郯火塔内外,不少郯人族子弟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暗中互相传音八卦着杜龙这个异族人的出现!

绝大多数郯人族子弟并不知道杜龙的身份与来历,在一番交流终于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有满脸崇拜的,也有羡慕嫉妒恨的,不一而足!

在众多目光关注下,杜龙无视这些普通郯人族子弟异样的眼神,紧随姜炎身后大步跨入宫殿大门!

放眼望去,宫殿内摆放着九座传送阵门,门上分别刻绘着一到九不同的古朴大字!

“哈哈!杜兄,这里便是我郯人族核心之地郯火塔啦!郯火塔乃整颗星球的核心根本。。。”在姜炎介绍下,杜龙终于明白,所谓的核心之地,不过是星球大阵制造出来的九个引力极其惊人的空间罢了。

“姜炎兄!”听姜炎在那里涛涛不绝地介绍了半天,杜龙忍不住开口打断道:“简单说来,每一层的引力水平到底达到什么程度,需要身体强度达到什么级别,才能够相应进入哪一层?!”

“呵呵!郯火塔前三层,要求达到上品仙兵级别的身体强度方能进入其中,这就是爱情吉他弹唱前六层需要达到上品仙器级别方才能够进入,至于七到九层嘛。。。那只有达到传说中的上品神兵级别身体强度,方才能够进入其中!”姜炎干笑一声,很有耐心地介绍道。

“切!人家才不愿意变身后,像个母猴一样,丑死啦!”火凤当场一脸嫌弃地翻白眼道。

“呃。。。”孙猿当场傻眼道:“白送也不要?!”

“哈哈哈。。。”众人被他们俩的对话给逗乐了,笑声一起,那三头神兽倒也想开了,只要不危及修为,给点精血又有何妨,于是纷纷表示愿意献血。

“夫诸姐姐真漂亮,我要夫诸姐姐的精血。。。”火凤当即兴奋地欢呼道,可惜却被杜龙无情地否定了:“不行!夫诸体质偏阴性,她的精血只能给青莲啦!”

“呵呵!俺老牛的体质正好偏阳性,这位弟妹不如就用俺的吧?如果这就是爱情尤克里里谱!” 神兽夔牛咧嘴一脸期待地笑望着火凤。

“啊。。。人家才不要呢!我可不想变身后,混身长满黑毛,然后还长出两根巨大的牛角!!”秦火凤早就被夔牛那夸张的外表给吓坏了,哪还有半点兴趣,众人再度被她那夸张的表情给逗乐了。

“如此看来!暂时只能麻烦夫诸姐姐了,要借您一点精血,好助青莲一臂之力!”杜龙苦笑摇了摇头,这才一脸期待地望着已经变幻成大美女的神兽夫诸。

“大概要多少精血合适?!”神兽夫诸有点小紧张地询问道,她就怕要的精血太多,会影响今后的修为。

“这个嘛。。。三位还是先听小弟说完原委,再慢慢做决定不迟!”杜龙话音落下,在众人愕然注视下,就开始变身了。

原本还是个普通人类小子,瞬间变身化为一个金色龙人,这就是爱情吉他谱c调混身气息更是爆涨!

“看到了吗?!我有一套变身功法,需要靠神兽精血为引,我身上的神兽精血来自于新到此不久的小圣龙!如今,为了在海底世界发展需要,我的两位妻子也需要进行变身,故此,想借诸位的神兽精血一用!不知三位可还能否答应杜龙的这个不情之请?!”保持金色龙人状态,杜龙沉声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这个。。。”白云他们三个神兽当场傻眼了,若是让他们出山帮忙出力什么的还成,就算要流点血也没关系,可这分明是要神兽精血,那可是所有神兽的命根子!

“放心好了!我只需要一小部分神兽精血,绝对不会影响你们今后的修行,当然,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毕竟那不是普通的血液。。。”杜龙一副非常理解地补充道。

现场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安静,一旁的孙猿受不了这种气氛,当场抓狂道:“哇靠!神兽精血我也有些,不如就取我的吧!”

“明白了!李代沫这就是爱情尤克里里”杜龙很干脆地点头应道:“这样吧!我就直接进入第六层里面先适应一番吧!”

“第六层?!”姜炎愕然瞪大眼睛道:“这个。。。是不是太快了些?!杜兄,郯火塔内部那可是危险之地,你千万别太大意了,我建议你还是先从第四层开始吧!这样比较稳妥些!”

“不必了!”杜龙摇头否决道:“还是从第六层开始吧!相信我,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这个嘛。。。那好吧!杜兄,别怪小弟多嘴,进入第六层后,一旦感觉到身体无法适应,还请立即退出来!”姜炎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道。

于是乎,在众目睽睽之下,杜龙大步跨入第六层所属空间阵门,大殿中仅留下包括姜炎在内的一众郯人族子弟们!

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满脸狐疑地互相对视着,这就是爱情初学者琴谱有对杜龙充满信心者,亦有盼望着他因为自大而陨落在郯火塔第六层的存在!

嗡!

阴沉沉的空间当中,一道身影凭空闪现,虽然已经做好安全防范准备,杜龙仍然被突然加大了无数倍的吸引力给压得四肢着地!

玄灵小洞天内,高山流水,飞瀑湖泊,散落着许多漂亮的行宫,这可是当年玄灵前辈自己居住的洞天,自然布置得极其漂亮,这倒是便宜了杜龙小三口子啦!

漂亮的小洞天内,一直缺的就是人气,自从杜龙将这些人鱼美女弄进来之后,整个洞天立马热闹起来,火凤与青莲这两位女主人自然是心情大好!

端起人鱼美女重新斟满的海族特有美酒,杜龙美滋滋地吸了一口,啧啧叹道:“这海族特有的美酒果然不错!入口甘甜,醇而不涩,呵呵!如此神仙般的日子,当真是快活呀!”

“嘻嘻!我要找到你吉他谱夫君,您说过要尽快放我们出去,这都过了好些天了,怎么还把人家关在这个小洞天里面呀?!人家都快闷死啦!”秦火凤扯着杜龙的胳膊肘,就是一通撒娇道。

她的性格和夏青莲完全相反,最受不了这种成天闷在一个地方的感觉了:“这海底世界到底是怎样一幅景象?这赤峰洞府漂不漂亮?这些人家都快好奇死啦!”

笑望着嘟着樱桃小嘴,可爱的美娇妻,杜龙调侃道:“呵呵!好奇心会害死猫!你们若以人类的形态出现在赤峰洞府,届时恐怕你们夫君这个府主之位就要不保啦!”

宋雨梦着实担心,不到十分钟就让王叔给她打电话,借有事离开。

她下楼来见墨仙沉坐在墙边双手抱着脑袋发呆,孤独似能形成气场,一股莫名的悲意涌了上来。

墨仙沉感觉到有人下来,偏头一看,展颜一笑,点头示意。

“对不起...”宋雨梦走上前来,还是她第一次道歉。

“没事!这就吃完了?”墨仙沉摆摆手,依旧一副笑脸。

宋雨梦点点头,不由地想靠近一些,这就是爱情尤克里里谱子墨仙沉却不经意地后退了半步。

“走吧!”宋雨梦也是展颜一笑,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墨仙沉紧随其后。转身的瞬间,宋雨梦眼圈有些红。

在车上,对于宋雨梦而言,气氛有些低沉,对于墨仙沉却十分正常,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保镖,到没感到什么不对。

“仙沉,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宋雨梦开口了。

墨仙沉看了看手表,摇摇头。

“不用了,我在学校附近吃点,还得赶回去把今天的数据给录完。今天多亏了你,我自己哪能这么轻松拿到这些问卷!”

宋雨梦也不愿墨仙沉再上来受气,很想立刻就带他离开,但孙薇已经做出如此让步了,现在若是走,那真的说不过去。

宋雨梦盘算着,决定再陪孙薇几分钟就走,请墨仙沉去其他地方。

孙薇见宋雨梦没让墨仙沉上来,有些疑惑。孙薇很快释然了,宋雨梦从小接受的贵族教育在男女方面极为保守,这里有这么多女子,偏偏让刘全坐她旁边,不反感才怪,她也是一时欠考虑。

“雨荷,你来这里,咋们姐妹坐一起,他们男的要喝酒的都去那边!”孙薇将肖雨荷叫到宋雨梦旁边坐,也将尴尬化解了些。

刘全也以为墨仙沉会上来,还打算一定要清查。他感觉宋雨梦和墨仙沉有些不一般,而且以前的资料也没有墨仙沉这个人,他不得不警惕。

不见墨仙沉身影,他也以为自己想多了,很快调整心态,将姿态放得更低,在孙薇的帮助下和宋雨梦又说上了话。宋雨梦再不喜,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要照顾孙薇,勉强算是回了两句。

楼上宴会欢声笑语,宋雨梦有些心不在焉,没什么胃口。墨仙沉是不知道的,他只是听着楼上笑闹,心中叹息。世界被金钱分割,因金钱而破碎,被傲慢与偏见隔离。好在他及时将自己定位在给宋雨梦打散工的地位,心情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