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是因为怕死,所以才会在今天拒绝你,不是吗!”荀向金看见古保民把枪口移开,呼吸急促的开口:“表哥,我求你了,我这个人胆子不大,你们那些掉脑袋玩命的事,我真的不敢参与,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金子,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在你选择的那一刻起,就是没有退路的。”古保民面色平静的看着荀向金:“现在你已经开始帮我对付杨东了,我所有的计划也全都压在了你身上,你感觉你在现在这个节点上退出去,合适吗?”

荀向金听见古保民不容置疑的语气,顿时萎靡。

“金子,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你所面临的,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帮我继续把事情办下去,咱们合力将杨东扳倒,等我起来,不会亏待你,第二,你我兄弟今天在这台车里反目成仇,没有了你这条线,那我只能选择去跟杨东鱼死网破,而在此之前,你则会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古保民停顿了一下:“既然无从选择,我们兄弟为什么不齐心协力的把事情办好呢。男生分手后还找你聊天”

荀向金瘫坐在椅子上,头脑已经一片空白。

“杨东跟你公司的承包合同,签了吗?”古保民继续问道。

“签了,今天上午,三合公司承包的货轮,已经拉着一船矿石出海了。”荀向金声音宛若蚊子一般低微,面对古保民手中那把杀气腾腾的手枪,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三合公司运作的这么顺利,不是个好现象,你得想办法让他们停下来。”

“我没办法。”荀向金摇了摇头:“杨东他们来我公司承包渔船,是总公司那边下达的命令,我虽然名义上是他们的领导,可是我得照顾总公司那边的面子!”

“金子,咱们既然站在了一条船上,那你就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前途,而是在我跟你对话的时候,去考虑怎么样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你说呢。”古保民笑着问道。

“刷!”

荀向金听见这话,猛然抬头,看向了古保民:“这件事,一个男生刚分手总找我聊天我真的做不到。”

“你在渝溢集团,负责海运公司的运营,时间已经不短了,我相信这种事情你能做得到。”古保民对荀向金的一番话置之不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以后,捏了捏他的肩膀:“我让你跟我站在一条战线上,要的不是你的态度,而是你的能力,我要你用自己的方式,让三合公司倒闭,让三合公司的人走投无路,我知道你没有杀人的胆子,可是你经商这么多年,跟我说你一点整人的法子都没有,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他虽然越来越激动,可惜林木却一点都不感兴趣,养活自己和身边的女人就已经不容易了,哪有这个能力再去养一个宗门。

“斩大哥,其实我外面还有其他的农产品基地,不过种值的不是农产品,而是药材。”

“至于这里的话,就让他这样发展吧。”

林木回道,他说的是苏盈盈那里的药材基地。

想到苏盈盈,他发现回来之后还没有去找一找这个绝世尤物,哪天抽空,必须得去安慰一下她。

“原来如此,既然你已经有了安排,那我就不多说了。”

斩意不再劝说,不过依然有些心疼,觉得太奢侈。男生刚分手就来找你

如果换成他们拥有这样的灵地,都恨不得把自己种下去,怎么也不可能种西瓜黄瓜。

半晚,孔老匹夫的人总算是到了,一共三个老家伙,是清风宗的宗主和另外两位长老。

他们修为都在筑基境界,他们现在目光火热,内心激动,在确定了林木的身份之后,立即向着他抱拳一拜。

“拜见林木大师,我是清风宗宗主令胜旗,灵者界还有林木大师这样的丹师,真是灵者界的幸运。”

“我他妈不想帮!”荀向金听见这话,仿佛条件反射一般的甩开了古保民的胳膊:“姓古的,你要知道,你是混子,我不是!你他妈不怕死,但是我怕!你在外面混了那么多年,声色犬马都玩遍了,可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只想踏踏实实的过我自己的日子,凭什么你他妈的玩脱了,要拽着我一起下水呢?啊?!”

“今天来找你之前,分手后前男友找我聊天我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会对我这么抵触,刚才这番话,就是你的心里话吧,我是一个混子,我这种人,会被你们瞧不起,即使面上再恭维,但是在你心中,对我这种人仍旧充满了鄙夷,是吗?”古保民听完荀向金的一番话,低头点燃了一支烟:“你还记得吗,你刚考上大学那一年,我就在外面瞎混,当时你爸得了静脉曲张,急需做手术,当时你们家别说手术费了,就他妈的连你上大学的钱都没有,那时候你们家穷,挨个亲戚家借钱,但是所有人都躲着你,最后是谁帮的你们家,你还记得吗?”

荀向金低头不语。

“你大学毕业之后,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在一家私企打工,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陈佳泽,你的岳父母对你说,想娶他们女儿,你必须得在当地买一套房子,而当时你农村老家的房子都他妈快塌了,又是谁给你拿的买房钱,还把你老家的房子给翻修了?!”古保民一番咆哮之后,一个男的失恋后找你聊天瞪着眼睛看向了荀向金:“其实我他妈的早就知道,咱们这一大家子的亲戚,都是气人有笑人无的货色,以前我他妈当小流氓的时候,他们笑话我,要等着我进监狱,后来我有钱了,他们又笑话我是个土财主,没文化!但是荀向金你他妈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子问问,家里这些亲戚,谁他妈对你最好,谁身上最有人味!”

天河太古汇,广州奢侈品商场,里面全球各大奢侈品店,应有尽有;

在太古汇二楼星巴克里面,有两个人在聊着,这两人,一青年一中年,好像聊天也不是很愉快,看中年人脸色,就能看得出。

这两人,就是马啸天和富合地产创始人之一的丁健,话说丁健,和富合地产邱俊认识二三十年,富合地产从最开始的小包工头公司,女生要不要主动找男生聊天大包工头公司,最后发展成为上市公司,可谓是风光无限,作为创始人的丁健,也是人生达到巅峰,钱权都有。

可是,人一旦有了钱,就会想着用钱生钱,也就是开始玩资本;

在牛市的时候,顺风顺水,还赚了不少,于是开始质押股份,贷出来的款,通过其他方式进入股市;

最后,股灾来临,一地鸡毛。

随着富合地产的股价持续下跌,之前质押的股份需要再交保证金,这也是丁健最为头疼的事情;

当然,丁健也把问题给邱俊说过,不过邱俊也是半斤八两,还在找资金补充保证金,所以就只能丁健自己想办法;

“咣当!”

荀向金这边刚刚把车停稳,从鬼火摩托上面翻下来的古保民就走过来拽开车门,坐进了车里的副驾驶,分手后让男人主动联系掀开了头盔的面罩:“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每隔三天就跟我联系一次吗,为什么这么多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我是你的亲戚,不是你的手下,难道我跟你联系,是我生活中必须要做的事情吗?”荀向金听见古保民上车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十分抵触的开口反问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身后背着一个斜挎包的古保民感受到荀向金情绪不对,登时皱眉。

“什么事都没出,我就是不想跟你掺和了,行吗?!”荀向金梗着脖子犟了一句之后,继续开口道:“古保民,咱俩是亲戚,不管怎么说,骨子里也流着相近的血液,所以你让我帮你照顾父母,我管了,你让我帮你钓出杨东,我也管了,现在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所以我他妈求你了,以后你这些脏事烂事,不要在把我牵扯进去了,行吗!”

“呵呵,我明白了,是不是前一阵子巩辉找你的事,把你吓到了,金子,这种事你无需担心,毕竟你现在还好好的,不是吗!”古保民安抚了荀向金一句,随后把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金子,你也看见了,我现在确实在走背时,如果我想翻身,就需要一个很长远的计划,而你在我这个计划里,时很关键的一环,我需要你的帮忙!”

唰。

众人看向夏天所在的位置。

此刻他已经重新坐在了座位上,而那个叫清风的中年则坐在他对面。

难道这个家伙来历不凡?

众人暗自猜测着。

然而就在这时。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蔡老板路遇南侧的时候,一道笑声忽然传来。

“真让我感到意外,没想到这里的老板娘竟然这么漂亮,老板娘,陪我喝杯酒怎样,呵呵呵呵呵……”

轻挑而放肆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厅。

循声望去。

说话的一名相貌还算英俊的青年。

青年眉宇之间浮现傲然之色,仿佛这天地都不放在他的眼中一般。

脸上带着笑容,端着一杯红酒,带着微笑,但目光极具侵略性的盯着蔡老板惹火的身材。

嘶!

四周众人却是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全都以一种怜悯的神态望着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