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种领域之中最为危险也最难修炼种

简单说就领域之内释放自身气势形成内外压力将内脏压碎

君临领域绝对防御再加上拥有雷异能将两者融汇贯通同样容小觑

则‘势场’成领域

个领域范围之内可以增幅己身战力降低和影响对手实力

三种领域看似各有作用但同样有共同点

那就领域之内自身气息和气势会流转异常畅顺

过能够役使精神力所形成领域自然也有所同

就如此刻

外面根本感受到丝毫气势也察觉到到丝毫异样

然十多个保镖却被无比精准笼罩自身领域之中

气势意针对和压迫之下些保镖还能艰难行走还手下留情

可样幕落外眼中却又另外番情形

们原本凶神恶煞冲向可刚到近前却又极其滑稽缓缓抬起腿又缓缓落地

且每个都脸红脖子粗无论额头还脖子上道道青筋暴涨着

你们干什么呢

“只要这个神秘人物不敢杀老周和王哥,我们就可以慢慢找线索,分手了和前任聊天合适吗找到他们被困在什么地方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宾勾!全中!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交流就是通透!都不用一字一句慢慢解释,开一个头就能想明白整件事!”李勋朝着李云竖了个大拇指。

“献策就是献策,你特么还骂上人了呢?!”赵峰一个手肘勾住李勋的脖子使劲甩动。

今主动送上门仅没有害怕竟然还向要钱?

简直找死

四周气氛压抑到极点也凝重到极点

温度早已经将至冰点

脸上阵青阵白阵红光秃秃额头上青筋突突暴跳着

那双犹似野兽般凶狠眼睛完全被血丝满布死死盯着

脸部肌肉住抽搐着暴怒与戾气似乎已经到爆发边缘

但下刻却大笑起

哈哈哈

笑声响起时候包括两名中年美妇内以及几名男子和进保镖全都变颜色

那两名美妇更自禁后退几步

熟悉都知道每当样笑声时就表示已然怒到极致

要杀

好好好好你有种

冲着狠狠竖起大拇指绑架我儿子现又和我要钱我还第次见到像么狂

狂?分手后还是正常聊天也叫狂吗?

摇摇头直视着对方轻笑道先生除要账之外我还想要向你求证件事

面目狰狞扭曲彻底爆发

“能够得到,自然满足,只是这一次,恐怕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整个皇庭的大家族都来了,我葛家怕是有心无力啊。”葛忠林一脸无力的说道。

要和寻常大家族相比,葛家拥有绝对的优势,但这一次的情况不同,涉及到太多人,而且有些家族为了圣栗,愿意倾其所有,这会让葛家的处境变得非常难堪。

冉义点了点头,圣栗的吸引力有多强大自然不用多说,那些大家族为了这件事情愿意付出的代价,更是无法想象的。

虽然拍卖会还没有开始,但是冉义已经能够想到这一场拍卖会厮杀得多厉害。

“你葛家有心无力,难道忘了我?”冉义不屑的说道。

葛忠林明白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冉义在丰商城低调了这么多年,但实则掌控了一半拍卖行的生意,他的财力也是相当惊人的,如果有冉义的帮助,葛忠林想要在拍卖会上拿下圣栗的可能性更高。

但是作为多年老友,葛忠林却不愿意这么做。

当年因为冉义的救命之恩,分手后怎么跟前任聊天导致冉义无法修炼,这已经让葛忠林觉得亏欠冉义,而且这份亏欠,是葛忠林无法去偿还的。

只听一阵嘎嘎声响,中年男子不断发出惨叫,但三分钟后,他就欣喜若狂。

感觉以往疼痛的颈椎,渐渐多了一股暖流。

等叶飞停手,他就喊叫了起来:“太舒服了,太舒服了,这种自由感觉,好多年没体会过了。”

“只好了一半,颈椎多年受损,还需要吃点药。”

叶飞嗖嗖嗖写了一个方子给胖子:“一个月后就会彻底没事。”

中年胖子欣喜无比:“谢谢小神医,谢谢小神医……”“小神医,我这耳朵痛,能治不?”

“我肚子三天两头绞痛,你给我也看看。”

“医生,我一直流鼻血,怎么都止不住,你给我看看……”十几名患者哗啦一声围了过去,把叶飞往自己身边扯过来。

公孙渊一时被晾在一旁。

“你这痰火闭塞,造成咽痛,一服利膈汤就能解决。”

“你咳嗽喘急,是肺部虚火过甚,三剂泻白散即可。”

“你头痛烦热,我给你扎三针,再服用黄龙汤就能断根……”叶飞看病的速度极快,如何跟前任正确聊天片刻便将十几个病人看了个遍。

宋红颜快被气死:“你——”“颜姐,别生气。”

叶飞一笑:“公孙先生是看我年轻,对我医术没信心,盘下这地方做医馆,搞不好会害死不少人。”

“所以他用一个亿来吓走我。”

“如果我没有一个亿,但我能治好他的孙女,也说明我医术不错,医馆给我也不担心害死人。”

“公孙先生看起来狮子开大口,其实存有一颗悬壶济世的仁心。”

宋红颜闻言一愣,随后若有所思。

十几个患者也恍然大悟点头。

“小子,窥探人心有两下子,可惜嘴上无敌,手里没真功夫,一点意义都没有。”

公孙渊对叶飞哼出一声:“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别妨碍我给患者看病。

“他把手指从红衣大妈脉搏离开,随后拿起笔给病人开药。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叶飞突然冒出一句:“病人脉象滑而缓,口干舌燥,发热目痛,鼻干颊赤,还伴有呕吐感。”

“你诊断她是伤寒之症。”

“都怪我,只想着早去早回,哪知道你在这办公室里也能玩儿出调调啊!”

徐晓波自知理亏,怎么找前任聊天不尴尬赶紧解释。

“给你三秒钟时间,马上给我滚蛋,要不然,老子打断你三条腿!”林肖瞪着他说道。

“行行行,我马上滚蛋,我在楼下等你,不过你快点儿哈,十分钟够不够?不够?那二十分钟!还不行,该不会让我等一个小时吧?那咱们就赶不上飞机了,再说了,一个小时你行不行啊……”

徐晓波一边后退,一边嘟囔道。

“等等!”

就在徐晓波即将出门之时,站在旁边的唐芊芊突然开口。

她衣服已经整理好,只是脸上还带着潮红。

“徐晓波,你刚才说,你也要跟林肖一起出去?”

她微微眯着眼,脸色平静的说道。

“啊,是的,难道林肖没有跟你说吗?”徐晓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林肖心里一惊,拼命对着周小波使眼色!

徐晓波傻了。

李勋得意地笑道:“嘿嘿……现在看到带我玩的好处了吧?”

“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呢?快说吧!”韩菲儿急道。

李云为李勋解释道:“李勋的意思大概是,让三教人马包围住京城武道大学,什么都不用做,分手还能正常聊天但是在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却又让三教人马悄悄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总之,要营造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要给人一种,三教人马随时会开战的架势。”

“这种情况在一般人眼里,当然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在那个神秘人物眼里,却是另一种感觉了。”

“他会觉得,三教的人应该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虽然没有明确的怀疑对象,但是三教的高层已经察觉到有传人出事了,并且三教已经做好了随时营救传人或者为传人报仇的准备。”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贸然杀了老周或者王哥的话,三教人马立刻会冲进京城武道大学,外加三教圣器的指引,很快就能确定杀人真凶,到时候他必死无疑!”

“这是一种震慑的手段,让他知道三教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打算,让其不敢妄动!”

“太美了!我喜欢这条祖母绿项链,纯净透亮、晶莹剔透!真是不错的惊喜!”

马蒂斯兴奋不已地说道,都有点爱不释手了,跟前女友聊天第一句话不停欣赏着这条祖母绿项链。

“这的确是个小小的惊喜,值得庆祝!这块伯爵表也非常不错,是一款经典腕表,可惜已经彻底报废了!

不过没关系,保险箱里还有三个首饰盒,说不定还有更好的宝贝,让我们来继续开宝箱,发现更多的宝贝吧!“

叶天轻笑着说道,伸手拿出一个蒂芙尼首饰盒,将其打了开来。

马蒂斯结束欣赏,把卡地亚祖母绿项链放回去、并盖上了首饰盒,又从保险箱里拿出一个首饰盒,继续兴奋地开宝。

几个首饰盒相继被打开,每个里面都有内容。

个头较小的两个蒂芙尼首饰盒里是一对结婚戒指,内圈刻着一对情侣的名字,以及爱的箴言,价值虽然不高,却意义特别!

另外一个卡地亚首饰盒里,则是一个设计简洁的祖母绿胸针,应该和那条祖母绿项链是一套首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