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难得一遇的纯阴之体,可不是一个说辞,王子琼目前的修为,越级战斗也毫无问题。

“好!那我们今日就好好领会一下,所谓的黑巫教强大!”

轰!!!

在裴君临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直接释放出了全身的气息,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本来就阴雨连绵的天空直接响起了惊雷之声,黑云笼罩,天地能量开始沸腾。

而就在这天地变色中,裴君临已经伸手揽住王子琼柔软的腰肢,化作一道极光,御空而出。

身在半空,裴君临舌绽春雷,雷鸣般的声音响彻方圆百里之地:“黑巫教教宗何在?裴君临拜访!!!”

深老老林,山脉连绵,裴君临的声音引起了无数道山脉沟壑之间的回音,滔滔不绝。

而此时,在距离二十多里之外的一座深山之中,这里存在着一座古老无比的青石宫殿,而在这青石宫殿的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村寨,全都住着人。

这里便是大名鼎鼎的黑巫教总坛了,也是缅国无数人敬畏崇拜的精神领袖,因为黑巫教的当今教宗实力无比高深莫测,传说拥有起死回生的本领,被缅国的国王直接封为护国法师,分手后他立马有女朋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存在。

看着这个账号,王大业有些疑惑,对照着许云发过来的账号看了一下,没有出错……

“算了,先加一下好友试试……”王大业想了想,还是点击申请添加好友。

消息顺利的发了过去,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动静。

“应该是现在太晚了吧?”王大业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心中有些期待,不过对面还没有任何反应,哪怕他心急,也只能等着。

王大业看着电脑上写了一半多的程序,心中默默的想到

要是自己能够把这个大神吸收到自己的工作室里面,那可真的就是如虎添翼!

“就是不知道,像这样能够独立开发专杀程序的高级程序员会不会屈尊来我这个小小的工作室?”

王大业心里有些忐忑。

怀着激动,期盼,不安的心情不沉稳得睡了一夜。

第二天,女人分手后的绝情原因林希日常从家里出来,往自己临时租下来的地方走去。

路上顺便去银行查了一下自己账户里面的余额,整整二十八万多!

当那股可怕的气势威压涌现的那一刻,一道沙哑而干枯,好像是石头缝里摩擦而出的阴冷声音,响彻整个上空。

但凡听到这声音的黑巫教子弟,一个个面露难以掩饰的惊喜之色,纷纷跪地行礼,口中大喊着:“恭迎教主!教主神威滔天,无所不能!”

那神情那姿态,充斥着一股无比的狂热之情,就好像忠实的信徒,看到了心目中的领袖出现。

虚空中,裴君临眯眼,双眸之中神光爆射,冷冷盯着那黑巫教的后山深处。

“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在怪我咯?”

听到这话,陈天下意识摇头,并解释:“我并不怪你,这点只能说是时运不济,所以要怪也只能怪我运气不好。”

面对解释,苏筠轻哼一声,并开口回应。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想的这么复杂,但我却认为宋东根本不具威胁,还有,既然这件事被我插手了,我就不可能半途而废,就算不为你,我也为自己之前的信任讨个说法。”

说到这,苏筠看看陈天,分手后千万别删男朋友并再次伸出三根手指。

“三天,你给我三天时间,如果我抓不到宋东,接下来我会无条件的配合你一次,直到这件事结束!”

听到这话,再看到苏筠脸上的自信,陈天想否认,但却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虽然他绝对不信苏筠能在三天之内抓到宋东,但想到后续这女人合作带来的便利,他想想还是点点头。

“三天时间太短,而且宋东如果真是白源清伪装的话,别说三天,就算十天你也抓不到他。”

听到质疑,苏筠不满,立刻开口反驳。

他让夏天看到了不一样的天族人。

“我们要被包围了,如果继续向着这个方向跑,那连十三和白龙王也会一起被包围。”红凤提醒道。

恩!

夏天咬了咬牙:“那就只能拼了!!”

这种情况。

如果将十三和白龙王一起卷进来的话,那他可就是害了白龙王和十三了。

所以。分手后男友找了新女友

他只能向着别的方向冲去,同时提醒十三和白龙王快点离开这里。

啵!

夏天的双手拍在了地面之上。

然而裴君临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般,神色冰冷,毫无任何情绪波动。

身为曾经的修罗战将,杀伐由心,不要说是覆灭区区上百人,就算是灭掉上万人的大族,那也是常事。

黑巫教胆敢盯上王子琼,企图擅自闯入裴家,那绝对是触动了裴君临的逆鳞,这一次缅国之行,完全就是专为杀人而来。

“张龙,你再不出来,休要怪我将你的一群爪牙杀的一个不剩!!!”

裴君临无视了一群黑巫教子弟的怒火,身为神境强者,自有心中的一股傲气,哪怕杀的蝼蚁再多,也难以满足内心的愿望。

“张龙?谁是张龙?!”

听到裴君临的冰冷声音,一个个黑巫教的子弟面露茫然之色。

而就在一个个黑巫教的子弟茫然之际,突然,平静的后山之中,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威压,这股气息甚至比裴君临所散发而出的威压还要强横,浩浩荡荡,如同天威。

“裴君临,你既然知道本教主是谁,前男友分手马上找对象怎么还敢擅闯我黑巫教,是想找死么?!”

姜蝉理解她的心情,但是并不代表她就要承受这些。

“在与宿主绑定之初,系统就说明了这是一个学习系统,宿主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学到知识,系统不会提供任何捷径。”

系统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冰冰,像是一盆凉水一样浇在了洛娇的脑袋上。洛娇面颊抽动了一番,想要道歉,却又碍于面子说不出口。

姜蝉也不和她多说,事实上,虽然洛娇这半年来变化不小,可距离她心目中的满意度还差了不少的距离。

就比如说现在,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不开口道歉,就这一点,姜蝉就极不满意。

想到她今天受到的冲击,姜蝉手指动了动,没关系,以后她会找回来的。她这个人说大度也大度,说小气也小气。

“教练,今天谢谢你了,我先回去了。”揉了揉脸,洛娇看向倚在墙上的史蒂芬,脸上是强撑的冷静。

“我送你吧,毕竟是我带你来的。”史蒂芬长腿一迈,几步就追上了洛娇的脚步。男人普遍对前任的态度有些事情人家不说,他也不会没有眼力见地去问。

“别说了,我要好好想想。”洛娇靠在墙上,眼神非常迷茫。如今她才发现,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真的没有依靠,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靠自己。

“你说地对,如今的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和假的韩琦玉斗?更不用说齐铭念还帮着她,公司早就不知道跟谁姓了。”

洛娇扶着墙站起身:“我如今能够做的就是尽快地成长起来,可这个过程也太痛苦了!”

她捂着脸,第一次哭了出来。这还是姜蝉第一次见到洛娇哭,这个女孩子虽然性格上有很多缺点,可眼泪却是极少,不是一个眼窝浅的。

姜蝉默不作声,公寓里只听得到洛娇呜呜的哭泣声。这般哭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洛娇才擦了擦眼睛:“今天他们让我哭,明天我要让他们哭地比我更惨!男的分手找新欢的原因”

不得不说,这种狠劲儿姜蝉还是蛮欣赏的。

匆匆洗漱了下,洛娇就回了寝室。她当然想立即去系统空间学习,可姜蝉却制止了她这种堪称不明智的做法。

“宿主需要制定完整的学习计划,以及未来的目标,系统可以根据宿主目标从旁辅助。”

一旁的韩冰也是甚为惊讶,要知道,这个袁处长可是心高气傲的很啊。

“何先生,袁江可能被某些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混淆了视听,以为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快,殊不知我们的误会早就解除了,所以他一时糊涂做出了这种事情,希望您大人大量,饶了他这一次!”

袁赫扫了眼水东伟,急忙转头再次冲林羽赔礼道。

林羽见袁江直接跪在了地上,脸色倒是也缓和了几分,扫了眼袁江,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袁队长真要是一直在这里跪着,我还真不好不原谅他……”

一……一直?!

袁江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一脸懵逼的望向林羽,他本来以为跪一下就完事了呢。

袁赫闻言也不由有些意外,有些诧异的望了林羽一眼,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连连点头道,“对,对,是得一直跪!”

说着他猛地转头指着袁江怒声道,“听到没,混账,你给我一直跪着,何先生不叫你起来,你就不能起来!”

袁江面色难看的宛如吞了一大口苍蝇,不过也没敢说话,感受着膝盖上冰凉的触感,心中有苦难言,这么冷的天儿,这要是跪上个把小时,那还不得残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