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天降灵雨,都会掉落一些零星的灵石。

这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是发家致富的一个捷径。

谁都不愿意错过这次天降横财的机会。

甚至于,附近几个城池的百姓,闻讯而动,也都驾车驶入了三大城的地界,寻找着灵石的踪影。

三大城足足有几千万名百姓,但凡行动自如的,几乎都加入到了这一场寻宝之争中。

对于,三大城的禁卫军全部出动,全力维持秩序。

但是,面对状若疯狂的千万百姓,三大城的禁卫军根本忙不过来。

赵云逸所在的直升飞机上。

赵云逸抽出了一根烟,叼在口中,优哉游哉地抽了起来。

“那新野城新上任的武狂陈骁,是陈黎行走的心腹悍将。而这陈黎行走,跟我有仇。”

“这一次我若是跟陈骁碰面,情侣之间分手后说的话定要让他吃点苦头,顺便杀杀陈黎行走的锐气。”

赵云逸摇头一笑,心中有了主意。

此时他身披神龟宝甲,自信心再度提升了一个档次,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与敌厮杀一番,从而检验检验神龟宝甲的威力了。

宴席中间,一身神龟宝甲的赵云逸,显得威武霸气,非常引人注目。

在座的大小官员,全都纷纷给赵云逸敬酒,拼命地巴结讨好着赵云逸。

“赵队长。”

赵云峰端着酒杯来到赵云逸的身前,陪着笑脸:“您神功盖世,所向披靡。如今又得到了一套神龟宝甲护身,可以说,在三大城的境内,已经是无敌的存在。”

“想必从今往后三大城的夺宝,所有的巨灵石都将归入我们长安城的名下!”

赵云峰爽朗大笑,拍着赵云逸的马屁。

赵云逸闻言嘴角微掀,情侣分手祝福的话点了点头。

赵云峰的话虽然吹捧痕迹非常明显,但是,赵云逸却非常认可。

如今的他,纵观长安城、新野城、涟水城,可以说是无敌毫不为过!

“赵堂主,我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

这时,安博涛插嘴道:“那新野城的护卫堂堂主上官志明死了之后,陈黎行走派遣了一名心腹悍将来到新野城就职。名叫陈骁,是一名一百五十六岁的大宗师中期强者,此人是传武出身,年轻时有一个外号,名叫武狂!论天赋和战斗力,他甚至比陈黎行走还要强!”

风厥和姜雪衣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不断安慰长生,等待着姜守义到来,或许这位外院院长会有好办法吧......

九月初的一个傍晚,长生正郁闷的平躺在石床上,风厥和姜雪衣坐在旁边,陪着长生聊天!

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长生全身猛然一震,竖耳倾听门外的动静。

“长生可在?老夫姜守义......”

听到声音的一刹那,情侣分手心痛的话长生瞬间放松了下来,暗暗紧握的双拳舒展开来,看来,长生心里对于公输野还有几分戒备之意!

“啊......我爸爸来了!”一听到声音,姜雪衣嗖地跳了起来,飞奔出去拉开了木门,瞧见姜守义淡笑的站在门前,大喜过望的扑进他怀里,埋怨道“你怎么现在才来?算了,还是先看一看长生的病症再说!”

说着话,姜雪衣拉着姜守义走进里屋,风厥站在床边恭敬地施礼,而长生作势要爬起来,却被姜守义轻轻按住。

“接到雪衣的书信,老夫本应该立即赶来的,但分院事务繁杂一时也走不开,还请你多多见谅!”姜守义淡笑着坐在长生旁边,伸出三指搭在长生手腕上,道“你先躺下来,老夫为你把脉!”

“没关系,我不怕这东西,就算是爆炸了也没问题。”夏天十分随意的说道。

看到夏天的这份随意,白面书生顿时感觉夏天更加的神秘了。

正常来说,不管是谁获得这样的宝物,那都是要非常紧张的。

可是夏天却非常的从容,这种从容可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啊,情侣分手图片而且是打心眼里的从容。

就仿佛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东西会走漏消息一样。

更不担心有人来抢夺的。

“夏兄弟,有时候我真的感觉,你太神秘了,让人看不透啊。”白面书生说道。

“不要总想着去看透别人,否则你真的会很累的,早晚都有你看不透的人。”夏天提醒道,白面书生这种人,他喜欢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进行知己知彼。

才能百战百胜。

可是夏天非常清楚。

这个世界上,就算是他夏天也不可能看透所有人。

“多谢提醒。”白面书生说道。

夏天也没有忌讳,而是直接打开了地图。

“叶凡哥真要那么做么?我觉得他不是那种人啊。”叫花子小声嘀咕道。

柳梦雪可是操控大集团的女总裁,这些办公室斗争的经验可比两个小白兔多得多。

她耐心解释道,“其实很简单,叶凡即使对云王没有意见,但是其他人呢?我们分析一下,尊卢人他们和云图人连年征战,但主要面对的就是云图王室的势力,分手让对方感动的话可以说他们都不待见云王;至于瑶和紫琪代表的麓神殿,之前云王把这里坑成什么样子,你们也清楚,你觉得她们会帮忙说话么?”

“那又跟叶凡有什么关系呢?”阿玉勉强理清楚了其中的关联,但还不是太清楚。

“叶凡可以不去做,但别人可以揣摩叶凡的心思去做!比如炎虎部落!”柳梦雪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叫花子和阿玉也都懂了。

叶凡现在是梵神,已经成了大家认定的事实,敢得罪质问梵神,尊卢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

对于柳梦雪等人的讨论,叶凡并不清楚,他只是按部就班来到了坐船的工地上,这里靠近海边,为了方便施工,工人们干脆在这里搭建了帐篷作为临时住所。

林峰咬牙询问。

“周焕强?就是周成手下的那个手下败将吗?林城主,不是我陈骁狂妄,那周焕强的境界修为,虽然和我旗鼓相当,但是论战斗力,他远不如我。对情侣说的暖心话”

“我完全可以打他三个!”

“这句话,你可以原封不动地转告给周焕强,他若是有异议,我随时可以与他一战。”

陈骁语气傲慢,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你,你……”

林峰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

没想到,这陈骁如此狂妄,居然扬言能够打周焕强三个!

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三七开,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了,林城主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要如何取舍。”

陈骁语气笃定,一副不怕林峰不就范的架势。

“第一个原因,是我们涟水城的夺宝队长易无极大师,今日成功突破,步入了大宗师境界!”

“作为一名人剑合一的剑术高手,易无极一突破,其战斗力就足以媲美大宗师中期强者!”

“换句话来说,我们涟水城有着两名大宗师强者坐镇,实力并不差劲!”

“我们都明白......就不劳前辈费心了!情侣无话可说该分手吗”姜雪衣招呼着风厥,抬着长生走进藏书阁。

整个藏书阁里,第一、二层为经史子集和历史、文学方面的书籍,占了整个藏书阁的近半之多;

第三、四层为武学书籍,其中第三层为内功书籍,第四层为武技招式书籍;

第五层为数学、物理等各种学科方面的书籍,第六层是一些杂学方面的书籍......

姜雪衣和风厥撤去了担架,一左一右站在长生两侧,架着长生登上第三层!

第三层比前两层要小上一些,但仍有三十多座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内家典籍,大部分书籍都是泛黄颜色!

长生来到最近的书架前,随手抽出一本古籍,这本古籍名叫《永春要术》,翻开书籍仔细地瞧着上面的繁体字,一页一页的翻阅下去。

上一世,长生学过历史专业,在学校图书馆也见过无数本古籍,对于繁体字并不陌生,读起来也就没有太大的障碍!

这本《永春要术》,讲的是咏春拳的内劲行功脉络,和气息吞吐诀窍,配合上半部的咏春拳法,其武学档次瞬间上升了数个层次。

他拿出来的筹码肯定不是熔岩火精了,如果是熔岩火精的话,他也不会拿出来做交换了。

他拿出来的是线索。

而且这个线索他已经尝试过无数回了。

根本就解不开。

他也知道,这东西虽然是无价之宝,但是留在自己手里没有任何的用处,而且很有可能有一天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毕竟这样的东西,就算是天灵大陆上的老怪物们也会心动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虽然他隐藏的非常好,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将这东西留在手里,他甚至连睡觉都会做噩梦啊,甚至他还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无意之中说梦话说出去。

“东西交给我了,你是不是松了一口气啊。”夏天微微生的心思,一方面可以换来银榜第一,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将这个炸弹送出去。

留在他自己手里,肯定有一天会爆炸。

“哈哈哈哈,夏兄弟真是神人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确实是担心啊,这东西在我手里,我真的是寝食难安啊。”白面书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