

白明哲又惊又怒,随即指向夏天,“小子,别以为这件事算了,今天小爷若不打残你,我就不姓白!”

说罢之后,立即摸出电话,很快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接通了。

白明哲撕心裂肺怒吼道,“姐,你给我派来的都是什么人,根本不动手,他们认识那个杂种!”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白明哲显得很不甘心,将电话递给了豹哥,“接电话!”

豹哥看了一眼依旧坐在那里,仿佛看热闹般的夏天,犹豫一下,接过了手机。

“白小姐……”听筒对面传来的话语,让豹哥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他的声音也变得冷硬,“抱歉,白小姐,我做不到。”

说完之后,将手机重重拍在白明哲的手中。分手后想给前女友送礼物

他撒腿跑过去。

很快,朦胧黄昏中,一个背风处的岩石后面,一个长发男子正把一个香奈儿女子压在上面。

他一手卡着对方的脖子,一拳打在女人的腹部低喝:

“不准叫!”

“不然杀了你。”

这一拳势大力沉,打得香奈儿女子闷哼一声。

或许是长发青年的狰狞可怖面孔,或许是那一拳的剧痛无比,她全身颤抖却不敢喊叫。

这个地方,距离叶凡所在的山洞一公里远,距离狼朵朵他们营地也有距离,所以很难被人发现变故。

“好好配合本少,不然弄死你往海里一丢,你死都白死。”

“在狼国,你还能装装清高,还能给我脸色看。”

“现在孤岛上,再端着,就是死,谁都救不了你。”

“别想着申屠和上官她们找过来,距离营地这么远,他们不敢乱走。”

长发青年狞笑着撕扯香奈儿女孩的衣服。

香奈儿女孩带着哭腔扭动身体,微微啜泣,楚楚可怜。

夏天脸上流露一抹惊讶,并非装出来的,“白小姐?

又是哪个白小姐?”

“白莎莎小姐,是金少的女朋友。”

愕然听到这句话,夏天再次一愣,女朋友分手送什么礼物挽回旋即恍然。

的确有这么个人。

他甚至见过一次呢。

白莎莎……白明哲……津门……原本夏天并没有在意的细节,被他瞬间窜连到了一起。

他问道,“津门白家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豹哥眼眸闪烁,面色犹豫,最终道,“他们就是津门白家的人。”

“呵呵,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夏天嗤笑着,手指在桌面上弹动着。

“豹哥,你,你怎么……”白明哲再次窜了出来,脸上一副惊怒的表情,“你……你认识他?”

豹哥并不说话,而是微转头,连连使眼色。

然而,怒火冲头的白明哲根本不在意,冷笑道,“认识他又怎样,别忘了,你是谁的狗,不管他是谁,给我上,打残他!”

任平生笑道:“那算了,既然县长忙,那我改天再来,麻烦您了祖秘书。”

任平生转身就祖国超的办公室,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大笑声,闫三明的爽朗的笑声传到任平生的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

闫三明坐在办公室里正在跟县交通局局长庄运城沟通“江南县道”建设的事情。挽回前男友送什么礼物刚好市里分管交通建设的副市长马文才打来了电话,他还亲自向马文才进行了汇报。

马文才刚才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关于“江南县道”的建设,市里同意了他五五分成的提议,也就是市里出50%的资金,县里出50%的资金动工建设。

马文才私下告诉他,“跟其他县区谈的出资比例可是6:4,这是对他私人的照顾了,出于利益交换,平南县境内“江南县道”的道路建设权内部圈定给了马文才的儿子马振春的振春道路建筑公司。

在汇报的最后,马文才似有似无的提到了对任平生的不满,并且听说任平生当了副乡长之后,野心还不小,正在上窜下跳的寻求“江南县道”过境茶山乡,并且寻求从“江南县道”修一条到茶山乡的支线。

短发女孩儿合书之时,瞟眼看到扉页上有字,又翻开硬壳看了一眼。

一眼,就愣住了。

“云飞兄……”

三个女孩儿都围拢了上来,激动得不行。

“这是云飞兄亲自签的吗?他的字真好看啊,啊,居然亲自祝福,原来云飞兄在横城吗?分手后能送女朋友杯子吗!”

“哇白白,这都能遇上吗?那个云飞老贼不会是个LSP吧?”

白枳回忆起‘云飞兄’,摆了摆头:“大概二十出头?很阳光帅气的。”

“啊?”

几个人都惊了。

果然和看过《斗破苍天》的书友猜测的一样,原来云飞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吗?

那能写出《三国演义》也太夸张了吧?

短发女孩儿:“我可以发围脖吗?”

“发吧。”白枳摆了摆头,继续抄录琴谱。

短发女孩儿立刻拍照发围脖:“我朋友买书时遇到了云飞兄大神本尊,听朋友说,云飞兄只有二十出头,非常帅气哟!”

“好,就这么决定了,事不宜迟,茜、陈姑娘,我们赶紧追踪吧。”我接过了控制权,陈亦仙也站在了我的边上,而赵茜立即进行了界力转移,嗖一下就来到了原来战舰所在的位置。

但这时候,战舰早就跑得没影了,分手之后送什么礼物挽回这倾城若雪这次是有点不可理喻了。

“倾城仙家之前不是天哥的幕僚么?我记得姗姗姐还问过她,愿不愿意加入女子军团,为何……”赵茜有些郁闷的问道。

“啊?她怎么说?”我好奇道,女子军团是我的直隶心腹团,韩珊珊居然曾经让她加入,也可见她曾经的重要性其实已经得到大家的首肯了,毕竟当时在碧青界,她就已经是管家这级别的了,和胡清雅互为我的左右臂膀,相当值得信任。

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着实连我都感觉到如在梦幻之中。

“我听说她吱吱唔唔,似乎借故说了她是不详克夫之命,加上又有男方的父母需要赡养,因此就不愿意加入的样子,唉,不过我们女子军团对内虽然是你的心腹部队,对外却传成了你的后宫团了,也怪不得人家会拒绝嘛。”赵茜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