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尴尬在台上,这时,一个身穿红色礼服,帅气硬朗的男人缓步走到了台上,陈江在台下仔细打量着这人,只见这人虽然长相是浩然正气,但他的眉宇间却是阴气骇人,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同时,在他的身上,陈江感受到了一股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恐惧感,哪怕是面对之前的那个卡佐,陈江都没有产生过这种不战而退的念想。

“族人们,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卡布部落,即将崛起了!卡布部落,将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这中年人的声音平缓朴实,但却就是这么几句不带任何语气的话,却是把在场的所有百姓的热血点燃,就连陈江都忍不住热血起来,他对这个人的戒备达到了极点,能够通过一言一行影响一个人的心情并不难,但却因为几句话,使近五千人全部陷入疯狂,这种力量便恐怖的不行了。

“族长万岁,卡布部落万岁!”

“卡尔玛族长万岁!”

……

复杂烦琐的仪式一点点进行,终于,这个部族所有的干部级别人物全都齐聚在那座大台子上,陈江低了低头,到了关键时刻,他可不能暴露,分手了可以问前男友问题吗不过,他忽然浑身颤抖,就好像被什么凶手盯上了一般,他猛地抬头。

贺运九仙去毒龙潭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隐秘的,但这件事情却瞒不住天兽城的城主。

他还是能知道那里的情况的。

“对,这次就是为了五一的事情来的,他和五一有必杀的理由,具体事情我们就不用细说了,既然是必杀,那他肯定会想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五一,我也相信他有那个实力,所以我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厉害关系,他也是一个不喜欢制造大杀戮的人,所以他和我过来,一起见城主您。”三一的话说的非常委婉,而且也将夏天突出了。

他仿佛是在告诉城主,夏天是必须杀五一的,但夏天也不想生灵涂炭,所以暂时可以让步,考虑其他的办法。

“不,城主是要交给你的,我只能带你进去见城主,而不能说服城主,前男友谈了新女友具体怎么让城主点头,就看你的了。”三一说道。

额!

夏天此时也是非常的无语,说来说去,又回到了原点啊,还是需要他去说服城主。

天兽城的城主。

那个传说中的存在。

“算了,看来,只能我自己想办法了。”夏天无奈的说道。

“这次的事情可能关乎整个贺运仙脉的安危,但就算是没有你,我预计,十年内,也肯定会爆发一场牵动整个贺运仙脉的大战了,这种大战,很有可能会将贺运仙脉带入到一个万劫不复之地。”三一说道。

恩?

夏天不解的看向了三一:“为什么这么说?”

“还是等见了城主,让城主跟你说吧。”三一站起身来,随后向里面走去:“我先去收拾一下,见城主,总要体面一些。”

过了一会儿。

三一穿着整齐的出来了。

“这么帅气。”夏天看到三一的时候也是一愣,之前的三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打铁的,非常随意,可现在三一经过梳洗和穿上一身新衣服之后,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姑娘们先打扫卧室,再去客厅。

陈文来到卧室,从战术腰包里拿出两个信封,可不可以问女孩前任封皮写着樊舜华和许如云的名字。

樊舜华的信封里,装着一条小裤裤。许如云的信封,则是滚石做推广用的小旗子。

拉开唐瑾柜子的门,拽出最下面一个抽屉,陈文将两个信封摆放进去。

想着风华绝代的樊舜华,陈文悄悄又看了一眼端着拖把在客厅里拖地的范子博,小声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女少尉。

抽屉里放着一排的信封,名字是金君妍、莫可欣、廖丽芳、田雨、易问娇、曹艳艳,以及今天新增的樊舜华和许如云。

许美玉的床单,被小丫头自己收藏。唐瑾、戴饶、谢婷婷、宋琴瑶、中村雅子的信封,存放在帝都南锣小院。

从许美玉开始,陈文收藏了14件纪念品,他琢磨着,今天会不会增加呢?

房间卫生打扫完。

陈文来到客厅。

他和曹艳艳坐在饭桌前的两张椅子上,另外三个女孩挤坐在沙发上。问前女友有没有男朋友

司徒静把查到的东西告知孟大军:“具体情况还没有挖出来,不过我派人盯上了他们的车。”

她美丽眸子掠过一抹炽热,叶飞的狠辣和嚣张一度让她崩溃,也让她对叶飞恨到了骨子里。

如果不废了叶飞,她以后都无法混了。

孟大军依然平静:“他们在哪?”

肖莹回答道:“我是陕省戏剧团的演员,考到上戏来,我是定向的。虽然学费是自费,但将来我随时可以回我们省戏剧团上班。我这样考虑的,如果将来我没有机会拍影视剧,我就回老家接着做秦腔演员。我……我不想因为拍戏机会,就让自己怎么样。”

陈文从桌上拿起1万块,塞到肖莹手里,微笑说道:“谢谢你的坦白,我很尊重你的决定。这钱你拿着,算是我对你的奖励。将来如果你改变主意,或者是遇到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与其向其他资源人士屈服,不如来和我做好朋友,好吗?”

肖莹双手接下钱,恭恭敬敬向陈文鞠了一躬:“谢谢陈老师,我会记住您的这番话!”

陈文吩咐:“行了,走吧。”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

夏天不由挑了挑眉头,按下接通键。前男友没女朋友

未等他开口,里面便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苏萌萌在我手中,如果你不想她意外的话,最好不要伸张,也不要报警。”

闻言。

夏天瞳孔一缩,眼睛当即眯缝起来,“你想怎么样?”

平淡的语气,让对方有些意外,但很快冷酷的声音传来,“你去新桥桥口等着,我会派人来接你。”

“好。”夏天很痛快的应声,又道,“我要听苏萌萌的声音。”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对方的笑声非常冷酷,“你也可以不来。”

啪!

电话中断。

叶飞向刘富贵和陈小月微微偏头:“走,去医院。”

刘富贵他们马上扶着唐若雪离开。

叶飞把玩着水果刀前行。

不管是孟江南保镖,还是会所保安,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叫板,全都低垂着脑袋让路。

他们就是混口饭吃,没必要跟叶飞这种人死磕。

叶飞四人身影很快消失。

“啊——”司徒静这时才惨叫出来,随后对着保安吼出一声:“快送孟总去医院,快送孟总去医院……”凯撒皇宫瞬间鸡飞狗跳。问前男友是不是有对象了

半个小时后,距离会所五百米的红十字医院,驶入六辆类似运钞车的面包车,全部横在医院入口。

车门打开,钻出二十多人,清一色制服,军靴,匕首,钢盔帽,其中三人手里还抓着散弹枪。

乍一看去,他们跟运钞员差不多。

接着,一辆奔驰开了过来,先钻出一个大光头,凶神恶煞,眼睛好像猎豹一样。

他环视四周一眼,发现没有危险,就打开后排座椅。

杨风不屑的轻笑了一声。

现在的风梦集团不是以前的风梦集团了。

早就形成了自己的品牌效应。

怎么可能被区区几个帖子,就可以抹黑公司形象的?

叶楠这一招抹黑不了风梦集团。

顶多就是恶心一下自己而已。

这时,秘书走了进来。

“叶总,伊莉莎公司来人了!”

正在工作的叶梦妍听到这话,抬起头皱了皱眉道:“他们过来干什么?过几天不是就要上法庭了吗?”

风梦集团跟伊莉莎集团的关系,问男生是否有对象不回答现在是势如水火。

尤其是伊莉莎集团,暗中收买了大量的自媒体,疯狂抹黑风梦集团。

现在又过来风梦集团,真不知道他们搞什么?

秘书道:“他们说有事情找叶总谈!”

闻言,杨风跟叶梦妍互相对视了一眼。

叶梦妍点头道:“让他们进来吧!”

片刻之后。

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吃完牛排,五个人离开餐厅,前往唐瑾小区。

家里又是许久无人居住。

没关系,来了四个小女仆。

李小冰一声招呼,第一个带头去找卫生工具,6月份她已经在这处房宅打扫过一次,今天熟门熟路直接干活。

这一干活,陈文算是看出四个女孩的出身了。

李小冰做家务那是从小养成的好习惯,麻利得仅次于张娟。

肖莹从10岁起,就被父母送进了秦腔剧团做小演员,没机会学家务,但手脚还算勤快,看得出在各级学校里属于表现好的学生。

范子博小时候应该是不怎么在家里干活,但她有过一年的歌舞团职业生涯,在陈文宅子里打扫卫生的劲头还是值得肯定的。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曹艳艳嘛,陈文真是没法说她。

三个姐姐把最轻松的扫地活交给她,但她拿扫把的架势,看着就不是像干活的人,姿势都是别别扭扭的。

陈文算是明白了,这种沪市人家的独生女,又是读本地大学,绝对不会有锻炼家务活的机会啊!