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片漫天飞舞的彩色纸屑,从空中倾泻而下,顿时将这个舞台装扮的更加多姿多彩了。

此外,在春晚舞台上空,又多了一幅红纸黑字的春联,上面用隶书写着:

‘迎新春江山锦绣、辞旧岁事泰辉煌’

就在大家欣赏舞台上空这番美景、并高声念出这幅春联时,第二支银色飞镖已从叶天手中高速飞出,直取挂在舞台上空右侧那个巨大的透明袋子。

结果自不必说!

那个巨大的透明袋子瞬间爆裂,几十个色彩绚丽的彩色气球立刻从空中飞舞而下,这个万众瞩目的舞台顿时变得更加美丽了。

转眼的功夫,第三支银色飞镖就从叶天手中飞出,春晚舞台上空再次绽放出一朵绚烂的礼花。

“你想我说什么?”

向南一边剥着手里的鸡蛋壳,一边扭头看了加利特一眼,问道,“一路平安?还是旅途愉快?”

“噢,上帝!你可真是不解风情!难道你就不能说一点表达你不舍的话语吗?”

加利特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对了,这次我回去以后,就会联系我熟悉的那些大收藏家,前任回来找我复合怎么办开始帮你收购残损的华夏文物,今年年内,我大概是不会再有机会来华夏了,那这些收购来的残损文物,是暂时存放在我那边,还是到了一定数量就给你运送过来?”

向南想了想,说道:“先存放在你那里吧,等到我这边需要用到时,我再打电话给你。”

“那好吧,反正你说了算。”

加利特耸了耸肩,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接着又问道,“那你这边,是打算明年上半年来巴里斯呢,还是其他什么时候?既然你要过来了,那我可得提前好好准备一下。”

“现在离明年可还早着呢。”

向南瞥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公司这边不太忙,我肯定会抽出空来过去一趟的。”

很快,他来到了自家门口。

还好拂云轩的安保能力还是不错的,没有狂热粉丝真得冲到这里来。前男友们都来找我复合

杨天拿出卡片刷开了门,进了别墅里,来到客厅,发现韩雨萱、薛小惜、米玖等几个女孩坐在这里看电视。

“杨天回来了?”

韩雨萱回过头,道。

“嗯,小公主呢?

她在哪?”

杨天问道。

这话一出,薛小惜、米玖、杜小可等人都纷纷露出了几分小小的醋意。

“哟,一回来就找小公主?

果然小公主比我们可爱多了,是吧?”

杜小可揶揄道。

“行了行了,别吃醋了,找她是有事的。

你们大概不知道吧,拂云轩大门口都已经被人堵得水泄不通了,”杨天苦笑道。

“啊?”

众女孩都惊了,“怎么回事啊?”

“等会给你们解释吧,先告诉我菲儿在哪?”

唐瑾骂陈文:“你闹够了没有!我们安检去!”

看着唐瑾凶巴巴的表情,陈文心想:如果把唐姐惹生气了,她会不会真的动手打我啊?前男友回来找我复合怎么办

陈文忽然发现,跟唐瑾在一起的感觉挺来劲的,要冒着挨骂挨打的风险!

--------------------------------

安检很顺利,陈文的打火机居然都没被收缴,这让陈文很诧异!

在陈文前世的记忆里,从2014年开始已经普及公共场所禁烟了,到了2019年的时候,不坐飞机的老百姓们都知道打火机不能带上飞机。

但是在1992年,打火机还是可以带上飞机的,但是不许在飞机机舱和卫生间里抽烟。

其实有件事陈文还真是不知道。

在1992年,有少数航班上是可以抽烟的。这种航班都是小型飞机,30座以下的老式苏联飞机。

这种飞机,飞我国西北方向的航行比较多。不光可以在飞机上抽烟,连小动物都能带上飞机。

陈文使劲从鼻孔里叹出一口气,前任找你复合该不该复合认真地说道:“我这次带了两万现金,咱们在帝都就使劲花吧!花不完,剩下的,回沪市我就全扔在你家里!”

唐瑾噗嗤笑出声,甜甜地说道:“坏家伙,你这是提前交伙食费吗?”

陈文恶狠狠地说道:“我以后有闲钱了,就扔到你家里,你不想要都不行!”

唐瑾一脸无奈地说道:“坏家伙你这是要买下我吗?”

看着唐瑾娇羞的表情,陈文正想说老子就买下你了!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有人朝着唐瑾打招呼了。

杨天道。

“在楼上呢,好像一直在她自己的房间里,”米玖指了指楼上,道。

“好,”杨天点了点头,快步上楼,来到小公主的房间门口。

拧开门进去一看……只见小公主正坐在床上,捧着手机,在操作着呢。

“诶?

杨天哥哥,你回来啦?”

小公主一看到杨天,微微惊喜。

“你在做什么呢?”

杨天也脱掉鞋子跳上了床,来到了她的身边。

小公主把手机给杨天看,道:“我……我在回那些私信呢。

虽然……虽然你跟我说了,不用回他们。抛弃现任 找前任的后果

唐瑾心态就这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没有什么设计、阴谋的成分。

所以不用去怀疑唐瑾是不是对陈文设了套,这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唐瑾在感情上特别单纯,甚至是一副飞蛾扑火的架势。

未来陈文或许会遇到一些有设计心、带阴谋的女人,但绝对不会是唐瑾,也不可能是苏浅浅和许美云。这几个漂亮女孩子对陈文的感情是纯真的。

---------------------------------

飞机起飞时间是下午5点多,两人四点抵达了沪市机场。

没有大件行李,不需要办理托运。

唐瑾拿着两张机票,带着陈文很快就办理完了检录,领取了登机牌。

唐瑾领着陈文去安检,陈文说不着急进去,我们去逛一下机场内的各种商店。

陈文有意为唐瑾花点钱,但逛了一圈下来,发现最值钱的一家店是卖石头的,有一尊几百斤的大石头标价一万块,这个价格陈文是满意的,前任回头只有两种情况但是它的个头实在不适合摆放在唐瑾家的那个小面积一室一厅里!

“生化报告看一下。”凌然注意到病人糟糕的皮肤和头发状态,还是想要再确认一下。

张安民向后一伸手,肝胆外科的住院医连忙拿了报告出来,慌乱的一批。

张安民成为副主任医师以后,也是有了自己的手下,尽管未能独领一个治疗组,但也是相对独立的配置了。

肝胆外科内,残存的几名非贺系的医生,也不用犹豫什么,就紧跟着张安民的步伐走了。

从主治到副主任医师,感觉上似乎只是升了一级,但在医院的环境里,却是有大大的不同。若是有极端情况发生,张安民甚至可以暂代科室主任,运气好的话,一口气暂代两三年的都是有的。

对肝胆外科投靠张安民的几个小医生来说,这就算是有条底线了,说不定,大家就是肝胆二科的从龙之臣呢,即使因此被叫做二五仔,大家亦是在所不惜了。要他们来看,有对象了前任找你复合凌然能够给张安民挂上副主任医师,其能量已然堪称是石破惊天了。

凌然拿着报告看,众人都看向凌然。

躺在病床上的李玲和她的闺蜜更是看的无比贪婪。

“那我可就放心了。”

加利特将手里的剩下的一小块烤面包都塞进嘴里,然后拍了拍手,笑着说道,“行吧,我吃饱了,你们先聊着,我还得回楼上的房间里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你就不用送我了,我会跟夏和闫他们一起去机场。”

“好,那就……明年见!”

“明年见!”

等加利特离开了餐厅,其他人也很快就吃饱了,闫君豪和夏振宇跟向南聊了几句后,也回楼上收拾东西去了,向南、戴维斯和朱熙三个人则来到了酒店大厅里,大老远就看到何绍骅、鲁文华两个人从酒店门口走了进来,而“三人组”里的那个钱卫安却是没看到人影,应该是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没打算跟何绍骅等人一起回深镇。

何绍骅两人看到向南以后,很快就迎了上来,一脸笑容地问道:“向专家,东西都收拾好了?”

“嗯,本来也没带什么行李。”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问道,“我们是现在就走吗?”

“要是向专家在香江这边没什么事的话,那咱们现在就走。”

何绍骅点了点头,说道,“今天是周末,深镇口岸那边通关的车会稍稍多一些,等到了深镇那边,休息休息,差不多就可以吃午饭了。”

“嗯,那行,那就走吧。”

向南点了点头,就带着戴维斯和朱熙一起朝酒店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