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对于灵者界来说,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土豪。

如果让谁知道他拥有这么多的灵药,指不定会疯狂成什么样子。

趁着有时间,他在炼制了几炉大培元丹,而且准备在这几天,多炼制一些大培元丹。

别人来送礼,那么他就得回礼。

对于十大家族来说,最好的回礼,就是大培元丹。

天色已经亮了,他依然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离开了九弯村。

叶心妍家,今天格外热闹,七大姑八大姨全部都到了。

而且邻里邻居的,也经常过来串门。

心妍爸妈准备了几箱的喜糖喜烟,有人来就发。

“心妍妈妈,还弄的神神秘秘的,你们家女婿到底是谁啊?”

“就是,我们都还没有见过呢,心妍就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这人肯定非常不错吧。这就是爱情男女版”

“话说他准备给多少礼金,心妍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又是我们小区最漂亮的姑娘,要是不带够诚心的话,我们可不依。”

“通知了,只是你看得入迷,没有察觉罢了。”

慕承弦一步步走到电脑跟前,长指点了点桌面,不轻不重的语气里,却带着极大的压迫感,质问道:“你看什么呢,看得那么专注?”

“没看什么,随便玩了把游戏而已。”

慕承枫胡乱搪塞了几句,摆出狗腿的架势,殷勤的给慕承弦揉肩捶背,顺便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咱们母上大人情况如何,还是那么疯吗,要不要考虑把她放出来啊,我觉得有了这次教训,她不敢再作妖了吧?”

“你觉得,我们的母亲,是会消停的人吗?”

慕承弦长叹一口气,摇摇头,说道:“让她待在慕宅,不仅是在保护别人,也是在保护她。”

“说得也是。这就是爱情合唱版”

慕承枫表示赞同。

眼下,慕氏集团,乃至整个慕氏家族,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若是放任梁玉仪出来‘疯’,会让局面变得更复杂,还不如用简单粗暴的方式,从源头将风险遏制住。

……

二三十分钟后。

杨天便来到了仁乐医院中医分院。

赵秋实早已来到门口等他,接到他之后直接带他来到了接待厅。

一进接待厅,便可以看到几个男子正在高声叫嚷着,对着几个负责安抚他们的护士和医生大呼小叫。

“别墨迹,快把我的一百万拿来!”

“就是,快拿钱来!少在那磨磨唧唧的!”

“说好的一百万,就是一百万,不用多扯皮了,赶紧拿钱!”

……叫得一个比一个欢。

仔细一看,一共三个人。

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但却并没有一点而立之年的男人该有的样子。这就是爱吗反而都有些痞里痞气的,像是街边的小混混。

他们分别穿着黄色、绿色和蓝色的上衣。但衣服也是松松垮垮、破破烂烂,透着一股贫穷与邋遢。

杨天扫了一眼他们,一下子便想起来,这黄衣男子是之前的十三名感染者之一。

“呃?什么?没治好?怎么会……”赵秋实惊讶地自言自语。

而后,他似乎想起了电话还没被挂断,拿起电话便说道:“喂,杨天?还在听么?”

杨天立马应声道:“在听,怎么了,是有病患检查出乙肝了?”

“是的,”赵秋实道,“一个病患说自己没被治好,来咱们医院索要那一百万赔偿了!”

一百万是昨天杨天许诺过的,只要没治好,就赔给他们。

而杨天这么许诺,当然是因为有绝对地把握。

他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在给每一个病人治疗完之后,都通过气劲检查了他们的身体,确定他们的体内不再有一丝毒素残留,然后才让他们离开的。

所以怎么可能会没治好么?

杨天沉默了数秒,如果这就是爱情在线听道:“这样吧,我马上来医院,看看这个病人是什么情况。”

“呃……好吧,那你快来吧,”赵秋实说着,又苦笑了一下,道,“说是让你休息,结果还是得麻烦你跑过来。”

“这没什么,我本来就是分院院长嘛,出事了怎么能不管?好了,我出门了,”杨天道。

公子绾想着傻丫头只有你才说,点点头:“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他人都不会知道,包括倩倩。”

郭豆豆满意了点点头。

华美广场边上停着一辆面包车,四个混混对着照片观察着经过的妹纸,一个混混盯着大厦进出的妹纸。

混混一看着照片说道:“这么漂亮的妹纸,被秦寿这种人看中,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混混二一巴掌打在混混一的后脑勺:“少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秦寿公子也是你能讨论的?”

混混一把方向盘一拍,骂道:“秦寿又怎么样,还不是段少的一条狗,迟早一天我会抱上段少的大腿。如果这就是爱情歌曲在线听”

混混二指着大厦走出来的两个妹纸说道:“你看那两个小妞好漂亮,给我一晚我会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幸福。”

四个混混向大厦出口看去,公子绾挽着郭豆豆走出大厦,正是混混二所指的漂亮妹纸。

混混一指着照片说道:“你他妈眼瞎啊,她是照片上的妹纸。”四人看着混混一手上的照片。

……

邻里邻居吃着喜糖磕着瓜子,大家顺便开着玩笑,在这里等着林木上门。

“我们小区有不少人都已经见过的,就是秋华农产品的老板,他和我们家心妍情投意合,这不生意一直都太忙了。”

“不过他也不想委屈了我们家心妍,所以抽空来给心妍补上一场婚礼,到时候大家都要去喝喜酒,一个都不能少啊。”

心妍妈妈连忙回道,看到又有人来,连忙送上喜烟喜糖。

“我见过,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不仅有能力,更是非常帅气,与心妍那是金童玉女,男才女貌。”

“这样我们就放心了,时间也不早了,他怎么还没有来?”

“别急啊,这种情况,怎么也得好好准备准备。”

……

大家带着期待,比心妍家都更期待。这就是爱情表情包

他们总算是没有了闲言闲语,心中只有羡慕嫉妒恨。

九点半,林木总算是出现了,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罗月娥,还有他的两个舅舅舅妈。

“林木,你姑姑姑父工作繁忙,不过他们说,会在你举行婚礼的那天会过来。”

罗月娥说道,她有些失望,没想到这么大的事情,也没空过来。

“林木,没有你姑姑,还有舅舅呢,我们来给你提亲,够了。”

“最后,我的电影《我们的青春啊》到底是不是烂片,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评价的,任何电影,不对,任何事物,他的存在自然有存在的意义,这就是“存在主义”……”

“最后,谢谢诸位,海外版的试映马上就要开始了,请诸位多多支持一下我电影,谢谢,谢谢!”

“对了……其实,透露一下啊,如果,如果这就是爱情歌曲我是说,如果我的电影侥幸获奖的话,那么,秦瑶小姐会陪我走红毯哦~”

“……”

“……”

一双双记者的炽热目光之中,沈浪面带微笑不慌不忙地侃侃而谈。

这一瞬间,记者们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再问下去了,甚至再有恶意也不好再问了……

事实上沈浪那憨憨的笑容,再加上真诚的眼神实在是非常感染人。

明明是被赵宇挖团队的受害者,但却保持着那谦谦君子的形象,反而维护两人的关系。

这个人……

情商很高!

不过,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说来,我也实在搞不懂我们的母亲,一天天到底怎么想的,之前为了保顾蔓蔓居然闹自杀,搞得董事会的人,一边倒的讨伐你,若真给了她自由,还不知道她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慕承枫感慨道。

“顾蔓蔓在她被疾病折磨得最痛苦的时候,给她捐了一颗肾,相当于给了她新生,她会那么护着顾蔓蔓,也不难理解。”

慕承弦回忆起当初,他因为愧疚,把顾蔓蔓从顾家接到慕家的画面,总觉得物是人非。

当年的顾蔓蔓,被顾家养在深闺,从不抛头露面,表情没有一丝杂质,单纯得如同婴孩。

那时候,母亲病入膏肓,急需一颗能匹配的肾挽救生命,顾蔓蔓知道后,半分也没犹豫,捐出了自己的一颗肾。

才二十出头的女孩,被摘去一颗肾,代价可想而知。

自此,母亲就视顾蔓蔓为亲生女儿一般,精心照顾,处处护着,并且一直催促着他与顾蔓蔓为妻。

“你们都觉得那个顾蔓蔓单纯无害,我却觉得,她是扮猪吃老虎,你当年把她从顾家接过来,就是引狼入室,现在证明,我的感觉没有错,她真的没那么单纯,不仅不单纯,甚至是可怕的,我要是你……就趁此机会,和她断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