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妈,那妈你小心点啊,汤圆还有些烫……”

笑着,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应着,

老太太端着汤圆碗,拿着勺子,往着嘴里再吃了口,再望着自己两个儿女,脸上再渐渐浮现出些笑容,

“……这回家里就只有红糖,下回买点馅料回来,妈你给我包白糖猪油馅的吧……不过红糖味的也挺好吃,吃着也不腻人……”

中年女人说着话,中年男人不时搭一句,老太太笑着,有些浑浊的目光看着。

这一家子吃着汤圆,腾腾热气随着话语声萦绕着,在堂屋里响着。

再看了眼这穿着崭新红色棉衣,佝着身子,端着汤圆碗的老太太,围坐在老太太身旁的中年女人,中年男人。这一家子。

廉歌转回了目光,再吃了口这红糖味的汤圆,静静听着。

……

“……小伙子,艾辰恋爱啦和弦谱还要再吃点吗,锅里还有些汤圆,我再给你盛些过来。”

相继放下了碗,中年女人站起身,再回过身,对着廉歌出声询问道,

一声闷哼自叶凡口中哼出。

在场宾客的视线之中,见叶凡被一剑劈中,整个人也向后翻飞出去。

尽管叶凡对高桥义直早有心理准备,可依然没想到他能爆出这样一剑。

这一剑实在是太快,太霸道!

“杀!”

在叶凡身子一扭飘然落地时,高桥义直已再度低喝,脚步一挪,对着叶凡冲了过去。

叶凡右手一抖,军刀护身。

“嗖嗖嗖!”

高桥义直一口气刺出九剑,剑剑凌厉,全都带着壮士一去兮的惨烈态势。

叶凡感觉到高桥义直的霸道,也喝叫着挥舞手中军刀,把刺来的长剑全部挡开。

连绵攻击没有奏效,高桥义直又是一声吼叫。

他像是狸猫一样凌空跃起,艾辰的要抱抱吉他谱简谱接着对叶凡居高临下扑飞下来。

七剑嗖嗖嗖斩落,一剑接着一剑,间不停歇。

“好!”

叶凡大笑一声,军刀晃动,一道道弧线破空,把高桥义直杀招击破。

可安琪上辈子的痛苦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过的,这应该怎么做?沉吟了下,姜蝉道:“因为你的缘故,我昨天和今天一共损失了800块钱,你现在转账给我。”

看姜蝉只要自己的损失,却决口不提他做过的那些事情,赵明盛的智商这个时候上线了。他握着手机:“你说个数字,只要我能够满足的,我都给你。”

姜蝉似笑非笑:“你这是想要拿钱买我闭嘴?”

赵明盛也是能屈能伸:“不敢不敢,我这不是向您道歉吗?是我有眼无珠认错了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一般见识。”

姜蝉俯身轻轻拍了拍赵明盛的脸:“想让我闭嘴,艾辰荒野吉他谱也可以。你去把那个告诉你她叫安琪的女人提到我面前来,你的事情我就轻轻放下。”

赵明盛忙不迭点头,他是真的被姜蝉吓怕了,姜蝉说什么他当然是照做。更不用说他还有把柄在姜蝉手里,若是姜蝉真的将这些东西交到警局,他父母会锤死他。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存一下,有消息了给我电话。”在赵明盛的手机上按了几下,姜蝉拉开副驾门,看着还瘫在地上的赵明盛,姜蝉不耐烦:“还不走?”

“看来阳国年轻一代真的不行,要靠老年人出来撑场面了。”

叶凡看着他放声一笑:“不过我敬重高桥先生,我愿意送你一程!”

“红颜,拿酒来,让我跟高桥先生喝一瓶。”

叶凡左手一挥。

有些对手总是值得敬重。

宋红颜把两瓶清酒抛了过去。

叶凡和高桥义直接住清酒,咬开瓶塞相互对敬一下,随后就仰头咕噜噜喝了起来。

算不上朋友,但也惺惺相惜,生死擂台,愿意肝胆相照。

也就在这个时候,艾辰的《恋爱啦》简谱唐门子侄在人群中挪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但前行途中,裤脚下面却不断滑落几个小东西。

这些玩意没有在过道上停留,而是被他们迅速扫入椅子下面,脚掌一压,黏在了椅子的木腿上。

同一个时刻,占据寺庙制高点的六名阳国狙击手,被人毫不留情一刀割断了咽喉,然后塞入了旁边的掩体。

而他们身上的外衣和伪装被剥的干干净净,转移到杀掉他们的凶手身上。

换上了那件还崭新着的红色棉衣。

……

“……好了,妈,给你换好了。”

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中年女人重新站起了身,笑着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坐下来吧……”

老太太低着头,缓缓转动着有些浑浊的目光,望着自己身上换上的红色棉衣,

又抬起头,望着自己两个儿女,出声说着,

“……好,妈。”

笑着,应着,中年女人和中年男人两人再在老太太身旁坐了下来,错位时空艾辰吉他谱

“……妈,你再吃几个汤圆吧,天气冷,吃着暖和一些。”

中年女人端起了盛着汤圆的碗,出声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妈,我拿勺子喂你吧。”

老太太转动着有些浑浊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女儿,缓缓摇了摇头,

又再佝着身子,往前倾了些,伸手端起了放在凳子上的那碗汤圆,

“……妈自己来……你们也吃。”

“……妈,这汤圆还成吗,要不再在碗里给妈你添点糖。”

看着中年女人走进卧室里,中年男人转回了身,继续和自己母亲说着话。

老太太闻声,端着那碗汤圆,缓缓摇了摇头。

……

端着那碗汤圆再吃了口,看了眼这一家子,廉歌也没多说什么,转回了目光,看着这堂屋里。

肩上,小白鼠不时眼馋着看着碗里的汤圆,不时又立起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

“……妈,你看是这件衣服吗?”

卧室屋里一阵窸窣的翻找声过后,中年女人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件衣服,对着老太太出声问道。

老太太端着那碗汤圆,缓缓转过头,

抬着头,有些浑浊的目光望着那件衣服,想你吉他谱艾辰恍惚出神着,又再沉默了下,

“……是这件……”

那是件大红色的棉衣,面上绣着些花,看起来依旧崭新。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那件衣服和那有些出神的老太太,停顿了下目光,再转回了视线,也没多说什么。

这样的院子住起来毫无舒适感可研,阴冷逼仄,空气混浊,谁家要是炒个菜,满院子都能闻到,林楼套用几个日照计算公式测算了一番,觉得最高也只能盖三层,再高就没办法满足基本的日照需求了。

而且在屋顶的设计上还要错落有致,为周围的院子留出日照的空隙来,不能弄成统一的样式,所以只能部分三层、部分二层。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可以将那部分二层建成露台样式,给人们留下一个休闲活动或者晾晒衣物的空间。

在细节上则要保持四合院的原有特色,初雪的谎言吉他谱灰瓦白墙、大屋顶、十字地面、基座处理和细部处理等手法取得和老北京四合院和谐、统一的风格。

总体风格就这么定了下来,然后林楼就开始忙活,每天研究文轩思他们家那栋大杂院的布局、细节,然后去图书馆翻阅各种关于古建筑的资料,尤其是梁思成的《营造法式注释》、《清式营造则例》等著作成了研究的重点。

这些著作里同样有林徽因的心血,林徽因可不只是会写“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而已,实际上她在建筑学上的贡献比她在文学领域的贡献可是大多了;尤其是在古建筑领域,林徽因同梁思成一道,辗转全国各地,考察收集关于古建筑的资料。

“不用了,谢谢了。”

道了声谢,廉歌将手里的碗也放到了旁边凳子上,

“……客气了。”

中年女人摇了摇头,再转回了身,看向了自己母亲,

“……妈,你吃饱了吗,我再去给你盛点吧。”弯下腰,中年女人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够了……”

老太太缓缓摇了摇头,再缓缓转过了身,透过窗,望向了屋外。

屋外,一段饭过后,

夕阳已经沉入地平线,只残留着些晚霞还映在西面,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也循着老太太的视线,往着屋外望去。

“……天黑了……”

老太太望着那屋外,出声说着,

“……那妈……我先扶你进屋里休息,我再去给爸送火。”

中年男人望了望窗外,再转回头说道,站起了身,

“……那件衣服,那条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