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将章童俊推上位是比较理想的做法。

见杨再新在思考却不说话,黄子明也知道杨再新确实说什么都不适合,因为田仁权一直都是他的对手,这次有没有可能暗访记者就是杨再新安排的?这种猜测是不能说的。

“再新县长,副书记负责的工作你是不是分一些担起来?”黄子明说。杨再新也是县委常委,不过,主要的是挂名要挂副书记职位才能进入党委班子,县里决策时县委的书记会议讨论工作才能参与。但杨再新的职责是吃完饭县长,工作繁杂,平时除了有决策方面的会才可能过来。

“书记,我那边也空出一位,如今也还没调整,正头痛呢。”杨再新苦笑着说,“书记,田仁权县长之前做的工作是人事方面的,组织部那边多做一些工作,总能够将事务担下来。”

有机会将龙利群推一推,不能错过。市里要对长坪县搞平衡但如今书记自身难保,也没有精力来计较长坪县的人事该如何安排。

龙利群资历也不错,能力也够,上到副县长可能有些难度,主要是跨度有点点大但县里如果有这层意思,如果说这不是爱情歌词力推,也可能错成上位。这时候,担起一些事务并不足以说明什么。黄子明听杨再新这样说,笑着应了,说,“杨县长这个提议很不错,龙利群书记确实有能力和才干,压压担子是非常必要的。”

“喵……”

团子立马挣扎着从周离怀里站起来,在周离腿上摇摇晃晃的走动着,走向楠哥。

周离:???

前几天你都不是这样的!

在他呆滞出神之际,团子已走到了楠哥身边,乖巧的蹲坐下来,并微微一歪头,不解的看向周离——

“周离~~你这么看着团子大人干什么?”

“没、没……”

周离呆呆的摆了摆手。

尹乐悄悄瞄着他们,并不绕弯子,直接开口道:“天师部已经正儿八经的建立起来了,现在全国各地区都有天师部的分部,我暂时负责西南地区。难道这就是爱情歌词

“西南地区。”

“没办法,现在很缺人手。”尹乐说道,“我手底下现在总共也就三个能用的天师。”

“那你岂不是很厉害?”槐序又瞥了眼尹乐。

“我不是一把手,我只是天师头子。”尹乐很随意的摇了摇头,“我只负责那些普通人干不了的事。”

“正常的,你还这么年轻。”周离安慰道。

黄子明如今情况不妙,自然不想跟杨再新有什么冲突,让他的情况更糟糕,顺势答应下来至于龙利群能不能上位那是以后的事情,他黄子明也掌控不了。给出顺水人情,以后跟杨再新之间还有些人情在。

达到目标之一,杨再新说,“书记,县**那边如今压力可不小,田仁权县长一时间可能回不到岗位,分工上得重新调整,你经验足,还请帮忙提一提可行的做法。”

知道杨再新不过是一种回馈的意思,田明俊自然不想就这样拿回报,笑着说,“县**那边的工作我不是很熟悉,怎么分工都是你这个一把手做主,那边的人你也了解,就直接分给他们担起来,真有什么不妥当再做调整就好。我们说好的歌词”

长坪县这时受到的震荡并不大,田仁权虽然是被悄悄带走,但很快县里就传开了。对县**这边的干部而言,有杨再新这个主心骨在,其他的都没什么改变。从县委回来,杨再新将**这边的主要领导集中开会,将田仁权负责的工作职权分成几部分,让相关的副县长等分担了。

每次换届多是从下而上,这样能够让地区更平稳地度过权力的交接。时间很紧,距离满届换届的时间还有一个月时,杨再新和黄子明被招到市里,领导找他们谈县里班子调整的问题。杨再新对此有自己的准备,龙利群上位副县长、县**这边田仁权空出来后,自己往前一步,调整并不大。

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个叶家村的村长还怎么坐得稳?

想到这里,叶大胆恼羞成怒道:“杨风,你放屁!我现在以叶家村村长的名义,让你给我滚出叶家村,我们叶家村不欢迎你!如果这就是爱情酷我音乐”

“切!”

杨风嗤笑道:“想要将我赶出叶家村,恐怕凭你还做不到。你虽然是叶家村的村长,但是你代表不了整个叶家村的村民!叶大胆,应该滚出叶家村的人是你!”

“哈哈哈!”

此刻,寄飞龙再次登台。

“两位到此结束!”

此言一出,两人都是不服气,还想要分出高低。

“寄长老,何故如此?”战无疆问道。

“无疆,不可鲁莽,这是战神之意!”

“这!”

战无疆看向高台,摇摇头,只能如此。

而另外一方,月无缺同样看向高台。

高台之上,一名月神族长老对着他微微点头,他也只能作罢。

“这一场表演赛,可否精彩?”寄飞龙问众人。

“精彩,精彩!”

众人同时高声回应,能够看到如此精彩战斗,众人感觉到来此一遭不虚。如果这就是爱情下一句

“这只是开战之前的一个小节目,等到盛会正式开启,你们会看到更加精彩的比斗。”

“多谢寄长老!”

此刻,寄飞龙请一百零八名散修上场。

随后,他再次抛出一百零八御令。

“如果能做到,不如先找玛雅。”罗莎建议,“卡恩短时间里不会有危险,但玛雅就难说了。而且,如果找到玛雅,再让她去找卡恩,也更简单一些。最好的情况,他们很可能……离得不远。”

然而,那也可能是最糟的情况。

伊斯不同意。

“先找卡恩。”他说,“如你所说,玛雅很可能已经死了,何必花费时间找一个死人。”

正确说来,那根本不是那条被杀死的巨龙留下的诅咒——雅纳克加根本不屑于留下任何诅咒。

巨龙们也曾对此有所怀疑。它们对萨克西斯充满憎恶,在它们看来,那是亵渎巨龙血脉的、不该存在的东西,但对雅纳克加,它们事实上有更多的敬畏,它们也并不觉得,它会使用“诅咒”来为自己复仇。它们起初怀疑艾斯特瑞泽的疯狂是因为精灵们对他的嫉妒而传出的流言,在它们确定那家伙确实是疯了之后,如果我愿相信 你就是唯一另一条斑叶龙——现在想来多半是叶影,以“能解除诅咒”为诱饵,让艾斯特瑞泽的妻子芬娅,把他骗进了它的陷阱里,仔仔细细地加以研究。

它让他短暂地恢复了清醒,甚至帮助他杀死了自己,但其实并没有得到答案。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保护着他的身体,却吞噬着他的灵魂。

但现在,伊斯却能猜出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艾斯特瑞泽的不死之身是因为他沐浴在了雅纳克加的血之中,他的灵魂被吞噬,是因为他杀了雅纳克加……他杀了创世者的化身。

成为雅纳克加时星燿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但那样一条特别的巨龙,必然承载了她相当一部分的意识。

战斗进行的十分迅速,很快,就来到了终极对决之刻。

“哈哈哈,月无缺,这次我战神族必胜!”

“战无疆,事情不要说得早,结果还没有出来呢!”

“是吗,那就让你看到结果!”

战无疆全身神力流转,气势外放,一时间,战火世界如同洪荒猛兽,张靓颖如果这就是爱吞噬一切空间。

而同时,月无缺释放冷月世界之终极奥义,冷月之光充斥天地,就算是战火也要冻结。

两股绝世之力,就这么冲击到了一起。

空间都在破碎和重铸之间徘徊,这样的情况十分的罕见,但是在这两人之间就出现了。

战火灭世,冷月创生,两股相对的力量,交织在一起。

“轰,轰,轰!”

最终,空间无法承受如此巨力,纷纷爆碎。

“小心!”

寄飞龙大声提醒,如此强烈的空间爆碎,一有不慎,就可能被空间之力波及,重创当场。

两人都明白这空间之力的厉害,纷纷退避。

仙帝之战,世界法则纷纷出世。

“战火世界!”

战无疆开启战火世界,周围空间急速燃烧,迅速掌控。

而月无缺无声息之间,已经开启了冷月世界,在自己的周围,冷月法则弥漫开来,让战火无法靠近。

一时间,冰与火的战斗,来到巅峰。

“杀!”

战无疆胜负心极强,这次既然出场就必要取胜,而月无缺同样如此,他乃是月神族代表,绝对不能输给对方。

“嗖,嗖,嗖!”

两人身形不断地变化,而在这个过程中,世界法则的冲击尤为关键。

很多修士都看不清楚他们的交手,是如何发生的,因为他们的眼力,无法跟上两人世界法则的变化速度。

叶凡快去神魔之眼,才刚刚能够跟得上。

旁边的岳七星面带微笑,看得十分惬意。

叶凡内心惊颤,自己开启神魔之眼,才能够看清楚的场景,岳七星似乎根本不需要什么动作,就可以看清楚,甚至看到其中精妙所在,此人到底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