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之后二人来到玄炎老祖处,将那里的情况说明后玄炎宗便开始布置传送阵,本想第二日在布置的,但是没成想师傅一声令下这倒是用不上二人了。

无事一身轻白幽若坐在桃树上喝着酒好不惬意,这是不远处走来了墨尘,“墨尘。”

“少主。”

“你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白幽若从树上跳下来说道。

“没事。”

“你有没有事我还看不出来,往日都是情绪不外漏的主,怎么今日这苦大仇深的?”

白幽若递给了墨尘一瓶酒,墨尘道谢接过后大口的喝了几口,看他喝的这么凶白幽若制止道“你这么个喝法是想将自己灌醉?”

“如果能够喝醉就好了。”

果然是出事了,“你究竟怎么回事?”问完白幽若又试探的道“是跟楚恒有关?如果这就是爱情吉他谱”

闻言墨尘瞬间抬头惊讶的看着白幽若,不用他说话白幽若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凭着他这神情可看出他很惊讶自己能够猜出来,只是这几人中怕是也只有他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唉,德林,刚才你说那话有些太重了。”

原来莫德林刚才说那么伤人的话是故意的。

他解释道:“这小妮子虽然整天哭哭啼啼的,可是心里也倔强的很,要是不这么说,他绝对会辞职的。”

“她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啊,离开了公司,连个能投奔的人都没有,而且现在有时这个状态,你放心让她一个人离开吗?”

在雪清公司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正职撩正职、副职撩副职,陈清水整天跟邱月珊混迹在一块,而莫德林又有事儿没事儿,去逗逗小桃。

除了邱月珊外,一路向北吉他谱莫德林应该是最关心他的那一个了。

“你说得对。”

莫德林接着说道:“只是邱会计?”

“不说了,我也说过了,人各有志,既然不是一路人,也不必强求。”

陈清水摆了摆手:“好了,不提了,得打起精神来。”

高层离职,对于公司的影响是极为巨大的,外界已经就此衍生了各种对公司的,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和谣言已经传播开来。

金光闪动间,杜龙就像许多飞升者一样,突兀地出现在碧波星飞升界空间能量门外,飞升界空间能量门外是一座巨大的广场,许多飞升者陆续朝这些广场涌去,可以感觉到整个广场显得有些喧闹不堪。

“喂,喂!你们几个飞升者,别在那里发呆啦!快快离开飞升界阵门,别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挡道!赶紧排队领取飞升令牌然后滚蛋!”就在杜龙等人站在飞升界阵门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之际,一道粗鲁的怒骂声便响了起来。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如果这就是爱情数字简谱便见飞升界阵门两旁站着一堆身穿制式亮甲的将士,能够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恐怖的噬杀气息扑面而来,这完全是由最低金仙级别的存在组成的军队,而且一个个还故意将自己的气息毫不掩饰地释放开来,摆明了是在吓唬那些刚刚飞升的菜鸟们!

杜龙眉头不由一紧,心中暗忖道:‘果然如龟伯所言,这仙界飞升界阵门外,是由这些联盟军将士把守,他们的实力最低要求达到金仙阶,乃是守护飞升界的强大力量!’

在仙界,有四大联盟,分别为仙界自由联盟、仙界冒险者联盟、仙界丹盟、仙界器盟!

在金光的照耀之下,这墙壁好像变成了透明的一样,裴君临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浑身穿着白色裙子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身段窈窕,看起来极为的蕙质兰心。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颗带着露水的兰花,给人一种极为轻巧灵韵的感觉。

就当裴君临打算看清楚此女长相的时候,却发现那女子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面纱,竟然连火眼金睛都无法穿透,毫无疑问这件薄薄的面纱是一件奇异的宝物。不再联系吉他谱

那女子被裴君临目光一扫似乎有所感觉,眼神疑惑的朝着裴君临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裴君临赶紧收回了目光,生怕对方发现自己。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这么大的财力一次竟然喊出五亿。我对于这庚金之球来说无疑只是底价而已,待会至少要喊到两三百亿那才正常。”裴君临嘴里喃喃自语,眼神之中射出特别的光。

上次开启的白玉仙桥,好像并不完全不完整。凭借直觉裴君临感觉,那白玉仙桥并非是完全体,甚至只是一个半成品,就是不知道这次金爷能否把这白玉新桥彻底完善。

裴君临掐断了思绪,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拍卖场上,那丽姬重新端出了一件拍卖品。这次的拍卖品有些体型庞大,需要四五个大汉抬着进来,而且在这些大汉都并非普通人,而是因神境界的高手。

就算如此这几个高手也是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可见这次的拍卖品极为的沉重。幕布直接揭开,露出了淡黑色的金属,这是一块矿石物质。我最亲爱的吉他谱

“本次的拍卖品,乃是一块完整的火麟铁。拍卖底价是一百万天元玉,各位可以加价,价高者得。”丽姬介绍完了这火麟铁之后,就朝着台下笑盈盈的说道。

这玩意儿算是顶级的炼器材料,不过到了裴君临这里却也不算什么,所以裴君临根本就不感兴趣。

裴君临不感兴趣不代表旁人不感兴趣,果然下面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这块东西很快就被拍卖到了两千万天元玉的高价。

看来。

庄同学的远见卓识绝非一般的人能够比拟的,他看似憨厚的外表下,隐藏了多么强大的魅力和格局啊。看似是个弟,其实是个帝……

正当御姐郭还沉浸在无限的崇拜和遐想的时候,庄金荣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了好多声,一定是他的那些小妹妹又来信息催他了……

想到这。

小桃也知道,邱月珊带着背叛行为,不告而别伤透了所有人的心,不仅仅是陈清水,还有莫德林、王大柱、刀哥,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还有一大群信任她的朋友。

“好了,人生走就走了,但是他不能凉,我和莫德林他们商量过了以后,财务部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小桃瞬间一愣,他简直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陈,陈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邱月珊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对公司的财务比较了解,而且个人专业水平过硬,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陈清水波澜不惊,其实也有着赌气的行为,他重用小桃就是想向邱月珊证明:她不是特殊的,能培养出一个邱月珊,就能培养出第2个邱月珊

小桃犹犹豫豫,她说道:“不,不行,我做不到,我担不了这么大的担子。”

陈清水呵呵一笑:“我说你能,你就能。”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德林,轻飘飘的说道:

“小桃,邱月珊走不带着你,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你但凡还有些用它也不是越把你抛弃在奉天。如果这就是爱情里的长跑”

“约你出来,越过云彩,跃上柳梢,乐在心瑶……”庄同学才思敏捷,一首“咏月”,把彼此的心境烘托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郭姐默默地把庄金荣的诗句牢牢的记在心间,一有机会她肯定会把它们整理成册,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永久的收藏起来……

由于佳节将至,整个情人岛并没有多少人,估计都在忙着自家的烟火。

明天的自己也将启程去A市陪父母团圆过节了,今晚是她能陪庄小弟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非常的珍惜。

不一会儿,他们就卿卿我我的来到了情人岛的最高处“梦天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到庄小弟略显疲惫的精神状态,郭御姐就知道连日来的运筹帷幄,肯定透支了庄小弟不少的精力。再加上刚才的应酬,此时的庄小弟最需要的就是按摩和休息。

想到这郭御姐善解人意的说道:

“我看你也累了,赶紧躺下来眯一会儿吧,我给你掐掐脚解解乏。”

“不,我口渴了,我要喝茶。”庄金荣孩子般的娇情道。

因为有了与龟伯提前商量好来到仙界后,该如何安排今后的计划,故此,杜龙直接无视广场上那些看起来很牛逼的大势力,大步朝广场外面的街道行去。

一旦有人上前拉他加入某个宗派势力,杜龙便会以自己已经加入某个宗派为借口拒绝所有邀请,如此一来,那些人就不会在爷身上再浪费口舌了。

成功挤出熙熙攘攘的飞升界广场,杜龙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仔细欣赏起仙界大城市的独特景观,认真感受着仙界与普通凡俗世界之间的区别。

‘灵儿!这里的重力比巨蓝星强许多倍,恐怕普通灵修者在这里连飞行都做不到吧?!’杜龙暗中跟戒灵灵儿闲聊道。

‘嘻嘻,那是自然!你可知道,你们人类在什么情况下能够飞行,飞行的原理又是什么?!’戒灵灵儿娇声笑应道。

‘。。。。。。’

挠了挠头,杜龙老脸立马红了起来,一直以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这方面的原因,反正达到灵阶实力后,就能够御空飞行,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倒没有去深入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