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与一般人不一样,施清海现在可是主角,可是有着系统的大反派,这些目标,虽然在现在的施清海看来尚是有些遥远。

但施清海相信,有一天会实现的。

肯定会实现!

吹着口哨,施清海惬意地开门,回到了家。

“哈哈哈,小雪,今天我一定要日得你哇哇叫 ”

“隐身!”

“砰!”

唐妩拿着一盘发黑的正在冒烟的不知道啥东西,脸色疑惑地从厨房走了出来。

“小雪,你有没有听到施清海的声音?”

梁若雪穿着便衣,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很不自然地笑了笑,道:“姐姐,我好像没听到诶。”

“是吗?”唐妩那秋水双瞳眨了眨,奇怪道:“可我怎么分明听到了他声音,好像还叫了你名字。”

梁若雪赶紧揉搓眼睛,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道:“可能,可能是姐姐你太想他了?”

梁若雪听得可清楚了,刚才哥哥就站在门口,昂首挺胸、大刀阔斧地走了进来,说出了那句不堪入耳的虎狼之词。

甚至说还非常的不待见,回去娘家从来都不招呼过夜,如果爱情我知道倒是当天去当天回。

秦国芳可是没少人在背后议论这些事。

现在这老太太上门来,虽然打着要为闺女讨公道的旗号,说好听点是要交代,要公道,实际上就是想要最后再捞点好处。

“王大娘,你说吧,要咱们这边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知道这老太太的目的,秦国芳也不想在拐弯抹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老太太立马不乐意了。

“感情你们是以为我是来要好处的?”

“我告诉你们,我今天过来是要你们赔我闺女的命。”

秦国芳撇了撇嘴,心头一阵鄙视。

有心想要快点处理好这件事,奈何对方要装模作样,她也懒得在跟她废话。

索性也不在暗示询问,她到底要什么好处才能完。

“命,有人会赔,公安同志已经在处理了,过几天就会有结果。如果这就是爱情歌词

“那是公家处理,咱们私底下难道就不处理了?”

对于刚刚学会肝切除的凌然来说,每一次实践,都需要做一次心理建设。

“病人48岁,男性,意识清晰,腿部、腹部外伤,大量失血,血压106,75,脉搏77,呼吸24次每分钟……”推车入内的救护车大声的报告着。

凌然和周医生先先先后的来到行车前。

病人还睁着眼睛,打了声招呼:“医生啊,现在的医生都好年轻啊……”

“我看一下。”凌然说着查看病人的腹部伤口,果然发现一条很可能伤到肝部的破口。

“我在车上看了,肝部估计有破裂了,必须要快点手术。”随车而来的患者家属,同样小跑着跟车,并提出建议。

凌然讶然的看向对方。

“我是中医药大学的副教授,教公共卫生学。”家属说着又道:“病人是我老公。”

凌然向她点点头,如果这都是爱情我都知道再道:“直接去手术室。”

立即有护士站出来,开始打电话给手术室。

“我再看看。周医生,帮忙。”凌然指挥着其他人,将病人轻轻的改变了一下身位。

瞅瞅吧?

这不还是来要好处的吗?

非要拐弯抹角,装模作样的干啥?

“三百块钱,你们老秦家必须给出三百块钱赔偿,要不然,这事没完。”

“你做梦。”

这次秦国芳还没有开口,支撑着从屋里出来的秦家老太太不乐意了。

“你那来的脸,跑到我家来闹?”

“还想要三百块钱,老娘告诉你,一分钱老娘都不会出。”

“在闹腾,你们就给王桂莲的尸体拉回去,老娘家还省得给他办后事。”

两个老太太对上,秦国芳倒是不再言语。

“不赔偿你试试,老娘就天天上门来闹。”

“不办后事也行啊,就让尸体留在你家里,这就是爱情我知道发臭,看看到时候桂莲的魂是找你们的麻烦,还是找老娘。”

谁也不让谁,两个老太太足足对骂了半个小时。

直骂得都没力气了才停下。

“王桂莲的命,老三会赔,她的后事我老秦家会处理好。”

“是。”凌然回答的很痛快。云医也没有第二个姓凌的医生了。

“听说你给刘威晨做了跟腱修补术。”同为云华医学界人士,病人妻子听过的传说就很多了,此时只捡想到的第一个例子的来说。

凌然点头,又说了一个“是”,再道:“你该签知情同意书了。”

“好。”病人妻子拿到知情同意书,只扫了一眼,就刷刷的全签了字,总计六七份,没有一点点的停顿。

她是非常清楚的知道,这时候签字越快,对病人才越好。

“进手术室了。”凌然和周医生看她这个样子,也是颇为轻松,说了一句,就各自入内换衣服去了。

病人妻子被拦在了手术室外,迟疑了一下,问:“凌医生,你们谁来主刀?”

周医生毫不犹豫的道:“凌然主刀。”

“凌医生……不是骨科的医生吗?不懂爱情的规则什么歌”病人妻子站在门外,隔空询问。

“我肝切除做的也很好。”凌然此时没什么要隐藏的,立即道:“止血,脾脏切除,睾1丸切除,我都做的很好。”

病人妻子听到最后一个词,眼角不由的抽了抽,再咽了点口水,道:“那就……请凌医生费心了。”

他们公司是到达宴厅最早的一家公司,所以此时整个晚宴厅里数十张桌子都空着。

“美女,这桌子都是安排好的,还是随便坐。”林羽笑眯眯的冲服务员问道。

“除了最前面的两张桌子,随便坐的,先生。”服务员温文尔雅的鞠躬笑了笑。

“走,这次我们坐前排!”林羽笑着领着公司的人坐到了前面,紧邻着最靠前的两张桌子。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两章桌子上坐的将会是商务部副部长和其他工作人员,以及刚才那几个上台讲话的商业大佬。

“不错,这个交流会一般两三年才会开一次,而且邀请的都是些知名的企业,这次能把我们荣沁美颜邀请过去,如果这就是爱情里的长跑说明了商务部对我们公司的认可啊。”汤浩兴冲冲的说道,言语中颇有些自豪,“据说今天副部长也会亲自到场!”

“商业方面的东西我不懂,汤大哥,一会儿还得你多费心了。”林羽笑了笑,觉得自己除了以老总的身份来露个脸,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等汤浩和林羽赶到承办交流会的四季酒店后,公司的其他高管也都已经到了,齐齐的跟林羽和汤浩打了个招呼,一行人一起往里走去。

跟他们这样穿着正式,一队队往里走的还有很多,显然是其他公司的,据汤浩说,今天来参加会议的,足有数十家公司,都是京城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企业。

据汤浩说,整个交流会的流程是先是商务部做总结,提纲挈领,随后是企业问答交流,查缺补漏,再然后就是晚宴,给大家一个互相交流认识的机会。

会场很大,足足有数十排椅子,每一排椅子,足足可以坐两家公司,椅子上都贴着各家公司的名字,如果这就是爱情是什么歌也就是说座位早就安排好了。

“你们想要好处没门,再闹下去,你们就把尸体带走,我老秦家不认她这个儿媳。”

一直沉默不吭声的秦老爷子突然开口。

早在一个多月前,他就向让老三跟王桂莲离婚,那时候老三不知道脑子是咋想的,愣是没舍得离。

现在搞成这样,他心里还憋着火呢。

要是早离了,他家老三也不会背上人命官司。

王老太太那能乐意,又是一番闹腾,谁也不让谁。

最后秦国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跟丈夫交流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不过,她这样的判断真是一点不错。

这王家住在河对岸的村子,跟秦国芳家是同村,平日里这老太太在村里就是个不好招惹的主。

那德行倒是跟他们秦家的老太太有得一拼。

只不过,他们家的老太太心里只有自己,所以不管是儿是女,倒是在某种程度上都做到了一视同仁。

反正就是各种算计儿女,往自己怀里扒拉好东西。

而这王家老太太,却是一个典型重男轻女的主,儿子那是珍宝,闺女全是杂草。

以前王桂莲才嫁过来的时候,她可就没少拿捏王桂莲,让她从夫家扒拉东西接济娘家。

后来还是他们秦家的老太太过去大闹了一场,对方才收敛了许多。

也正因为这次大闹,双方亲家之间就不走动了。

过年过节,最多也就是王桂莲带着孩子回去娘家。

有老太太盯着,王桂莲自然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去娘家,久而久之,这王老太太对王桂莲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女儿就不怎么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