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萧韵清右边的脸颊上肿了起来。

聂文冲倒是控制好了力道,明天他毕竟要和萧韵清成婚的,他总不能让萧韵清毁容吧!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并没有让萧韵清皱任何一下眉头。

一旁坐在轮椅上的萧白萱,喝道:“聂文冲,你早晚会有报应的。”

聂文冲笑道:“报应?我聂文冲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报应,我父亲乃是中神庭内的庭主,而我的亲哥哥又是中神庭内的第一天才。”

“他们对我都极为的爱护,有他们在二重天之内,有谁敢对我动手?我又会遭遇什么报应?你倒是对我详细说一说啊!”

萧白萱在听到聂文冲如此嚣张的话语之后,她嘴巴里紧紧咬着银牙,双眸之内被滚滚戾气充斥着。

见此,聂文冲十分满意的说道:“萧白萱,我很喜欢你现在的表情,当年你要是愿意乖乖被我和我的那些朋友玩弄一番,你也不会落得坐在轮椅上的下场。”

“说不一定你让我们高兴了,我们还能够赐给你机缘。”

“唉,德林,刚才你说那话有些太重了。”

原来莫德林刚才说那么伤人的话是故意的。如何跟女朋友的说辛苦了

他解释道:“这小妮子虽然整天哭哭啼啼的,可是心里也倔强的很,要是不这么说,他绝对会辞职的。”

“她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啊,离开了公司,连个能投奔的人都没有,而且现在有时这个状态,你放心让她一个人离开吗?”

在雪清公司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正职撩正职、副职撩副职,陈清水整天跟邱月珊混迹在一块,而莫德林又有事儿没事儿,去逗逗小桃。

除了邱月珊外,莫德林应该是最关心他的那一个了。

“你说得对。”

莫德林接着说道:“只是邱会计?”

“不说了,我也说过了,人各有志,既然不是一路人,也不必强求。”

陈清水摆了摆手:“好了,不提了,得打起精神来。”

高层离职,对于公司的影响是极为巨大的,外界已经就此衍生了各种对公司的,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和谣言已经传播开来。

回去之后二人来到玄炎老祖处,将那里的情况说明后玄炎宗便开始布置传送阵,本想第二日在布置的,但是没成想师傅一声令下这倒是用不上二人了。

无事一身轻白幽若坐在桃树上喝着酒好不惬意,这是不远处走来了墨尘,女朋友累了怎么关心她“墨尘。”

“少主。”

“你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白幽若从树上跳下来说道。

“没事。”

“你有没有事我还看不出来,往日都是情绪不外漏的主,怎么今日这苦大仇深的?”

白幽若递给了墨尘一瓶酒,墨尘道谢接过后大口的喝了几口,看他喝的这么凶白幽若制止道“你这么个喝法是想将自己灌醉?”

“如果能够喝醉就好了。”

果然是出事了,“你究竟怎么回事?”问完白幽若又试探的道“是跟楚恒有关?”

闻言墨尘瞬间抬头惊讶的看着白幽若,不用他说话白幽若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凭着他这神情可看出他很惊讶自己能够猜出来,只是这几人中怕是也只有他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金光闪动间,杜龙就像许多飞升者一样,突兀地出现在碧波星飞升界空间能量门外,飞升界空间能量门外是一座巨大的广场,许多飞升者陆续朝这些广场涌去,可以感觉到整个广场显得有些喧闹不堪。关心女孩工作累的话语

“喂,喂!你们几个飞升者,别在那里发呆啦!快快离开飞升界阵门,别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挡道!赶紧排队领取飞升令牌然后滚蛋!”就在杜龙等人站在飞升界阵门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之际,一道粗鲁的怒骂声便响了起来。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便见飞升界阵门两旁站着一堆身穿制式亮甲的将士,能够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恐怖的噬杀气息扑面而来,这完全是由最低金仙级别的存在组成的军队,而且一个个还故意将自己的气息毫不掩饰地释放开来,摆明了是在吓唬那些刚刚飞升的菜鸟们!

杜龙眉头不由一紧,心中暗忖道:‘果然如龟伯所言,这仙界飞升界阵门外,是由这些联盟军将士把守,他们的实力最低要求达到金仙阶,乃是守护飞升界的强大力量!’

在仙界,有四大联盟,分别为仙界自由联盟、仙界冒险者联盟、仙界丹盟、仙界器盟!

“约你出来,女生累了怎么说关心越过云彩,跃上柳梢,乐在心瑶……”庄同学才思敏捷,一首“咏月”,把彼此的心境烘托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郭姐默默地把庄金荣的诗句牢牢的记在心间,一有机会她肯定会把它们整理成册,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永久的收藏起来……

由于佳节将至,整个情人岛并没有多少人,估计都在忙着自家的烟火。

明天的自己也将启程去A市陪父母团圆过节了,今晚是她能陪庄小弟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非常的珍惜。

不一会儿,他们就卿卿我我的来到了情人岛的最高处“梦天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到庄小弟略显疲惫的精神状态,郭御姐就知道连日来的运筹帷幄,肯定透支了庄小弟不少的精力。关心体贴又不肉麻的话再加上刚才的应酬,此时的庄小弟最需要的就是按摩和休息。

想到这郭御姐善解人意的说道:

“我看你也累了,赶紧躺下来眯一会儿吧,我给你掐掐脚解解乏。”

“不,我口渴了,我要喝茶。”庄金荣孩子般的娇情道。

“什么?用嘴喂你……”

郭御姐听到庄小色蹬鼻子上脸的无耻要求,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幸亏周围没有人,月亮也善解人意地躲到云彩里了。

自从那天在花轿里哭过之后,郭御姐就发誓再也不会拒绝庄小色,如今良辰美景就在眼前,那姐姐就喂你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茶也喂够了,茶也喝够了,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坏蛋,就知道变着法儿欺负姐姐,哪有人这样喝茶的,你就是个变态色。关心女朋友工作辛苦的话”

郭姐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挺美的,这是她和庄金荣第一次的茶吻,她至死都不会忘记的。

“这有什么?相比其它的疯狂,这都是小儿科。”

庄小色越发得意地说。

“什么?还有其它?……”

看着庄小色不断激起的欲望,郭御姐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伤身的。仅有的理智告诉她应该让庄小色适时的平静下来、养精蓄锐、固本培元。

既然他想其它,那就哄小孩似的让他其它呗,也许一分心他就睡着了。再加上自己祖传的按摩手法,一定会让她的庄小宝美美的睡上一觉的。在伟大的母爱面前,御姐郭果断的神圣着……

看来。

庄同学的远见卓识绝非一般的人能够比拟的,他看似憨厚的外表下,隐藏了多么强大的魅力和格局啊。看似是个弟,其实是个帝……

正当御姐郭还沉浸在无限的崇拜和遐想的时候,庄金荣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了好多声,一定是他的那些小妹妹又来信息催他了……

想到这。

一时间郭妈妈哭得更凶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成夫妻,男朋友说辛苦了怎么回复但哪怕是做前世的母子,我也要治好你的癔症。不管是做姐还是做妈,也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心魔。

她深知这个无所不能的大男孩儿,无坚不摧的外表下是一颗多么缺乏安全感的脆弱的心。自己一定会用所有的爱给他足够的安抚和安全感,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着她的大宝贝。哪怕是耗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郭御姐在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然而这一切她的大宝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在梦魇中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躲避着深不可测的各种危险。他想大叫却喊不出来,想挣扎却没有气力,只能不停的乱抓乱挠,把郭妈妈的手都给抓疼了。

看着庄宝贝的痛苦御姐郭别提多么难受了,她的心在滴血……

“憨孩子,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你这么坚韧和痛苦的抗争,到底图个什么、到底图个什么啊?……”

“月佬啊,月佬,你来作证,我郭梦情,情愿代替他独自承受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只要老天爷能放过他。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小桃也知道,邱月珊带着背叛行为,不告而别伤透了所有人的心,不仅仅是陈清水,还有莫德林、王大柱、刀哥,还有一大群信任她的朋友。

“好了,人生走就走了,但是他不能凉,我和莫德林他们商量过了以后,财务部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小桃瞬间一愣,他简直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陈,陈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邱月珊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对公司的财务比较了解,而且个人专业水平过硬,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陈清水波澜不惊,其实也有着赌气的行为,他重用小桃就是想向邱月珊证明:她不是特殊的,能培养出一个邱月珊,就能培养出第2个邱月珊

小桃犹犹豫豫,她说道:“不,不行,我做不到,我担不了这么大的担子。”

陈清水呵呵一笑:“我说你能,你就能。”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德林,轻飘飘的说道:

“小桃,邱月珊走不带着你,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你但凡还有些用它也不是越把你抛弃在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