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还将组建‘绝神营’,直属于‘供奉殿’。

上仙境,可为天武营士兵,可得一枚千年‘万寿丹’。

上神境,可为天武营统领,可得三枚千年‘万寿丹’。

听到这个消息。

天后在也坐不住,即刻带人下界,重临玄武城。

但是,林十二这一次更傲娇,更无礼,只回了两个字‘不见’。

而天后这一次,也没有上次的傲娇与底气,静静的站立在王宫门口。

一直等到深夜,林十二依旧不见,才怒而离去。

对于这一切。

天庭三公主,夕瑶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夜幕以深,夕瑶终于有所决定,在房间沐浴之后,带着两壶琼浆玉液,主动推开了林十二的房门。

“呃!”

林十二定眼一看,前男友说又与我没关差点没流鼻血。

这位天庭公主,诸天宠儿,不仅放下了尊严,还放下了人格,姿色撩人呀!

青纱之下,尽显傲人身姿!

“原来,冰大掌教前来,是来讨要好处的.....说,你要多少‘万寿丹’?”

林十二不仅要坑北疆冰宫,还想多坑点呢!

“算你识相!”

“千年万寿丹,万年万寿丹,各来一千枚!”

冰千颜不仅损失了至宝,连初吻都失去了,不得多要点补偿。

“你梦呢!”

“千年万寿丹,万年万寿丹各十枚,多一枚都没有.....你以为你是本大王的小姨子,就能狮子大开口了?”

林十二差点被惊掉下巴,亏她敢张口。

“你才梦呢!”

“当初,若不是本座出手,隔空斩杀了玄武大帝,你别说突破上神了,就连人族基业都丢了!”

冰千颜直翻白眼。

“好,算你有理!”

“这样,各加三枚,在奉送一千枚百年‘万寿丹’,这是极限!”

很可能是为了避嫌,唐赫德主动表示他不去。

陈文吩咐张婉:“替我好好照顾唐先生,拿出你全部的热忱和热情。”

让张婉去陪其他任何男顾客,前男友说想你了怎么回陈文都不会舍得,张婉太漂亮了,太招男人喜欢了。

但让张婉去陪唐赫德,陈文放一百二十个心,这哥们绝对不会冲张婉做任何不良的事情,连一丝歹念都不可能有!

为什么?特么的不为什么!

滚石驻帝都分公司派来了一辆丰田面包车。

“福王府”门外,还站着两人。打听之下,陈文这才知道,这两人是张国容保镖和私人助理,他俩住在“福王府”南院。

张国容告诉陈文:“为了不打扰陈老板与我谈音乐,我吩咐他俩,昨天不许出现在我们面前。”

陈文笑道:“张老板做事果然讲究,我深感佩服。”

两位滚石的人,陪着陈文和张国容登车,张国容两个跟班也上了车,离开了国子监街。

半小时后,抵达了目的地,大望桥。

或许,他真的变了。

要是换成以前,这种送上门的好事,他会不干吗?

不过,林十二的内心,还是被夕瑶勾得痒痒的,半天都无法入眠,前女友说想我了该怎么回答着实是有些郁闷。

“恩嗯?”

正当迷迷糊糊的时候,林十二突然感觉到有一个锐利的眼神在注视着他。

吓得他猛的坐了起来。

一看,原来是冰千烟来了。

林十二的欲望在也控制不住,欣喜一笑的立刻搂住,一吻立时印了上去。

然而,她却非常抗拒。

最终,还气得一巴掌将林十二打飞了出去:“混蛋,你,你好好看看我谁?”

“呃!”

林十二大骇,这特么那看得出来?

待林十二猛的一揉眼睛,终于从她身上蕴含的人族气运,知道她不是冰千烟。

而是北疆冰宫掌教,‘九玄大帝’冰千颜!

“你,你你?”

确定她的身份之后,林十二气得无言以对:“你疯了,大半夜的来,这尼玛的让,让我.....?”

一位是华语乐坛天王巨星,一位是1992年华夏内地音乐界最富盛名的词曲作家。

滚石老板早已吩咐下去,前男友说想我了想见我他们驻帝都分公司的人给予了张国容和陈文最高规格的接待。

陈凯哥提前抵达了,在大厅里陪着滚石的经理,等候两位大拿。

与沪市分公司相比,帝都分公司的场面更漂亮,面积也更大,人员更充足,设备也更丰富。

无需像陈文和老男孩乐队在沪市轮流录歌那般,今天陈文和张国容各自被安排了一间房间,同时录歌。

昨天与滚石老板谈妥,陈文今天录他和张国容

的合唱。

今天滚石经理带着十分的谄笑,恳求陈文录一首独唱。

陈文懂滚石的意图,他演唱的歌实际上也是很畅销的,今天多录一首独唱,滚石可以多出版一首单曲,多赚一份市场的钱。

滚石赚钱,陈文也有好处。

再说了,陈文欠滚石老板一个很大的人情。今年10月份唐瑾来法国探班,护照就是滚石帮忙搞定的,这件事陈文是感恩的。

于是,陈文也不去纠结滚石老板昨天对他耍了一点点谈判手段,更不去惦记合同里的一点点欠缺了。

录歌开始。

在陈文的指点和督导下,几名滚石的乐队成员演奏了《当爱已成往事》的简易伴奏曲。这个伴奏,分手两年前男友又联系不含任何特效,纯粹是为陈文和张国容今天录歌用的。

接下来,陈文和张国容分别进录音棚,录制两人的独唱。

两人头戴耳机,里面播放刚才录制的简易伴奏曲,对照歌词和计时器,唱出了原声,被滚石的人录下。

按照行规,两人各自录了5份原声黑胶。

滚石会将原声黑胶送回湾湾,由总部的高级乐队演奏伴奏,将10份原声黑胶里的人声进行筛选和剪辑,合成出黑胶母带用于批量灌制唱片、CD和磁带。

在录完原声之后,已经耗时一个多小时,滚石的人请陈文和张国容来到休息室,送上了咖啡、红茶和糕点。

陈文叮嘱陈凯哥:“把我们昨天说的那些背景音乐的道理,你好好和滚石的人讲讲。”

喝着咖啡。

忽然,张国容说道:“我和唐先生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还望陈老板能够容忍。”

夏天嘴角微不可查一抖。跟老公说的高级情话

这就是特训?

还以为是什么高深手段呢。

不过细想之下,乌台的话是有道理的。

境界无法特训,但战斗力一定可以。

只是对于他而言,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失望,很快收敛,应道,“明白了。”

“哼!似乎很失望?”

乌台立即捕捉到了夏天的异样,脸色一冷,“哼,我们这里号称地狱修罗,就是恶鬼来了也得脱层皮,竟然还敢嫌弃?以为是谁,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点势力,能和三殿主说上话,就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吗?”

夏天摇摇头,“我没……”

周围的嫂子们还没反应过来,可这话却被大队长听了个正着,队长直接走到了闫思蕊的身后,大叫一声:“好,咱们队上的小孩子都有这样的觉悟,你们可要好好学学了,想要肉,咱可以拿工分换,但这该是大家伙的,咱们一分都不能多占,试问东西就这么多,你多占了一分别人就少了一分,你要是占了一百,还留不留给别人一口活路了。”

闫思蕊先是被背后的声音吓的一激灵,随后就是一脸懵逼。

说实话,她没有这么大的觉悟,男友说我想你了8种回答她只是不想占人便宜罢了。

她本以为杀猪菜会有很大一锅,就像后世的食堂的那种超大桶那么多,可来了之后就看到了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也怪她自个脑补太多,毕竟一头猪能有多少内脏,能做现在这么一锅已经很不错了。

并且村里的人有那么多,难怪一户只能盛一碗,这样的话她就更不能多占了,她有空间这个作弊利器想吃啥都能买到,而她现在的家里条件也好,她要想正大光明吃肉可以叫她娘买,只是买不了很多,她一个人不好意思吃罢了,所以才没开口罢了。

所以她是真的没有这么大的觉悟,谁知大队长就瞅准了机会借机教育一下村民们,倒是闫思蕊心里为难不已。

“参见大王!”

夕瑶红着脸看了林十二一眼,立刻跪拜。

“哎!”

“你回去吧!”

林十二知道,她这是要以自己换取天庭的久存。

只可惜,林十二早已不是那个只知美色的男人,而是一朝大王,身负的人族希望的君主。

他连自己的妻儿都置之不理,又岂能因为一个天庭公主的献身,而改变初衷?

“你你?”

闻言,夕瑶顿感屈辱。

她已经放下一切,林十二竟然不接受?

“大国争胜,不应该牺牲女人!”

“如果我真这样做了,你才更应该瞧不起.....天庭已经腐朽,你救不了,我更救不了!”

林十二立刻背过身去。

“不,你可以!”

“只要你愿意,一定可以!”

夕瑶的眼泪,立刻滑落了下来。

“错!”

“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