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秦。原来你这么能打!!?”李子涛看着这个认识了四年的室友,感觉像做梦一样。

“这事以后再说,我们快点离开。”秦幕没过多解释。

“嗯。对!”

。。。

十分钟后。

摄影棚内,格子衫男愤怒的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

“喂?旭少。是我大金。”

“片子拍好了?动作挺快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阴郁男子声音。

“旭少,是这样的,有个坏消息要跟你说。”衬衫男脸色难看道。

“出了什么事?”

“场子被人砸了。”

“TMD!!谁敢动我罗旭的场子!?”

“是新菜那边出了状况,不知道老庆那边怎么搞的,让新菜的家人朋友混了进来。得知后,就把我们场子砸了。”

“你们这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混进来不会解决掉?”罗旭愤怒的骂道。分手后送什么礼物挽回前任

“旭少,那个。。那个小子很能打,所以。。”衬衫男也想抓啊,但人家一拳一个,十几个人在他面前就像沙包似的。

“你想让我擦屁股是吧!”

“我们就怕他报警。”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场子是我罗旭的,动你们就是动我。事情我自会摆平。一个小人物而已,翻不起什么浪。”罗旭语气不耐烦。

“不是怕个鸡毛!”

“抓住他!”

没有得到答案的秦幕脸色一沉,他面色冰冷的扫过所有人一眼。接着,把拎手里的白衣服男大力甩出去。砸向人群。

没反应过来的人顿时被砸得乱成一团。

“子涛!走!救人!”秦幕猛地转身,朝影棚里面狂奔而去。

“等等我!”李子涛也急忙跟上。

。。。

影棚里面。

背景被布置成了一个厨房。然,这些人的目的并不是拍摄做菜。

只见,这里围上了四个赤身大汉,每一个人都带着黑色头套,扮演着入室抢劫的劫匪。正在慢慢靠近一个柔弱的女孩。女孩身着一件家庭休闲装,围着一条碎花围裙,微微挽起的头发,打扮成一个邻家姐姐的可爱模样。分手了送什么礼物可以挽回

而在外围地方,有一个摄像头和各种拍摄设备对着他们五人。

“嘿嘿!劫匪误闯单身小姐姐公寓。这点子不错,有看头。”

啊啊!你们别过来。

钱的诱惑果然大,下一刻,所有人迅速就把秦幕和子涛两人围住。

“老秦,这下死定了。”看见围住自己的十几个人,李子涛胆怯的往秦幕边缩。

“呸。。死什么死,看我的!几个喽啰而已。”秦幕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目光寒冷,完全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

“小子?口气挺大。”有人看不过去,率先站出,想要抢头功。

秦幕脚下微抬,没等对方有动作,一个拳头毫无征兆的落在他的鼻子上。

啪!

这人顿时两眼一番,昏死倒了下去。

秦幕没有要他命,只是把他打晕,如果在这里杀人,恐怕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虽然他不怕杀人。

“你们一起上吧!”

“MD!嚣张的小子!”十几个人围殴一个,还被嘲笑,没人能忍住。

霎时间,分手要回礼物说明什么人群一窝蜂的拥了上去,都想把秦幕痛扁一顿。

然,几分钟后。

摄影棚内,叫嚣的十几个人都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个个瘫在地上痛苦哀嚎。

叶修还在纠结,体内法相处于刚形成的阶段,按照他的推算,只要把灵膏全部吸收。

法相灵体将会圆满。

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他提前破壳而出,而那些灵膏已经化作灵气,消散的快差不多了。

这让他很是肉疼。

那可是属于他的机缘,没想到天劫突破五道,在第六道中蕴含的不仅仅是劫神珠。

还有浓郁无比的灵膏。

按照灵髓换算,起码要百万数量。

“无需多问,且告诉老夫,渡劫之人可是你?”

叶修闻言,眼睛眯了起来。

片刻后,他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看向老者的目光中蕴含一丝冰寒。

“这就好办了,拿来吧!”

老者伸出手讨要,语气平淡却带有命令的口吻。

“你想要什么?”

叶修目光越发冰寒,他已经确定,自己是在沉睡中,被人强行从天劫灵核中,分手送什么花给女友被人扔了出来。

而面前的老者,很有可能便是那个人!

当然秦雪薇也不是一无所获,在来秦家庄园的路上,她从仇俊楚口中了解了更多关于武道界的事情。

在旁敲侧击之下,她得知天罗门不是武道界最强的宗门,比天罗门更加强大的武道宗门和家族还有不少。

还有她问了仇俊楚在整个武道界内最强的是谁?

仇俊楚说出了沈逍遥的名字。

沈逍遥如今在武道界之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仇俊楚将沈逍遥独闯太乙门的事情对秦雪薇说了,谁让这个女人很听话呢!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的第一次还没有被采摘。

听着关于沈逍遥的事迹,秦雪薇心里面思绪万千,她甚至想过假如自己可以成为沈逍遥的女人,那岂不是可以成为真正皇者的女人了?可惜听仇俊楚所说,沈逍遥应该是一个老头子,再说她也没有和沈逍遥见面的机会。

从车子上走下来之后。

秦雪薇觉察到严景辉在看着自己,她并没有朝着对方走过去。

严景辉看到秦雪薇泛红的脸颊,挽回男友送礼物有用吗他可以猜到刚刚在车子上,这个贱人肯定和仇俊楚发生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他不停的调整着呼吸,尽量不让自己的愤怒爆发,因为他清楚如果自己敢和仇俊楚叫板,那么他很快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小小!”李子涛这时也跟着来到秦幕身旁。

“子涛!”

凌小小听到这声音,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神情激动。

“子涛!救我!这些人想欺负我!”

“别怕!小小!有我们在!别怕!”李子涛看向缩在角落的女朋友,心情感觉像卸了块石头般。原来她没有喜欢其他人,没有背叛他。

“导演!那两个人是鬼!”突然,门口涌进来一伙人。

“这不明摆着嘛!你们这些白痴!怎么做事的?外人进来都不知道?”格子衫男捂着鼻子,满脸愤怒的对着所有人骂道。

这时,一个猥琐男悄悄凑到他耳边,细声的说:“导演,这两人好像是你拽着进来的,我们以为你认识,所以就没出声。”

啪!!

“MD!知道又不提醒我!”格子衫大手一拍他的后脑勺。这不听解释还好,一听反而更加生气了,买什么礼物挽回前女友敢情是他自己弄出的乌龙?

“我。。”

“都楞着干嘛!抓住他们啊!还用我教?都不想要钱吗?”格子衫男看到所有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再次来气。

“废话我就不说了,香玉的下落,想好了就告诉我。”

凤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龙二元,

“果然还是不打算说吗?”龙二元无奈地叹了口气,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龙二元已经试过了几乎所有的手段,但凤凰就是一句话不说。

“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我承认自己拿你没有办法,你赢了!”龙二元正准备离开审讯室,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对方是一个个头高挑的美女,穿着相当暴露,每一个动作都极具诱惑力。

“令狐夫人?你来这里干嘛?最适合送给前任的礼物

来的人正是王媚可,她先是礼貌性地笑了笑,说道:“我有点事想和她单独谈谈,不知道龙组长能否行个方便?”

龙二元疑惑地看了凤凰一眼,随后点了点头,他的内心一丝惊讶快速掠过,因为他在凤凰的眼睛里看到了名为恐惧的东西,而过去的三个月内,就算她受尽各种折磨,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此刻,她也没心思修炼,而是坐在那里安静地思考着着下来的应对方法。

虽然她在轮回命理一道有着一定的修为境界,然而,却也只能对当前困局看到一些模糊的大概。

亦或者说,她最多只能算出由艾琳与克莱德出去寻找援军比较好些,却不知道这个过程到底要持续多长时间。

总之,她虽然感觉最终的结果应该是好的,却依然还是心中没多少底,也不知道自己随身携带的这个法阵能够守护自己等人多长时间。

若是在没有外敌攻击的情况下,她能够维持整个大阵亿万年时间都不成问题,可一旦在外敌高强度的猛轰之下,所能坚持的时间就非常有限了,也不知道能否等到援军到来的那一天!

翻手取出一枚传信阵石,可惜,这片时空已经被封禁,就连传信信号都被屏蔽掉了,根本就无法通过传信阵石与远方的朋友取得联系。

无奈收起传信阵石,雅怡公主美目轻眨,抬头望向外界那层光域罩,应该是光明一系的光域困阵,在外面还有六个帝阶强者在维持着法阵的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