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说明有些人穷,自然有穷的道理!

在如今的社会,只要你不懒,去工地搬砖都能获得一个月几千块的收入,绝对不可能饿死人。

王春明看到柿园村村民的模样,他都感觉气的胸口疼,转头看了一眼余飞,发现余飞气定神闲的坐在原地,仿佛对此毫无感觉,仿佛拿出来那么多的钱喂白眼狼的不是余飞自己一般。

王春明顿时十分佩服余飞这胸襟和度量,说实话余飞的成长之快,超乎了王春明的预料,之前还是一个毕业之后,待在家里游手好闲的废物青年。

可是余飞真正抓住机会之后,整个人做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王春明看来,这就是一个人要一飞冲天的征兆,不光有能力,还有远见有胸襟。

“大家请保持秩序,现在让余飞老板讲几句话,请掌声欢迎!”

白永宇感觉自己尴尬的讲不下去了,便将话筒递给为了余飞,然后带头开始鼓掌。

可是除过村委会的几个人,下面柿园村的村民,跟着一起鼓掌的渺渺无几,个别人只是敷衍的抬起手,两只手碰了碰就放下来了,所谓掌声如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

离开那座被黑暗笼罩着的地下宫殿,在灯光的照耀下,女朋友前任找她复合这些价值不菲的金银财宝和古董文物,终于焕发出了它们应有的璀璨光芒。

尤其是数量庞大的黄金制品,更是将这座宴会厅映照的金碧辉煌,如同一座黄金铸就的宫殿,晃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当时间来到中午一点半,这场私人展示会也准时开场。

那些来自英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顶级收藏家、以及众多专业人士,相继通过安检,进入了这座金碧辉煌的宴会厅。

无一例外,每一个进入宴会厅里的人,都被眼前的场景彻底惊呆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满眼的疯狂、满眼的羡慕。

其中有些家伙的眼珠子,嫉妒的瞬间就红了,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良久,这些家伙方才清醒过来。

紧接着,他们就快速冲向那些防弹玻璃展柜,去欣赏陈列在那些展柜里的金银财宝和古董文物,一个个状若疯狂。女朋友的前任一直找她

而此时的叶天,正站在宴会厅前面的主席台上、面带微笑看着这些待宰的肥羊,满眼得意之色。

一辆摆渡车里可以站几十个人。

在陈文他们乘坐的飞机旁边,停靠了好几辆摆渡车。

天色晚,乘客人多,陈文也来不及去数到底是几辆摆渡车,至少有4、5辆。

摆渡车上,陈文左手抓着把手,右手揽着唐瑾的纤腰,他用自己的身体将拉杆箱压在车厢的墙壁处。

唐瑾右手牵着她的箱子,左手扶着陈文的腰,一脸的甜蜜幸福样。

下了摆渡车,唐瑾说道:“芳芳你先走吧,这会时间还早,我们的朋友还要再过一会才到。”

廖丽芳没什么意见,笑着挥手向唐姐陈哥告别。

小丫头走远了,陈文坏笑道:“唐姐,以前我真没发现你挺鸡贼的,居然知道把不相关人员忽悠走”

唐瑾说道:“跟着好人学好事,跟着你这个不法之徒,我肯定学坏了!晚上到了酒店,你给我好好交待问题,你到底做的都是什么买卖!”

陈文点头道:“行!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晚上咱们住下以后再慢慢聊!”

“啪嗒!”

过了几秒钟,女友前任找她复合怎么回复子弹上的动力势能彻底消失,掉落段罡的脚边。

一时间,场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身躯巨震,如遭电击,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惊讶到无可复加。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对他们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

足足过了大半分钟,才有人回过神来,惊呼道:

“天哪!这三清铃,也太神奇了吧,竟然能抵挡子弹!”

“不愧是唐代大天师袁天罡的随身法器!”

最重要,沈风还和封思芸缔结了婚约,将来肯定会和封思芸在一起的,而他们这些选择不支持沈风的天血族人,恐怕将永远得不到认同了。

这一切超出了天血族二长老和四长老的预计。

“封王老祖,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和情面的人,既然现在他和思芸在一起了,那么我们愿意为他做事。”

“不过,他必须要对我们道歉,并且重新做出一些承诺。”

“哪怕他将来和思芸成婚了,女朋友跟前任复合后悔了他也不能成为天血族的族长,族长的位子只能够让别人去担任。”

天血族的二长老说道。

接着,四长老也说道:“不错,这是我们的底线了,毕竟我们离开的这些人,也是一股不弱的势力,肯定会对他有用处的,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的,也没有理由来拒绝此事。”

可是余飞还是表现的太和善了,至少看起来忍耐性太好了。

有一个道理很多人都不懂,那就是你一味的忍让,不一定会获得尊重和理解,只会获得的得寸进尺。

这个道理在柿园村村民的身上,简直就是精彩的演绎了出来,这些人就是如此,上次他们闹事,是一点理都不占,可是余飞已经被他们逼到了用货车堵住大门,请外援将人骗走。

他们有理都不动手的余飞,自然觉得余飞软弱可欺了,这些人最擅长的就是欺负老实人了。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话绝对是至理,现在很多人喜欢宣传,穷苦山区里面的人多么的朴实,女朋友初恋找她复合多么的和善,那都是睁眼说瞎话。

越是穷的人,其实内心的恶越严重,越是穷苦的地方,其实民风越彪悍,而彪悍就意味着不讲理。

有一个名人说过一句话,自古以来要饭的从来都不要早饭,为什么呢?难道是什么行规?

其实根本不是行规,这个名人接着说道,要是要饭的能够早起,就不至于要饭了。

“你,朝我脑袋开枪!”

……

“什么?!”

听到这个命令,那名保镖一脸错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出现了幻听。

“别墨迹,让你开枪就开枪,出了问题,由老夫自己承担,怪不到你的身上!”段罡不耐烦道。

“呼……”

保镖深呼一口气,眼神一凛,随后双手持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段罡的眉心。

“唰!唰!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一颗心悬在了半空中。

终于,保镖咬牙扣动扳机!

“砰!”

一道巨响震动鼓膜,女朋友和前男友复合甩了我宛若炸雷。

黑洞洞的枪口喷涂着火舌,一颗银色的子弹穿膛而出,划破空气,向着段罡的眉心射出。

然而下一刻,场内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枚子弹,竟然硬生生悬停在段罡面前三公分,被金色护罩挡住,像是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再难寸进。

而余飞做这些,要是拿不到土地,那就是真的肉包子打狗,喂了白眼狼了!

所以白永宇看来,余飞两份合同绑在一起签,这是很正确的事情,总不能余飞买下来房子之后,又被村民卡脖子,然后地拿不到吧?或者出高价拿地吧?

“余老板!余老板你消消气!这些人都是一个混蛋,都是些目光短浅的蠢货,你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

白永宇急忙冲上来,将就要离开的余飞拉住。

白永宇可是得到了消息,余飞能够答应下来,那可是王德才亲自出面求余飞,要是他们把余飞气走了,王德才能够绕了他白永宇?

到时候王德才一气之下不管了,这事再次传出去,恐怕圣母都无法挽救他们柿园村了!

“他们才不是蠢货,天底下就他们最聪明了,便宜都要他们来占,亏都要别人吃,我这个老实人,前女友找你复合怎么办还是回去好好过我的日子,让我看看这些聪明人,以后是不是家家户户都要飞黄腾达了!”

余飞冷冷的看了一眼白永宇,脸色十分的冷酷,大声的对着那些村民说道。

面包车一溜烟,开到了一座气派的剧场,陈文还没来得及看到剧场的招牌,闸道口的栏杆就已经升起,车快速通过了安保线,驶进了地下停车场。

车停稳后,胖子说道:“陈先生唐小姐,你们的行李就放车里吧,我这个兄弟会一直守在这里,演唱会结束再送你们去酒店。”

陈文问道:“我箱子里带了不少现金,就这样放在车里,会不会给你兄弟添麻烦。”

胖子说道:“您把现金装在背包里随身带着吧。”

陈文一想,这是好办法,打开两个行李箱,把10万块现金放进背包。

胖子带路,领着陈文和唐瑾从内部通道来到了后台。

陈文看了看手表,已经快7点了。

---------------------------------

路上经过两道安保线,有胖子领路,畅通无阻。

陈文两世第一次来观看演唱会,更是第一次来到后台,他充满了好奇。

工作人员们正在忙碌演出开始前的准备事宜,繁忙但丝毫不见混乱,有几个人正在拿着对讲机进行通话,伴唱和伴舞的演员们正在做着最后的分组排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