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

这是一对小夫妻,男的叫肖青枫,薛之谦的妻子女的叫郭郁青。

现在的情形,似乎是小两口闹矛盾,其实这里面,有另外的原因。

这小两口成婚三年了,从来没同过床,因为,肖青枫是个傻子,他的智力,只有七岁。

郭郁青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嫁给一个傻子呢?

这里面有原因。

肖家和郭家,是世交,肖青枫的爸爸肖亮和郭郁青的爸爸郭义是同门师兄弟,后来一起当了警察。

一次出警时,郭义遇险,肖亮舍身相救,结果肖亮不幸遇难,郭义却活了下来。

肖亮妻子悲痛过度,没多久也死了,郭义就把肖青枫接到家里,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着。

肖青枫七岁的时候,冬天南江结冰,肖青枫带六岁的郭郁青到江边玩滑冰,不想郭郁青掉进冰窟窿里,肖青枫跳下去,把郭郁青救上来,他自己却脱力爬不上来了。

后来虽然给救上来,却烧了七天七夜,虽然活了下来,脑子却出了点问题,成了傻子,从此只有七岁的智力。

正说着,妈妈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在你眼里,爸爸就是最厉害的,没有人比你爸爸厉害,是吧。”

冯若若听到妈妈的声音,小姑娘转身冲向妈妈,薛之谦的妻子照片扑进了妈妈怀里。

小脑袋抬起头看着妈妈,小姑娘微笑说:“不是的,妈妈比爸爸厉害呀。”

苏若曦有些奇怪问:“妈妈为什么会比爸爸厉害呢?”

冯若若拉着妈妈蹲下来,趴在妈妈耳边低声说:“因为爸爸都是听妈妈的话呀,所以妈妈比爸爸厉害。”

听了女儿的话,让苏若曦忍不住笑起来,轻轻捏捏女儿小脸。

“你这个小东西,越来越会拍马屁了,快要变成一个小马屁精啦。”

冯若若抱住妈妈说:“才不是呢,若若才不是小马屁精,妈妈你不能这样说若若的,若若是乖孩子,那么听话,妈妈不能说若若。”

苏若曦被女儿的话再次逗得笑起来,搂住女儿笑得是前仰后合。

“哎呦,你这个小东西,真的是太会说话啦,这话说得妈妈都接不上话了,好吧,妈妈不叫若若小马屁精,若若老师妈妈的乖宝宝。”

冯若若看到光溜溜的鹅和鸭,小姑娘看着两个都差不多,好奇问:“爸爸,这个就是你晚上给我和溪溪、霏霏吃的吗?薛之谦和老婆的故事”

看到女儿指着的是鸭子,冯一帆笑着说:“这个不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是鹅,而这个是鸭子,这个的个头比较小,你看到没有?那边个头比较大的才是鹅,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

听了爸爸的回答,小姑娘又问:“爸爸,晚上我们吃的不是这个颜色啊,这个怎么会变成晚上我们吃的那种颜色呀?”

冯一帆微笑着向女儿解释:“这个呢,放在这里出出风,然后放在烤炉里去烤一下,烤好了就变成你们晚上吃的样子啦。”

小姑娘听了惊呼一声:“哇,爸爸好厉害,能把这个白白的变成那个红红的呢。”

听到女儿的惊呼,冯一帆笑得更开心,认真跟女儿解释:“其实那个是正常烤过之后应该有的颜色,不过烤的时候也需要注意火候,不可以烤得太狠,烤得太狠了,就会变成黑色啦,就不能吃了。”

冯若若马上笑嘻嘻说:“所以爸爸很厉害呀,薛之谦的妻子高磊鑫都不会烤成黑色的。”

第一节专业课下课,赵锋走出教室,准备去放水,施放一下压力,教室门前聚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二话不说迎面冲来,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赵锋左躲右闪,杀出莺莺燕燕的重围,抱头鼠窜逃进洗手间,进入隔断关门放水,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缓解了,走出隔断站在洗手盆前洗手。

旁边站着一名马尾辫女生,同样在洗水盆前洗手,蓦然转头盯着赵锋,表情很是古怪。

赵锋惊慌失措,认出是许久不见的白爽,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白学姐走错门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白爽面红耳赤,抓狂的捂住脸,威胁道:“你要敢说出去,姐姐打不死你,我先走了!薛之谦的妻子复合了”话音一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影了。

而洛尘整个人气机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这代价极大,为日后的洛尘可以说已经提前埋下了大劫。

毕竟这是生机,而且不是一点点!

“阻止他!”广目神色蓦地一变。

其实广目不说,其他人就算没有反应,天地在这一刻也有了反应。

雷霆阵阵,天地意志横压而来,仿佛要幻化出来磨灭天蓬一般。

但随着天蓬将那火焰融入眉心,天蓬气机瞬间拔高。

山河动荡,天地变色。

那气机实在太可怕了。

洛尘借走的是寿元,寿命。

而天蓬借来之后,在燃烧!

广目等所有人这个时候蓦地神色一变。

因为天蓬一步跨出,生杀予夺之术被他幻化而出,化作了一杆长枪。薛之谦的妻子是谁

无视一切,无视无量佛国,无视任何大道。

一枪击出,刹那间洞穿广目!

同时枪尖横扫,撕裂广目半边身子的同时,另外一边已经朝着增长杀了过去。

这一枪无量佛国挡不住,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横扫天下。

增长神将整个人被打的浑身鲜血横飞。

八岐面色一变,整个人瞬间倒退而去,一瞬间飞向了域外。

但根本来不及,这个时候的天蓬刹那间奔袭,宛如一道流星,在虚空之中划出最为耀眼和璀璨的光芒。

一击而已,射穿虚无,八岐直接被打飞出去,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神荼也不好受,天蓬指尖划过一缕又一缕的神芒,这些神芒不仅璀璨,还带着一股莫名的毁灭气机。

他算是受伤最重之人,这一击下去,他几乎瞬间被打残,甚至可以说,这伤势,他很难再复原了。

而另外一边,天蓬蓦地追了出去,三大神将还剩下最后一位多闻神将!

两人横渡虚空,刹那间飞向了域外。

天地蓦地爆发出来了巨大的光彩,薛之谦现在的老婆叫什么神芒一片,什么都不可见了,只有无尽璀璨的神芒。

这一去,天蓬没能够再回来了。

只有无尽璀璨的神芒,光华照耀世间。

苏若曦听了丈夫的话,顿时笑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懂呢,现在国内确实是这样,女的叫姐姐是表示女的年轻,男的基本上都是叫叔叔,可以表现出男的比较成熟。”

卢翠玲接着说:“可是也有一些男的,喜欢让孩子叫哥哥。”

苏若曦又说:“那些都是装嫩的,男性还是应该成熟些才有魅力嘛。”

卢翠玲闻言立刻打趣:“是啊,就像是若若爸爸一样。”

苏若曦听了婆婆的话,顿时脸红了起来:“妈,若若还在呢。”

卢翠玲马上说:“好了好了,不说了,若若快点跟爸爸进去看看爸爸准备的东西,然后赶紧上楼去洗澡睡觉,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就不能跟爸爸和你小林叔叔去摆摊喽。”

冯若若听了马上说:“不会呀,明天爸爸和小林叔叔是中午才去摆摊的,若若明天不用上幼儿园,所以不用早早起床的。”

奶奶听了又说:“那也不能睡得太晚,睡得太晚了,若若就长不高啦。”

听到奶奶说长不高,小姑娘赶紧说:“呀,那爸爸我们快点去看看,然后若若要上楼洗澡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