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连忙一起跑了过去。

等到废墟前面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废墟的面积比想象的要大。

至少有一百平米左右的面积被彻底打碎。

林知命等人快速的将瓦砾清理掉,最终从废墟的深处之中找出了布逸仙。

此时,布逸仙的双手已经伤痕累累,他的嘴里涌出了大量的鲜血,看的出来受到了重创。

“你还好吧?”萧晨天问道。

“死,死不了。咳咳咳!”布逸仙说着,猛烈的咳嗽了记下。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可能没开湮灭模式吧?”赵吞天问道。

“我开了。”布逸仙说道。

“那怎么可能被打成这样?”赵吞天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的力量超越了我,而且超越很多很多,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在他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这根本不是人,人类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布逸仙激动的说道。

“德克.诺维茨基的身上还有秘密!”林知命冷冷的看向比武台上的德克.诺维茨基,刚才德克.诺维茨基右拳上的白光,复合聊什么话题肯定不可能是他身体自然发出的,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产生了白光,而那白光又给德克.诺维茨基带来了强大的破坏力。

面色惨白的杨兴感觉自己肚子都快被踢穿了一样,疼痛难忍。

韩三千脚步不停,继续朝着杨兴走去。

杨兴看到韩三千眼里的杀意,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和惊恐,说道:“兄弟,你想干什么,有话好好说。”

韩三千一脚踹在杨兴面门,顿时间血水四溅,杨兴连鼻子都塌了。

“兄弟,有什么话说清楚,你先别打了,我求求你。”

杨兴话音刚落,韩三千又是一拳打在杨兴太阳穴,耳鸣嗡嗡,眼前一阵黑光,差点让杨兴晕了过去。

小男孩见杨兴被打,不知死活的跑到韩三千身边,刚准备踹出一脚,被韩三千一个后踢踹出,滚了好几米远才停下来。

“你想怎么死。”韩三千冷声对杨兴问道。

杨兴这一瞬间胆子都差点吓破了,复合后聊些什么虽然他在城中村耀武扬威,但也从来没有敢闹出人命,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要他死,而且杨兴还没有半点怀疑的念头。

他的眼神,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现在布逸仙的充能是百分之八,二十五倍的加成之后能够达到百分之两百。

将军骨骼释放出百分之两百的机能,按道理来说试探出德克.诺维茨基的底牌应该不难,但是,谁也不知道德克.诺维茨基到底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终于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德克.诺维茨基从比武台下直接跳到了台上。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响,德克.诺维茨基落到了布逸仙的对面。

“你的位置,是我的了。”布逸仙傲然的说道,他对自己其实还是有信心的,将军骨骼五秒时间百分之两百的充能进度,那绝对是秒杀一切的强大,分手后复合聊什么就算打不倒德克.诺维茨基,也足以逼出德克.诺维茨基的所有底牌,那样的话,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上一次让你逃走了,这一次,所有我遇到的龙王,都只有死路一条。”德克.诺维茨基说道。

上一次?

布逸仙自然知道德克.诺维茨基指的是上次所有龙王杀入UKC联盟总部那一次。

“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布逸仙说道。

太师椅并不笨重,却由着四个人小心翼翼的搬到了朱光寿的办公室内,由此可见徐家员工对这件太师椅极其的看中。

“啧啧啧啧啧啧……”朱光寿一边鉴赏一边啧啧称赞:“徐志海啊,算下来我到燕京城也快将近半个月了,这期间我见到的宝贝不在少数,唯独这件太师椅让我倍加意外,虽然它还不至于达到天价的行列,但是论做工精细,论品相的完整性,它绝对是我在燕京见过最惊艳的一座!你知道这只太师椅的来历么?”

“小师叔,志海略知一二。”徐志海在朱光寿跟前低头说道:“这件梨花木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他意义非凡,近看四四方方、毕恭毕正、外形简约而不简单,全身上下找不着一只铆钉的存在!刚复合没话题怎么办单说这等的手艺活儿放眼整个大明朝能够做的出来的,一双手几乎可以数的过来。”

“远看这把太师椅,则形如猛虎下山,周身透露着威武霸气,所谓好马配好鞍,绝顶的太师椅必然是明朝时期的一位盘龙卧虎之人才有资格坐上这张太师椅,仔细算下来,在明朝时期有资格的人也就是在那几个人当中。”

陈江深吸了一口气,从舞台旁边走上舞台,面对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

第一次在高处俯视人群,陈江还是有点紧张。

学生的表情各异,有幸灾乐祸的,有不耐烦的,也有神游八方发呆的……

然后他的目光又看向他们班,孙健一脸的得璐洋洋,石勇有点气愤,孙璐一脸的忧虑,林丽面无表情……

他也看到了张静,这位温柔的小姑娘眼眶红红的,复合后怎么聊天合适似乎十分愧疚。

陈江朝她笑了笑,张静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嘴角扯了扯,没笑出来。

咋感觉自己像是要被押赴菜市场砍头的囚徒呢……

他稳了稳心神,强自压抑住想笑的冲动。

脸上换上一种悲愤莫名的表情,然后就掏出检讨书,开始读起来。

检讨书中,他原原本本的将事件的真相说出来,当然,为了保护张静,他没有提张静的名字,只说是学校的某位女同学。

一时间,底下的吃瓜群众开始发出躁动,陈江说的故事和教导主任说的故事,虽然大致一样,但是起因却完全不同!

现在他也是直接将炮火对准夏天了。

他认为这样的方式是最有效的。

“你看看你长那13样,你都有脸活着,别人为什么要去死?”红利不解的问道。

骂人了。

红利可是一点也都不客气啊,直接开口骂人了。

“你敢骂我。和女朋友复合后怎么聊”那名阵法师愤怒的看着红利。

阵法师们平时一个个可都是傲气十足的。

“没错,你没听说错,我就是骂你呢,敢说我兄弟废物,你够格吗?你算老几?”红利的士气丝毫不让的说道。

那名阵法师气的满脸通红,随后目光直接看向了黑刀:“黑刀老大,我现在可是跟你的,你就这么看着我被人欺负吗?”

黑刀微微点头,随后走了出来,这些阵法师现在确实是跟着他的,所以他也必须要站出来了,不过他现在也是非常的无奈,这些阵法师平时非常能够闹事,没事的时候和队伍里面的人闹,有事的时候和外面的人闹。

完全就是一群惹事精。

苏迎夏眉头一皱,好好的又发什么神经病了。

“妈,你又怎么了?”苏迎夏问道。

“什么叫我又怎么了?”蒋岚瞬间炸毛,理直气壮的样子说道:“韩三千现在已经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看他现在是翅膀硬了,竟然连我都敢骂,你说这样的人我还容得下他吗?”

骂?

韩三千怎么可能会骂蒋岚呢,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刚复合情侣之间应该聊天什

“妈,你不会是听别人胡说八道了吧?”苏迎夏问道。

“他当着面骂我,还用得着听别人说吗?”蒋岚说道。

“怎么可能。”苏迎夏第一反应就是绝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韩三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在家里忍气吞声三年,哪怕是被误会了,他都不介意。

就拿撞车那件事情来说,明明就是蒋生的责任,可蒋岚怪罪到韩三千头上,韩三千有半句不满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迎夏问道。

蒋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苏迎夏,避重就轻,没有提起想让韩三千承担责任的事情,只是添油加醋的说韩三千怎么骂他,还说和苏迎夏搬进新家,不让他们两口子去。

苏迎夏听了之后压根不信,因为这根本就不可能是韩三千会说的话。

而且韩三千也没有提起要去新家住的事情,不过就是说买了一套二手房而已。

见苏国耀不说话,苏迎夏知道蒋岚肯定没有把实情说出来,问道:“爸,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苏国耀看了一眼蒋岚,蒋岚眼神凶狠的样子,他哪里敢说半个字。

“苏迎夏,你现在连我的话都不信了,要相信一个外人是不是?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现在出息了,就变白眼狼了?”蒋岚怒道。

“再说了,他那个破房子,我也没说过要去住,他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我警告你,这个家,有他没我,你自己看着办吧。”

苏迎夏头大如斗,蒋岚要撒泼,谁都拦不住,但这件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只有等韩三千回来之后再说了。

“妈,如果真是他的错,我会让他给你赔礼道歉的。”苏迎夏说道。

“苏迎夏,你难倒还不懂吗?他现在买了个破房子,翅膀硬了,觉得不用在我们屋檐下低声下气,所以才敢骂我,赔礼道歉有什么用?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跟他搬出去住,这辈子我也不会认你。”蒋岚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