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羲玄看着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白幽若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柔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蓝羲玄抱着白幽若的手臂收紧了些“你如果不能回去,你当如何?”

白幽若一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蓝羲玄会问这个问题,而且他这语气如果平日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这门问,那就说明他知道了。

“我不知道,没有想过。”最终白幽若没有说出自己的打算。

“你真的没有想过吗?”

“我现在努力的修炼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心中所想,所以我只想好好修炼,当然如果能回去自然再好不过,如果不能,我暂时也未想过该怎么办。”

她这么说蓝羲玄便也相信了,其实对白幽若他们都有一个误区,那就是白幽若虽然已经上了大学,但是怎么她在怎么聪明怎么厉害也都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抖音上如果爱情的路谁唱的而这个误区有的时候让她的话很有说服力,大家也容易相信。

“如果不能回去,那倒是我们一起想办法。”

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可随即一想,自己根本没有泄露出去任何的东西!

肯定是栽赃陷害!

敢他妈的针对老子!找死是吧?

高崎开口连忙矢口否认!

跪在地上的青年,抬起头,脸上因为痛苦一片扭曲,涕泗横流,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

颤抖着急忙举到高崎面前。

“高总!是真的!真的有你的丑闻,就在这个报纸上!”

“现在整个西渝都已经传疯了!网络上更是铺天盖地!真的,高总!”

“你看看……”

“你看看……”青年急忙跪走过去,涕泗横流哭着说到。

“什么玩意!”高崎脸色瞬间黑下。如果爱还在原唱是谁

心脏砰砰乱跳。

一把抢过青年手里的报纸:“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来搞我!”

一把展开手中的报纸,一张巨大的报纸,只有一个新闻篇幅!

“西渝省东方传媒富二代高崎如何在一年之内做下众多天理不容之事!”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我不要。”陆勋跪地求饶,不断的磕着头。

“我没有牙签,只能用另一种方式代替,不过感觉应该差不多。”林勇抓扯着陆勋的头发,把他拖到了茶几旁边。

把陆勋右手死死的摁在茶几上,林勇操起烟灰缸,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头,砸得血肉模糊。

别墅里荡起陆勋凄厉的惨叫,听得陆峰毛骨悚然,但是眼前这一幕,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其他办法。

“爸,救我,快救我。”陆勋对陆峰吼道,整只右手的指头已经全废了,撕心裂肺的剧痛让陆勋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陆峰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爱忘了歌词完整版这时候他只能心狠的让陆勋承受这个结果,不然刀十二亲自出手,换来的代价更大。

当左手摆在茶几,陆勋绝望了,慌乱的摇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韩三千虚弱的瘫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可傅德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在向后跑,而傅德扭头与之对视时,他的眼里居然放出来一抹幽怨的光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镜子里面的那个傅德忽然扭曲,一个披头散发,舌头深得足足有三米长,舔着傅德的脸,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窟窿的女鬼,诡异的出现在镜子里面!!

傅德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你……你……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

傅德坐到地上,一边用最后一点力气往后缓缓移动,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瞪着似乎要凸出来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镜子里面,那个已经钻出来半边身子的可怖女鬼。不能给我的请完整给他

“咯咯咯~,咯咯咯~。”

女鬼将舌头伸到傅德跟前,粗糙的似乎带着倒勾般的舌头划着傅德的脸,冰冷带着粘液的舌头划过傅德的脸,傅德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在他脸上滑动的长舌头,猩红的鬼舌就好像是一根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绞绳一般。

“啊,二哥,是我,傅友。”

门外一声略尖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傅德闻言,起身透过猫眼往外面开瞄:这家伙来干什么?傅德对自己这个奸诈的四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两个人就不对付,奸诈的老四总是各种阴傅德,而且最近傅德听说这家伙旗下的财产全都亏损,自己碍于情面,没有将他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傅德缓缓的打开了门,一夜没睡他有一些脱相,傅德看着眼前的傅友,神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傅友见傅德有些不悦,他也不见外,傅友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心叫人提不起好感:“哎呦,二哥,看你说的,你这不当上咱们傅家的家主了嘛,抖音忘了吧是什么歌当弟弟的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吗?”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是巴不得我当不上这个家主?”

傅德抱着胳膊靠着门框,面色不悦的看着傅友,傅友以前可没少坑了自己,当初去五台山也是被逼无奈,也全都是拜这个小人所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傅德可是真的不想和傅友有什么来往。

见韩三千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陆勋又对陆峰吼道:“你怎么当父亲的,你儿子现在都快被人废了,你还无动于衷,陆峰,老子可是陆家唯一的传承人,陆家还要我传宗接代,你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陆峰心里一沉,他只有一个儿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无限度的宠溺陆勋,不管他做什么,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陆峰都会不顾后果的袒护,如果让他早知道有这一天,他绝不会如此放纵陆勋。

“是我养成了你的性格,但也是你自己狂妄无度,这次就当给你一个教训。如果爱忘了抖音谁唱的”陆峰说道。

随着林勇的烟灰缸砸下,陆峰不忍的转过头,不忍心再看,这到底是他的儿子,被人打成这样,终究会于心不忍。

十根手指血肉模糊,陆勋一度痛得晕厥过去,但是又被林勇一盆凉水浇醒。

父子二人,齐齐跪在韩三千面前,那些手下已经全部被赶出了别墅。

陆峰心情非常复杂,他无法猜测究竟要以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得到韩三千的原谅。

“韩三千,我陆家在基岩岛的资产,可以给你一半,只求你放了我们。”陆峰说道。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红了眼。

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中的眼神都看得出来一个词——贪婪!

没人能例外。

抢夺!

绝对要抢下来据为己有!

光芒一去,便有仙帝一边使出神通向功法抓去,一边往身后爆发一个威力巨大的法诀,企图抢占先机。

可是,在场诸多仙帝,如果爱忘了歌曲谁不是蓄势待发,一场惊天大战就此爆发……

最终低阶仙帝刚开始就被秒杀,无耻仙帝,抓住一个机会,以超越大部分人的速度抢到了功法。

谁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人速度竟如此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无耻仙帝刚抢到手,便有若干神通、术法等向他轰来。

可无耻仙帝也不是盖的,凭借一身的极品仙器,和强横的肉身抗了下来,当然也身受重创,换作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会当场惨死,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无耻仙帝不愧是无耻仙帝,顶住这些伤害之后就立即激发他悄悄布置下的空间大挪移阵法挪移逃走,并丢出数件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自爆。

开篇一个巨大的标题!

瞬间出现在高崎的眼中,高崎瞳孔一缩,立马看见下方的一排小字。

“吃粉,强迫,故意伤人……”

有理有据,各种彩色图片,证据确凿,一篇报道上面居然有二十几个照片!

而且,这些照片的“男主角”无一不是自己,这些“女主角”他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高崎瞳孔瞬间变得紧缩,脸上泛起不可思议的神色。

瞬间变得苍白。

一行行文字,一张张照片如同炮弹一般在他的心里狂轰乱炸,瞬间将他的心脏炸的粉碎!

“这些证据,这些照片!不可能!”

“这到底是谁拿到我的这些东西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崎一瞬间变得惶恐不已。

这上面的每一个罪名单独的列出来都可以让他在监狱里面蹲上最少十年!

特别是“吃粉!”这么多的罪名打压下来,自己不会在监狱里面待上一辈子?

高崎顿时害怕起来。

心中一阵颤抖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