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郭妈妈哭得更凶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成夫妻,但哪怕是做前世的母子,我也要治好你的癔症。不管是做姐还是做妈,也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心魔。

她深知这个无所不能的大男孩儿,无坚不摧的外表下是一颗多么缺乏安全感的脆弱的心。自己一定会用所有的爱给他足够的安抚和安全感,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着她的大宝贝。哪怕是耗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郭御姐在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然而这一切她的大宝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在梦魇中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躲避着深不可测的各种危险。他想大叫却喊不出来,想挣扎却没有气力,只能不停的乱抓乱挠,把郭妈妈的手都给抓疼了。前男友找对象了怎么办

看着庄宝贝的痛苦御姐郭别提多么难受了,她的心在滴血……

“憨孩子,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你这么坚韧和痛苦的抗争,到底图个什么、到底图个什么啊?……”

“月佬啊,月佬,你来作证,我郭梦情,情愿代替他独自承受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只要老天爷能放过他。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这萧韵清右边的脸颊上肿了起来。

聂文冲倒是控制好了力道,明天他毕竟要和萧韵清成婚的,他总不能让萧韵清毁容吧!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并没有让萧韵清皱任何一下眉头。

一旁坐在轮椅上的萧白萱,喝道:“聂文冲,你早晚会有报应的。”

聂文冲笑道:“报应?我聂文冲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报应,我父亲乃是中神庭内的庭主,而我的亲哥哥又是中神庭内的第一天才。前男友有对象了怎么祝福”

“他们对我都极为的爱护,有他们在二重天之内,有谁敢对我动手?我又会遭遇什么报应?你倒是对我详细说一说啊!”

萧白萱在听到聂文冲如此嚣张的话语之后,她嘴巴里紧紧咬着银牙,双眸之内被滚滚戾气充斥着。

见此,聂文冲十分满意的说道:“萧白萱,我很喜欢你现在的表情,当年你要是愿意乖乖被我和我的那些朋友玩弄一番,你也不会落得坐在轮椅上的下场。”

“说不一定你让我们高兴了,我们还能够赐给你机缘。”

估计大多数老板都有做电影的梦想,想捧红几个巨星,也想创作几部经典,这些东西拿出来炫耀,发往哪里那是足足的,就算是最有钱的马爸爸,也凭亿出演。

作为一个穿越者,前男友找的对象很像我最容易赚钱的不是科技,而是文化,陈清水脑子里有无数的歌曲和影视的优秀作品,随随便便拿出一个来,也能创造一次院线巅峰了。

“王力宏,我可是对他寄予厚望的,希望这次别让我失望。”

“为什么突然提到这?”

“怕你到时候想家想你父亲。”

“你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疑,说究竟是想干嘛?”

“你这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少来。”

“咳,看着你如此美艳迷人,所以我想是不是在离开前你要好好的弥补了,免得到时候我整日盯着你也无心带他们历练。”

“你个色痞,里我远些。”

白幽若瞪着眼睛满脸通红的推搡着蓝羲玄,而男女之间的力气本就悬殊,更何况白幽若只是单纯的推他并没有动用灵力,所以蓝羲玄半点也没有被推动。

“就你这点小力气还是不要浪费了。”说完便抬起白幽若的下颚吻了上去,随后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此处,男人普遍对前任的态度而经过此处的人若是留意观察,定能发现这里被设了界,结界里掩盖了什么却无人知道。

深夜蓝羲玄抱着白幽若回到房中将已经睡得很沉的她放在榻上,看着她的熟睡的容颜蓝羲玄摸着下颚喃喃道“应该能怀吧。”

白幽若要是听到已经很无语,这个男人想要孩子是想疯了吧,他修为可是大帝,而她的修为也可以说只差迈进大帝半步,他们二人修为这么高要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很快就有侍者端着一个托盘将裴君临拍卖品,送了进来。这一葫芦混沌灵气,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裴君临拿着葫芦晃了晃之后直接抛给了金爷,那金爷脸上带着惊喜的神色拔开瓶塞,直接咕咚咕咚开始吞食。

混沌灵气不比寻常的东西,此物是天生地养混沌初开产生的一种先天气息。能够滋生器灵温养神魂,对于混沌灵宝这种拥有器灵的宝物有着莫大的作用。

天地初开,鸿蒙降下混沌。而万物之灵就是自混沌之中慢慢诞生的,所以这混沌灵气就是诞生真灵的必须条件,而器灵就是属于真灵的一种,从混沌之中诞生自然极为需要这混沌灵气。前任回来找你怎么办

金爷一口气将这相当于一整个池塘的混沌灵气瞬间喝干,砸了砸嘴巴之后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不过他的脸上很快就带上了红晕,就像正常人喝醉了酒一样,迷迷糊糊的。

“我失陪一下,我要进去将这些混沌灵气炼化。”金爷不由分说,瞬间钻进了混沌金斗之中。

裴君临也不在意,只是有些期待,不知道这次金爷吞噬了如此之多的混沌灵气,能够不能够再次开启混沌金斗之中的阵法。

“是少主。”

二人来此才彻底的明白了白幽若的身份,以及她在宗门的地位在老祖心里的地位,以及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她白族公主的身份,还有她的各种传闻。

“你们二人的资质很高不用担心,只是修炼无捷径可言,还需努力。”

“是。”

白幽若边说也是边观察二人的相处,这两个人怎么之间透着生疏呢?她不是很明白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好像决定要与彼此划清界限的样子让白幽若不禁皱眉,要说这楚恒与墨尘还是挺般配的,她看的出楚恒是故意做出不理会墨尘的样子,前男友有对象了让我等他而墨尘本就性子淡漠,他是不是多想了,是不是压根就没察觉这都看不出来。

“你们两个这几年也辛苦了,暂时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如今刚刚进阶也不会马上再次仅仅,并且修炼不仅仅只是修修为,还有心性,好好准备,待去了秘境也没有时间让你们放松休息了。”

“是少主。”

晚间白幽若二人桃林中漫步,白幽若的肩膀上还有同上都落了几片花瓣,衬得她娇艳无比,蓝羲玄抱住白幽若吻了吻问她的脸颊“这次去秘境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过两日在回白族小住几日如何?”

第二日一早不待众人反应,神界以北的地方某处突然发生异样,以至于个宗门世家等纷纷前往查探,而这个时候蓝羲玄还有白幽若二人早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前对象有对象了怎么办

“看来这两日就要开启了,若是明日出发的话来此也需要半个月时间,需要换个方式来了。”

“明日我在此处布置一个传送阵,这是特殊情况,所以让宗门弟子直接传送过来吧。”

“那我在宗门那里布置一个可以传送过来的传送阵,你也不用两边跑。”

“好。”

因为各个宗门来的都是宗门里有身份地位以及修为很高的长老,所以他们来此也算是快的,并且这些人有很多法器,自然比那些弟子要来的快。

看到此处的异样陆续来此的众人都纷纷拿出法宝通知自家宗门,而得到消息的人也开始通知下去同时准备传送阵,他们的想法与蓝羲玄的一致,都是因为特殊情况所以只能将这些弟子传送过去。

因为布置一个传送阵需要消耗很多的灵石,所以各宗门自然不想将灵石用在布置传送阵上,但是这次情况特殊,所以也不得不如此了。

听到萧白萱这番话的萧光武,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道:“你以为我想喊你这个残疾人为小妹吗?你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样子?你能够去为聂少打杂,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别不知足!”

如今的萧白萱几乎没有什么战力可言,而萧韵清的修为完全被封住了。

萧光武在停顿了一下之后,目光看向了萧韵清,说道:“韵清姐,你怎么不说话?明天就是你的大婚之日了,你能够成为聂少的妻子,你知道天底下有多少人会羡慕你吗?”

萧韵清冷哼了一声:“天底下的女子会羡慕我嫁给一个太监?”

此话一出。

原本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的聂文冲,脸色顿时变得比吞了苍蝇还要难看。

而萧光武觉得事情要糟糕了,他也知道当年之事的,而且他很清楚聂文冲最恼怒别人提起此事。

果不其然。

下一秒钟。

“啪”的一道脆响声,在空气中回荡开来。

只见聂文冲隔空扇出了一巴掌,这一身修为被封住的萧韵清,根本是没有躲避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