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微型侦察机在地下一层的桑拿房门口,发现了几个女人的身影。

靠!

蒸桑拿都不叫上哥哥我?

小气!

就在林风准备迈开脚步的时候,微型侦察机传来的画面,却让他当场愣在了原地。

不对啊!

寻宝系统不是已经升级成功了吗?

所有的宝箱已经重置完毕,为什么几个女人的身上却看不到一丝宝箱发出的光芒呢?

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浮上了林风的心头,只见他二话不说,再次迈开脚步,然后便直奔桑拿房而去。

“吱嘎!”

“呀!”

“林风,你怎么来了?”

“刚才是谁说林风不会下来的?”

“林风,你快出去,这里谢绝男士进入!”

……

当林风推开桑拿房的门,坐在里面的四位女士,立马就齐齐惊呼了起来。

没办法,几个女人全都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身上,至于里面有没有穿,林风也不知道啊!

邹金童一听,破碎的爱情文字图片顿时兴奋起来了,追问道:“那你会吗?”

“‘火烧去铅法’我会,‘浴火重生’我不会。”

向南微微摇了摇头,有些可惜地说道,“杨派的这门古籍修复绝技,已经失传了。”

“哦。”

邹金童脸上明显有些失望,“哎,咱们老祖宗那么多绝技,可惜很多都失传了。”

向南张了张嘴,却没有附和邹金童的话,他担心自己一旦开口附和了,这小子会没完没了说个不停。

“跟个好奇宝宝一样问来问去,你以为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

向南没说话,邹金童一个人自然也说不起来,修复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各据长案的一头,开始认真工作起来。

邹金童那边的清除霉斑的工作,并不难,他选择的方式是最简单,也是最不容易出错的一种,就是用脱脂棉球蘸酒精轻轻擦拭。

但由于这些画作本身的价值高昂,邹金童自然不敢太过随意,每一次都是小心翼翼的,因此在速度上也算上快。

而向南这边,就要复杂得多了。

他手上的这十多幅《圆明园四十景图》分景图,其中有六幅不仅满是霉斑,而且上面还有许多大小不一的虫洞,感情镜子破了图片这六幅画作,是必须更换命纸和覆背纸的。

”所以是Kevin你在单恋?“

“徐小姐想帮我捅破这层纸吗?”

“我一点都不想。”

“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做你的绯闻女友。对,酒会现场徐小姐应该有安排专业人员拍照吧,需要我怎么配合请提前告知,不过我不喜欢亲密接触,那怕是挽着我的胳膊,还有发稿之前请把内容发给简秘书审核一下。”

顾夜恒说完又要闭上了眼睛。

“Kevin,有一个问题我能问你吗?”

“请便。”

“你既然喜欢季溪小姐,为什么又让我来做你的绯闻女友?”

顾夜恒再次睁开眼睛,“我说过,我们家老爷子对徐小姐的家世跟身份很满意,我是为了防止被再次安排相亲才选择跟徐小姐合作,这跟我喜不喜欢谁没关系。”

“可以季溪小姐并不这么想。”

“徐小姐是在担心季溪小姐会因为徐小姐的存在而拒绝喜欢我?”顾夜恒看向徐子微,“我说过要季溪小姐喜欢吗?真实破碎的镜子图片”

“这倒没有。”

这三种办法中,第一种办法最稳最安全,但是速度最慢;第二种办法风险很大,但是回报很高;第三种办法速度最快,但是组织目前研制的体能药水并不完善,会给人体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综上所述,林风觉得这三种办法,都不是什么好办法!

所以,关于提升实力的问题,只能暂时先放到一边,一切等寻宝系统升级完成后再说。

……

“叮!系统升级成功,所有宝箱重置完毕,祝君游戏愉快!”

差不多在下午时分,一道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在耳边突然响了起来,林风一个激灵就从沉思中惊醒,然后二话不说就点开了寻宝系统。

宿主:林风

等级:三级进化者

力量领悟程度:10%(破坏力量)

体魄强度:10000

天赋:百毒不侵

金钱:0元

每月可开启宝箱数量:0/3

幸运抽奖积分:30

基本资料没什么变化,摸镜子的伤感图片但是却多出来一个体魄强度,看来寻宝系统是会根据宿主的自身情况,而不断地更新数据。

所以对顾夜恒来说她只是一个外人。

“那是简秘书帮他洗吗?”季溪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他有专门的洗衣间,先进的人工智能。”

先进的人工智能?对于他来说冰冷的机器才不是外人,因为跟他很像。

季溪扯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章慧玲抬眉看了一眼季溪,当她发现季溪嘴角那抹不以为然中还带着不屑的笑容时,她在心里开始嘀咕,这个小姑娘跟顾夜恒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前女友?如果是前女友,两个人已经整理好了感情上的事情,那依顾夜恒的性子他是不会让她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一个人打镜子碎的图片

如果不是,那他为什么要送名贵的包包给她?

顾夜恒可不是一个钱多到随便给人买东西的男人。

所以,章慧玲推算出季溪跟顾夜恒之间可能是一种某个人还对某个人抱有想法的关系。

至于这个还抱有想法的人,章慧玲觉得是顾夜恒。

回头想想顾夜恒把徐子微带到老爷子面前说可以订婚但没有订婚的欲望,大概是向老爷子在传达一个信息。

“向南,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向南心情正激荡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邹金童忽然轻声开口。

看到向南转过头来看着他,邹金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

“之前跟你说过的,我现在在国博古书画修复室做事,技术虽然不怎么样,但给你打打下手还是没问题的,破碎的心伤感图片大全要不然我在这里太闲了。”

“嗯,可以啊。”

向南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邹金童笑了笑,说道,“其实这四十幅分景图,并不是都需要修复的,其中二十多幅只是生了霉斑,并没有对画芯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因此,这二十多幅分景图,只需要作除霉菌处理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邹金童一眼,问道,“你要是愿意的话,那二十多幅清除霉斑的工作,就由你来做?”

“没问题啊,这个我擅长。”

邹金童连连点头,心里开心得不得了,祛除因潮湿而生出的霉斑并不复杂,可直接用脱脂棉球蘸上酒精,轻轻在霉斑处擦拭,直至除净为止。

不过,林风的目的不是来吃几个女人的豆腐,他是来寻找宝箱的,可是整个桑拿房内,除了头顶的灯在散发着昏暗的光芒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光源了!

苏媚身上没有宝箱,方妍身上也没有宝箱,秦霜和陈露身上的宝箱也消失不见,林风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上一次系统升级的时候,内心伤痕累累图片只要是宝箱携带者,她们身上的宝箱都会再次刷新一遍,为什么这次就不行了呢?

难道系统出了毛病,坏掉了?

不!

一定有另有隐情!

……

“算了,反正这里的空间很大,足够容纳五个人一起蒸桑拿了,要不给林风让一个位置吧?”

出乎林风的预料,苏媚居然主动开口让林风留下来一起蒸桑拿,这可把他给高兴的,立马就将宝箱消失的问题抛在了脑后。

管它那么多干嘛?

宝箱怎么可能消失不见?

一定是系统将这些宝箱刷新在别人身上了,如果宝箱真的消失不见,那还要寻宝系统干嘛?寻个屁的宝啊?

“你们等等,我去换身衣服!”林风扔下这句话后,立马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更衣室。

“媚媚,你真的允许林风跟我们一起蒸桑拿啊?”

“大家都穿着衣服,蒸个桑拿而已,又不是在一起沐浴洗澡,有什么问题吗?”

不过,听赵云虽然脾气不好还毒舌,但教书还是很好的,三班数学次次都拿第一,这一点我也不得不佩服她。

我爸唠叨半后在我的恳求下他还是不情愿的帮我签了字,我还让他替我保密,不要告诉我妈,我爸也告诉我这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我妈迟早要知道的,这我也清楚不过能瞒得了一时算一时吧。

本以为可以瞒我妈的时间会长点,谁知待我洗完澡后便看到我妈坐在我的写字台上看着我的试卷。

我顿时慌了,这试卷不是已经放好了吗?

随后听到我妈不冷不热的开口:“你是打算自己过来认错还是我请你?”

我慢慢地走到我妈那,感觉腿有千斤重般,手都是抖的,我是真的慌了,我妈吼我还好些,可是她并没有骂我这样反而让我感到害怕,我突然觉得我的房间里像开了空调一般如此冷。

我走到她身旁没有话,她依然盯着试卷看似要看出什么端倪来,如果真能看出什么来就好了这样不定我都能及格了,她问:“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