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老爹边走边打电话,把人家撞了,现在让他赔个杯子居然拿不出钱。”

洛尘一听这话,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不是这样的小洛,我压根没撞他,是他撞的我。”洛父解释道。

“哼,你还想狡辩?”萧婷婷在一旁冷笑道。

“这个杯子至少要五百块!”服务员忽然开口道。

这下子洛父可觉得有些贵了,一个普通杯子怎么能要五百块呢?

“那我去外面买个一摸一样的给你,你看怎么样?”洛父看着服务员。

“哼,这里一份菜都要好几百,你居然只想给五十?”萧婷婷也在一边讥讽道。

经萧婷婷这么一提醒,洛父还真被唬住了。

难道这个杯子真的要五百?

“老家伙,你自己没钱,一看就是个乡巴佬,就不要来这里吃饭,五百块都觉得贵?你还来这里干什么?”萧婷婷在一旁继续添油加醋的挤兑道。

而洛父犹豫了白天,似乎真的想要掏钱,但是他身上也没有带这么多现金。

“我身上没有这么多,我出去取给你看怎么样?”洛父还是妥协了。送给前任什么礼物挽回

“去取?”服务员冷笑一声。

“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小同志,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洛父实在没辙了。

孟雨心想怎么会,陈深之前答应他聊啊。

可是她又想怎么不会?

陈深当初也只答应她来看心理医生没有要医治。

孟雨问:“他为什么要放弃?”

江紫:“治疗是需要病人和医生的配合的,还需要病人与家长的配合,但是哪方面对于陈深来都行不通,另外他还有排斥大饶心理,所以想要很好的治疗是不可能的。”

孟雨想了想确实是这样,陈深一开始也很抵制的,至于他的家人,现在陈爷爷这样了孟雨想陈深估计也不想要他担心吧。另外他的母亲,她就不知道了,除了知道他母亲思想很传统,对陈深严格要求以外,分手后想复合送什么礼物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深也很少提到过他的母亲,想必两人关系也不见得多好吧。

孟雨只好问:“那江医生不能治疗的话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江紫:“目前他的这个病也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灾难,他自己也把握得很好。只是如果你担心他的话,就多陪着他,多让他参加集体活动,也多和他话,尽量让他敞开心扉。”

“嗯,挺好的。快坐。”袁婆婆说着,带着柳纤进了屋。此时,韩玉、冯叔、袁莉也都走了进来。

“姥爷。”韩玉一进屋,直接跑到了袁先生的身边坐了下来。

“爸,妈。来之前没准备,随便给你们买了一些东西。”袁莉说着。

“袁先生。”冯叔说着,也拎着一大堆的东西,走了进来。

“害,这几个孩子,来就来呗,分手了送礼物能挽回吗还买什么东西,真是的。”袁婆婆说着,脸上挂着很开心地笑容。

“小纤啊!最近京城那边不太平,我把你们叫过来,就是想要让你们来这边躲几天。”袁先生说着。

“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嘛?”柳纤问着。

“你们的仇人过来了,从陵国那个方向来的。他们的目标,就是你们。同时,也是小辰那边。”袁先生说着。

冯叔丝毫没有犹豫,说道:“白家和庞衡。”

柳纤听过之后,不禁有些担心柳辰的安危:“袁爷爷,小辰现在怎么样了?”

“这孩子现在有福星相互,外加灵虚剑法霸气护体,我算不出来任何东西,也看不到他现在的位置,但可以肯定,一切有惊无险。这孩子现在就拿到了灵虚,日后必有一大难,好在有贵人相助,无妨。”袁先生说着。

这幅画一直收藏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那家博物馆的中国书画收藏精品之一,至于流失海外的原因,大家都非常清楚。

之前在波士顿一次寻宝行动中,我发现了一位日本著名画家的两幅画作,送给前男友的离别礼物正是用那两幅日本古画,我才换回这幅《采菱图》。

同批换回的,还有另外几幅古画,大家稍后就会看到,这笔交易的另外一方,就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来源合法,有据可查!

当然,日本鬼子未必信得过!为避免被那些鬼子坑,收到这些古画的第一时间,我就做了非常细致、而且全面科学的鉴定!

鉴定结果非常确定,这些古画全部都是真品,出自中国古代几位艺术大师之手,艺术价值超凡脱俗,市场价值也相当不菲!

关于这点,稍后大家可以自行上来欣赏与鉴定,并作出取舍,以决定明天是否出手,击败其他竞争者,拍下这幅名画!“

话音未落,现场已经有人急不可耐地大声询问道:

“小叶,透露一下这幅《采菱图》的大致价位!也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说实话,我非常喜欢这幅古画,很想拿下它!“

“在这。”黑手说着,从他们逃过来的那个甬道走了出来。

“不对呀,你不是在最前面的吗?”余琴问着。

“我回去看了下,分手送什么礼物给女友血尸和寄生虫在火灭了之后,想要走过来,结果一碰那个墙壁,就全都退回去了。”黑手说着。

“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那个鬼石?”烟客问道。

“你也注意到了?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感觉不大对劲,他们撤离的速度很快,不像是想要回到鬼石的旁边,而是因为害怕这边的东西。”黑手说着。

“这边的东西?”烟客来回看了看甬道,没有多说什么。

“鬼石?是什么东西啊?”尹梦月问道。

“所谓鬼石,就是一种含有特定的能量的一种石头。这样的石头,大多会出现在古墓中,用来牵制守护古墓的一些变异的动物。

比如刚刚追着我们打的血尸,他是被寄生虫寄生的,但,正常来讲,寄生虫很少能够控制中枢神经,宋茜男友什么礼物他会开心从而达到打斗的动作。

但,这个鬼石,会让寄生虫产生变异,从而让寄生虫变得强大。但,他的弊病在于,寄生虫只要离开了鬼石可以控制的范围,就会立即死亡。

“我去!竟然是这幅画,太令人意外了!叶天这小子手眼通天啊!他怎么搞到这幅画的?简直不可思议啊!”

“谁知道呢!别说这幅古画,就算他拿出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我也不会感到奇怪!这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家伙!”

议论声中,叶天的声音再次传入大家耳中,听着颇为得意。

“这就是今天这场预展所展出的第一幅古董书画作品!怎么样?这幅古画应该算的上是一件顶级艺术品吧?

在场各位都是古玩行的前辈高人,眼力肯定没得说,绝对无比犀利!相信很多人都已经认出了这幅古画!

没错,这就是明代绘画大师、吴门画派创始人、明四家之一,送什么给前男友合适沈周的画作,是他四十岁那年创作的《采菱图》。

大家仔细看看画作右上部的‘人月圆词‘,词尾明白无误地写着石田生题,石田正是沈周中年时的号,人尽皆知!

此外,那方红色钤印也出自沈周,确定无疑!在沈周这个时期的很多画作上,我们都能看到这方钤印,很容易考证!“

是她疏忽了,她应该先了解这个孩子的其他情况清楚了再来找他的,其实不是疏忽是她太高看自己了,她以为来看了之后就能解决的。

只是看着那孩子的情况她心里已经有了些答案,和今早上诊断的那个男孩差不多,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自闭症。

她来找到院长,院长也和她大致了男孩以前家里的情况,不问还好一问简直颠覆了她惯有的认知。她一直以为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的孩子按理都是童年或幼年时期受过很严重的伤害所以才会这样的,但是在得知这个男孩的情况后她发现有点不一样了。

这个男孩没有遭受到过家庭暴力,更是没有受到过什么重大伤害,但是他的家庭情况也不是很好。

“嗯,素素前一段时间去南郊打猎,回城的途中遇到了一只六级魔兽,幸好林风及时出现,并且出手救下了她……”纳兰婉清有点心不在焉地回道。

“这小子是什么来历?你派人去查过他的身份没?”纳兰玄宸皱了皱眉头问道。

“已经仔细核查过了,底子很干净,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纳兰婉清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地说道。

“既然这样……”纳兰玄宸地眼底闪过了一丝隐晦的光芒,只见他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我这个当父亲的,必须得当面跟他说一声谢谢!”

纳兰婉清闻言微微一愣,只见她颤抖了一下眼睫毛问道:“现在去吗?”

“对,就是现在!”纳兰玄宸一边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纳兰婉清见状,也只能跟着站起身来,虽然不明白纳兰玄宸的心中在打什么主意,但是,身为城主大人的纳兰玄宸要去探望林风,纳兰婉清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是,纳兰婉清万万想不到,纳兰素素此刻就待在林风的家中,而且还在‘温柔细心’地照顾林风,如果被纳兰玄宸撞见了这一幕,嗯!后果有点严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